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3.第二二章 谁的文艺与哀愁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三一〇)

    彼时,我愣了半晌,内心熊熊涌起一股远处逢亲的感动。

    本以为自从师父仙去,在下便要成为一只失根的浮萍,孤伶伶地于这世间沉浮漂荡,从此再无亲故,亦不知有何处依归,岂料今日竟生生冒了位师兄出来!

    在下将师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长辈,如此师哥便好比兄长,我一时觉得找到家人了,不由得热泪盈眶,朝黑衣人激动地喊了声师兄,然后张开双臂感动地朝他扑去,想来一个亲情式的拥抱。

    碰硄!

    ………

    这位据说才刚出炉很新鲜还热腾腾的同门师兄,竟然猛然闪身,毫不犹豫地躲过我感人的拥抱,让在下直接去撞他身后的门板……

    (三一一)

    我将自己从门板上拔出来,揉捏著险些青成乔巴的鼻子,心里委曲的同时还要立在一旁听师兄讲一些要庄重要矜持的训话,越听越别扭,于是打断了他:「我又不是什么深闺的小娘子呢,那般拘束是要干什么?」

    新师兄闻言蹙起眉盯着我瞧,眼神中变来变去地着实令人费解。

    良久,他轻叹了一口气,状似十分无奈道:「……你若坚持如此说,那便罢了罢。」

    我:「……???」

    ……真是莫名其妙。

    (三一二)

    其实前面那首荒腔走板、被我们拿来当作通关密语的打油诗,是由在下那贪杯的师父所改编的,他最爱在月下饮酒,每每饮至微醺便会反复吟唱此诗,尔后哈哈大笑,将坛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颇为自得其乐。

    (三一三)

    行笔至此,似乎应该稍开篇幅讲讲在下的师门了。

    在这世界上,有一种人特别热衷于「双重身分」这门生活艺术,不知该说幸与不幸,我门派的开山始祖便属其中之一。

    当其它同好正忙着穿起紧身衣四处当英雄拯救世界的时候,我派的开山始祖却偏好蒙起脸来四处当廖添丁劫富济贫,并誓言将这门行当钻研至极致——而他也的确大有所成。

    有了祖师爷奠定的基础加持,我门一派传至第三代——也就是在下师尊的时候,被彻底发扬光大,名声之响亮,在武林之中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据说凡系我派三代掌门(也就是在下口中的师父)看中的目标,任它外头围绕的是何种的铜墙铁壁、奇门八阵、抑或是陷阱机关,他就是有办法跨得过、破得了;他来去无踪,从没人成功地困住过他,他的长相,听说直至他退休归山,都还没人能打听出来。师父他成就了江湖上一则不朽的传奇,就算自他老人家退隐时起以迄今日为止已有匆匆数十载岁月过去,但他光芒万丈的事迹仍旧被一年年传了下来,至今尚不时有人提起:

    遥想当年,曾有一郎,轻功绝顶、武艺非凡,视机关为无物,履高墙如平地,天下珍宝,尽皆于其囊中……

    (三一四)

    够威吧?

    威完再让我们继续说回忆故事吧。

    (三一五)

    彼时,于在下莫名地被师兄训了一顿,又莫名地被他放弃之后,我和他终于有机会坐下来促膝长谈,增进一下对彼此的了解。

    师兄当时表示,他几日前在一家小茶摊子碰上白玉堂,彼时他手里正把玩着我的那块羊脂玉佩,师兄立即认出它正是师父那组四枚玉佩当中的最后一枚,心下生疑,因此一路跟到了卢家庄,潜伏其中,进而得知白玉堂盗宝剑、玉佩与展昭斗气之事,也得知白玉堂将偷来的东西都藏在岛上近西竹林侧的连环窟内。他刚将连还窟探的七七八八,正想着该如何处理之时,我就上门了,自称是玉佩的主人,还轻易给人家拘在这螺狮轩里。

    「轻功、破阵,这两样是本门基本的功夫,怎么,师父一点儿都没教给你吗?」

    我被问得哑口无言。

    所幸这师兄看来也是个好人,见他同门面有尴尬便止住了口未再深问,改问起我拜师学艺的经过,最后才说到山上那冢我为师父简单立起的无字坟坵。

    我从四年多前的那个冬日,被师父从一片茫雪的山中捡起时说起,娓娓道出师徒间仅仅一年多的缘分,一路讲到师父突然仙去的那一日——师父走得很安详,直至最后,脸上仍留有一抹淡淡的慈祥浅笑。我的字丑,刻出来的木牌更显得弯扭不象话,为免给师父丢脸,让他老人家死后还让人指着墓碑讥笑,所以在那块被我拿来充当墓碑的木牌之上,我决定便留白不刻字了,这也是一种后现代风格嘛,很潮的,权当给他老人家赶流行了。

    听到此处,师兄轻笑了一声,说师父本就随性,不为世俗礼教所拘束,他根本不会在意我们这些徒子徒孙究系如何捣鼓他的坟坵的,我这样做倒也无妨,就是让他跟云师兄看得手痒,一直想把空白填满。

    只是,这位师兄这么说的同时,眼底却是微泛波潮,虽未见涙流,可其中满溢着许多怀念与不舍……或许,细究之下,还带上一点的懊悔与自责吧?

