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3.第十二章 开封孤儿院企划案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一五七)

    先将时间拉回现在好了。

    因为在下今日在城北一家茶摊子前遇到刚巡完街在小憩的张龙和赵虎了。

    隔了几年没看到他们,他们人似乎变得更老练稳重,看起来愈发可靠了。可惜赵虎的身高始终没法突破一百六。

    他们看到我很吃惊,直问我何时回的汴梁,拉我在茶摊坐下,同我续旧。

    「听说展昭的妻子带着他们的儿子追来开封府了。」我拿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开讲。

    「噗——」

    「噗——」

    两道喷泉一左一右向我射来,我眼捷手快扭身往旁用黑客任务<一>式的下腰姿态躲开了。

    直回身,我鄙夷地瞥了他们一眼。

    在下收回刚刚说他们老练稳重的话。= =

    「你……你、你你从哪儿听来的话?」张龙擦擦嘴,表情有点慌张。

    「全汴梁城的人都这么说。」我摊手,表情无辜。

    赵虎吓得杯子都翻了,连抓了两下才扶起来,「小春你……你可别瞎说啊你,展大哥才不是那种人!」

    我白他一眼:「什么叫那种人?有老婆孩子是羞耻事吗?又不是说他玩完不认帐来着。」

    「咳……咳咳咳咳!」赵虎好像呛到了。

    「那都是些市井传闻,作不得真的,你怎地跟着瞎起哄呢?别人不识得展大哥就罢了,难不成小春你也不了解展大哥的为人?」张龙义正言辞地责备我,只是眼神若能少些闪烁就更有说服力了。

    「可我前两天看到那对母子了,那孩子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展昭……你们说,若非有血缘关系,如何能生得这般相像?」

    「咳……咳咳咳咳!」赵虎还没咳完。

    「咳……咳咳咳咳!」张龙也呛到了。

    我皱眉:「我说你俩是怎么回事,有病趁早让公孙先生看看呗!」

    「小春你别再瞎说了……」赵虎喘着气道。

    「我没瞎说,难道你们就不觉得他们长得很像吗?回答可要凭良心喔!」

    他们被我噎住了,好半天说不出话,脸色纠结得要命,我看了不忍心,决定不再难为他们,好心换了个包大人近来身体如何的话题。

    茶会解散时,张龙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小春,你既然都回来了,有空便来府里坐坐吧,大伙儿都惦记着你呢!尤其是展大哥,这几年他可没少探听你的消息。」

    我愣了愣,随后笑道:「知道了,我改日便登门造访。」

    (一五八)

    这次回到汴梁后,留华曾问过我当初为何一去经年,我回他说这事有点儿复杂,非三言两语所能道明,总之一时间解释不清楚。

    留华现在已年近弱冠,出落地也算清新俊逸、气宇不凡,还考上了举人,我的话已呼弄不住他,他当场翻了两个白眼给我看,口里念叨着不想说就别说何必敷衍人,然后哼一声就出去了。

    ………………

    你们说小时候还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长大后怎么成了这副模样呢?

    这叛逆期也来得晚了些吧……

    附带一提,其实这篇回忆录里的谜之吐槽大部分都是出自他的嘴……当初这孩子的培养方向是不是出了点问题?

    (一五九)

    再说回儿童诱拐案的善后工作,在做牛做马地忙了一个月多后,孩童们陆续被家属带回,我和雷兄也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这将近一百个孩子里,有小部分是真正无亲无故无人来接回的孤儿,由包大人开出孤儿证明,让他们得以进入认养系统开放让人领养。因为本案轰动一时人尽皆知,所以很快就有善心人士出面表示愿意领养,几个年龄较小的孩子已被适合的家庭带走,但九岁以上的孩童因为年龄偏大,一般家庭认养意愿较小,所以迟迟没有结果,仍有十人左右待在百善堂里等待消息。

    在这群人中,绝大部分刚好就是那些与我在瞧县曾一起「共患难」过小童军们。

    这群童子军以留华为首,共有八人,皆是酸枣县留庄村人,留华正是原留庄村村长的儿子,年前一场天火将他们村子烧毁,村人四处逃散,这八名孩童的父母皆葬身火窟,无处可去,只好在城郊的破庙栖身,没想到后来却被人口贩子抓走,部分年龄较小的孩子被卖到方府而分散,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这些孩子本是同村人,从小一同长大,又一起经历了这段苦难,彼此之间早已产生了强力的牵绊和感情,不太愿意分开,更增添认养的难度。他们大部分年龄已偏大,如今又要找到能满足他们希望的认养家庭,其机会是几近于零了,只有强制打散,或许还有机会,但他们之中又有几对亲兄弟姊妹,强制拆散对彼此而言是仅存的亲人……似乎也令人不忍,但要找到愿意兄弟姊妹一同收养的,又谈何容易?

