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1.第三八章 孔盖一开就不收拾(下)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五七五)

    那夜在白樊楼顶上,出于不忍见羔羊迷途太远的恻隐之心,在下可说是真正苦口婆心地费劲智商想以自己疏浅的口才,尝试导正一下这展护卫太过苛刻自己的偏差思想。

    于是我向他表示若真要计较起来,他不能说是「不祥」,他只是比较「不幸」而已。「不祥」和「不幸」的差别,在于一个是主动倒霉别人,而另一个就是单纯倒霉而已;而他受别人带衰的机率,显然远比他去带衰别人的频率要高得多了,所以他不算「不祥」,顶多就是衰到有点「不幸」而已。

    语尾,我还周道的附上几枚现成的例子,最近的便是白玉堂引起的那些牵拖到他身上的麻烦事,这想也知道不可以怪他。

    展昭当时听完之后,面色古怪地抽动了几下眉角,然后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瞅着我……要我来说,那目光倒挺像他正瞧着哪路天降的神棍正在胡说八道以吸收信徒似的,真是挺没礼貌的。

    可在下彼时的恻隐之心并未因他如此失礼的神色而挫败萎缩,反而有种更须努力需得继续再接再厉之感——便跟他分析起他这些年以来助人多少简直无数,又拯救多少百姓于水火之中,帮助多少迷途羊羔涅盘重生……

    这些人中哪个不把你这尊展护卫当作吉祥物一般拜着?要敢有人说你是不祥之人,必定有大批群众会抄起家伙争着跟那人拼命!

    结论:所以展兄你就别纠结了吧!你身边的不幸不过是巧合的集合,你顶多就是命运坎坷了些,离「不祥之人」再扒个七七四十九根竿子也照样打不着边。

    (五七六)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在下口干舌燥,拿起身旁的酒碗猛灌……大概是真太干渴了,喝着喝着不知觉中就连将好几碗酒都给灌干了。

    啧,展昭这头羊迷路迷得着实有些远了,事到如今,居然还在四下张望,迟迟不肯回归正轨。

    不得已,在下只好下重药,拿出最后的杀手锏——比惨。

    (五七七)

    换上一张哀戚的表情,我当时郁郁寡欢道:「若真照展兄的逻辑而论,其实……其实小春也算是个不详之人了……」

    我开始一句三叹,仿照展昭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前三分之一生:

    老娘?单亲家庭,早早走了。

    心上人?被车撞了。(注:虽然还活着,但车祸也算是重大事故嘛不是?文明人不看结果看过程。)

    师父?才拜门一年多便登极乐,驾鹤西归不复返。

    再来?亲春花春花遭刺,近展昭展昭掉洞。呜呼哀哉,人生何其悲矣?

    莫看我现时落笔提写得轻松,当夜在下可是十分认真于言语间营造悲戚氛围,虽不至说到声泪俱下,但也足够透骨酸心了。

    讲到最后,酒精也在我身上发挥作用了,在下入戏太深,突然悲从中来,愈讲愈难过,不小心跑题:「展兄,你看你,你如今至少还有个开封府可以回去,在常州也尚有座老宅在那儿。哪像我,孤身一人……无亲无故……无家无根……一辈子都只能做朵落单的浮萍,任那河波将我打来逐去四处漂泊……」

    说着说着,内心情绪翻腾,一时没控制住,猛地又抓起展昭的袖子,哑着嗓子就嚷:「展兄,我想家了!」

    嚷完又颓丧了,双眼倍感滋润,心下忒别委屈:「可是……我在这里没家可回……我回不去……」

    (五七八)

    ………

    说句老实话,在下当时应该是醉了。

    在下喝醉后情绪特别容易波动,眞没有故意要矫作至此来骗展昭感情的意思。

    (五七九)

    早知道前面就不该为解渴而一口气灌下好几碗竹叶青了——我悔不当初啊!

    这陪展昭谈心的任务,至此强制中断,没法再继续了……

    (五八〇)

    展昭当时显然被我骤然剧变的情绪与举止给惊吓了,不明白我这本是来宽慰他的人,怎地说着说着反而自己哭起来了呢?一时间看上去很是有些手足无措。

    过了半晌,他的一张大手默默地覆了上来,有些生涩地揉了揉我的头,掌下安抚的意味甚为浓厚。

    他的手掌很大,匀称结实而温暖,从他掌心传来的阵阵暖意,好似渗透了发肤肌骨,直接润泽至人的心房,让人忍不住鼻酸。

    「……小春,你哪里是孤身一人呢?」

    胡乱搓揉一阵后,他终于找到词汇开口。低磁的嗓音,温柔和缓:「纵你于此地无亲,可并非无故……王朝、马汉、张龙、赵虎,难道你未曾察觉?他们早将你作兄弟看待,展某亦是如此。至于包大人和公孙先生,更是常笑着提起到你,分毫未将你作外人看待。」

