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9.第二八章 这饼界杀器的再现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四〇二)

    彼时在五义听内,经历了展昭一番生死与共的宣言以后,白玉堂此人不知是否因这番告白感动了?还是他身为江湖儿女的爽快本性终于抬头,压过了机车惯性?

    总之他终于看开了,不再纠结强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先为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唐突冒昧赔礼道歉,又表示一切事由起因于自己轻率无知随性妄为,后果自然由己招承,不会累及他人。

    ……他不要连累展昭给他殉葬!

    看看这俩个人!

    (四〇三)

    展昭本来用一个「大病初愈不宜远行」的借口,想将在下这颗电灯泡趁机留在陷空岛,让我多休息几日再请人护送回开封府,好让他和小白能来个快马加鞭双剑双飞的二人世界。

    可是抱歉,兄弟……不是在下不愿挺你,而是美老虎的全面控管太可怕了,我实在待不下去,所以只好厚着脸皮坚持同你们一道上路!

    (四〇四)

    临行前,美老虎卢夫人不顾白玉堂不耐的催促,将我拉至一旁细细叮嘱了半个时辰,最后拿给我两张药单,一张治疗残病,一张后续保养,强身健体,养生养颜,一应俱全。

    撒加这人除了有时凶暴了点、对病人的掌控欲稍微强了点、控管稍嫌严了点以外,人还是很好的……

    我由衷感激,感动地向她道了好几声谢。

    其后游商各地,若见上珍稀古怪的药材或珍宝,我都会顺带替她稍上一分,差人送至陷空岛相送,一来做伴手礼,二来也算是报答她对我那份关照的心意。

    (四〇五)

    最近有关回忆录撰写的进度超快,不知不觉间竟已突破四百节了,不容易啊!

    今日于继续动笔前,先上了一趟街去觅寻早食,可路上总觉得有人在身后窥探……

    大概是昨夜通宵写文太累了,睡眠不足导致人有点神经质了。

    看来人年纪到了,便该服老了,熬夜这种年轻人的活以后还是别再干了吧……

    (四〇六)

    吃饱喝足,有精神继续来提笔回忆当年了。

    其实当时的我是直至后来才知晓,原来彼时在陷空岛上,自己在烧昏的睡梦中竟然真的曾到鬼门关前做了一次深度旅行,据说差点就可以登堂入室拜会阎罗。

    ……话说这鬼门关到底长怎样?

    人都踩点了却什么记忆也没有,感觉好像挺亏的……

    当时一得知原来自己还曾经历过此番凶险的我,不小心嘴太快就将此种遗憾感言说溜了给一旁的展昭知道,他竟然二话不说伸手敲我脑袋!

    (四〇七)

    我知道你放轻手劲了可敲在头上还是蛮痛的啊!

    再说脑袋会越打越笨的到时候害在下智商下降怎么办!

    ……啊?

    谁悄声问那东西有高过吗?

    ——不要以为你替我送免费绿豆糕来在下就会原谅你喔!

    (四〇八)

    根据蒋平事后现身说法:

    「那时我们寻迹赶去地下通道,同五弟将你们二人放了出来,展兄抱着虞兄你从石室中走出,他胸前沾染血渍,虞兄你更是虚弱得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两人面色皆苍白得很,我当下便想这下事情严重了……」

    他表示在下获救之后,却持续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甚至药不入喉,卢夫人一度对外发出了病危通知,让众人做好心理准备,白玉堂一听,脸瞬时就黑了,展昭脸色则变得更为白惨,其他人心头也罩上一层【我家小孩玩出人命诶害】的愁云惨雾。

    「此回五弟心中对你们是真有愧疚,否则不会轻轻经我一激,便那般容易便服软,与展昭和解,并答应同你们回京投案。」蒋平感叹着,顺带请我便莫太记恨他家小弟了。

    (四〇九)

    ……服软?敢情你确定你家五弟当时那叫服「软」?

    敢情你轻轻一激,说出来的话就如此令人吐血?那倘若哪日你真认真激起人来,岂不要把活人气死再让你给气活过来?!

