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6.第二五章 衰运这东西从来没上限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三五六)

    因为做错事在先,尽管被展昭按得疼的要死,在下也没敢吭一声,只能默默爆发在心中。

    在内心经历了两次涛天骇浪的惊声尖叫之后,这钻心的疼痛竟也给我挺了过去,反应在现实世界里,在下也只用手耙了两下地面而已,略微擦破了点手指。

    哪料到这两下细微的挣扎还是悲催地被眼尖的展昭瞧了去,他持续皱眉瞅我,表情似乎有些不悦:「……受不住,喊出来便是,何苦这样作贱自己的身体?」

    我:Σ(〒__〒)︴

    老大我没作贱的意思啊我就是心惶惶而已啊!

    受不了了,这种要气不气的样子最恐怖了啊!

    我决定坦白从宽,无论如何,先道歉再说。

    我赶紧对他深深一鞠躬,情急下不小心忘记自己系屈膝而坐,结果一头撞上自己的膝盖……

    我捂头:%#@*※%!!!

    展昭:「……」

    摀着头颤抖了两下,我才有办法换上一付虔诚的表情弥补自己的失态。

    我诚恳地开口:「展兄,对不起,都是我说要跟着你,才害得你同我一起掉进这鬼地方,没经你同意还带着你四处乱走,让你被黑色生物袭击破了相,你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在此真心诚意地向你道歉,希望展兄能大发慈悲地原谅我,我以后会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不敢再扯你后腿了,真的,我可以保证,在下绝对有自知之明……」

    正打算再说上几段呕心沥血的台词表示我的歉疚,没想到展昭一挥手便打断了我的忏悔,奇怪道:「展某并未生你的气,虞兄这是从何说起?」

    「展兄没在生我的气?没在怪我害了你?」太好了敬称出现了。我欢喜。

    展昭皱眉:「虞兄如此护着展昭,展昭怎可能生虞兄的气。更何况说连累,也是展昭连累虞兄在先……」

    ……看他那莫名其妙的眼神好像真没在生我的气?而且他刚周身那诡异的气场莫名地就回复原状了?

    奇怪,那他刚刚到底是在不爽什么?

    (三五七)

    这个谜团一直困扰我到今日也没能解开,任凭之后我如何问他,他也只是拿春风一笑来砸我,想让在下知难而退,什么都不肯多说。

    (三五八)

    总之展昭恢复正常以后,没要我回头,我们就继续朝着最大风源前进,途中有几次他疑似受不了我的龟速,想过来搀扶,不过在下怎么好意思劳烦伤员,于是郑重地拒绝他了。

    走了一阵后,我益发觉得这展昭果然不是人。

    你们说他刚刚明明流了那么多血,昏了那么久才醒来,怎么一醒来又一付体力无限的超人模样呢?!走了那么久还脸不红气不喘,呼吸平顺,在下又冷又累又抖又晕地都快挂了,他怎么还一付没事人的样子呢?

    总不会是他的颜面神经比较会矜的缘故吧……

    皇天不负苦心人,既「祸不单行」之后老天终于良心发现,让我们找到了一条人造的石道,踏入石道之后,空气明显清新许多,看来我们离风源是不远了……

    (三五九)

    …………

    事实证明,一祸还有一祸来,老天爷的良心就如同春天后母脸,说翻就翻,是不可以倚靠的。

    (三六〇)

    当我和展昭好不容易走过这条长长的人造石道,来到它的尽头之后,却发现此路不通,跟本是死路一条。

    我终于撑不住了,哀嚎一声直接坐到地上,整个人软骨头般靠上了墙壁。

    在下的体力值大概只剩下百分之三了,我需要补补。

    (三六一)

    超人展昭似乎不死心,炯炯有神地背着尚方宝剑点着火折子在一边捣鼓,东敲西锤地找机关,不相信此处无路可出去。

    我真是困极了,心想他爱捣就给他捣吧,捣完后要往哪走记得说一声就是,在下是凡人,跟超人不一样,得抓紧时间储蓄一些体力。

    这么决定以后,我缓缓耷拉上眼帘,在完全闭上以前,隐约似乎瞄到石道尽头未被火光照射到的一角,好像闪着微弱的荧光……

    散光近视导致的眼花吧……

    我心里默默地想着,意识被一股强大的睡意所攫获,渐渐难以思考。

    我在恍惚间见到了大名鼎鼎的周公,原来他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彼时正亲切地对我招着手呢。他老满脸笑意,真诚地邀请我到他府上一游,我满心感动,脚轻飘飘地离了地,缓缓朝他身后那写着「睡梦居」的宅子飞去……

    突然,磅硄一声巨响,天地撼动,硬是将我从半空中震了下来,吓得睁开眼:四周一片荒芜冷清,哪来什么睡梦居呢?

