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2.第十一章 开封府牌榨人干专门厂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一三八)

    案子虽然了结,但却留有一堆善后工作要处理,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数量庞大的儿童安置与领回问题。

    公孙先生夫捊着飘柔的山羊胡,一脸无奈地述说开封府人力如何吃紧,从上至下平日即各有职务如何忙碌,对这繁琐的后续处理如何烦恼,感叹实在抽不出太多人手来应付。

    包大人在一旁配合无间,连连点头、则则称是,不忘摆出一张凝重的脸庞,待公孙先生一说完,立即忧心忡忡地望向我,语带期待地问道:「虞郎君既和部分儿童相熟,由你来协助办理是再适合也不过,本府现在就聘请你为“孩童专按副使”,协助处理孩童安置、认领相关事项,不知你可愿担任?」

    我:「……」

    (一三九)

    ………

    就这样,在下当日下午立即走马上任,到百善堂(汴梁城知名善人提供给孩童们的暂时留容处所)和我的临时上司“孩童专按正使”报到。

    “孩童专按正使”是之前曾在开封诸县一同协助侦办彼案的一位江湖人士,个性豪爽,早我一步被拉来做廉价,喔不更惨,我们是免费人力。

    在下后来皆直呼他为雷兄。

    (一四〇)

    包大人跟公孙先生彻底贯彻物尽其用、人尽压榨此等不厚道之政策,对方认识不久的人也是一样。

    将近一百名孩童的身分查证、核对及档案制作,各地有失踪儿家属如雪片般飞来之书面询问、回复,各地官方讯息的过滤整合,加上那些快将门坎踏穿、陆续前来认领失踪儿童的亲朋好友和热心邻里,除此之外还要处里孩童们不时搞出的大小麻烦——这么庞大的工作量,他们还真忍心只让我和雷兄二人单独来处理!

    看看那些杂七杂八的文件,都塞满两间书房了!

    ……这实在太不人道了!

    我要控诉你们枉顾劳工权益!

    (一四一)

    那一阵子,我们这俩正副使天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鬼晚、干得比驴多,日日累得跟条狗似的,长此以往,非得增添两桩过劳暴死的案例不可!

    关在房内连续工作十天都没怎么休息后,在下终于忍受不了了。

    第十一日清早方睁开眼,一阵心悸猛地袭来,在下忽有感应暴毙之神在忘川河岸和我遥遥招手——未免自己糊里胡涂就渡了河岸,我当机立断立刻奋起,厚着脸皮去向雷正使凹假去……能出门透气活动活动身体,稍微缓冲一下就算只有半天也好啊!

    前头提过,雷兄是个豪爽的好人,他当时看着我一副眼下发黑脸色发白头重脚轻走路摇晃有风的窝囔样,立即准了半天假给我,拍拍胸脯表示有他坐镇,这半日天是塌不下来,要我仅管出去走走透气呗!

    看这股令人激赏的豪爽劲儿!

    (一四二)

    于是在下欢欢喜喜放风去了。

    睽违十日的阳光好耀眼啊,眼睛都快对这亮度适应不良了!

    (一四三)

    一踏入市街,大街小巷飘满了清新菊香,不少民宅门前摆放菊花,店家们亦纷纷祭上各种菊花装饰,酒楼脚店更用无数菊花缚成洞户妆点门面,汴梁街道一时间被点缀得万紫千红千姿百态,让整座东都城的气氛为之焕然一新!

    彼时我才蓦然惊觉,原来那日系九月初八,已是将近重阳时分了。

    (一四四)

    一路闲逛下来,街上多了不少菊花摊子,东华门外开办菊市,聚集全国最顶尖的品种,黄白色蕊的万龄菊、粉红色的桃花菊、白檀心的木香菊,圆黄色的金铃菊,白大的喜容菊,无处无之,喷芳吐艳、绚丽多彩;街上小吃也应景地出现各式各样插有彩旗、狮蛮的蒸糕,菊花茶、菊花包子、菊花饼、菊花糕、菊花酒等菊花制品也是一应俱全,玲琅满目,令人目不瑕给。

    这汴梁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一座菊城,真正是步步有菊、里里飘香,涌入的赏菊民众穿流不止,堵街拥道,举目所见一片繁花似锦,缕缕游人如织。

    在下似乎迷醉在这片金秋的菊海里了……

    我丢魂似地东跑西逛,双手捧满了节庆限定的战利品,逛街血拼的快感平复了在下这些日来累积的疲惫,不过还有点意犹未尽呢……

    我用一秒思虑后决定再攻入阵中冲杀几回,正欲转身冲刺(毕竟休息时间有限,动作要快)………

    「虞兄!」一只手冷不防地拍上我肩头。

    「吓!」

    啪哒!

    啪哒!

    ………

    ………

    (一四五)

    ……可以不要这么突然地从别人背后出声吗?

    ——可以不要这么突然地从别人背后伸手吗!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装有人体感测雷达能立即查觉旁人靠近,请你们体谅体谅普通人啊!

    (一四六)

    眼角撇到一抹蓝色的身影在我身侧弯下腰,然后长手一捞,将被我抖落在地的两粒菊花馒头轻巧地拎了起来,又稍稍撢了一撢——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便有如行云流水般利落优雅。

    (一四七)

    ……看到没?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人家连低头捡个馒头姿态都可以显得如此不平凡!