    将情况上呈给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知晓后,他们也表示无可奈何,只要我好好开导开导他们,曰如此总比流落街头来得妥当。

    是故我才会坐在这百善堂偏院的亭子里,眼前却坐满一堆红了眼眶的小孩,弄得自己很为难。

    (一六〇)

    「这样也好。」

    童军长留华开口,虽然他自己也顶着一双兔子眼:「有家庭愿收养,总比流落街头餐风露宿来得强,虞叔叔,就拜托您们费心找找愿意收养我们的家庭了,有一个是一个罢。」

    留华身旁一名六岁的女童紧紧抓住他衣袖,揪着一张小包子脸哭着喊:「哥哥,蕾儿不想跟你分开……」

    留华小手摸上女童的头,泪水在他眼眶里打转,却强自忍住没掉出来,但声音仍掩不住哽咽:「蕾儿乖,要听话,这样对妳最好了……以后有床睡、有饭吃,再也冷不着、饿不着了,多好……」

    蕾儿听完哭得更大声,一些孩子也跟着哭起来,纷纷嚷着不愿跟亲人分开,此起彼落,听着我也心酸了。

    (一六一)

    以现实面来考虑,有收养家庭的庇护自然比兄弟姊妹们一起吃苦要好多了,可是,明明有亲人,却可能是今朝一别,后会无期,此后死生不相见……

    更何况收养这种事是很需要RP<二>的,若遇上好人家是很幸运,也称值得,但若遇上不怎样或者很坏的呢?

    (一六二)
两世为人
    当日儿童会谈结束后,我来到开封府,敲了公孙先生的房门。

    进屋,落座。抬头,凝视。

    我认真开口:「公孙先生,由我来收留他们吧!」

    (一六三)

    当然我一个兴起就天南地北四处乱逛的人是不可能收养他们的,我向公孙先生表示自己是想成立一个机构,专门收留无人收养、不适合被人收养或有正当理由不愿被收养的孤儿,或者也可提供孤儿在找到适合的家庭前的暂时安置。

    由我提供一笔资金,买下院落,雇请专人提供伙食、基本照顾,让他们可以生活在一起,此后每年定期定额提供银两,就如此独立运作。

    公孙先生皱了皱眉头,表示儿童留容机构目前京城有慈幼局,民间也有如百善堂的类似处所,总是非久待之地,孩童们于留容机构内成长实属最末选择。

    (一六四)

    「我不是单纯收留他们、提供他们吃住而已。我是想提供一个可以让他们住得自由自在、心安理得,不会产生寄人篱下的自卑感,可以真心当成自己“家”的地方。在这个院落里,他们不是外来者,而是大家族的一份子。」

    当时我阐明:「我只想提供他们最基本的吃住,还有依他们这个年龄所该受的基本照顾,其余的就靠他们自己了。让他们学会如何自立自强、自给自足,顺便培养培养他们独立自主的性格。由他们担起院落的主要运作,家事于能力所即的范围由他们自己分工合作,或许再长大些还可以教他们农事自耕自食来者……」

    我试图把自己的想法解释清楚:「他们对院落付出愈多,归属感就愈强,寄人篱下的感觉就少了些。当然,途中若遇上适合的家庭,自是可以离开的。」

    见公孙先生皱着眉在听,没打断我,于是鼓起勇气继续演讲:「在下无法给他们一个现成的家庭,但可以让他们自己成立一个家族,在这座院落里的每个孩子,都是彼此的家人,家人之所在,便是家之所在。为此,在下可提供他们任何力所能即的帮助。当然细部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再计划研究……但大方向便是如此……」

    公孙先生沉吟一阵,缓缓道:「若真无法寻得合适人家,此案再详尽规划规划,倒也可行。」

    「还有……我想请人来教导他们。」我转了转眼珠,「定期请教书的先生和教武的师傅来院里指导,按个人兴趣培养他们的一技之长,总之好好栽培他们,让他们日后能有能力过上好生活。」

