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4.第十三章 这一口抵十的公孙名嘴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一七二)

    一日下午,在下缩在小甜水巷一家叫妞妞分茶的面食店角落,吃着此店新推出的梅花汤包,正吃一半,就被突然跑进来的展昭请去了开封府,说公孙先生有事相找。

    我拎着打包好的梅花包子,狐疑地瞅了他一眼:「展兄怎知至此处找我?」

    见鬼了,该不会这汴梁城内有什么类似锦衣卫还是秘密警察之类的组织在潜伏吧……

    封建社会小老百姓没人权啊!

    展昭走在我前面,闻声转过头来,嘴角微扬:「因为听闻今日妞妞分茶有新作梅花汤包上市。」

    我投给他一个那又如何的眼神。

    「虞兄喜甜食,又爱尝鲜,梅花汤包上市,你又怎会错过?」他回投一个果然如此的眼神给我,嘴角弧度加大:「如今看来展某并未猜错。」

    (一七三)

    ……

    在下什么时候被这样摸透透的?

    这种老底被掀开的感觉好没有安全感救命在下好像在裸奔了……

    为什么在下心底,会没来由地浮现出一抹惶恐呢……?

    (一七四)

    事实证明,接近开封府是要用惨痛的劳力付出代价的。

    呼吁懒人绝对别靠近开封府半径十公尺内的范围,不然包准你搥胸跺足痛哭疾首后悔莫及!

    待在下恍恍惚惚从开封府踏出来时,才猛然惊觉适才竟贱价将自己给卖了……

    (一七五)

    依稀记得方才进屋时,公孙先生亲切地沏了一杯茶过来,眉眼弯弯笑容可掬的模样,说有多纯良就有多纯良。

    他赞赏了一下我这两个月来的工作表现,又开口称赞我制作的书面文书,表示其实在条理清晰、一针见血,颇有可造之处,问我是否愿意加入开封府团队,共同为人民打拼……但在下喜爱自由,实不愿身入公门,是故郑重地婉拒了。

    公孙先生不死心,苦口婆心地开始说服我,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生应为国为民贡献己力帮助大众挑战自我追求极限闯出一番事业协助办案获益良多有趣不无聊兼提升自我一举数得巴啦巴啦巴啦巴啦巴啦巴啦……

    前头的话还记得清楚,但越到后面意识越听越模糊,蒙眬间,我似乎看到公孙先生披起袈裟戴起毗卢帽,摇身一变成为唐三藏,双手拿着RPK机关枪疯狂乱扫,漫天炮火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轰得我头昏眼花眼冒金星,不知不觉失地退守,懵懵间似乎应了什么也记不太清楚……三藏见我点头后才微微一笑,偃旗息鼓,满意地道了句如此甚好、那明日再见。

    直至踏出房门在下的脑内还在轰轰作响,好似有一万头蛮牛在狂奔,个个争先恐后、忙着破头而出。

    我靠着门柱抱头呻吟。

    难怪在大话西游里孙悟空会被唐僧念叨到滚地喊救命!

    难怪小妖们会被叨念到去自杀!

    我以前还用搞笑的心情观看这一幕,原来这背后竟是如此痛苦与残忍的实践,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一点也不好笑,这好可怕啊……

    (一七六)

    最后,在下虽然守身如玉没答应入身吏册,却应承了当公孙先生的免费劳工,只要人在开封且无事,每日上午去他那儿帮把手,替他整理整理文书案牍,间或陪他分析分析案情时事之类的。

    就这样,在下从一名悠哉闲适的自由商人,沦为辛劳打工还不支薪的助理小弟……

    (一七七)

    我说不把公孙先生用在外交派去前线谈判实在是太可惜了……

    公孙一出,谁与争锋!

    富弼之流的算什么,唐僧一出马,什么外输的岁币啊布匹啊茶叶啊搞不好都可以直接砍半了,说不准辽夏还愿意跪求倒贴给咱们大宋咧……以求耳根安静!

    (一七八)

    呜呼哀哉!