    他的声音柔和而坚定,那抹磁哑中总似蕴含了无穷力量,听着总能让人从低绝处萌生些勇气出来。

    「小春你若不嫌弃,展某愿作你的大哥、展某愿成你的亲人,我想……王朝他们,若是有知,亦会同做此想罢。有我们这许多弟兄在身边,小春如何还能说自己于此无亲无故,乃一身孤绝?若你愿意,就把这开封当作另一个家乡可好?你可以不用飘零,在此扎根的。」

    我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他,在月光的银辉与灯火的红光交相照映之下,他整个人显得如此温润,像块寒冬中的暖玉,透着隐隐的莹光,缓稳地、温沁着人心,而他噙了一斛碎星的眼眸之中,洋溢着真挚,每每总令人动容。

    我不觉哑着嗓子问他:「你愿意当我的家人?」

    展昭郑重地点了点头,眼里润光坚定。

    「那我在这边也可以有家了?」

    展昭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又是点头。

    「所以我再也不是无亲无故、无家可归的人了?」

    展昭笑了,缓缓将头点下:「是,你不再是无亲无故,又无家无根的人了。所以,莫哭了,好吗?」

    (五八一)

    哭?谁在哭?

    在下现在可是开心得很,为什么要哭?

    (五八二)

    那个夜晚,大概是因为刚发现新家情绪太激动,加上摄取过多酒精导致自律神经失调,在下脑袋一昏,一个兴奋之下劈头便撞进了展昭的怀里,并在他反应过来前来了记铁钳似的亲人拥抱——

    (五八三)

    展昭之后便向我抱怨,说当时那一下来得着实凶猛令人不及防备,瞬间撞得他都差点咬了舌头,回去还贺然在背上发现两环勒痕,瘀青都出现了,害他那一阵子见着我,脑中都会不自觉浮现八足章鱼此一生物的形象……

    (五八四)

    ………

    我说我又不是故意来着,拿八足章鱼来形容在下,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五八五)

    彼夜,一觉好眠,无梦困到天明。

    隔日,我徜徉在暖和又清新的被窝之中,舍不得清醒。

    (五八六)

    ……

    ………

    唔……阳光怎么会这么刺眼?

    谁快去帮忙把窗帘拉上……

    (五八七)

    ………

    啊,手中的抱枕好好闻啊……飘散着清新草香和着日晒的味道,软硬适中,蹭起来特别舒服。

    是哪个好心人帮我拿出去草原上晒过的啊?

    (五八八)

    哪,好心人啊,再打个商量好不好?

    快替我将窗帘拉上,不然真太亮了,不好睡。

    (五□□)

    好心人不肯理我,在下只好自力救济,奋力睁开我的眼——契约豪门:继承者的恩宠

    ………

    奇怪,在下的抱枕什么时候变成蓝色的了?

    而且,我的抱枕,有这么大一个吗?

    (五九〇)

    「……小春,醒了?」

    抱枕忽然发出声,惊得我猛然抬头,一张俊脸赫然出现在头顶,正百般无奈地望着我:「小春,时辰不早了,该起来了。」

    我石化。

    「小春?」

    我继续石化。

    不是、刚睡醒脑筋有点转不过来,为什么这长的好像展昭的东西会出现在我的床上还被变作我的抱枕还会说话?

    「小春?」展昭耐着性子又唤了一声。

    别吵啊你!先让在下好好梳理一下……

    说起来,昨天我奉「包」旨来找展昭,后来说到一半,在下是不是好像似乎是喝醉了?醉了以后呢?我干了啥了我?是不是就睡了啊?说起来,这床怎么又青又硬,长得跟拿来铺屋顶的砖瓦倒是挺像的……

    「小春?」

    不是让你先静一静么!给一点彼此一点尊重嘛,让点空间给我行不行,还没想完呢!

    啊,是了,不是床铺长的像屋瓦,是它根本就是屋瓦嘛,难不成我昨天就睡在白樊楼的屋顶上?不对呀,我睡就罢了,展昭懒得送人回去丢我一人睡在这里也就罢了,他怎么会同我一起在这露营?还变成我的抱枕?

    ……等等,抱枕?

    ————抱枕?!!!

    我惊悚地将视线拉回到自己的手上:这是哪个变态的手,怎么箍着人家展护卫劲瘦的小蛮腰呢?还有那是哪个混蛋的脚,怎么方形地扒在人家展护卫修长的旋风腿上咧?

    我:「………………」

    「小春!」耐心告罄的展昭这回直接动手——他晃了晃我的肩膀。

    「呜喔喔!!!」我惊得触电般向旁滚了两圈,最后一个挺身,在三尺外以饭团落地式坐倒在地。

    (五九一)

    啊娘喂呦现在是怎样?!

