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0.番外之一 虞春笔记:前尘往事篇(上)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一)

    那年,我大学毕业,找了一阵子工作,待遇不好的不想要,待遇好的轮不上我,正觉得21世纪真是给驴活的世界,竟让人只能在累死或饿死中二选一,大学毕业生活生生地被贬成廉价劳工,生命简直充满抑郁!

    这么想着经过书局橱窗,展示柜里刚好摆了一本西藏自助旅游书,色彩鲜艳夺目。

    反正也是闲着,我转而踏进书局拿起那本书粗略浏览起来。读着读着不禁想到这西藏不是少时自己曾在心底默默列入「这辈子一定要去一次的地点」之一吗?那一瞬间犹如当头棒喝,有闲惟有现在、梦想尚未实践,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我立马拿书到柜台结帐,回家做了三礼拜的功课与锻炼、死拖活请地和我前两个哥哥借了一笔钱,背着MERRELL的登山大包包就这么踏上了往西藏的旅途。

    来到布拉达宫,被它的庄严壮丽所震摄,清澈强烈的日光将红白堡垒映得汕烂,这座日光城市彷佛举境沉徉于神圣金晕之中、翩然独立在这浊浊尘世之上。

    穿越宫墙来到山后的宗角禄康公园,著名的龙王潭中心砌了座三层阁楼,听说专供龙王像。我入内双手合十虔诚祈福,随后在园区潭边找片树荫随地而坐,想好好欣赏感受一下这宁静悠远的气氛。

    眼前古柳蟠生、水清林幽,碧空如洗,与布拉达宫的白、红建筑一齐映照在碧绿的湖面,上下一景,盯久了不禁令人萌生出如置幻境的错觉,那两景相交之处彷佛是入口,邀请人通向某个未知世界。

    这片山光水色实在太美、对比起回去要面对的现实实在太残酷,我不禁在心中想着,如果时间能就此停住、这趟旅程能别这么快结束就好了。

    一阵微风掠过,倒影在轻波中缓颤,反射的粼光让我瞇了眼……

    奉劝大家身处神圣之所时最好不要随便胡思乱想或感慨人生——尤其当你才刚从一间庙里拜完拜出来的时候——不然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

    ………

    ……………

    蓦地睁开眼。

    奇怪?自己何时睡着的?

    还没纳闷完我就愣住了。

    举目所见,这里没有蓝得纯粹的天空、也没有清澈耀眼的日光,更不见龙王潭那一池碧波浩渺的潭水。

    只有蛮山遍野的白雪,静静倘落于林间,一望无际,绵延三里不止。

    (二)

    我就这么穿越了,来到一千年以前的宋朝,被一名独居深山的老者捡到,就这么被他收留下来。

    我花了半个月才接受这事实。

    这老者一点儿也没老人样,虽然他爱把年龄当秘密揣着,但据观察估计应该也是位近百的人瑞。这老头满头白发身子却敏捷又硬朗,一张容光焕发光泽十足的频果脸不知要让多少现代女性扼惋,就是性子太为老不尊了些,随性过头,一想到什么就立马付诸实行,有时候实在像幼儿园里的小恶魔一样,让人很想一脚踢开……

    当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在林间飞来飞去又一掌轰倒一只山猪的时候,才惊觉原来自己竟遇到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了!

    回神时,只听他道:「好徒儿,既已点头,为何还不叫师父!」

    我就在糊里胡涂中认了师父。

    臭老头在拜完师后才敢跟我说他以前的职业是小偷。

    大概我眼神里鄙夷的意思太过明显,他抖两下胡子不服气又开始撒泼嚷着什么「你师父当年可是江湖上一则无人能敌的传奇,怎可与寻常偷儿相提并论!」之类的话。

    好吧!您老的职业不是小偷而是神偷,但干得不都是翻墙的勾当?本质相同啊!

