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3.第三十章 元宵梦华录:粉红泡泡篇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四三七)

    节庆的汴梁城中,越夜越繁华,随着时间推移,人流却是游兴更盛。

    这不?路上已经时不时可以见到嗨过头在引吭高歌的年轻人了!这股疯劲像瘟疫般蔓延极快,最后走到哪里都可以同时听到多首曲子在现场重唱,若干民众甚至闻歌起舞,即兴演出,举城欢腾,弄得跟集体嗑了某种会让人摇头的药丸<一>似的。此时若有飞碟经过,必定会让ET<二>留下个「原来地球人是一群控制不住自律神经物种」第一印象。

    (四三八)

    而除了这明面的欢腾已以外,暗地里荡扬的春情其实亦不浅,处处酒兴融怡,雅会幽欢,约会的小男女经过一整晚的酝酿,矜持淡了,情意浓了,不少躲在深坊暗巷的阴影里开始你侬我侬了起来,完全把大宋引以为傲的礼教文化抛诸脑后……此时走在路上眼睛不能随便乱瞄,不然很容易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到时候眼上长了不该长的东西就不好了。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情不自禁地从阴影中找看有没有熟面孔。

    突然人群中挤出一个熟悉的绿色身影,我赶紧戴上面具,扯着白玉堂的袖子指着发问:「诶,小白,那人是不是马汉啊?」

    白玉堂望了一眼,点点头,嘴角饶富兴味地勾起一抹微笑:「马兄身旁还跟着一名小娘子呢,真是好福气啊!」

    (四三九)

    ——什么?!

    马汉在元宵节翘班跟女人幽会?!

    (四四〇)

    眼看马汉和不明女子就要淹没在滔滔人海之中,我扯着白玉堂的袖子,激动非常:「快!我们追上去!看看那女子是谁!」

    白玉堂鄙夷地望了过来,眼中十分不屑:「小虞儿,偷窥男女幽会,这癖好可不好啊,江湖人士所不耻为,你小心长针眼!」

    我直接往他手臂推一把,没时间跟他废话:「你懂什么!这叫作关心朋友!快点!他们要不见了!」

    我情急之下连忙称着拐杖往前挤,无奈人潮过于汹涌,挤了半天也没前进多少,左脚还不小心让人踩了一下,痛得我抱脚直跳。正痛叹地跳到第三下之时,领口一紧,人忽然拔地而起,像搭上了大怒神<三>,瞬间升至一旁的彩蓬顶。

    我往下望了一眼,立马收回视线。

    ……双脚腾空,底下就是大街,这简直比大怒神还要刺激啊。

    (四四一)

    「就凭小虞儿你那龟速,想追谁啊?更何况你这么大的动静,就算追上也把人给吓跑了!」某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嗓音虽如同玉笛般的美好,但仍改变不了内容很欠揍的本质。

    我撇头往后瞪,只见白玉堂他气定神闲地踏在篷顶的桃黄双色彩带之上,身后一轮明月高挂,在月色下咧嘴笑得恣意,虎牙尖尖,眸光灿灿,衬着随风飘动的牙白衣衫,显得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假若忽略他捏小狗般把我拎在手上的画面不计的话。

    「安心罢!今日既有五爷我在你身边,自然有办法帮你追到人来!」他嘴角往上一扬,褐黑的眼眸中亮起了一丝狭谑,在月色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我有种又打开他身上奇怪开关的不好预感……

    ……救命!

    可不可以先给在下上一条安全带先!

