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第五章 大饼也该列入民间七武器列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五十二)

    春花案后我在开封逗留了将近半年,好友死去的打击渐渐平复,又结交了展昭、四校尉这几名不错的朋友,算算日子似乎该振作精神,不该再吃喝玩乐游手好闲下去了。

    我和开封府的人打过招呼,同店家结了帐,决定隔日出发,出门去多走几趟生意。

    各位没看错,走生意。

    在下本职是名商人,专职四处掏宝,低价买入各地奇珍异宝/将被隐没的奇珍异宝低价买入,再将之高价卖出。这份这工作利润颇高,但有时需靠一点运气,可偏自来此地后,在下这方面的运气还真从没缺过!

    能让我活得如此阔绰的原因,四分来自于师父留下的「遗产」,六分就来自此道所得之利益。

    低调王道,**无价!

    未免对号入座造成身分曝光,关于在下的职业就这么简单提过吧!

    嗯?去找春花案的数据即可得知在下为何人?

    在下早有先见之明,春花只是假名,而展昭刚入开封府那一两年死的□□可多了,要找到?不容易啊!

    话说□□不管在哪都是高风险行业…

    (五十三)

    隔日天蒙亮,我斜靠窗边,饮尽最后一杯早茶,随时准备出城。

    我投宿的客栈位于汴河大街,离开封府不远,凭窗而眺即可看到开封府的红墙绿柳、飞檐斗拱……那个时刻,汴河大街已经悠悠醒转,店家三两点灯营业,码头工人挑夫小贩一流也陆续上工了。

    望向窗外,大街上蓦然出现几名模糊又带点熟悉的身影,从开封府方向走来,瞇眼细看,竟是一红花四绿叶的鲜艳搭配……

    我随手抓起行囊,三步并二步,方出客栈,便与来人相遇在门前。

    (五十四)

    「你们怎么来了?」我颇吃惊,因为昨日实已与他们吃过了一小顿的饯别宴,没料到在出城前还能再见到他们。

    展昭立于晨光之下,用他那姣好的容颜微微弯了弯嘴角,笑得很温雅:「近来府内无急案须忙,尚有空闲,既知虞兄要走,大伙怎可不来相送一程?」

    「对呀,你这一走,下次还不知何时碰得上面呢!」张龙围拢过来,绕着我团团转了两圈,随后一个巴掌拍下:「下次见面要是你抽高长壮了,也不知是否还能认得出来?」

    「下次见面我抽高了,你可得认出我来!」小熊赵虎得意地哼了哼气,一副对自己身高发展空间十分有自信的模样。

    我嘴角抽动,望向他一身壮硕的肌肉,不忍心打击国家幼苗。

    ……也是,他毕竟才十六、七岁,虽然至今还没法突破一百六,但确实不能完全排除他日尚有突然窜高的可能——纵使机率很渺茫。

    于是我选择性忽视他的话,用和煦如阳的笑容肯定回道:「放心,我绝对可以认出你来的。倒是我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你们大可以不用担心会认不出我。」

    「虞兄弟还年轻,何必如此自暴自弃呢?」王朝站在展昭旁边,满脸不以为然:「只是这烟花之地还是少去为妥,过早沾染对成长与身子皆无益处。」

    旁边的马汉点头表示附和。

    (五十五)

    ………

    ………

    这话槽点太多,我到底该从哪里吐起?

    少年仔别看人长得不高又不壮就随便小瞧人家啊!

    你那副以长者自居的训话是怎么回事?莫非这半年来你们都把在下当小辈看待么!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这话你们没听过么!在下年纪一点都不轻啦搞不好比你们所有人都大呢至少已经是再也长不动的年纪了啊!!

    还有,不要把人的外观身形随便归咎给烟花之地,这很失礼!

    在下去妓院去到精气不足所以长不高吗!

    难不成在你们眼中我头上插着牌子上面就写着「好色之徒」吗!

    敢情你们是以为我有风流多爱泡妓院!!

    ……唔,好吧,我承认之前为见春花是去得蛮勤的,但如今已有半年没进了,做人要看现在知不知道!是个男人就别对人家的过去勾勾缠!

