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八集血光之灾

本章节来自于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0/
    “笨死了。菜也不会做,走路也走不好,剪个窗花也能把自己的手指斩下来,要是没有我你还能一个人好好生活吗?”说起那一集,他又忍不住心头火起,把她数落了一番。──叶怀

    “春节的时候,我们会吃汤圆,中间包着糖,意味‘全家团圆’丶‘美满甜蜜’。团圆饭桌上会有青菜,喻示‘亲亲热热’;会有鱼,象徵‘年年有馀’。鱼头还不能吃光,因为要‘吃剩有馀’”

    叶怀把红纸对角折成八份,在红纸的反面开始画起草图。

    夏涵抬眼瞄了眼叶怀,也开始画起窗花的图样,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聊着天:“在我们这边不吃汤圆的,北方人吃饺子。”

    “我们守岁时会一家子一起包饺子,要皮薄丶馅足,才能显示一年的丰满。包饺子时也不能捏破了,下锅时也不可煮烂。要是破了,那也不能说出来,只能说‘挣了’。”她补充。

    想了想,又“噗嗤”一声笑了,“我小时候不知道,说了‘这饺子破了’,结果我家那倒霉的叔叔一整年都不待见我。”

    “以前大人们还会在部分饺子中包上一枚钱币,说吃到钱币的人来年都能发大财。骗鬼呢,我吃到钱币,我妈还不是把我的红包都没收了。”

    叶怀放下笔,凝视着她怀念的面孔,微笑着继续把话题延伸,“每逢过年过节,饼店丶酒店丶小店都会做好一盘盘的年糕卖。我妈懒得自己做,就会买一底回家放冰箱,过年时再拿出来,沾上蛋液煎煮。我最喜欢吃红糖年糕,黏黏甜甜的,整个人都甜起来了。”

    哎呀,这里画出界了。

    夏涵拿起橡皮擦,小心翼翼地把画错的线条擦掉,“我身边的人都不怎麽吃年糕的,红糖年糕是那种甜粑吗?”

    叶怀沉吟片刻,肯定自己没有听过“甜粑”这种叫法,“不太清楚,或许是不同地方对红糖年糕的不同称呼?”

    又画错了。

    他的大掌按住了夏涵的草图,阻止她继续画错。指住上面的花朵图案,“这里错了,剪出来後图案会不对称的。”

    他接过她的红纸,细细修改。

    夏涵看着他的眼睛,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叶怀无论对待任何事都是全神贯注的,所以当他看着她的时候,她才会有他眼中的世界只有她这种可笑的错觉。

    事实上,他看她跟看着她的剪纸的眼神都是一样的。

    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又自嘲的轻笑出声。

    叶怀抬头看着她,“怎麽笑了?”

    “没什麽,我在想起饺子。”她随便捡了一个话题,又重新把话头拉回春节,“在正月初五时,我们不是都会吃饺子嘛,我妈会刻意把菜板剁得叮咚响,她说这是在‘剁小人’。这习俗不是很有趣吗?”

    “嗯,中国的习俗都有它背後的意义,每一个传统都显得那麽有趣而值得细味。”叶怀把修改好的红纸递给她,执起刻刀就着自己画好的草图开始剪裁,“我们初五时,武馆的师傅会进大厦里逐层逐层的舞狮,一些人家就会打开大门,给一两封小红包,师傅就会送上一张写了祝贺说话的红纸,也算是互沾喜气了。”

    “可是这样不会骚扰到人吗?舞狮‘叮铃咚隆’的这麽吵。”

    “会的,不过也就新年这麽一天,大家睁只眼闭只眼就随它去了。”

    “也是。”夏涵把手压在红纸上,倾斜着刻刀剪除线稿中间的空隙,“难得的喜庆日子。”

    “哎呀。”

    伴随着夏涵的惊呼,刻刀“当”一声的被掉在桌上。

    叶怀马上放下雕刻刀望过去,只见她的指头已经冒着血珠,一滴一滴的滴在红纸上,鲜血的红与红纸的红相混合,再也分不清是怎样的红色。

    夏涵痛得咬着唇,企图用左手按住伤口。叶怀看见,立刻抓住她的手,难得地严厉,“别动。”

    原来是夏涵用力过度,刻刀不小心就划到放在下面用来压着纸张的手指。叶怀拿着她的手端详,“伤口不深,简单清理一下就好,不会留疤。”