    (一四八)

    「抱歉,展某不查,惊扰虞兄了。」

    展昭略带歉意的嗓音从身旁传来,无奈我手上捧的物事着实堆得太高,只能勉强用侧眼瞄到他蓝底白边的前襟。

    「不要紧……不过下次叫人前能否请让小弟先有些心理准备?」人吓人,吓死人啊!神算阴阳师

    展昭伸手将我怀中的物事分去一半,眼前顿时视野大开。

    他立在对面,意味深长地瞅了我及我的战利品们一眼,最后勾起嘴角,凑到我面前,压低着嗓子道:「是谁虐待虞兄,没让虞兄吃饱,害虞兄饿到得买这么多吃食……」

    重低音入耳,太近了,吓得我下意识便往旁蹦哒了一大步。

    转头,竟见展昭在原地哈哈笑出声来。

    (一四九)

    ……敢情这是在捉弄我?

    那个稳重温文的展大侠展护卫竟然捉弄人?!

    (一五〇)

    我当下气血上涌,羞愤交加,忍不住朝他踢了一脚——理所当然被轻而易举地闪过,期间还见他悠哉地顺手接住两包被我甩落的菊花糕。

    自取其辱不能解决问题。

    我冷静了。

    冷静后我惊觉,嗯,今天的展昭是不是有些怪怪的?

    (一五一)

    仔细地瞅了他几眼,我小心地开口:「展兄今日……心情很好?」

    「唔,一般一般,为何有此一问?」

    「没、没事,那个……展兄也是出门逛街吗?」

    「不,」他笑了笑,「展某奉命去至应天府协助办案,今日才回得这汴梁城来,一进城便瞅见上虞兄的身影,这便来同你打声招呼了。」

    嗯,他今天的笑看起来也怪怪的,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啊,是了,是瞳孔有点儿发散,眼神似乎有些失焦呢……

    「你方从豪州回来,就又出差了?」就说包大人压榨人力吧,竟连老员工也不放过。

    展昭微笑:「这件案子展某盯了三日,幸好总算是不辱包大人之命,顺利结了案。」

    「……展兄难不成这三日都未曾阖眼休息?」

    「那帮歹人极其狡猾,一耽搁可能便会错失良机,是故展某不敢懈怠……」

    展昭望向远处,脸上虽然仍挂着微笑,可那笑容真的有点怪怪的啊!

    怎么越看越阴惨呢……

    好像有点可怕啊……

    (一五二)

    唉呦我的包大人呀看看你把人家干榨成什么样子了?

    人家堂堂四品护卫的形象都开始要往扭曲方向靠近了啊!

    (一五三)

    「莫谈展某了,虞兄买这么多吃食,不会当真皆是自己欲吃的吧?」

    展昭回过神来,饶富兴味地望向我。

    「怎么可能,这些是帮百善堂那些孩子买的。」我被他瞅的脸上发烧,赶紧开口捍卫自己的清白,免得继「疯傻」之后又莫名其妙背上一个「吃货」的污名,「每逢佳节倍思亲,重阳节至他们却得孤身异乡,也怪可怜的。没亲人陪伴,我想说至少在物质上慰问他们一下嘛,吃点应景的食物转移转移注意力也好。」

    「难得虞兄有此心思……」他低头沉吟了片刻,便道:「虞兄还差多少,展某同你一道采买吧!」

    「不了,展兄还要回去复命,小弟就不耽误你了。何况这种小事我自己来也就足够了,用不着劳烦人的。」

    开玩笑,你眼神都无法聚焦了都在变态了还不快回去休息!十全铁人也不是这样当的,重点是我无法想象你变态起来的模样还要跟你一起走上街头?总觉得莫名地很可怕啊!

    「案件已结,展某仅须对大人稍作交代便可,此事不急,晚点亦无妨,何况……」他抖了抖手上小山似的吃食,「虞兄的手上恐怕是再拿不下更多的物事了吧。」

    我:「……」这个……的确是个需要慎重思考的好问题。

    「好了,那便如此决定吧。」他轻轻一笑,道:「快走吧,莫多耽搁了。」

    他那弯弯的眼眸好似凝了一池秋水,盈盈间又藏有万波流转,光华四溢,看得在下心肝儿颤呀颤地好似得了心脏病……

    (一五四)

    别红啊脸!

    这次可是光线充足没处遮掩啊……

    你一个大男人的魅力值给我安于现状别躁进啊喂!

    (一五五)

    今天的展昭真是怪怪的!

    难不成是三天没睡引起的后遗症吗?!

    你变态的方式就是如此不分对象大力放送费洛蒙妖孽别人吗!!

    拜托你别再这样对人笑了……

    不管对象是男是女,一样会出人命的……

    (一五六)

    心室颤动地给孩子们送完吃食,我揉着有点闪光的眼回雷正使那儿报到。

    听说每年汴梁在重阳节当天举办的赏菊会都很盛大,中途尚有举办「祭菊」的文艺活动,才子佳人聚集,真是好不热闹,本来颇有兴趣去瞧瞧看的……

    不过鉴于“孩童专按副使”的高工作量,在下此番已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当然无脸再忝不知耻地要求连假。

    ……其实不仅是那繁忙的一年无时间去参加这种季节限定的赏菊活动,便是其后长待于汴梁的数年内,在下每年也都各因些原因而无法前去观赏……便不知今年久别回来,是否能得空去参加看看了?

    批注:

    一雷达传感器:一种神奇的感应机关,能发现十里之外的物体,是武学造诣平庸之辈拿来对抗武林高手的福音。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