    (五十六)

    虽然被少年人看成娃娃脸是件蛮暗爽的事,但在下毕竟还有羞耻之心,是故当时我立即正色开口澄清:「你们是不是误会了?其实小弟不年轻了,今年有二十三、四了。」

    周围一阵沉默。

    王朝:「噗!」

    马汉:「……」

    张龙:「啊哈哈哈哈,你有二四?那老子今年就三十了。」

    我瞟:「那是你看起来太糙老,跟我有什么关系?」

    赵虎:「呿,哪个男子二四长得同你这般?」

    我指:「就有人十六岁壮成你这熊样吗!」

    张龙和赵虎一下就被戳爆了,冲上来要揍我,害我当场和他们扭打成一团。

    「大街上扭打,成何体统?」展昭看不下去了,过来将我们扒开,无奈地斜了张龙赵虎一眼,叹气道:「张龙、赵虎,莫忘尔等尚着官服。」

    ………

    ………

    你的意思是换下官服就没有关系吗啊?

    你身为堂堂官差,这种观念真的正确吗喂!

    (五十七)

    展昭出马,张龙赵虎立马变成小乖。

    「虞兄,你……」处理完两个暴躁儿童后,展昭回头看我,难得神色飘移了一下:「英雄自古出少年,年纪与能力并无绝对关联……」

    我叹气,很无奈:「可我年纪真没你们想得小。」

    「虞兄真有二十四了吗?」

    「我……」望着他认真却质疑的眼眸,我耸了,当即下修,「其实跟展兄差不多吧,今年也有二十了……」

    展昭恍悟,随后点头:「原来虞兄竟有二十了?怪我等眼拙,还以为……哈,虞兄,失礼之处,望你见谅。」他顿了顿,复认真道:「不过不瞒虞兄,展某其实二十有二了,尚虚长虞兄两岁呢。」

    「………」

    怎么回事?那后面略带拿翘的语气与微微上扬的嘴角难不成是在下的错觉?

    (五十八)

    不是在下故意虚报年龄,谁叫人家摆明不信呢。

    或许我该高兴?人愈年少总愈希望别人将自己看得成熟,但年纪越大反而越希望别人将自己看得愈少年愈好。

    原来在下也有追随林哥哥修练成不老妖精的潜力来者?

    突然觉得好兴奋怎么办!

    (五十九)

    在来开封之前的两年,在下都在西南一带活动,所以这次我将目标放到江南。

    不顾我再三推却,展昭等人仍是相送至朱雀门口(旧城南门),十分地够义气。正当要开口道别的时刻,马汉从怀中掏出一蓝色布包,侧着脸酷帅跩地递了过来,平平淡淡道:「这饼是俺做的,虞兄弟不嫌弃便将就着在路上吃吧!」

    ……马汉亲手做饼给我?

    娘呀这家伙虽然是个闷葫芦可一开口就这般贤慧?吓到我了有没有!

    我内心充满感动:「马兄啊,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一定会珍惜地吃完它的!」

    马汉面无表情地点一下头……他虽是个惜字如金的代表人物,为人虽然沉默寡言又鲜有表情,但看这阵势……分明是个居家好煮夫!

    (六十)

    当我正奋力地将装饼的布包塞进马背上的行囊时,王朝走到我身旁,默默从袖口掏出一个锦囊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我疑惑。里面摸着好像是个瓷瓶……巨神兵

    「……路上再看。」他瞄了露角的蓝布包一眼,眉毛彷佛抽动了几下,嗫嚅着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轻叹,弄得我一头雾水。

    我转头疑惑看向旁边的展昭,那家伙却只是看着我笑,一句话也没说,笑到四周拂起春风阵阵,吹瞎不少路人的眼,好几个还直接撞上城墙。(注:男女皆有。)

    ……他怎么可以帅到如此没天理!

    这叫他身旁的男性同胞要怎么活!

    我简直想自插双目眼不见为净!

    啊不对,重点不在这儿……

    重点是展昭这招人的笑容里好像混了几分怜悯是怎么回事?

    (六十一)

    正想开口询问,张龙突然唰地用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搭上我右肩:「虞兄,太好了!马汉只为自己人作饼呢!看来他把虞兄当成自己人了~~☆」

    ……你在用下巴对我挤眉弄眼吗?怎么做到的?!

    还有结尾那颗星星是怎么回事?!你西索附身吗!!

    「不只三哥呢,我们都是你的兄弟哪!下回再到开封来,记得找我们出去吃酒啊!」赵虎从另一头搭上来。

    你是想喝免费的酒吧……

    我嫌弃地皱了皱眉,老实说,被两个壮汉夹击的滋味不太好受。

    ——我说你们手劲可不可以轻一点!快不能呼吸了啊!

