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一集圣诞

本章节来自于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0/
    “送手表是牵着手,腰带是搂着腰,领带是拴着脖子。”他顿了一顿,刻意用诱惑性感的嗓音低道:“送围巾是永远爱你,想要缠住你,想要给你温暖。”然後他语气一转,义正辞严提醒她:“所以以後不准再乱给男生送围巾了。”──

    对於明星来说,他们没有冬至或圣诞节的假日。

    从j国回来不久,难得地放了一个悠闲的长假,正打算聚上三五知己渡过一个轻松的圣诞节,却临时被塞下了圣诞节的商演活动──在港都。

    听说港都十二月的节日气氛特别浓厚,在商演结束後,夏涵没有跟随团队回到帝都,而是选择在港都待到一月份。她乔装在闹市间穿梭,感受着传说中的圣诞氛围,果真非常热闹。

    商场的中央放上了好几米高的圣诞树,圣诞树的底部堆满了一个个用着闪闪发光的包装纸包裹着的礼物盒,商场广播播放着不同的圣诞曲目,甚至商场的门口有一个装成圣诞老人的胖大爷在跟途人派发礼品。

    夏涵经过时也收到了一份,是店家打折的优惠卷。

    她把脖子上的围巾围得更紧,窜进了商场的一家餐厅里。

    她在侍者的带领下走进了一个小厢房,当时正有一个顾客途经而过,他不经意地瞥过刚好打开门口的房间,里面坐着的人物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叶怀丶俞晨舟,还有锺诗棋。

    夏涵关上了房门,脱下大衣,以後辈的姿态端端正正地向众人鞠了一个躬,“谢谢前辈们早前的相助,给您们添麻烦了真是非常抱歉。”

    但港都人是最不讲究这些虚礼的。

    俞晨舟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往叶怀旁的位置上的空杯子倒满了一杯啤酒,大笑着用粤语说:“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来,都来喝!”

    最後那句话还没说完,锺诗棋便狠狠地往他的後脑巴了一下,俞晨舟的脸栽向了桌子上,撞出了响亮的声音。

    只是俞晨舟像是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一样,坐起来後依旧笑容满脸。

    叶怀看着这样的好友,不由头痛地揉上太阳穴,向夏涵解释:“他喝醉了。”

    夏涵定睛看着俞晨舟的脸庞,的确隐隐透着一丝驼红,只是不仔细看的话几乎不会发现。

    她把大衣挂在门口的衣物架上,在叶怀身旁的座位落座。

    “对了,圣诞节快乐。”据夏涵所知,港都人都非常注重圣诞节,或许不是因为宗教信仰,但礼物上的互往是少不免的。她从袋子里拿出三份精心准备的礼物,一一放到三人的面前。

    锺诗棋显然非常惊喜,准确来说圣诞节正日已经过了,就算夏涵不送任何礼物也是说得过去的,“真是的,实在是破费了,我能现在拆开吗?”

    夏涵微笑颔首。

    除了在发酒疯浑浑噩噩的俞晨舟,叶怀与锺诗棋都开始拆开礼物的包装。

    锺诗棋的是一条手链,是她之前在微博说过很想要的一条手链。她明显很受落,脸上的笑容都真挚了几分,嘴上不停道谢,当场就解下她现在在戴的手链,换上夏涵送的。

    至於叶怀,那是一条围巾。

    他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望向俞晨舟的礼物,看到不同形状的礼物盒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第二个反应是找出围巾的标签。这是一条名牌的围巾,按理说叶怀应该喜欢这个礼物。只是当他看见围巾是出自商家时,为什麽他心里隐隐有种失落感?

    不过,不论是自家手织还是名牌制造,这小妮子知道给男人送围巾的意思吗?

    他觉得,十有八/九是不知道的。

    扭头望向夏涵,她还一副邀功的得意样子,“我看你在虾夷岛都冷得发抖,就想着你欠了一条围巾了。”

    锺诗棋戴上夏涵送的手链,鉴赏完了,便随意地插嘴:“yu是因为不喜欢戴围巾啦。”

    夏涵大惊失色,“那……要不我再送一份礼物?”

    叶怀马上恶狠狠地瞪了锺诗棋一眼,然後安抚夏涵,“没关系,我很喜欢。这家的围巾的花纹很简洁大方,衬起衣服一起十分好看。”

    虽然心知他说的也是客套话,夏涵还是识相地揭过了这个话题。

    门外传来侍者的敲门声,色香味美的菜肴一一上桌。黑松露芙蓉虾球丶百里香焗虎虾丶宫庭酱烤骨丶黄金焗酿鲜蟹盖丶燕窝酿凤翼丶镇店玫瑰鸡。一道道菜色光看着就教人食指大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夏涵最终还是免不得被俞晨舟灌了一杯酒。她感觉肚子鼓鼓的,就藉口补妆前往餐厅的厕所。

    据说港都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尤其在闹市区,走几步就发现一个明星几乎都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在这间被戏称为“名人饭堂”的高级餐厅,撞见一个个明星也不是值得惊讶的事,对吗?

