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集嫉妒

本章节来自于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0/
    “你们都说女人的嫉妒很可怕,其实男人也不是没有嫉妒心的,”他轻笑一声,喝下一口葡萄酒,“只是男人的嫉妒心会收藏得很好,也不会因为那种嫉妒而在明面上与你斤斤计较而已。”──俞晨舟

    她不敢想像要是叶怀没有把她扑倒,现在的她会怎样。

    那一定是非常丶非常丶非常痛的吧。

    毕竟整个背部都被烧伤了,那怎麽可能像他口中所说的“没事”?

    他一直陪着她说话,安抚她,就像她才是真正的伤者一样,直至上了救护车为止。

    医生说他一上救护车就陷入昏迷。

    他一定很痛吧。

    “小夏?”

    一双高跟鞋在夏涵的眼前停下,阴影笼罩了她的视野,她抬头往上看,是风尘仆仆地从港都赶过来的锺诗棋,还有俞晨舟。

    夏涵没有回答,脑袋自虐地往椅子上撞了撞,继续抱着膝发呆。

    “你怎麽蹲这了?yu怎麽了?”

    俞晨舟口快心直,嘴巴比脑袋快,一点都不忌讳地说出了有点禁忌的问题。锺诗棋心里一塞,十三吋的恨天高直接往他的脚上踩。

    “yu……还在睡。”夏涵左手指甲抠着右手的掌心,喉咙有点发酸。

    是的,他只是睡了而已。

    夏涵直直地盯着地板,双目无神。她的头发从昨天被扑倒在地以後一直没打理过,看上去既凌乱又狼狈。那件大红色的斗篷沾了泥土以後变得脏兮兮的,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它本来是鲜艳夺目的。

    要不是衣服还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就她那一张受了什麽大刺激的模样,旁人还不得误会她是被强x的少女。

    锺诗棋最看不得这种柔弱得一碰即碎的女人。

    “起来。”她皱着眉头看着夏涵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样子,伸手揪着她的手臂要蛮力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起来,给我站好。”

    锺诗棋咬了咬唇,酝酿一下言辞,续又恶狠狠地瞪着夏涵,“你要是愧疚,要是自责,那用火也把自己烧一烧,权当陪着yu一起受伤了,如何?”

    “喂……”俞晨舟拉了拉锺诗棋的袖子,却被她反瞪一眼。

    “yu救了你,不是为了要看你这副蓬头垢发的鬼样子的。”她拉着夏涵的衣袖,拍了拍斗篷上的污垢,放缓了语气,“他又不是怎麽了,还会醒过来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家冲个澡洗个脸,抹掉你的眼泪,挂上你自以为最美的笑容,再回到医院来迎接醒来的叶怀。”

    叶怀昨晚擦不了的泪,锺诗棋代替他擦了。

    “他代你受伤,也不过是不希望看见你哭而已。”她的柔荑顺着夏涵的脸庞滑到下巴,轻轻地抬起了她的脸,“他想看见的,是你永远不知道疼痛的笑容啊。”

    俞晨舟在一旁看着,突然觉得她们二人间充满了浓浓的禁忌气息,背景彷佛有朵朵百合绽放。

    这种旁人插不进去的气场是怎麽回事?

    夏涵与锺诗棋四目双对,在她的眼珠的反光中看见了双眼浮肿丶一脸憔悴的自己,确实是丑到不忍直视。

    戴妮一直坐在长椅上看着整个事态发展,察觉夏涵有些松动了,她也上前握住夏涵的手,她的手不知是吓的还是冷的,冰得一点温度都没有,“锺小姐说得对,yu最想看见的是毫发无伤的你,而不是自虐地把头撞到肿起来丶把手抠到流血的你。”

    夏涵应了一声,向锺诗棋点了点头。临走前,她回头望了望紧闭的病房门口,心里一阵紧缩,不敢再想,跟着戴妮进了电梯。

    俞晨舟看着夏涵仍然挺不直腰的背影,低低叹息,“意外。”

    “嗯。”看着电梯门关上,锺诗棋也转过身推开了病房门。

    白茫茫的病房中只有一张床丶一张沙发丶一个柜子和一部电视。kingsize的大床置於病房中央,叶怀在上面侧躺着,苍白的脸孔显得毫无生命的气息。空旷的房间没有任何人气,死寂是唯一的形容词。

    锺诗棋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她对着夏涵说得那麽铿锵,但她心里何尝又不是害怕。

    她曾经喜欢过的叶怀,在她心里近乎完美的叶怀,她不希望被任何人伤害的叶怀,现在这样像个真正的破碎洋娃娃一样躺在床上。

    俞晨舟扭过她的脸,把她揽入怀中。

    昨天一出事,陈尉就给俞晨舟打了一个电话,拜托他联络一下香港这边的熟人,能帮忙的都帮忙一下,最重要的还是控制住港都的传媒。前世道童

    叶怀的团队近年重心都放在内地,对港都的控制力大降,俞晨舟惊讶之馀,也只有答应尽他所能去帮忙。

    当时锺诗棋正巧在他家,听见他对话的内容,手中的盘子就掉在地上,“哐”一声的碎成了几片。

    “叶怀,烧伤?”