    他墨黑的眸子里,被那内敛的点点波光映衬得有如夏日星河般闪耀,令人几欲迷坠其中。

    (三一六)

    之后,他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没出声打扰他的情绪,直到桌旁那盏百瓣金花灯的灯芯哔噃炸出一朵烛花之后,才打断了这段闷长的沉默。

    师兄眼中波光渐退,改染上一层迷离,他的目光好似跨越了我的身后、跨越了那条时间与空间的巨大鸿沟,往某个遥远而不可达的地方望去。

    他缓缓同我说起一些我不知晓的往事……蚀骨甜爱爱上腹黑钻石男

    (三一七)

    原来在我之前,师父曾收过三个徒弟:大师兄李敢、二师兄李云,以及三师兄李青。他们三个都是师父在半路捡的孤儿,入门以后,皆随了师父姓氏,师父便将那组唐朝名家所雕刻的梅、兰、竹玉佩,分别依次序送给了他们三个师兄弟。

    大师兄李敢年少轻狂,心性高傲,特会惹祸,羽翼未丰,卷入江湖纠纷,早早便挂了。

    二师兄李云身为师门第四代接班人,二十年前便已打响名号,如今年逾不惑,其大名在武林之中虽比不上师父当年,但相关事迹亦被众人传颂,也是足以编纳入传奇之列,丝毫没给师门丢脸。可惜因早年受过重伤,晚近诸多并发,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彼时已退出江湖全心养病,不问世事。

    而三师兄李青,便是眼前这位蒙黑布、穿黑衣的仁兄了,他是师父高龄七十才捡回来的小徒弟,彼时看来年约三十上下。

    直至颇久以后,我才从二师兄那里得知,师父所收的三个徒弟之中(很明显没将在下列入比较之列)就属这三徒弟李青的天分最高,无论是轻功造诣或是机关阵法之学,皆深得师父真传,比起二师兄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惜这位青师兄未及弱冠便离开了师门,没选择在江湖之中一展长才,反而偏选了一条最傻又吃力不讨好的路走,把师父气得半死,还因此同他断绝联络好几年。

    不过有关三师兄李青的身分,及他背后的一切神秘,尚须好些时日之后,在下才得以窥晓。

    (三一八)

    「没想到师父他竟没教过你一招半式……」

    寒喧的差不多后,青师兄有感而发地道。

    我抽了抽嘴角:「大概他老人家也觉得我当时年纪不小了,早过了学习的黄金时期,要学也来不及了吧。」

    青师兄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你莫要觉得师父嫌弃你,他老人家虽没传授你武功阵法,但却将毕生积蓄全留给了你……大概希望你能单单纯纯地、过着一般人家过的好日子便好了吧?」

    我惊诧万分,方才寒喧时在下还未把师父将他宝库当作遗产送给我的这件事同他这师兄说过啊,他是怎么知道的?

    青师兄指了指我手上的玉佩,道:「师父既将此枚玉佩赠与你,便代表他将自己整座宝库皆送给了你,不是吗?因为此枚菊花玉佩,正是开启师父私藏宝库的关键之物。」

    我顿时又惊又疑地看着他。

    他大笑:「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我今日毕竟是初次见面,师兄又藏着面容没给你知晓,你保留点是应该的,你一名……一个人孤身在外行走,谨慎些是较为妥当。不过……放心吧,师兄若对那些宝物有兴趣,当初便不会离开师门自立了。」

    然后他歪了歪脑袋,状似思考:「而且,我估计你云师兄也不会有兴趣,他目前的身家……恐怕比师父那座已清空大半的宝库富实多了。是故你尽管放心,不会有什么宝库喋血抢夺案发生的。」

    我老脸一阵羞红……一人在外闯荡久了,早养成了钱财不露白的习惯,在下并不是特意怀疑同门师兄的人格而隐而不说的。

    「更何况,」青师兄复看向我,目光如水,隐含笑意:「师父早同我们说好了,菊之玉佩,连同他所有家当,都是属于往后他那尚不知身在何处的小徒弟的。」

    他略微停顿,笑了一声而复道:「呵……师父当初总嫌我和云师兄是双不肖徒儿,老嚷着要再找名贴心的小徒弟来玩,他老人家曾说,他必要倾尽毕生所有,将这名小徒弟宠成一位一点烦恼也无、成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主儿。还逼着我和云师兄,以后无论如何都得罩着他,就算他捅翻天也一样。」

    言至尾端,青师兄的目光渐渐移向远处,似在追忆,又似感叹,眼中有着矛盾、有着心酸、有着无奈,却也有着浅浅莞尔的幸福。

    (三一九)

    时至今日,在下回忆过往,才猛然发觉师父当初说出这段话的心情。

    这些话,师父或许根本就是冲着青师兄说的吧!

    师父当时最希望的,并不真是再收个徒儿供他玩乐,而是希望他能宠着青师兄,让他无忧无虑、无烦无脑,永远可平安地生活在他的庇荫之下,快活肆意地过完一生。

    但正因为他无法做到、师兄自己本身亦不愿如此,所以师父才心疼师兄、才赌气般说出这些话来,到最后甚至真将它付诸实行……

    而青师兄呢?

    他一定在师父开口讲出这些话的当下,便了解了师父的心思,所以当彼时,在师父逝世三年以后,由他口中又重现出这段对话之时,他的神色才会这般复杂吧。

    (三二〇)

    ………

    ……………

    等等,这么说在下在他们眼中,岂不成了那名一点烦恼也无、成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主儿?!

    ——开什么玩笑!

    坚决不承认自己被归类于此种角色设定!

    虽然在下对于吃喝玩乐之事的确是一样也没少做(悄声:而且一直走在流行尖端)——但在下有在做事啊!白天打工下午挖宝偶而还会出趟远门做做生意,在下才不是「就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呢!

    而且在下明明心思细腻多愁善感烦恼多得很,怎么会一点烦恼也无呢?

    所以这一切只是出自师父那夸大的修辞而已!他实行的结果和理想是有差距的!

    好像感觉到有人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错觉吧……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