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十九集第六期播出

本章节来自于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http://www.zilang.net/245/245900/
    “敦亲睦邻是中国的传统美德……什麽?才不是红杏出牆!”──夏涵

    夜晚八点五十二分。

    本来深啡色的沙发披上了青绿色的沙发罩,落地玻璃窗前也挂上了鹅黄色及白色的绣花纱窗帘,本来生硬的家居一下子柔和起来。

    叶怀将从自己家裡带来的一些书籍放到博古架上。博古架被他们推到大门前五米的位置,与客厅区分开,间出一个小小的玄关。夏涵好奇地瞧瞧书籍的书名──、……不行,她不敢再看下去了。

    她悄悄打开自己行李箱偷偷瞄了眼裡面的漫画书,暗自决定还是只把它们放在床头柜上当成睡前读物就好。实在不敢想像把放在一起的画面,老子都被萌化了好吗?

    叶怀却没有这方面的忌讳,他很乾脆地把从老店购买的小摆设一一放在架子上──像是用中的铁甲人摆出螳臂挡车的姿势放在书本旁充当书立;从左边数起第四个从上数起第三个格子放的盆栽是他们从路方小摊买的两个盆栽,老婆婆说那是长寿花和金钱木,金钱木盆栽侧边坐了两个头靠头的布偶娃娃;盆栽下方的格子则是一个留声机造型的手动上弦式滚筒音乐盒,播放的是披头四的纯音乐。

    本来空无一物的博物架被填满以后,这个公寓立刻就真的有了家的感觉。叶怀最后在客厅中央铺上一块梅花鹿头像造型的巨型地毯,与他们特别喜欢的那套手绘立体动物造型陶瓷咖啡具套装相呼应。

    儘管大部分都是叶怀的设计,但面对充满生活气息的客厅,夏涵还是有一种大工程终于峻工的满足和自豪。

    叶怀刚好扫平地毯的边角从地上爬起来,他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尘埃,愉悦地表示时间刚好可以一起看第六期的首播。

    夏涵兴奋的动作一顿。

    第六期的内容是他们参加“星光熠熠耀保良”与探访叶怀母校,两段行程刚好是她的低潮,老实说她并没有与叶怀一起观看的心情。

    她挤出僵硬的笑容说:“不如找隔壁的黎昕夫妇一起看?人多热闹嘛。”

    闻言,叶怀不自觉地抱起双臂,挑眉扫视着夏涵。在他严肃的眼神下,她整个人紧张得像军训时立正站好。

    “我今天才拒绝了sean的邀请,现在又不请自来,不是太礼貌吧?”最后,他难得地否定了她的要求,并无视她的失落坐在了沙发上,拿起遥控器转到帝都卫视的频道。

    怎麽有种火药的味道?

    夏涵摸摸鼻子,讪讪地坐在了叶怀身边,心裡否定了叶怀不喜欢黎昕这个猜测,他今天下午还亲自邀请黎昕进家门,虽然只是可怜他无家可归,但终归也是善意的表现。

    “咳……”心知夏涵的脑内正在活动,叶怀刻意用咳嗽声打断她的思考,“开始了。”

    电视萤幕裡播放着节目的片头动画──他们四对夫妇的q版人身提着行李箱到处冒险,黎昕与张秀娜的卡通公仔点燃了一串炮仗,然后一个掩着耳朵跳着另一个在叉腰作生气状;辛宥桦是捧着一束玫瑰追赶着江逸寒;傅弦歌和纪嘉熙二人则拿着吉他和沙槌合奏。最后是夏涵和叶怀,穿着白色衬衫的叶怀牵着夏涵,带她走过一条长长的沙滩路,最后画面只剩下一对对的脚印。

    q版风格的人物图像与生动的动画配搭起黎昕演唱的主题曲显得格外的活泼可爱,夏涵不得不承认黎昕在唱这种浪漫又温馨的歌上别有一手。

    “还不错。”叶怀突兀地点评了一句。

    “嘘──欢迎收看恶整频道。我是代班主持人叶怀,现在是下午四点零七分,我们位于港都港岛的酒店裡。”片头动画过后,率先播放的是期颐夫妇的片段。

    戴着鸭舌帽的叶怀对着镜头挤眉弄眼,空旷的走廊令他刻意压低的声音仍显得稍微响亮。回忆中的片段在电视上的播放让叶怀发出会心的微笑,反而夏涵当时还在房间裡蒙头大睡,陌生的画面让她立刻聚精会神起来。

    叶怀边看着电视,边打开手机扫着微博。在他出场的那一刻起手机就疯狂地震动,微博粉丝的“艾特”已经过千了,大都是在说他出场了快去开电视。

    夏涵也会收到这样的通知吧?