    难怪当初白玉堂会被你激得离家出走……

    我突然有点同情起这白玉堂来了。

    彼时我看着眼前的蒋平蒋兄,心下默默决定以后该对这毒舌王恭敬一点,千万别让他找到机会对自己发难……

    (四一〇)

    先是白玉堂(气死人不偿命)、再是卢夫人(霸王龙),最后到蒋平(毒舌王),这陷空岛的风水,养出得人怎都如此剽悍……

    这么说起来,乍看之下温厚纯良的老大哥,陷空岛的领主卢方卢庄主(虽然听说爱哭),背地里该不会也是一位深不可测的狠角色吧(虽然听说爱哭)?

    ……………

    这世界太黑暗了,拜托不要来污染我纯洁的心灵。

    (四一一)

    说起来,白玉堂一张机车的嘴巴,是不是就跟他四哥的言教有点关系……

    (四一二)

    当时在回汴梁的路上,我曾于偶然间问起白玉堂,说这卢家庄的地上该不会到处埋满了像我们那日踩到的那种可以直通地下「水牢」的机关陷阱吧?你们岛上的防盗系统做得未免也太周延!

    他先是桃花眼飘移了一瞬,而后作平静状道:「喔,你踩的那洞是我几年前一时好玩,学着二哥挖的,是挖了五六个吧,平日那边少人经过,所以弄完就给忘了,我还不知晓那儿底下半夜竟会淹水呢。」

    说罢,以为在下耳背,还小声附加上一句话:「而且爷从来没想过,在这岛上,竟有人会落入到那种初级的圈套里面……」

    …………

    …………

    (四一三)

    ……虞春,你要冷静!!

    跟他生气就输了!!!

    (四一四)

    顾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当时他们选择走的是平缓的水道。我们沿着运河一路北上,途经扬州,中间转接一小段陆运,从泗州入了汴河,并自西京洛口分水入京城,多花了几日时间。学生会:斯格拉特学院

    (四一五)

    回程路上,我偶然间在展昭随身行李内瞥到一个眼熟的蓝布包,好奇下便用手指捏了捏,确认其中包裹者系何物以后,脑中忽然灵光乍现。

    于是我开口向展昭借了那蓝布包来,他虽是不解却未阻止我,倒是旁侧的另一人被我这一连串举动引了过来。

    「此为何物?」白玉堂盯着我手上的蓝布包发问。

    「哦……这啊?这是开封特产的好东西,花钱也买不到的。无想到展兄竟还揣着没吃呢!」

    说罢将布包解开,里头露出了几张黄圆圆的大饼。

    一旁展昭听我这么说,双目不可置信地微微瞠大,瞅向我的眼神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不就是些饼吗?看来寻常得很,有甚好稀奇的?」可白玉堂正在专注和我喇咧,并没注意到展昭脸上异样的神情,还真是天助我也。

    「你不知道?」我瞇起双眼,摆出一副你不懂这东西有多美好的模样,「正所谓大智若愚返朴归真,外表看来越平凡的东西里面蕴含的学问才越大。这饼的风味独特,在开封远行用的干粮界里独树一格,无饼能敌,包准一吃便惊为天人,终生无法忘怀。」

    展昭在旁欲言又止,神色略有迟疑纠结。

    「而且,」我高深莫测地伸出一根食指在他面前悠晃,以吸引他的注意力,免得他望向展昭那边瞧出破绽,「这饼可是干粮界里的隐藏版菜单,非经熟客预定,一概向隅!」

    白玉旁满脸狐疑:「此物真有如此珍稀?我瞧着不像。」

    「不然给你一小瓣,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我剥了一块绿豆糕大小的饼递到他面前,不忘叮嘱:「省着点吃,这很珍贵的。」

    他抽了抽眼角,接过我手上那块只有一口分量的碎饼(注:看在下多有良心),边道:「这么小块是能品出何味道?又不是何鱼翅燕窝一类物,小虞儿你也太少见多怪了吧,八成是你夸大其辞……」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他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正所谓好奇杀死鼠,只见他手指那么轻轻一抛……那口碎饼便以抛物线的方式全数完美地落进了他的口中。

    展昭在我挤眉弄眼的暗示之下,无声喟叹,最终选择了沉默,并未加以阻止。

    (四一六)

    是啊,说起来,当初我从马汉手上接过这些饼的时候,他也没有阻止我呢。

    ……这展昭,别瞧他外表看起来好像纯良善好的,其实有时候还真挺黑的!

