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第一章 妓馆是情仇的重点孕育篮1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一)

    回忆录这东西其实和日记有点像,但我从没写日记的习惯,就算写了,也都是三天打鱼,十月晒网。

    这么说起来,其实在下写的叫年记?

    (二)

    说要写回忆录,但该从何处提起倒是挺伤脑筋。若从孩提起写,我怕啰嗦到会断送出书的机会。

    啊!不是喔!在下可不是为了赚钱才想写书的喔!在下主要还是为了回顾回顾自己的生平,为来年留个念想……只是,若能顺便圆了小时候想当作家的梦想,岂不一举两得?

    看“晓梦迷蝶”那文笔也能出书,我想这世界还是充满希望的,对吧?

    近来全城风靡于展护卫的八卦,那我就顺应展氏潮流,从第一次和展昭见面时写起好了!

    (三)

    其实第一次与展昭相见时,我并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

    ……因为我人被压在开封府的大堂上。=  =

    在下当时甚为坚持人性尊严不可侵犯,实在不愿意下跪,但又迫于堂后暴民跟两旁的杀威棒,不得已只好采取折衷见解,装成垂头丧气立不起上半身的样子,一股脑就跪坐在地上,直接省略去跪直的步骤,告诉自己就当是坐在榻榻米上了便是。

    彼时,开封府一众精英高高站在阶上,雄壮又威武,可惜我眼睛不太好使……在我们家乡有个专业用语,曰轻度近视眼……是故隔那么远其实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只见堂前正中坐了一个黑黝黝的胖子(事后才发现误会人家了人家哪有那么胖),堂右则坐了位白抛抛的瘦子,四名壮汉一身绿油油地插穿在堂阶上,而一名身形姣好的青年人则红通通地立在这帮人的最前头。

    ……这些鲜艳的彩色棒条是怎么回事?刺得我的眼睛好不舒服……

    (四)

    此种不吉利的数字在这封建迷信的社会应予回避。

    (五)

    堂前如此多层次的色彩搭配让我恍了一下神,以至于没听到包大人的问话,我下意识「啊?」了一声,用近视眼茫然无焦距的眼神望向前方。

    事后展昭告诉我,当下他们就怀疑我是不是傻了。

    (六)

    事情起源于江湖事故多发地段——妓馆。

    那时我才刚到汴梁城,混了一小阵子,略有熟悉。

    一日,我揣着桂花阁限量的桂月华梦香糕到迎春楼找我的好朋友春花晒棉被纯聊天,我还记得老鸨腰一扭帕子一挥妖娇地朝内大喊的声音:「春花~~唉呦~~妳的相好来了~~还不快出来招呼人家~~~~」

    然后转头□□脸大红唇地朝我嫣然一笑:「虞爷啊~~~这次怎地隔了这些天才来~~奴家想您可想得紧啊~~」最后挥着帕子往我胸膛挑逗性地一戳。

    我差点稳定不住我的颜面神经……

    (七)

    这林老鸨本来看我一身素面棉布衣衫,点的又是小牌的娘子,态度总是爱理不理不甚殷勤。有一次我对她撇嘴的鸭嘴兽模式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忿而往她身上砸了几锭银子,从此她的态度丕变!

    常言道,冲动是魔鬼!

    这件事着实让我后悔好久。

    因为林老鸨的积极模式直接跳升至如花等级(请大家谅解,在下并无歧视如花<一>之意),每每皆能成功激发我的胃酸,这反胃不舒服的感觉实在太过强烈,从事隔多年春花的容貌在记忆中逐渐模糊,但在下却仍能清楚回忆出林老鸨的一颦一笑一语一句,就可以得到验证。

    ……谁?!

    是谁说我暗恋林老鸨?!

    不要逼我跟你拼命!

    (八)

    写到八就想发,今日特地应景地去赌场玩了几把。

    赢五十两,输了七十两,看来一个八可能还不够……

    (九)

    春风微寒,月色清明,丝竹迎耳。

    半夜长谈,饮酒品食,尔后酣睡。

    隔日,春花却死在我床前。

    我随即被当成第一嫌疑人扭送开封府。

    (十)

    虽说每次去找春花聊天多少都要花些银子,但我和她确实是交心的好知己,所以当时的我是既难过又低落,被多层次色彩分完神后,又重新回到消极的情绪里,整个人恹恹的,外界声音基本上没怎么入我耳,对外直接实行狗不理态度,偶尔几句入耳的,也都一问三不知,近视眼继续保持一贯的失焦目光。

    事后,展昭又告诉我,彼时他们已在心底认定我确是傻了(公孙先生接着论述吓傻打击傻悲伤傻的可能性),才没计较我无礼的态度,不然少说也要判个藐视公堂打几下板子。

    因为被当成傻子所以逃过了一顿皮肉痛……听他这么说我是该庆幸吗?
EXO深海
    在下觉得心情有点复杂。

    (十一)