    (四四二)

    那一夜,白玉堂那小子就这般挟着我帅气地飞越了好几条大街。

    茫茫夜空之下,他衣袂翻飞,如同一只翱翔于天际的雪白燕鸥,展翅飞掠,脚踩点点灯火,耳听呼啸风声,颇有一股放荡不羁的狂肆意境。

    沿途,他给我作了一路的「汴梁屋顶景观」的导览,比如哪处赏月最美啊、哪处观山景最优啊,还有哪处屋顶可以山光水色月景一并入袋啊等等,最后总结出一条他认为视野最好的屋顶观光综合路线……听就知道那阵子他过得有多闲,花了多少时间在踩人家墙头……

    (四四三)

    跟踪的对象最后终于在汴河东侧,得胜桥边止了步。

    灯影幢幢,一男一女立于杨柳之下,彼此间距离虽有一步之遥,但他们错落的影子却在身后交迭,空气中隐约浮动着暧昧尴尬的气氛。小儿女驻足赏河,河面上河灯错落、画舫林立,波光粼粼,与灯火交相辉映,将河面映得有如五彩幻境,红艳妖娇,眩目迷人,彷佛一名披着彩纱的妖姬。

    杨柳下的男子很紧张,背影绷得死紧,整个人太僵硬了,以至于从后看去好像是一根插在河边的木桩……话说他方才走路居然还同手同脚!

    ……马汉逊掉了,到底行不行啊?

    这样要怎么追得了人家小娘子家咧,他怎地不事先先来找在下商量商量……

    「他俩怎地都不说话?真没意思。」白玉堂不满咕哝。

    我抽了抽嘴角,给了他一个白眼,继续在躲在树后瞇眼偷看。

    我也就只是隔个老远看看而已,你倒是连现场谈话都可以听到,简直偷窥得比我还入迷!

    谁刚还在那边义正严词地表示不齿偷窥的?

    你们江湖人士的原则咧!!

    我一心二用,内心吐槽兼言语感叹:「不说话就罢了,他们怎么不转过身来,我想看看那女子是谁。」这才是狗仔的真谛啊!

    白玉堂闻言,桃花眼转了转,倏地如烟花般亮起,里头华彩斐然:「五爷我倒有个主意!」

    说着,他神秘地从袖中掏出两个甩炮(?!),又摸出一个火折子,对着我灿然一笑。

    我瞬间心领神会,朝他比出了一记赞赏的大拇指。

    (四四四)

    面对这个被诅咒的章节数字,实在是不适合提笔。休刊一节吧……

    (四四五)

    那一年的元宵夜,在我与白玉堂二人眉眼的交流下,白玉堂随后便运用起他那弹指神通,将点燃的甩炮准确丢到女主角的脚边,结果……

    炮一落地自然即行炸开,女主角当场被吓得花容失色,啊的娇呼一声……然后就直直钻进了马汉的怀里。

    (四四六)

    ………

    欧买尬……

    马汉流鼻血了……[家教]魔王你好!

    (四四七)

    欧买尬……

    女主角不但不嫌弃,反而娇羞地从怀中拿出一抹粉帕温婉地替马汉擦鼻血?!

    ——这女的有当圣母的潜质啊!

    (四四八)

    欧买尬!!

    马汉喷血倒地了!!

    快!需不需要出面去救他?!

    再这样下去开封府的一名六品校尉就要因为失血过多意外身亡了!!

    (四四九)

    ……

    ………

    就这样,白玉堂与我替马汉在感情路上竖立了一个颇具代表性的里程碑,马汉和莲儿小娘子的恋情,从此捅破窗花纸,正式由别扭尴尬期进入了暧昧桃花期。

    他们哪天若真能修成正果,还得好好感谢感谢我和小白才是,我等才是这幕后的大功臣……

    在下已经想好他们成亲之时要送的祝词了,题曰如下:

    一双甩炮结连理,两抹鼻血定真情。

    (四五〇)

    啊?问我莲儿小娘子是谁?

    莲儿就是前面要大家注意过的,那名在朱雀门外摆摊卖梅花包子的莲娘子,它是王朝马汉的爱用店家之一,这五来六去,圣母女碰上面瘫男,就有如烈火烧上了干柴,一发不可收拾,一段台面下的情愫,就这么靠包子给牵了出来……

    说到此处不得不提提后话,几年之后,待马汉真和莲儿小娘子成亲之时,那莲家包子被大肆宣传,从此改名为「定情包」,吸引了若干情侣朝圣,生意简直不能再更好……

    (四五一)

    后来根据在下向王朝求证,马汉他们这对小男女似乎从去年冬至起,就已经开始在眉来眼去了。

    别看这这马汉平时闷葫芦一个,关键时刻手脚倒是挺快!