    (三六二)

    发觉自己原来是在作梦之后,我立即已肉眼搜寻展昭以了解详情,却见他正立在一面石壁之前,那一贯如松般挺直的背影,彼时似乎蒙上了几分颓丧。

    ……等等,那个地方不应该是往回走的通道吗?世界如此多娇之坑货也能逆苍穹

    什么时候多出一面墙堵在那里了?!

    (三六三)

    「展兄?」因为脚太痛了一时起不了身,我只好口头呼唤展昭。

    展昭听到我叫他,转头走了过来,在我身旁蹲下,脸色不太好看:「抱歉,是展某的疏失。」

    「发生什么事了?」

    「展某方才不小心启动机关……回路被堵上了。」

    我在他脸上看到「耻辱」两个大字,弄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这个机关不是他有意启动的,只是刚刚没站稳,手不小心撑了一下墙,哪知刚好压到机关上,石壁便掉落挡住了回路。

    ……展昭会站不稳代表他的状况也不乐观吧?

    也是,他毕竟流了不少血,终究还是个地球人啊……(废话= =)

    不过随便一扶居然压到机关……

    我抽了抽嘴角,暗想这展昭的RP跟我一样糟,这次能平安回京的话,一定要把他抓、不、是请到会灵观,我们一起来找大师消灾解厄吧……

    (三□□)

    听展昭说完,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如同废人一般坐着了,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我怎么也得一起来作伴想想办法或找找出路嘛,总不能都把这事都丢给展昭,这样太不负责任了!

    于是,目视一圈确认完周遭墙壁没有玄机,不至于走上展昭的老路之后,我扶着墙想站起来,岂料,屁股才刚离地,就听到砰硄一声………

    ……不、不会吧?

    还来?!

    展昭的脸色变了。

    我的脸色也变了。

    两人一样沉黑,直追青天包大人。

    (三六五)

    ——我说我这颗屁股究竟是犯了何方神仙的冲了啊!

    难不成在下曾经不小心坐到哪路出巡仙士的头上过吗?!用得着这么罚我!一次两次都坐这么准?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是在下平常做人太失败人品太差的关系吗!!

    (三六六)

    方才被展昭放下的那块石壁,在砰硄一声后,缓缓朝我们这方向移动,眼看不消一刻,我和展昭就可以变成夹在三明治中间的那块双层肉片了。

    很好,你放下它,我推动它,一人一步,咱两默契十足,合作无间,功劳均分,嗯,公平得很,谁也不怕谁怪罪……

    (三六七)

    石壁步步朝我们逼近,我和展昭在残剩空间里摸索了半天,也没能找到机关让它停下来,更没找到所谓出去的新路。

    眼看石壁越靠越近,与石道尽头的间隔已剩下不足二步了,我有点彷徨地望向展昭,只见他一咬牙,硄铛一声,将背上的尚方宝剑取下,直接将它卡道了两面石壁之间。

    石壁挤压着宝剑两端,令它发出一阵嗡嗡低鸣,剑身通体颤动,却生生止住了石壁的进逼之势。

    (三六八)

    ……乖乖,这尚方宝剑强悍哪!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把曾被在下归入绣花枕头的东西,心中鄙视自己有眼无珠,不该歧视权贵,激动之情无法言状。

    (三六九)

    展昭似乎没将全部的希望赌在尚方宝剑的韧度之上,他见石壁止住后,运起内力,以双掌抵住壁面,似乎打算撑一刻是一刻了。

    可是,他身体状况也不好,不是吗?

    这样下去,能撑多久,弄得自己力竭而亡吗?

    闻名江湖的南侠,开封府的重量级支柱,堂堂四品带刀护卫,那未来将会拯救无数人民于水火之中的展昭展护卫,怎么能就这样被我害死在这边呢?

    我猛然惊醒,想起方才梦周公前隐约瞄到石道尽头的微弱荧光,赶紧将手上的火折子打灭,急急回头去寻找。

    瞇眼细瞧了一阵,果然在尽头石壁的右侧,发现一团青绿色的淡淡荧光,上面看似用发光颜料横向画了两个点,中间小小写了一个「艮」字。

    这我知道,以前在小说里看过,生门居东北艮宫!

    (三七〇)

    反正横竖都是绝路,在下决定死马当活马医,便就着那片石壁一阵左敲右拍——没反应。

    我灵机一动,伸出两根食指,往那两个荧光点上用力一戳——

    「等等!虞兄!」展昭急切的喊声从后传来。

    ……为什么要等,这里不能戳吗?

    可我已经戳下去了耶……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