    老子我怎么会抱着展昭睡觉!

    ……而且,我不是才滚了两圈而已吗,头怎般这么晕呼地好像刚翻足了三百六十五个筋斗一样?

    恶,报告导演,可不可以先把这会旋转的布景停下来,我难过……

    (五九二)

    「我、我……你、你……我们,我们!」刺激过大,我抖着帕金森氏症的食指惊疑不定,暂时性失语。

    展脸上无奈更深:「小春昨夜抓着我哭了大半夜,哭累后便睡下了。怎么,难道小春全忘了吗?」

    我惊悚得瞬间不抖了:「呃?我?!哭?!!」不是吧,没事我哭什么?

    展昭朝我肯定地点点头。

    「……抓着你?」

    老兄你确定没有搞错?

    虽然你长得很帅散发的费洛蒙是男女通杀但不论是男女还是男男都授受不亲啊,这种破廉耻的事情在下怎么会做出来?!

    展昭朝我又肯定地点了点头,还不经意显现出他胸前那片干涸的「水」痕,挑了一双好看的剑眉:「小春没印象了?」

    黑玉般的眼眸里,调侃之意颇浓。

    (五九三)

    ………

    ………………

    笑话,在下如此庄重自律之人怎会做出这种事情,当然没………忘记?!

    昨日种种忽如走马灯般在我脑内快转:

    昨日……在那之后……说到在下无亲无故……然后展昭说我可以有家有故……然后我情绪激动……一把扑向展昭……又哭又笑——又抹又擤——又抓又抱……虽没说出我老家在哪里,可貌似也啦啦喳喳说了不少垃圾话……

    ……………

    老天!我怎么会都还记得?!

    酒后失忆的桥段咧?!怎么没有发生!!!

    这么丢脸的回忆在下一点都不想要呀天公伯啊祢快把它收收回去!

    我悲鸣一声,樱木式撞地,吓得展昭都惊了一跳。

    (五九四)

    可展昭不愧是展昭,见过大风大浪,深具处变不惊的特质,只见他双肩微微一震后便迅速回归平静,状若无事地继续接话。

    他将手一摊,表情既无辜又无奈:「……小春昨夜那般缠住我,展某无法带你下楼,所以只好随你一同睡在这儿了。」

    (五九五)

    ……现在是安怎?

    他这句话有在怪我的意思吗?

    怪我害他得一起跟着睡屋顶吗?!

    (五九六)

    简而言之,展昭想表示他昨夜没把握在被我以当时那种姿态抓住的状况下,还能揣上六个食盒外加两坛空酒瓮低调跳离屋顶,不让人发现;反正恰巧他也累了,干脆随兴而至,同我一起安栖屋顶了。

    ………

    堂堂一名四品带刀护卫,在自己工作的辖区内如此随性行为真的好么?不怕民众检举吗?

    印象中,昨夜闹到最后,在下似乎是看到展昭使出多重影□□之术<一>在自己面前乱晃,为了不让他继续分裂,在下是不是貌似连关节技都使出来了……

    ………原来那时候被酒精烧错乱的人,是我不是他吗?

    (五九七)

    唔,如此一来,在下是不是该先跟展昭道个歉?

    那个……抱歉我发酒疯了、抱歉我对你动手动脚了、抱歉我害得你要一起睡屋顶吹风,还有抱歉把鼻涕眼泪都蹭在你身上……

    我悄悄往他涕泪交加或许还附加一摊口水痕的衣襟瞥去:多壮观啊!衣服都快报销了。

    (五九八)

    「无妨,毋庸往心上放。」

    展昭轻轻一笑,对我的道歉一笑置之,上工时间快到了,他才没空慢慢梳理我的纠结,只简单以几阵春风表示他确无怪罪之意。

    后来,我们迅速将屋顶收拾干净,准备下楼回开封府上工。

    展昭抓起我向下一跃,脚尖不过几个点地,便轻巧地从楼顶翻身落在了地面上。

    (五九九)

    重力加速度的快感和几次跳跃带来的震动,对一个尚觉背景在旋转的宿醉者而言,着实有些过于刺激了。因此展昭方偕我一落地,不适之感便有如滔滔江水从四面八方袭卷而来,让在下差点站不住脚。

    「小春,怎么了?」展昭赶紧扶住我,语带担忧。

    一股晕眩直接从胃部涌了上来,我抓紧展昭的袖子,白着脸晃了两下,憋半天只挤出一句话:

    「展兄,我……我想吐……」

    展昭:「…………」

    ------

    批注:

    <一> 多重影□□之术:乃东瀛忍者传说中的秘术,可将自己分裂成数人,一同行动,以收事半功倍之效……某方面来说可说是一种妖术。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