    看看他的兄弟们,个个还是大光棍,竟敢自己偷跑,就不怕会引起公愤被围殴吗?

    (四五二)

    那夜,时至三鼓,灯山宣德楼一带,数十万火烛,嘎然俱灭。

    我与白玉堂二人跟着人流涌入了相国寺观光,这里将通宵达旦,一直开放到清晨,是城内第二热门的重要景点;寺里乐棚、灯烛、诗牌,一应俱全,灯烛种类新奇,水灯、木牌纱绢雕花灯、玉柱玉帘窗隔灯,应有尽有,光华四溢,争奇斗艳,令游观者无不眼花撩乱。

    当时本想每个殿都去瞧上一眼的,不过玩了一整个晚上,体力有点透支,为了避免半途晕倒换来更多日的闷锅生活,在下不得已只好放弃这个计划准备打道回府。

    我诚恳地拜托白玉堂再带我飞一下,最好能一路飞回客栈。

    白玉堂给了我两个白眼,心不甘情不愿地又作了一次驼兽。

    而因为在屋顶飞实在太显眼了,最后还不小心半途招来了展昭……

    (四五三)

    彼时,白玉堂右手将我挟在腰间,我脸上戴着面具在打瞌睡,展昭就立在离我们不到三步远的屋顶上,狭路相逢,躲避不及撞个正着,我在他刻意的摇晃中醒转过来。

    白玉堂挺够义气的,他还记得我让他对偷溜之事保密的叮咛,试图帮忙唐塞了一下,在下临场应变以变声假作陌生人,不过被展昭一语戳破,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这不应该啊!

    面具怎么没发挥半毛作用!

    那我戴它的到底目的在哪里?!

    (四五四)

    展昭当时用责备的眼神看着我,彷佛在瞧个只顾贪玩不懂分寸的孩子一般;我被他看得头都快要钻进地心了,他才转而用同样的眼光瞅向旁边白玉堂。

    可白玉堂只是挠了挠脑袋,不以为然道:「你们未免管他管得太严了罢……小虞儿乖乖静养了这般多天,偶尔也该让他出来透透气,不然闷也给闷坏了……」

    我赶紧在旁边点头表示赞同。

    「……罢了。」

    展昭轻叹一声,大概觉得木已成舟,多说也无益:「你们快回去歇息吧!小春,身子要紧,忍耐著点,这几日便莫要再出来走动了!」

    临走前,我厚着脸皮拜托展昭别把我偷溜的事告诉公孙先生。

    展昭无奈地点了点头,挥手让我们离开。

    (四五五)

    事后,白玉堂曾与我提到过,曰:「被这猫儿的眼睛盯久了,即便没事也会觉得心内有些发虚啊!」

    我道:「可不是吗……」

    我和他互望一眼,不约而同长叹了一气。

    (四五六)

    说起来,自从展昭从陷空岛回来以后,就改口跟着公孙先生他们叫我小春了。

    这是不是表示以后我也可以直呼他的名字呢?

    一直某兄某兄的叫,其实挺饶口的……

    ------

    批注:

    <一>某种会让摇头的药丸:一种江湖秘药,吃了能让人心情愉悦,精神亢奋。

    若大量服用,甚至可让人自我变身为孙悟空或哪咤三太子,彼时其将自认为系世界之王,心中无所畏惧,很有可能做出从雷峰塔顶跳下来这种自杀式的蠢事,令人不得不慎之。

    <二>飞碟、ET:ET是天外来客的代号,他们的交通工具有双隐形的翅膀,可在天际飞翔,故称「飞碟」。

    <三>大怒神:一种机具,上面设置坐位,能模拟轻功高手,将人瞬间提至几十尺高空,又将人瞬间带回地面。可用来训练心脏,培养人泰山崩于顶却不改其色的能力;也可当作兴奋剂使用,调剂调剂普通人无法闯荡天涯亲身经历种种刺激冒险的枯乏心灵。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