    就这样,在下开始了每日卯时准点至开封府报到的打工生活,彻底跟晨间香甜美好的枕头说掰掰……

    (一七九)异世之召唤二次元

    开工第一天,公孙先生就拿着一迭字帖来找我,委婉表示身为一个文书工作者字体应优美,在下字「不甚好」,该回家多练练,每天练一时辰最恰恰好。

    在下坚持休闲应与工作分离,不该将工作过渡回家,所以我摇了摇头,平静地表示自己字体已定型,想改也改不了,早就没救了,字什么的看得懂就好,在下又不是艺术工作者来者。

    我语重心长地同他说:「其实我字也不算丑,它只是也不算美而已,倒还算整齐不难辨认,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我这样便行了。更何况就是因为有我这种人存在,才更能衬托出先生你们这些书法大家的不平凡啊!」

    当时公孙先生握着字帖的手紧了紧,不知是否曾想过不计文弱书生的形象设定出拳打我,不过他那日似乎是有事要忙、又或许是想起我系无偿帮忙多作要求不慎合情理,还是根本懒得同我沟通?

    总之他最后放了我一马,没像前一日那般「唐僧」我,就这样随在下去了,从此再没提过让我练字的事情。

    (一八〇)

    头一年进开封府做白工的那年度年底其实曾发生了件大事,但在阐述这件大事之前,尚有一段关于马汉的小插曲发生。

    而要说起这段插曲,合该先介绍介绍马汉这个人。

    (一八一)

    马汉是个酷哥。

    这应该是全汴梁城都知道的事情:他沉默寡言、惜字如金,总是摆一张酷脸,脸上少有表情。

    马汉长张龙一岁,于四校尉中排行老二,彼时年方十九,身高与展昭差不多。

    客观来说,马汉长得蛮帅的:浓眉虎目、赫赫精神,面容棱角分明,拥有如小麦般的健康肤色(只是没包大人那么黑),综合气质坚毅潇洒,就可惜一道横过右颊的深长刀疤,破坏了这张原本算是秀气斯文的脸蛋。

    说是这道刀疤造就了一代酷哥的诞生其实是一点儿也不为过。

    马汉幼年曾被山贼掳走过好几日,就在家人以为生还无望准备操办后事的时候,他竟自己从山里走出来了!脸上带着一道深可见骨的可怖伤痕,鲜血就这样哗啦啦地流满整脸,邻里见了是又挫又惊又喜,原来他一个孩儿竟把看守他的两名大汉一锅踹翻了,就这样自力救济逃出了生天。

    由此可见,有些人的神勇真是天生的,常言道:七岁定终生,这话说得是一点儿也不假!

    我不禁回想起七岁时的自己……想当初的我是在做甚呢?

    那时在下为了抢回被夺走的棒棒糖,正把隔壁座位的鼻涕男压在地上打呢,后来被我阿爹领回家教训了一顿,小屁股高肿了三个日夜,坐椅子都得先塞上三层坐垫,免得酷刑加身……唉,这悲痛的过往不提也罢。

    总之说回马汉的孩提经历,话说当时的小马汉脸部因此光荣负伤,可这道伤痕太深太狠,似乎竟一刀切断了他部分颜面肌肉,使得即使伤口痊愈后半边脸颊仍难有动作表情,才造就了如今面摊大马汉的诞生。

    所以马汉并非有意装酷而不苟言笑,他也是很苦的,与其只动半边脸笑得阴阳怪气吓跑别人顺带打击自己,他宁愿从此板着脸了,长久下来顺道将沉默寡言的性子也给一并育成了。

    马汉虽然脸上少有表情,却不表示他是个情绪内敛、难以捉摸的人,相反的,他为人爽俐,总是藏不住心思,是个容易看透喜怒哀乐情绪的老实人,但又不至于沦为冲动莽汉。

    咦?问在下面无表情又沉默寡言该如何看透?

    在下只能说人除了言语表情外还有许多表达情绪的方法,比如眼神啊动作啊气场啊等等的,熟了也就了解了……你们懂得,Ok<一>?

    (一八二)

    在下曾经提过马行街夜市铁拐李的蜜煎雕花是唯一一样可以让马汉瞬间变脸的食物,那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以后绝对要离手上有蜜煎雕花的马汉远一点,千万别在此时惊扰了他大老爷,否则将留下一辈子难以抹灭的心灵创伤……

    ……今日夜深了,不适合回忆创伤,明日再行笔继续吧。

    ------

    批注:

    <一>Ok:传言在某遥远的热爱舞蹈的某国的人民中,每每应承他人时都会习惯性地用双手摆出一「圈」一「二」向上伸直而呈脚三七步的姿势举在头顶上跳舞,久而久之就演变出一种类似此姿势「OK」的象形符号文字,用来代表「好、没问题、明白了」之意的番邦语。由于字形简洁明了,书写方便,在江湖中颇受速记者的喜爱,是种内行人才知晓的简形文字。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