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9.第八章 疯娃才是世上的终极潜力股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一〇〇)

    不知不觉中写破一百大关了……

    为表示庆祝,夜晚上会仙楼吃大餐!

    酒足饭饱、踏月而归,正神游太虚,却和一名醉酒的男子迎面撞个满怀,回家后才发现在下系在腰带上的玉环掉了,复寻却不得。

    那可是上乘的好货呢……郁卒啊……

    那谁,别再说啥酒鬼活该了!

    在下当时只是微醺而已,微醺!没有醉,OK?

    (一〇一)

    说回当时,在下看向些那些孩童,他们在那名叫留华的小领袖的安抚鼓励兼说明下,一改刚刚那副六神无主慌乱害怕只会哭鼻子的耸样,摇身一变成为一支精神抖擞眼睛放光跃跃欲试好像还有点兴奋(?)的童子军。

    这小领袖有当教官的天分,不错、不错!

    我的计划很简单,听留华说之前他们哭闹得厉害,歹徒们可能听着听着听习惯了,所以之后就算他们再哭叫,非值班看守之人也甚少过来查看,顶多就是轮班的两名歹徒会过来骂人而已。我打算等其中二名歹徒入夜轮休的时候,让孩子们制造出轻微哭闹,把轮班看守之人引进来。

    若看守二人一起进來,就让孩子们缠住第一个入内的歹人,由留华趁乱扎下银针(由他执行是因为他看起来最稳重可靠),而第二个入内的歹人就交给我這唯一的大人來对付了,在下還是有點信心能在他出声呼叫前麻倒他的。至于若這看守二人是分别来查看的……哎呀,童子軍可退後,由我來直接对付也就行了!

    麻倒看守之人后,再悄悄用纸卷将迷药吹入剩下歹徒的房中放倒他们,然后带着孩子溜之大吉!

    (一〇二)

    孩童身上的绳索皆已解开,但此时假装地很完美,乍看下根本不会察觉,我检查三遍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让几个比较机灵大胆的孩子坐到前排。

    入夜了,计划实行在即,毕竟只是半大不小的孩子而已,不少人紧张得发抖,我不得不开口给他们做心理辅导,以求别临时怯场出包,不然后果可要十分凄惨。

    我苦口婆心地和他们说放心你们还有商品价值他们再怎样也不会对你们下重手的,你们最糟的结果也就是和什么都不做一样——被抓回来卖掉而已所以倒不如拼上一把尽管放手去做吧。

    他们迷茫地点点头,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模样。

    ……看来这辅导课上得成效不彰。

    留华彼时自发地站起来了,小身影从后看去特宏伟,将我五分钟的口水浓缩成二句慷慨激昂的陈词:

    ——大家伙拼了!

    ——让那些坏蛋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现场顿时爆出激动的附和声,此起彼落,简直士气大盛。

    ……小声点儿啊各位,不然这计划还没开始就得胎死腹中了!!

    (一〇三)

    完成一场激励童心的非凡演讲之后,留华默默来到我身边,皱着小脸表情复杂地说:「如果失败了,我们或许尚可活命,可大哥哥你……或许就……」

    我挑了挑眉,倒没想到这孩子年纪轻轻便想得通彻,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没有对此表示响应,只将银针递给他,详细嘱咐比较好下手的部位还有应注意的情况。

    (一〇四)

    担心紧张自然是少不了的,但难道该丢下你们自己逃跑吗?

    若做了如此抉择,恐怕在下的良心一生都将无法安宁了。

    (一〇五)

    当第一个进来的歹徒被我们自制的「绊马索」弄倒后,童子军们瞬间一窝蜂地有如饿虎扑羊、喔不、是怒羊扑虎般压到他身上,拼命又叫又抓又拉又扯又踢又撕又咬地一付豁出去的样子个个缠住了就不放手,那歹徒突逢巨变反应不及(一个小孩算十公斤,十二个少说就有一百二十公斤了,普通人那有办法立即反应啊= =),还没来得及挣脱,脖上就被迅速跟上的童军长留华扎了一针,噗通一声,倒地栽了。

