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2.第二一章 他乡逢故亲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二九三)

    再次见到白玉堂之时,是我栽在这螺狮轩后的第三日下午,他带着一身春风得意,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一见我便神清气爽地开口:

    「小鱼儿,你放心,你的玉佩最迟三日便可拿回去了。」

    他嘴角轻抿,桃花眼中盈盈含水,也不管此时尚系寒冬腊月,左手拿着一把丝织的檀木香扇,轻轻挥动,姿态是说不尽的写意风流,硬是将满室肃穆清冷,搧成了一片落英缤纷。

    不过这背景效果仅局限在他身后,对于这妖孽的外挂程序,在经历过前日那番挑战人神经线的事故之后,在下对他的防火墙已经厚得跟城墙一样了。

    我瞥过眼没理他。

    (二九四)

    「昨夜,展昭来了。」他笑盈盈地盯着我看,等着我的反应。

    我干脆转向,不打算面对他。

    要打打不过,用说说不赢,只能采取这种消极的漠视策略了,眼不见为净。

    (二九五)

    可白玉堂他完全不在意我的无视,兀自坐到对面的太师椅上,探扇浅笑,自顾自开始说起话来。

    他劈头用轻蔑地口气嘲笑了展昭,说他也没什么了不起,一个自己的假人皮子就将他骗得团团转,轻易入了陷阱教人给捉了,还好意思要自己同他回京,作梦呗!

    只是白玉堂随后不忘表示自己为人公平公正,胸怀大量地给了他一次翻身的机会。他们订下三日之约,三日内,若展昭能盗回宝物,白玉堂便自愿随他入京请罪;若不能,那展昭也不用混了,直接隐姓埋名,辞官归隐,别再出来见人了。

    而如今展昭被关在通天窟内,正气得摔酒摔菜呢!

    白玉堂得意地笑了笑,那笑容令人的拳头发痒。

    他自认贴心地给我解释,说通天窟是个由山根开錾而来的山室,顶上裂有一缝,望时可以见天,不过里头是个嘎嘎形儿,四壁用油灰抹亮,全无抓手,谅是如何绝顶的轻功好手,一入其内,也是插翅而难飞。展昭被关在此处,甭说三天,就算给他十天半个月的,也是照样逃不出来!

    言罢,我神色复杂地望了他一眼,默默又瞥过头去。

    (二九六)

    白玉堂的视线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后笑道:「对了,看我都忘了,那展昭可是有向我问起过你呢!」

    他好像在叙述什么趣事一般,嘻嘻笑道:「瞧他当时那副担心的模样,似乎将五爷当成什么不讲道理的恶人了,难道我还会将你吃了不成?实在令人不悦。是故小弟便同他开了个玩笑,说我命人将你毒打一顿后,当日即丢出了岛外。他那时还真就动怒了哩!有趣!有趣!」

    说罢,击腿大笑。

    (二九七)

    你本来就不讲道理啊!你哪里讲道理了!

    你知道自知之明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二九八)

    我再也按捺不住,忍不住发火:「真要说起来,讲出什么猫鼠之话的人是上面的官家,又不是展兄,他能对这件事发表意见么?你老呛着他是做甚?更何况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你又如何死抓着这些话不放?展兄他肩上被你砍的伤都还没好呢,你怎么可以如此对他,又将他关在那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

    「哼,我以为你哑了呢,原来还会说话啊。」白玉堂嗤笑,「你五爷我可没对他做什么事,三日之约也是他自己应下的。我可是好酒好菜地供着他呢,他自己不吃将它摔翻,与我何干?他想出来?凭自己的本事啊。」

    「他能不应吗?」我怒,「而且你自己不是也说过,无论来人轻功有多好,一旦入了通天窟,都一样插翅难飞吗!」

    「他不是御猫嘛,」白玉堂冷笑一声,不以为然:「既然同我订了约定,这点困难便该自己想办法克服。」

    这小子,说来说去又绕回同一个点上打转,你是跳针还是鬼打墙啊!

    (二九九)

    这家伙实在太欠揍了,我终究没能忍住我的拳头,一个右钩拳失控朝他挥去,半途遭遇拦截。

    我大惊。

    这小子以前不都采不着边的策略对付我吗,这回怎地就出手了?

    赶紧伸出左手去解救右同志,结果两同志一起阵亡。

    白玉堂长臂一提,抓着手将我整个人腾空向上拎了起来,举至和他视线平齐。

    他面带疑惑,认真瞅着我问:「小鱼儿啊小鱼儿,你说你明知自己打不过我,为何还老爱来自取其辱呢?难不成这样很好玩?」

    我靠……旁边站的咧!

    不带这么羞辱人的吧?!

    (三〇〇)

    三百了呢,成就感……

    (三〇一)

    彼时,在下被他那付认真看白痴的眼神弄得一度气结,二话没说,唰地就往他腰侧甩去一记侧踢,岂料他见状立即脱手将我丢出,让在下逆向飞行了一小段距离后才踉跄着陆,还止不住狂退,直到撞上桌边才停下来。

    %#@*※!