    我只在心里唠叨,鉴于眼前之人的泼劲,没想自残地将它付诸于口。

    拜完师隔天,他拿了两个缝满铁砂的布袋套在我脚上,神气地下令一天十二个时辰无论吃饭睡觉上茅坑都不准拆下,每天还要照他教的呼吸步伐跑一时辰。
圣诺斯公主殿下
    我反问那沐浴时该如何?他老脸就红了,扭扭捏捏地拧着下襬含糊地说为师尚未思及至此,容他好好想想……

    我当下鸡皮疙瘩掉满地。

    虽唤他作师父,可除铁砂布袋外他真没再教过什么与武林神功或爬墙技术扯上边的东西给我,倒是整天带我在山里和他秘密宝库间倒腾,间或带我下山和「赃友」们聚会–—喝茶聊天兼销赃。一年下来,他神偷本领我是一样不会,但鉴定宝物和销赃的手法倒是学了不少。

    说起来他蛮宠我这半路出家的徒儿的,从没计较我没大没小不尊不敬偶而还翻翻白眼的态度,知悉我奇异的来历以后还能坦然接受没当作妖怪一掌劈了为天地除害,当时只觉可惜,没能请动他带我走一趟西藏。

    不过也罢了吧。毕竟他年岁已高,实在没理由让他走这一趟远行。

    那段日子现在回想起来过得也算自在舒心,可惜只持续了一年多,第二年过完年没多久,师父就突然走了。

    那日清晨,他盘坐石上调息,如同过往三百多个日子一般。

    忽然他睁开双眼看着我笑,眉眼弯弯白丝飘飘的模样竟十分慈祥。

    他道:好徒儿,妳能否归乡尚属未知,不应因之纠结停滞,年轻人应出外闯荡、增长见识,不可蜗居山中,虚度岁月。

    他将宝库钥匙交给我,又道:此库内所有,一半作济贫扶倾之用,其余皆归妳所有,权当为师给的零花。

    尔后,他神情益发慈爱,轻道:为师登仙之期到矣。

    随后头一偏,竟已了无生息!

    这个充满不可思议的老头到最后还是选择以如此不可思议的方式离开。

    (三)

    百来岁的老人走地如此平静也算是寿终正寝、福寿双全,没什么好难过的。

    望着坟丘上新竖的木牌,鼻腔里充斥着新翻泥土的气味,呛得人双眼发酸。

    只是再没人可变身成小恶魔来挑战自己修养的极限、再没人会在抓狂之时不肖徒不肖徒地边叫边追着自己、再没人会总一边叨念又一边心软地向自己示弱,都不会……再有了……

    所以我只是……只是感到有些遗憾而已,如此而已。

    我眨了眨湿润的眼睛。

    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他早已成为了这世上我仅有的亲人。

    如今亲人已逝,此后茫茫天地,能靠的唯有自己孤身一人耳。

    ***

    事后回想起来,或许那神奇的老头早就用神奇的方法预测到自己的死期,过去一年多来他一些看似随意的举动,细究下其实大多另有深意,无非是为我着想而做出的安排,让他走后他的徒弟即使孤身不求人亦有能力在这陌生的时空中好好生存。

    所以他老是带着我在山里乱窜,常一去好几天——如今出门在外若遇无宿可投的情况,荒山野岭中活上十天半月什么的根本难不倒我。

    所以他从不教我那些需费年月方可大成的功夫和爬墙技巧,反而将宝物鉴定及销赃手法倾囊相授,并将他那座辉煌的宝库送给我,最后留下他在道上可靠的销赃管道以便我日后能安全使用,让我即使日后不嫁人亦可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所苦,过上一辈子富足宽裕的生活。

    所以当我提到「出门在外还是男子方便时」,他找人用库里质地轻盈的密银打了副内穿的贴身护甲给我,防身的同时亦加宽肩膀、加厚腹背,将女子的体型巧妙遮掩起来,让人就算摸上我胸口都发觉不了我是女人,甚至还教我如何制作假喉结。

    最后他得意地说:女子脚印较浅,而铁砂袋可加深负重,让妳连脚印都不留把柄!看为师多有先见之明!

    他加诸我脚上的砂袋,练就出我一双好脚力,遇事要逃命的速度也比常人快上一倍,加上我来这里前练了十二年的柔道,寻常流氓混混还真找不了我麻烦。

    凡此种种……

    简单处理完师父老儿的身后事,我最后一次将房屋打扫好上锁,背起行囊,就此踏上了一个人的旅程。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