    他侧头望向夏涵,只见她完全没理会在桌上不断抖动的手机,仍然瞪大眼睛望着电视萤幕。萤幕中依然只有叶怀一个人,她专心的模样犹如要把裡面那个叶怀捧在心尖上一样的重视,忽然有点忌妒那个叶怀,能够得到一个人这麽纯粹的注视。

    心头一暖,在他回过神来前他就用手机就把眼前的夏涵拍下来了,相机的“咔嚓”声引得她回过头来,咬着薯片的嘴还没合上,圆滚滚而略带迷茫的眼睛显得那麽呆萌,他的拇指又按下了拍摄的按钮。

    “噗嗤──”

    怀着恶作剧的心思,他把这两张照片放上了微博,配上文字:“叶怀v:在看了。”混世小神医

    叶怀的微博更新不多,更别说这种明显是由他本人更新、回应粉丝的微博了。尤其配上这个公认cp的夏涵的图片,清楚k国版原版的观众自然知道现在是踏入了同居的进程,但一些搞不清楚状况的粉丝就在微博下鬼吼鬼叫了,“同居了!”“公开了!”“在一起了吗?”之类的嚎叫数之不尽。

    夏涵夺过叶怀的手机,细看了他刚发的微博,似娇似嗔地瞪了他一眼,“把我拍得那麽丑。”

    看着她娇羞的神色,叶怀自觉心脏彷彿被什麽东西重重击打了一下。

    真的太久不近女色了,别那麽禽兽了叶怀──叶怀用力敲敲脑袋,把心中一时的情动都赶出脑外。他一把抓起大堆的薯片,一下全塞进夏涵的嘴裡。

    “唔唔唔!”夏涵的脸鼓鼓的,一脸不可置信。她马上用双手掩住嘴巴,喳吧喳吧的忙吞嚥嘴裡的东西。

    叶怀眯眼盯着她,好半响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小女孩还装女人,太可耻了,叔叔会把持不住的。

    他满意地转头继续看电视,此时电视机中的叶怀已经成功潜入了夏涵的房间,用凄厉的手机铃声把她叫起床。

    手机又是一阵疯狂的颤动,网友们表示被她惨叫的狰狞模样逗得捧腹大笑,夏涵看着萤幕中狼狈而仪态尽失的自己,恶狠狠地瞪着叶怀。

    但这种喜剧的气氛很快就被旖旎的氛围取代。电视机中的叶怀被夏涵隔着棉被坐着,二人不断纠缠。当时二人的心思都不在那方面,自己没有想到他们的动作有多暧昧,但现在后期刻意加上了粉红粉红的外框框住他们二人,真的让人很难不去想歪。

    夏涵快速扫了扫微博的通知,只见大部分的微博和转发已经加了一个叫“#抖动的期颐夫妇”的话题,更有人期待gif制成图。她抚额哀号,真是一场灾难啊!

    庆幸叶怀很快就结束了这场闹剧,翻身反把她压制住。夏涵看着萤幕中难忍兴奋的自己,才发现原来她的情感外露得这麽明显,实在是不敢直视,也不敢看身旁的叶怀是什麽样的反应。

    就在夏涵正襟危坐而叶怀也略有些如坐针毯的微妙气氛下,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节目来到了叶怀重回母校的阶段。

    为了营造的小清新氛围,节目组特地安排叶怀穿上他母校的制服。叶怀的母校可不是那些名不经传的小学校,而是在港都屈指可数的传统名校。节目组为了能在学校范围拍摄与争取叶怀能够穿上代表学校的校服,与校方交涉时可是花了不少口舌,更答应在节目播出前先寄母带给校方过目。幸好叶怀在校时风评甚佳,最后片段在老师们宽鬆的审理下成功放映到各家庭的电视上。

    为了与叶怀的制服搭配,夏涵也被要求穿上从前的校服。然而她母校的校服只是一套土兮兮的运动服,节目组众人再三思量,最后还是决定借来一套女生的彷民国旗袍的校服让她穿上,这样的校服款式在港都并不罕见,只要不配戴校徽,也不用特意取得任何学校的同意。

    出乎意料地,后期并没有把她僵硬的镜头剪去,反而刻意用大字标榜她的“不自然”、“有心事”。

    制作组从不忌讳这不是100%的真人秀,他们从一开始就向观众说明是在一定的框架下让明星们展现他们本来的个性,所以在镜头带到编导喊卡并指导夏涵时,观众们只是稍微诧异节目组真的一点都不避忌,然后很快地享受起节目中难得的“穿崩”镜头。

    对这一组镜头最感惊讶的反而是叶怀和夏涵这一对当事人。当时编导已经喊了卡,他们很理所当然地以为所有摄影机已经停机,可是现在电视上播放的又是怎麽一回事?叶怀在向夏涵介绍他的母校?在与夏涵分享他的少年回忆?

    ……夏涵向观众们剖白自己的心情?

    不不不,那是在分享她“朋友”的故事──但是就如夏涵本人自己所说的,“你的朋友就是你”嘛。

    、微博、人人等社交网站顿时沸腾了,纷纷猜测夏涵口中的心仪对象是谁,大部分网友当然猜正是叶怀本人,但小部分网友又觉得向心仪对象本人徵询恋爱意见的表白方式太酷炫,而且如果她说的就是叶怀,叶怀的回答也太耐人寻味了,因此觉得传说中的心仪对象是另有其人,叶怀只是一个单纯的谘询对象。

    基本上“夏涵的朋友就是她”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接下来的节目时间,网友一直围绕着夏涵喜欢谁这一点讨论,艾特她的微博已经超过五千,而且还在不断增加。夏涵看着或调侃或好奇或愤怒的网友,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连带她被翻了老底的羞恼都被冲淡了不少。

    整期节目结束后,有好事者整理了期颐夫妇在第六期的亮点,分别是“夏涵的惊声狂呼”、“期颐夫妇的床上抖动”、“叶怀与俞文舟的有趣互动”、“叶怀的动人往事”、“夏涵的‘朋友’的心仪对象”、“夏涵的‘朋友’不打算再联络心仪对象”,还有,叶怀在最后的一番话──“什麽都是假的”。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廿二卯的小说娱乐圈之天生一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天生一对5200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无弹窗娱乐圈之天生一对txt下载娱乐圈之天生一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廿二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