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第三章 误会如中年发福一发不收拾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三十一)

    彼时包大人将我叫到跟前,先聊表心意地安慰我,而后其它人也加入同我闲话家常,态度诚恳关心附带问今后打算,亲切地好似相识十年的老朋友。

    是多发式糖衣炮弹吗?

    分工合作合力轰炸吗?

    软化心防后让我自己认罪吗?

    给完糖才要追究再给鞭子吗?

    (三十二)

    这时代犯点小错都可能被判发配边疆的,我心里实在没底,脑中飞出十八般被害思想,抖了几抖还是没能想出应对方案,只好继续低眉顺目含糊应答。整场谈话下来,在下大概只给出暂时还会待在汴梁这个比较有实质性的答复。

    彼时,包大人也没管我没营养的回答,只是看来的目光愈发慈爱,最后竟握着我的手说要拨些银两给我安顿,连安置我的地方都找好了。

    保护管束?!

    不,可以自由活动应该是保释……还倒贴救济金……

    开玩笑,虽然打算在汴梁多待一会儿,但寄人篱下哪有比住店舒服?何况我又不缺钱。

    我摇头拒绝,虽没弄清对方的目的但不忘道谢。

    如此来回推辞了五遍包大人才肯放弃。

    (三十三)

    公孙先生不知何时飘来我身旁,那无声无息的脚步加之蓦然回首就见白脸贴身旁的惊悚,着实让我扎实地吓了好一大跳!

    他颔上三撇彷佛润丝过的山羊胡柔亮飘逸,像拍飞柔广告似的,无风自舞,实在太过抢戏,惊吓完的我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成功将视线挪至他脸上。

    此人肤色嫩白,长相秀气斯文,浑身散发着仙风道骨般的清逸气质,一双黑瞳灵动中带着慧诘,是位三十多的青年,就是有点太瘦了,一个苏力台风不知可否让他就此飞升?

    彼时,他眼中盛满医者的怜悯,伸手就要给我把脉。

    想做甚么?!!

    我又被吓到了,悄悄退后一步。

    这一没病二没伤的,没事把什么脉呢?

    我简直被他们弄得莫名奇妙,这次采强硬态度拒绝,只来回推辞了三遍便成功让他放弃。

    (三十四)

    后来他们问了落脚处后也就这么让我离开了。

    展昭相送至门口,拍肩道句保重,并表示若遇难处可至府衙相找。

    那手劲里散发出的感慨让人更加莫名其妙!

    彼时,最终我也没弄懂他们到底想干嘛。

    罢罢!不追究在下踹人的行为就好。

    我挥一挥衣袖潇洒地转身离开。

    (三十五)

    当时我应该多想想他们奇怪的举动的,真的!

    可再怎样想也想不到他们居然把在下当成傻子啊!

    (三十六)

    当展昭事后终于将谜底揭晓之时(请参照回忆五、十),当下我立即澄清:

    「我可没傻!」

    「我明白,你早已痊愈了!」他露出欣慰的表情,「公孙先生曾言道,刺激造成的疯傻多半乃一时,若好生静养,回复之可能性本便极大。」

    我愣了三秒。

    然后端正站直,认真望着他双眼一字一句道:「我是说我从没傻过。」

    「你当时也是伤心太过所致,毋庸介怀,此事亦无甚好害羞的。」

    说罢还给了我一口白牙,其光彩亮洁无比,若一整排灿灿的编贝。

    那笑容太刺激我了,真的!

    我当下没能忍住,揪起他衣领一脸悲愤地解释:「我没害羞!我是认真的!我说没傻过——从来没有!那时只是精神状态不太好,而且后面还以为你们要追究我踹人的行为才……」中华群妖传

    「我明白,你莫须激动。」

    他轻拍了拍我的臂膀,用一副「兄弟我懂你」的理解神情在安抚我,真是愈安抚愈让人有暴动的冲动!

    ……不,你不明白,看你的表情就明白你不明白!

    「我真不是……」我咬牙,手揪得死紧。

    「莫紧张,大哥信你便是了。」

    你那眼神是相信吗!那真拗不过你又无奈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我悲愤了:「我是说真的!」

    「我明白。」

    「你不相信!」

    「我信!」

    「为什么啊!!!」> <~~

    「莫想太多……」

    「苍天啊!!!」

    「冷静点……」

    ……………

    ………

    事实证明,开封府的人都固执地像头牛,就算牵到大辽中京也不会回头。

    也因此,这个误会直到现在也没能解开。

    说起来,从展昭这受的刺激算是小的了,至少他肯骗我说他相信我……

    (三十七)

    人生的污点………

    打击太大,需要缓和一下……

    (三十八)

    唉!

    古人常云: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在下因为这个误会才有机会和开封府之人熟稔起来,往乐观的方向去想,勉强也算是因祸得了点福了吧!

    春花一案过后,于大街上遇到王马张赵展的次数蛮多的,估计系因为他们知名度尚未打响,一时无大案要办,是故较为清闲之缘故。

    基于这个误会,若巧遇在他们休息得空之时,王朝马汉会亲切地过来打招呼,然后拉我去一起吃东西,给我讲讲汴梁城好吃好玩的地方,顺便关心关心我的生活。

    张龙赵虎会大叫地过来勾肩搭背,然后找我一起去喝酒,跟我讨论汴梁城最新的八卦逸闻,顺便关心关心我的生活。

    展昭则是微笑地过来问好,偶尔买些酒菜吃食,带我一起去附近名胜古迹踩点散心,与我说些林野传奇、景胜山河之类的趣事,再顺便关心关心我的生活。

    ……现在回想起来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

    不过拜此所赐,我对他们的饮食爱好一下有了深度的了解。

    (三十九)

    张龙赵虎口味蛮像的,偏好重口味,就爱酸辣麻,而且爱酒如命,什么酒都爱喝。

    州桥夜市小三子的麻腐鸡皮、东十字大街的王氏酸辣羹、新封邱门大街(北旧封邱门外)的段家熝物、州桥炭张家及旧曹门街的酒,都是他们常光顾的地方。

    顺带一提,州桥炭张家下酒的腌渍蔬菜可谓一绝,我第一次吃的时候背景都差点冲出一条龙来!

    腌渍物能做到如此地步,也算是个奇迹了。

    (四十)

    王朝马汉相比下吃得比较清淡,也喝酒,但没他们另外两个弟兄喝得凶,常去买西右掖门外街唐家酒楼的黄酒。

    王朝特爱马行街夜市一家卖刀紫苏膏的摊子,每次去都点双份;马汉则对马行街夜市铁拐李的蜜煎雕花情有独锺,这也是唯一一样可以让酷哥瞬间变脸的食物。

    他俩常带我去安州巷张氏脚店吃细料馉饳儿、去第一甜水巷吃贵花甜糕、去朱雀门外吃莲娘子的梅花包子(记住这家店,以后它还有机会出场),还有一次甚至请我去州北一家高级分茶店吃点心。

    本人酷爱甜食,不得不说,跟他们一起去吃东西,要比跟张赵他们一同去喝酒好玩多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