    当我放倒随后跟进的第二名歹徒后回头时,看到的就是这个豺狼落平阳被小羊们抢食的画面,心下惊叹暗抽。倾君心,医后千岁

    都道群蚁可以食象,谁说孩童绝对是弱者来着?他们疯魔起来时威猛的程度可不下恶鬼罗剎呀!看看他们那付恨不得啖其肉、寝其皮的模样,可怕啊可怕……

    伸手将几名咬得不亦乐乎的孩子从这倒霉的歹徒身上拉开……恶,这几货是不是还连皮带肉咬下人家一大块人肉了?

    ——这群熊孩子未免也太野生了一点吧?!

    到底是从哪座深山里抓出来的狼孩儿啊!!( ̄口 ̄)!!

    (一〇六)

    在我把两名歹徒手脚反剪扎实捆好并塞住嘴后,孩子们终于从疯狗状态平复下来,他们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坏人,爆出小声欢呼,兴奋地改往我身上冲来——

    「——停!打住!」

    为免自己被那一串修罗粽扑倒,成为第二名受害者,出师半捷身先死,我赶紧制止他们,正色道:「事情还没完呢,要庆祝太早了!你们安静待在这储备体力,大哥哥我要去对付剩下的坏人了。」

    说罢,一溜烟地离开房间。

    (一〇七)

    剩下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在休息的刚好是白天充当车夫的那二人,可能这几天赶路累坏了,睡得很沉,没有任何意外就被迷晕了。我把他们结实绑好,照例将嘴塞个严实,保险起见又送了他们两针,放走马搜括了粮食清水后,带着孩子坐上预留的另一辆马车,匆匆地逃亡上路。

    (一〇八)

    这不靠谱的计划进行得实在太过顺利,以至于带着孩子离开之时,在下心底却隐约盘旋起一股不安的预感来……

    (一〇九)

    天色渐明,赶了一晚上的路,小孩们吃不消,马也要快报废了,不得已,只好停在一处溪旁稍作歇息,岂料才刚停下没多久,北向道路便有一人驾马匆匆从转角处出现,却在经过我们时一个急剎车,掉头停在路旁,不久后又下马朝这边走来。

    那人身穿黑衣,头戴一顶斗笠式的帷帽,檐下垂有一圈黑纱,纱长至肩,看不清面貌,腰间叉着一把柳叶刀,气势冷厉。

    他在马车和我们之间来回打量了一会儿,方开口问:「小哥的马车好生眼熟,能否请教系从何处得来?」

    声音粗旷低哑,带点东北口音。

    我歪头,温雅地笑了笑:「这马车款式平常,四处皆有。」

    黑衣人哼了声,「马车款式是普通,但可不是每辆车窗旁都有那双圆图腾。」

    我目斜脸不歪地向车窗旁一瞥,嗯,好像真有葫芦状的图案在窗右边。

    (一一〇)

    ……马你个的太妃娘娘咧,现在是怎样?

    那是什么帮派的暗号吗!

    这人该不会是人口贩子的同伙吧?!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这种人生实在是太倒霉了!

    此人观起来甚是厉害,麻醉针还放在铜管里怎么办……

    (一一一)

    身后的留华突然伸手抓住我衣襬,十指紧扣而且微微颤抖,我瞥了他一眼,只见他脸色苍白地盯着那黑衣人,目中不无害怕,似乎识得此人。

    我向后握住他的小手轻拍,让他放下,然后望向那黑衣人身后,却不禁双眼大睁,不可置信脱口喊道:「大侠?你怎会在此处?」

    那人闻言向后一看,我赶紧脚一垫,全速冲向前,电光火石间抓起他左手背身用力往左脚一扫,顺势将他翻身重摔在地,接着来了个十字固定法,把他压得暂且动弹不得。

    「还不快跑!往北!进谯县!」我朝孩子们大喊。

    留华率先会过意,回头拉着几个还在发愣的孩子,带着他们向北拔足狂奔。

    ----------------

    批注:

    一 PK:江湖上表示「单挑」的秘密暗语。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