    空气在哪里我需要你们……

    「咳!时辰差不多了,让虞兄弟趁早上路吧!」展昭适时插入,不动声色地把我从他俩的魔掌中解救出来,同时也阻止了开封府下的俩官差真将人送上了另一边的不归路。

    「虞兄弟,有机会再到开封,记得来找我们,再带你去吃茶!」王朝爽俐地拍拍我的肩。

    「再会。」马汉依旧不多说赘字。

    「咳恶、咳咳…咳…喔…好…」

    「若虞兄也将展昭当作朋友,下回途经开封,务必请过府一聚。」展昭望着我说,眼角弯弯,笑得晃人。

    (六十二)

    展昭的笑容实在太闪了,直至出了外城,我的双眼都还被晃得有点不太舒服……

    (六十三)

    话说那天中午,我兴高采烈地把马汉作的饼拿出来品尝,迫不急待大咬了一口———

    ………………

    ………………

    「噗———」

    (六十四)

    这是什么!某种新型态的杀人兵器吗?!

    ……我牙是不是嗑崩了一角?快来人帮我看看!

    (六十五)

    马汉的味觉明明很正常,为什么会作出这么可怕的东西!

    硬得像块砖就罢了,这又腥又油又甜的味道是怎么来的!

    我啥时不小心惹火他了,需要这样报复我!

    (六十六)

    想起出城前王朝欲言又止的举动和展昭意味深长的笑容……

    果然有问题!

    他们一定知情……

    张龙赵虎那俩浑蛋,当时一定是故意插科打浑以移转我的注意力!

    我打开王朝给我的锦囊,里面果然是一只小瓷瓶,上面系着标签,写道:

    「特强效˙胃肠散」

    …………

    …………

    好你个王朝!

    (六十七)

    后来我才知道,凡是与马汉亲近的兄弟都吃过他特制的大饼。

    每当遇有需出远门办案的时候,只要马汉他得空,都会亲自下厨为自己的好兄弟们制做大饼,好让他们路上有免费干粮可吃。

    他觉得鱼是最健康营养的食品,又觉得出门在外需要迅速补充热量,油脂类便是很好的选择,所以他都先把面团丢进鱼油里浸泡,最后为了调味才加上大量的砂糖……

    天知道这逻辑是怎么来的!

    正因为他做得很努力心意很纯粹,所以大家都不好意思跟他说这饼着实难吃停停吧还是莫要糟蹋食材了别再做了,只能硬着头皮收下,久而久之,就没人敢事先将出差日期透露给他知道了……

    (六十九)

    「后来你有吃吗?」王朝说完故事后发问。

    我点点头。

    「……胃肠散有派上用场吗?」

    我沉重地点点头。

    「……」王朝沉默了一下,「其实……第一次吃它的时候,大伙儿无一不中镖……是故后来才请出了公孙先生配出了强力胃肠药……」

    「……腹泻?」我发问。

    王朝点点头。

    「大家都是?」

    王朝又点点头。

    「连展昭也扛不住?」

    王朝停顿了一下,随后将头轻轻点下。

    「……」

    所以我说它是新型态的杀人兵器啊!!

    (六十九)

    「最后你怎么处理那些剩下的大饼?」王朝继续问我。

    「……我吃了。」

    王朝瞠大眼,「全吃了?」

    我痛苦地点了点头,「虽曾几度望天思放弃,但一想到手中握的是马汉的心意,还是不好意思浪费丢弃……」

    ……春风几度,往事成觞,如今提笔想来连自己也觉得当时的自己好厉害啊!

    原来只要在下愿意,偶尔还是可以学他们非人类一下的……回想当时的王朝看向我的眼神,可不正是像在膜拜勇士?

    依稀记得当时的他膜拜完后还感叹了一句:「唉,二弟那日通宵为你做饼,看来也算是值得了。」

    「是嘛……」

    有人能为自己做到这地步,不能说没有感动。

    只是若味道能……就更好了……

    (七十)

    「不过你们要出差都瞒着他,他不会察觉吗?若让他觉得受了排挤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当时问得很中肯。

    王朝抓抓头:「所以要小心,得尽量瞒得自然点啊!」

    「说起来马汉其实也蛮可怜的,明明是好心。」却办坏事。

    王朝斜我一眼:「那下次你又要出城经商时需不需要我帮忙,早几日通知二弟让他有充足时间为你多备上几份?」

    ……………

    ……………

    「……不用了谢谢。」

    (七十一)

    听闻开间饼店曾是马汉一生的梦想……

    还好包大人有先见之明,早一步将人收进开封府,防范灾难于未然!

    ——大型食物中毒事件什么的,想想真是太恐怖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