    烧伤哪丶烧伤到什麽程度,陈尉在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的。忧虑之下,他们马上订了最快的机票赶到帝都,连流淌在地上的饭菜菜汁都没来得及打扫。

    一路上,锺诗棋都紧皱着眉头,没说过几句话。

    俞晨舟还是明白她的心情的。

    虽然她没有说,叶怀也没有说,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锺诗棋喜欢过叶怀。

    她会给他打电话,聊天的内容都是叶怀;她会跟她约会,以友情的名义拉上叶怀;她会应邀到他家,因为叶怀正在他家躲记者。

    她跟他的一切似乎从来都离不开叶怀。

    说不介意是骗人的,但讲个先来後到,那她也是先认识叶怀,後来才认识的他。况且,爱情也不讲先後,不能控制,在爱情里,没有人会有错误,错误的只是月老手中那团乱糟糟的红线。

    怀中的锺诗棋为叶怀哭成泪人,俞晨舟不禁心想,如果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她还会哭得这麽伤心吗。

    真是矫情。

    兄弟被烧伤躺在床上,你还有嫉妒他的闲心,俞晨舟,你还是人吗?

    他搂着锺诗棋的手慢慢收紧,把她抱得更紧。

    俞晨舟站在距离病床五个身位的地方,打量着还在睡的叶怀。

    他合着眼睛,睫毛比很多女生都更翘更浓密。薄唇虽然没有一丝血色,但那美妙的唇形仍然会令很多少女想要一亲“芳”泽。

    不知他梦见什麽,眉头紧皱,让人心疼得想用手把他眉间的皱纹抚平。

    媒体记者都说俞晨舟这人放在娱乐圈里,颜值依然是完爆一众整容打针的小鲜肉。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的他,面对叶怀时还是会感到自卑。

    初认识叶怀时他就觉得叶怀就是上帝精心捏造的人偶。比起其他人粗糙的面容,叶怀的五官异常精致,浓眉大眼丶高鼻薄唇,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高雅的贵气。这样的脸丶这样的身姿丶这样的气质放在任何年代下都是一张令人惊艳又觉得耐看的俊颜。

    他长得帅,脾气好,温柔尔雅,感情专一,成熟稳重。入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上不上得了床他就无从稽考了。

    彷佛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掷在他身上也不会嫌累。要不是他是男人,或他乾脆是一个gay,他一定会喜欢叶怀的,就像那一个又一个如同飞蛾一样扑向叶怀的女生一样。这样的男人,谁能不爱?

    可是上天也许太爱他了,才会对他降下这麽多的苦难。

    明明是一个演唱皆优的明星,没有圈里人的那种肮脏与污秽,却生生被泼了一身污水,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丶别有用心的丑闻磨平了棱角。

    他从来都不敢跟别人说,当叶怀被丑闻步步进逼时,他心里除了心疼丶不愤,其实还带有一些解脱的窃喜。

    作为跟叶怀同期出道的男明星,当叶怀在电影里担正演出丶光芒万象时,他还是一个配角。当叶怀在金像奖台上致辞感谢丶荣耀加冕时,他依然是一个配角。

    当他暗自窃喜时,他没有想过,当叶怀东山再起时,他还是一个最佳男配角。

    面对叶怀,他是自卑的;同时,也是嫉妒丶也是羡慕。

    可是如果要他跟叶怀交换一切,获得了那一切美好的条件,同时也要承受那些丑陋的经历,他愿意吗?

    他想,他还是不敢的。

    他没有像叶怀的勇气,孤身一人走到全然陌生的环境,重新开始。如果遭遇丑闻的是他,也许他会宁愿在港都苟且残存,奢望一天丑闻的影响都随风飘散时再逐渐出现在观众面前,也不敢踏出那一步吧。

    所以面对叶怀,他还是敬佩的。

    回顾起以往的情感,俞晨舟心里复杂地搂上了锺诗棋的腰,把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

    “yu会好的。”锺诗棋不知俞晨舟心里想了那麽多,她只是一心地为叶怀担忧丶心疼。

    “嗯,会好起来的。”嘴唇吻上她的发丝。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说。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廿二卯的小说娱乐圈之天生一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天生一对5200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无弹窗娱乐圈之天生一对txt下载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廿二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