    却说当时于牢中经过一夜沉淀之后,在下的思绪平静许多,忽然就想起了春花曾跟我提过她与另一名常客发生争执之事,当时她语气中的不满不同寻常。

    那时,我方后知后觉地担心起自己的处境。

    ——这包拯虽说是传说中办案高手,但也不能保证他就绝对百案百解不犯错误是吧?何况依当时情况我的确嫌疑重大,就算他不冤枉我,也不知道还要在牢里吃几天的牢饭。

    看到地上一只小强<二>妈妈带着五只小小强闪电般窜到对面的牢房,爬上酣睡囚犯的脸,在他大张的嘴边前后左右晃荡着触须,十分富具节奏感;听着墙后不知名生物发出的吱吱声、越来越响亮,隐约好像还有一个灰灰的小屁股在摇摆……

    彼时在下尚少年,年轻人比较没脸没皮。

    于是我……大叫了。叫得像个真疯了的疯子一样,诠释得真是好不卖力。

    直到看起来有一定权限的红衣人带着两名绿油油的壮汉来到牢前才堪堪闭上嘴巴。

    ——我总得确定自己待会提供的情报可以确实上达高层吧!

    (十二)

    在牢里,我第一次近距离瞅清楚了展昭的长相。

    彼时他才刚入官门不久,年约二十上下,还算个年轻小伙,正是个青春无限最前途无量的年岁,相貌看起来是清隽却不纤细,举手投足间时刻洋溢着一股豪杰般的气概,身形修长劲瘦,一柱背脊拔得有如修竹般直挺,将将看去英姿勃发侠气万千,背后还自体附带着一层放射状的光圈,在当时阴暗的府牢内显得格外地扎眼!

    也许是因为年岁尚轻,也或许是因为当时的他入公门的时日尚短,总之与多年后周身侠气内敛、反而彰显出一身儒雅气息的他相比起来,初识时的他身上明显是爽俐的江湖侠气占上了七分,持着剑英姿飒爽地往牢门口一站,那道身姿委实是帅劲地无以复加,潇洒地足以令无数女人尖叫,复让大片男人搥胸跺足,真正具有巨星风采。

    ……你说明明吃的都是同样的水米长出来的人,这老天捏人时怎就偏心地如此厉害呢?

    咦?听我这拈酸的口气?问我是不是嫉妒了?

    ……谁说的!才没有这么一回事喔!

    (十三)

    说到十三这数字就想起在1945年被禁播,匈牙利作曲家鲁兰斯.查尔斯的“黑色星期五”,据说这首曲子曾引起一股自杀风潮。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武林密技了吧,魔音传脑什么的……

    (十四)

    又是个需要回避的数字,今日修沐。

    (十五)

    让我们将镜头说回当初立在牢门口那翦潇洒的身影吧。

    靠近相看以后,便能发现此来人的瞳子实在很纯净,在第一时间必能攫去人们全副的注意力。他当时那对清澈的眼瞳可比质地上乘的水玉,又有如雨后的青天,盯着人瞧都好似能将对方浑身污尘洗净似的,效果十分奇幻。

    ……我说这已经算是特异功能<三>了吧?!( ̄口 ̄)!

    从很久以前我就有一种我朋友不是人的错觉……

    (十六)

    在官场上打滚的人为何还能保有如此清亮的眼神呢?

    这是一个值得人深思的问题。

    说起来,在开封府衙任职的一众精英们也都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睛,但能被提升到「异能」等级的也就是包、孙、展这三个「非人」了。

    传言包大人打个盹都能入地府来着,公孙先生那一双眼敏锐得叫火眼金睛,你们觉得这不叫「非人」该叫什么?

    (十七)

    总之,彼时我扯着面前这位展护卫的袖子把能回想起来不对劲的地方不管有关无关的事都说了。

    当时刚吼叫完情绪尚未完全平复,一个激动手误不小心把人家的袖口给撕了,展昭身后的绿张龙绿赵虎双双张大着嘴……用看肖维<四>的表情瞪着我,这让我对他俩的第一印象差到了极点!

    ——看什么看!

    没看到受害者本人还算沉着地发挥治疗系的力量在安抚人吗?!

    难怪人家一上任就官拜四品你们却万年六品!!

    -------------

    批注:

    <一> 如花:相貌惊人气质吓人的另类楣女。

    <二>小强:即俗称的「香娘子」、「茶婆子」、「滑虫」、「臭虫」、「赃郎」、「偷油婆」、「油虫」、「酱虫」、「黄贼」、「飞蟅」、「负盘」、「石姜」……正式名称「蜚蠊」,可入药的可怕昆虫。

    <三>特异功能:即异能

    <四>肖维:疯子的方言。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