    只是,这也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听见外面传来张姵娴闻名的鹅公喉嗓音,夏涵在厕格内无奈地苦笑了。

    她似乎与友人通电话,一时三刻也不会离开。为免让席间的人等候太久,夏涵还是决定冲水,走出去。

    夏涵一拉开门就映入了厕所墙壁的巨幅玻璃镜上,二人透过镜子面面相觑。张姵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夏涵,这让她有种自己置身於帝都的错觉,她不禁张望四周,确定这是她熟悉的环境。特工娇妻之霸道索爱

    出於女人的敌意,夏涵没有主动与对方打招呼。她走到洗手盆前,扭开水龙头,水哗啦哗啦的流淌。

    张姵娴轻掩嘴巴,与电话里的人轻声道别。

    挂上电话後,她挺直了腰,从梳妆袋里拿出粉扑,沾上散粉後往脸上轻拍。她身体微微向前倾,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

    “嗯。”夏涵往掌心挤了少量洗手液,低头认真地揉搓。

    “是阿怀带你来的吗?”取出口红,张姵娴用口红描绘着自己的唇线。

    “嗯。”

    右手不小心用力了,口红画出界了。

    她小心翼翼地拭去,嘴上娇俏地笑了几声,“是吗,以前阿怀也常带我来这里,我常常会怀念那阵子的时光。没想到阿怀也会带你来这里回忆往昔的日子呢。”

    奔三的女人还捏着嗓子娇笑。

    你也只能缅怀逝去的年华了。

    夏涵心里阴暗地吐糟,一言不发地冲走手上的泡沫。

    看见她默不作声,张姵娴更是蹬鼻子上脸,趁着叶怀不在,提起了那时的绯闻事件:“之前那篇报道说你缠着阿怀,虽说有几分失实,但核心的内容还是真的吧。你给阿怀添麻烦了吧,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好吗?”

    跟叶怀分手时也不见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现在摆这副前辈的谱,给谁看呢?

    至少她是不看的。夏涵撇过脸,抽了张擦手纸擦拭双手,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在推门离开之前,她才挺直腰板宣告:“他愿意我成为他的麻烦,怎麽了??

    麻烦死了,对前男友的搭档还充了嫉妒心,真是丑陋的女人。

    夏涵翻着白眼推开了门,却在门外看见倚着墙壁隐隐作笑的叶怀。

    她的表情一时转变不回来,保持着那种抽搐一样的面容面对着叶怀。他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出手把她的脸掰正回来。

    她掩嘴轻咳,掩饰自己的失态,回过脸後便挂上了一张异常灿烂的笑脸,生硬地转过话题:“你怎麽在这?晨舟哥和诗棋姐呢?”

    他的臂上挂着她的大衣,手中提着她的手袋,一副要离开的模样。

    “狗仔似乎知道你还在港都,在你入住的酒店蹲点了,正在前往这里。我先让elvis和lynn离开了,我们也快点走吧。”

    不想耽误时间表,也不欲与张姵娴相见,更没有在女厕外跟人谈话的兴趣,他领着夏涵急步往停车场走。

    要通往停车场必先经过一段室外的路。

    一拉开商场的大门,一阵寒风袭来。

    叶怀替自己围上了夏涵送的围巾,觉得脖子像是被什麽东西绑着一样不习惯。

    但是,好温暖。

    他不禁用手摸上围巾,手感柔软,能看出是经过她精心挑选的。

    “其实不用勉强戴的。”夏涵扯了扯他的围巾,面有难色。

    想他使用她的礼物,又不想令他为难。

    叶怀浅笑揉乱了她的头发。

    最近她的长腰长发剪成了及肩短发,发尾内扣微卷,简约的自然卷让她看上来就像一个清爽的洋娃娃,头发摸上手更蓬松柔软了。

    “我很喜欢,真的。”叶怀把围巾又绕了一圈。

    走过楼梯,到达地库,他用遥控钥匙打开车门,让夏涵先进了。

    接着他绕到後座,从车厢里拿出了一个方型的扁长盒子,才登上车里坐到驾驶座上,把盒子递给夏涵。

    手中的盒子包上了简洁大方的包装纸,只是她不敢自作多情,只作了一个不明所以的表情。

    叶怀又被她逗笑了,手指指向那个盒子,“送给你的as。”

    她没想到自己过了圣诞节还能收到圣诞礼物,惊喜地想要拆开包装,才惊觉送礼人还在,好不容易才按捺住想要知道礼物是什麽的好奇心。

    双手放在大腿上,抿嘴,蠢蠢欲动地抖脚。

    她的样子就像一个期待知道成绩的孩子,叶怀忍俊不禁,觉得与她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在笑。

    “拆开看看吧。”

    “啊!可以麽?”她瞬间笑逐颜开,兴匆匆地拆开了包装。

    “还喜欢麽?”

    她用力点头,“好喜欢。”

    盒子里放着一条卡地亚的米色斜纹真丝丝巾,上面印着动植物及花卉的图案,外型活泼灵动而不失稳重。

    她用手摸过丝巾,触感轻敷柔软。

    “我也很喜欢,真的,谢谢你。”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廿二卯的小说娱乐圈之天生一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天生一对5200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无弹窗娱乐圈之天生一对txt下载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廿二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