    他扭头看着站在一旁摄制人员,他们完全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就那样站在原位有条不紊地继续拍摄。

    真是,好样的。

    他还是第一次对着这个节目组有这种生气的感觉,一个个都只顾着拍下她受伤的场面和他们的反应,而不是即时停机处理她的伤口。重生综艺花瓶

    叶怀拉着夏涵站起来,一言不发地把她领到洗水盆前,准备用清水帮她清水伤口。

    摄影师暗暗松了一口气,需知道他们期待看见不同寻常的画面,所以才在夏涵受伤时先按兵不动,看看叶怀如何应对。结果叶怀果然做出了他们希望看见的反应,但他刚刚瞥过来的眼神也太凌厉了一点了,都差点被吓尿了。

    叶怀听不见摄影师心中的想法,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只会更气而已。他以往在剧组中也受过无数的伤,吊威亚丶拍打戏,每次都伤出新花样。但夏涵不同,她是柔弱的女孩子,需要被呵护着的女孩子啊。

    扭开水龙头前,叶怀从背後把夏涵搂住了。不,准备点来说也不是搂住,只是在他挺拔的身躯笼罩下,就像他把她揽入怀中了一样。

    叶怀把双手伸到她的身前,轻轻地拉起她的袖子,细心地卷起。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她的手臂,她不禁颤了一颤。

    太近了,靠得太近了。

    他的体温从身後传来,脸就贴在她的耳侧,感觉他就在对着她的耳朵喘气一样。

    还是那股熟悉的洗衣粉香味。

    叶怀的手揉搓着夏涵的手指,动作温柔得她是易碎的玻璃一样。

    “我没事的。”她低声强调,“我自己来处理就好。”

    叶怀大概是吞了什麽火药,一早就被夏涵奇怪的态度弄得心情不佳,现在看到她又忍不住想远离他,心头的怒火更盛,“别闹,好好的剪个窗花也能把自己弄伤了。”

    忽然就骂人了。

    夏涵被说得不敢再发一声。

    清洗完伤口,叶怀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自己默默地越过工作人员,走到摄影棚的外围拿过急救箱。

    场内的气氛有点奇怪,不是以往期颐夫妇温馨轻柔的节奏。

    他回到夏涵的身旁,把她的手搁在他的大腿上,为她擦上消毒/药水。

    他的表情气冲冲的,可是动作却很小心,惟恐把她弄得更痛。

    “嘶──”

    虽然他尽量放轻手脚了,但双氧水倒上她指头的那一刹,夏涵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听见她的声音,叶怀忍不住心又是一揪,“笨死了。”

    内容听似粗鲁,但语气已经缓和下来,手上的动作更轻更柔。

    感觉他没那麽生气了,夏涵惴惴的心这才稍微放下来。

    虽然她不太理解为什麽叶怀这麽生气,或许就像是家里叔叔看见小侄女受伤也会嫌弃她手脚笨拙一样?

    她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一下一下的摸着叶怀的头,“叶叔叔,咱们不气不气,这点小伤算得了什麽,疤痕就是我们的功勋!”

    叶怀手下一顿,差点没把她的手指折断。

    可是,她摸着他的头的举动,有点温暖,真想一直就这样延续下去。

    笑了。

    夏涵看见叶怀的脸上挂上浅浅的笑容,心知他不气了,也就把手放下来了。

    脑袋上突然一轻,他有种淡淡的失落感,如果他有尾巴的话,此刻他一定已经用力地摇着尾巴乞求主人更多的抚摸了。

    “对了,”叶怀包扎纱布的手顿了一顿,又慢慢地绕起圈来,身子却稍微凑近,在她的耳边说,“我剪的窗花样式,叫做‘蝶恋花’。”

    他加重了“恋”字的口音。

    夏涵感觉整个人都酥麻起来。

    嗯,这一定只是她有隐性声控的潜质而已,镇定一点。

    她眼珠不自然地飘向了右方,望着桌上的红纸,脸上不禁泛红。她轻咳了声,乾笑道:“是吗,好美的名字哦。”

    语气敷衍到连摄影师都听出来了。

    叶怀把纱布的尾端固定好,皮笑肉不笑,“呵呵。”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廿二卯的小说娱乐圈之天生一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天生一对5200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无弹窗娱乐圈之天生一对txt下载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廿二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