    (四一七)

    白玉堂:「噗—————」

    (四一八)

    啊……好令人不怀念的一幕啊……

    每个人吃下这东西的第一反应,还真是一模一样……

    (四一九)

    「呸!这是什么鬼东西!」

    白玉堂在旁干呕不止,抖着手将囊中清水一口气灌去大半,反应比当初的我还夸张!

    (四二〇)

    啊……这种终于圆满了的感觉是什么?

    能让此人吃上鳖的感觉怎会如此舒爽!

    (四二一)

    「怎样,是不是风味独特,无饼能敌,一吃惊为天人,终生无法忘怀?」我笑得很纯良:「我从头到尾讲得都是实话,可没呼弄你半句呦。」

    某人灌完水后一抹袖子瞪向我,气得发抖:「小虞儿你……你竟敢匡爷爷我?!」说着已一把揪住我衣领,眼看眼中雷霆就要发作!

    刚刚没算好脚跛的时间差,来不及跳到展昭身后避难,就这被他抓个正着……劣势既已成形,也只好赶紧另谋他策。

    我立即大咳特咳装弱不禁风,暗示他此时实不宜对在下敲打跑跳碰——在下是病人嘛,现有优势不用白不用。

    正咳到第四声,没想到不小心真岔了气,顿时将喉肺未愈的哑痛给激活了,一时之间,我真正咳得天崩地裂、撕心裂肺、全身颤抖,喘得像个接近风中残烛的破风箱。都说有泪不轻弹,可在下已经被逼得泪眼婆娑了……谁快来救命……

    展昭连忙上前扶住我,帮我说话:「五弟,虞兄病体未愈,经不住刺激,他也是同你开开玩笑而已,五弟大人大量,切莫跟他计较。」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猫儿早就知晓,还帮他一起匡五爷我!莫以为你受着伤,五爷我就不会动手。」白玉堂桃目圆瞠,气坏了,干脆抽刀直接向展昭攻去。

    老天,这艘破船哪经得住你们这种高手折腾!

    我一急,咳得愈发剧烈,心肺好像都要炸出喉头了。

    呕……呕……

    (四二二)

    我说在下这是不是要挂了?

    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挂,这种奇耻大辱的死法怎么可以发生在我的身上?!

    这烂梗连搞笑漫画都不会采用了啊!!

    (四二三)

    最后在下当然没因为这么愚蠢的理由而去领便当,不然此篇回忆录就是正港的鬼话连篇,可以拿去烧了。七月半再见,南无阿弥陀佛。

    只是自此以后,我也再不敢随便假咳了。

    假咳不是病,呛起来要人命。

    ——希望大家引以为鉴。

    顺带提一下,这次咳完我还比较有真到了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感觉。

    不骗你们,在下在呛得正凶的那一瞬间,好像真偷窥到阎罗殿的大门了,朱门金铆大红匾,看起来颇气派的……

    (四二四)

    话说展昭和白玉堂当时被我那阵惊天动地的真˙呛咳给唬住了,随即中断了彼此间的打情骂俏过来看我。

    展昭皱着眉,将手抚上我后背运力帮忙顺气。白玉堂则阴晴不定地看了我几眼,收刀回鞘,反手将水囊递至我的跟前,待我咳势稍缓,便哼了一声,转身寻了个船舱的角落落坐,兀自假寐生一股无法发泄出来的闷气去了。

    见到他那副模样,我心里不禁升起了一抹小小恶作剧后的愧疚感……

    不过因为它小小的,所以没两下就被我抛诸于脑后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