    公孙先生点点头,温雅一笑:「你倒是有心,如此,他们或许生活得比一般人家更来得好些。」

    我嘿嘿一笑,想来劲了,兴奋接着说:「搞不好日后这院落可以出几个大官、大侠或大商人呢!先生你看这样如何,我们干脆先立下一则规矩:凡日后有成就者,须依一定比例资捐院落,或回院落予以指导,以利院落的永续经营。」

    公孙先生笑着摇了摇头:「你未免想得太早了,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一六五)

    总之,公孙先生接受了在下的提议,让我回去将自己的想法整里清晰后誊个书面报告给他。

    几日后,他以该报告为基础完成了一个周延细致的「开封孤儿院企划案」,从大如年度开支、孤儿入住审核程序,到小如帮佣人士推荐,都列有详细说明,只要我拿出房舍跟资金,这个企划案便可即刻付诸执行。

    开封府的人那几日放下工作全力相助,找了好几户适合的房子供我选择,待在下敲定后,衙役们一涌而入,三两下便将它清整得一干二净,效率高得让在下再次眼界大开。

    于是,这个孤儿院计划从提出到准备完成外加得到官方认证,只花了短短二旬时日,便可开张营业、剪彩入住了。

    (一六六)

    在下参考了已故去的金主师父的名讳、与王安石「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意境,将孤儿院命名为「暗香居」,冀喻孩子能洁净如雪、幽香似梅,主要是希望他们将来能坚持住自己认为的操守,请公孙先生提了字,选了个朴实样式,将之刻划成匾,上挂于院落大门。

    (一六七)

    第一批入住的孤儿共有十一名,七男、四女;

    酸枣县人八名,襄邑、太康、福沟县人各一名;

    一名十一岁、一名十岁、四名八岁、二名七岁,留华的妹妹留蕾六岁,一名脸上长了块胎记的小儿,似被自己的父母给抛弃了,才仅仅是五岁的年纪而已。

    (一六八)

    暗香居开张当日,我意思意思对孩子们发表了篇简短的落成演说,文言大意约是:尔等皆曾失去亲人流离失所,虽然苦痛,如今存有一处,只要尔等愿意,它便是尔等家园,身边这些朋友便是尔等之兄弟姊妹,尔等有了新家与新家人,再不是无所依靠,此暗香居从此便是尔等的避风港,望尔等能珍惜彼此、相互扶持。

    不知是在下太有演讲天份,感动了人,还是他们只是单纯想起伤心往事,反正我拿不准小孩的思考逻辑,总之当在下话说到最后时,这些孩子又开始哭成一团,逼得我不得不放弃演说停下来安抚众人。

    其中一个名唤方苑的孩子哭得最为凶悍,哭声中气雄厚,慷慨激烈,如暴雨雷鸣,简直是惊天地动鬼神,他哭到最后还一摇三摆地晃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大腿,将眼泪鼻涕口水全擤蹭到了我裤管上面后,又抬起头来继续嚎……

    这小子…… = = #

    (一六九)

    这孩子便是当初在瞧县反扑歹徒之时,大胆带头冲刺在最前头、还咬人咬得最凶的一只疯孩儿,他之后成为暗香居有史以来武艺最高强的一名居友,十岁才开始学得武,十七岁便出师开始独自游历江湖,十九岁就闯出了个小南侠的封号,被称作「骨骼精奇,万中无一」,乃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一出道便轰动了整个武林。

    (一七〇)

    暗香居的事告一段落,“孩童专按”的工作也正式终结,档案归卷后,雷兄便告辞离去,踏上寻找其它拐卖孩童的漫长旅程。

    不过他当时答应在下若有机会再临开封,必来暗香居给孩子们作作指导。

    (一七一)

    便是在这件事情过后,开封府中的人对在下的态度在隐隐约约之间,似乎可感到有些许与以往不同了。

    ----------

    批注:

    <一>黑客任务:传说中正义使者所执行的顶级任务,因为内容大多过于骇人听闻不能见光,是故取名为「黑客任务」。练就一番能用膝盖下腰将身体撑成一直线藉此躲避暗器的本事,是参加此等任务之基本条件。

    <二>RP:即人品之意。RP好遇好事,RP差愈坏事,是故亦可理解成「命格」。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