    雪特<一>!老子的腰……

    我扶着腰颤颤地站在桌边,怒目而视。

    他手掌一摊,表情无辜纯良,「……是你先动手的!」

    潜台词一:不关我的事。

    潜台词二:分明是你活该。

    (三〇二)

    ………她和他的贵爵青春

    ………

    你个令非娘娘咧!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是吧?是吧?!是吧!!!

    (三〇三)

    是可忍,孰不可忍。彼时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管他什么身手差距我拼了我!

    我牙一咬直直朝他扑去,接下来他倒是笑嘻嘻地开始闪躲,回复了之前那不沾衣袖的应对模式。

    爆发半天,无果。

    我气喘吁吁地扶靠墙上,立在门边。

    「怎么不继续了?」他见我停了,反倒凑了上来,一脸欠揍地说:「喂,瞧你这般空扑腾又气呼呼的模样,看久了其实也挺有趣的,跟花仔倒是挺像!」

    (三〇四)

    花仔是卢家庄豢养的一只自由猫,前几日在下与白玉堂谈判时,牠曾中途闯入白玉堂怀里撒过娇,彼时白玉堂将腰带上的玉环充作逗猫棒来调戏牠,逗得猫拳霍霍却百扑成空。

    (三〇五)

    ……

    ………

    喵了个逼咧!(注:请原谅在下爆粗了口,实在是忍不住。)

    谁快来把这家伙拖出去!

    再和他待在同一间房内在下的脑血管就要爆光光了!

    (三〇六)

    当晚在下甚感气愤,几乎要被气得食不下咽,本想学展昭砸饭菜泄恨表示自己的不满,但转念一想:饭菜何其辜,我胃又何其苦?当下决定化悲愤为力量,将饭菜作假想敌,呲牙裂嘴凶残得啃了个精光。

    饭毕,我拍拍长大一圈的肚子,打直着脚靠在豪华型太师椅上头,有一声没一声地打着杀敌后的饱嗝。

    便是此时,灯火已升,时近初鼓,一名蒙面黑衣人同白玉堂一般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立在门口,指名要找在下。

    (三〇七)

    「……这位壮士不知有何指教?」我积了满肚子问号狐疑地瞧他。

    来人周身气势和缓,手无兵器、眼无凶意,是故当时在下倒不特别害怕,只是纳闷自己何时与一名会蒙面的高手有了牵扯?更纳闷眼前这人是如何准确找到自己的位置的?要知道我每天都睡不同地方,走到哪便待在哪,反正这轩里都长得一样不是?

    ……等等,这么说起来,此人莫不是也被困在这螺师轩里头了吧?

    ……所以他是看到有人过来问问看路的?

    …………

    看来在下今夜要多出一个新室友了。(-_>-)y-\\\\\\\'~~~

    (三〇八)

    黑衣人没回话,兀自从胸前掏出一团手帕,摊开帕子拿出一枚断了绳的玉佩,开口便问:「此一玉佩,可是你原所有的?」

    嗓音低沉浑厚、富带磁性,震动着这寂谧夜晚中的空气,宛如悠远的弦音于耳畔低鸣,十分悦耳而撩人。

    我上前凑近一瞧,惊讶地发现它正是我那块被白玉堂拿走的菊花羊脂玉佩。

    「这的确是在下的玉佩,不知……」我犹疑不绝,不知该不该伸手把它抢过来。

    「可否请教你系从何处得此玉佩?」黑衣人没有将它给我的意思,只是淡淡一问,眼神摄人。

    「我——此物系由……系由他人所赠。」估计大约敌强我弱,要抢也抢不过来,我只好乖乖地搭理人家。

    黑衣人闻言却是双眼微瞇,停了追问,只是直直瞅了我一阵,忽然神来一句:

    「——天上明月光。」

    听到这明显改良自李白静夜思的诗句,在下当时脑中并没在腹徘这人在抽什么风,反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心下当即鼓动,颤颤地回了一句:

    「地下酒壶香!」

    黑衣人眼中出现一抹笑意。

    我吞口口水,再接再厉:

    「举头望明月……」

    黑衣人视线没有离开过我,眼中笑意更深。他压低嗓子,使原本便撩人的声音又带上一丝蛊惑,语调薄透出一丝兴味:

    「……低头喝光光。」

    (三〇九)

    暗号对上,我忍不住一阵惊喜,连忙问他身分为何。

    黑衣人将玉佩递还过来,随后从衣领内翻出一条自己挂在颈上的白玉,拎在我面前摇晃了两下。

    我凑上前瞇眼一看,发现他脖上那条挂绳,编织手法和绳结样式竟与自己这条如出一辙,只是颜色陈旧许多,而绳尾同样系着一枚顶好的羊脂白玉,上雕竹云,雅致高洁、隐透清傲,颇有飘然离尘之风骨。

    我愣愣地瞅着他。

    黑衣人噗哧笑出声,露在面罩外头的眼眸中风华流转、璀璨星辰,比之展昭竟是丝毫不见逊色。

    他戏谑地对着呆愣住的我开口:「还不快叫师兄!」

    我:「…………」

    ------

    批注:

    <一>雪特:在下里家乡的一种番邦语,单词本身并无深刻之意义,它表示的其实是一种突然遭受创击时,心中那股痛苦不满、令不吐不快的激烈情绪。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