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序

本章节来自于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9/
    阔别多年,又回到了首都汴梁,踏入南熏门的那一瞬间,双眼泛起的一股酸意大概是游子归乡的感动吧!

    虽然客观上来说我的家乡并非此地。

    不着急进旧城,我抱着久别重逢的新鲜感沿着御街这条主干道周围悠闲地逛了起来。

    喔!五岳观还是这么雄伟,里头的道士似乎更多了些,角落那儿是不是有道士和小娘子在**?唉,人心不古,如今连出家子弟也流行要学人家耍什么风流,可如此明目张胆不怕遭人举报消去了度牒吗?这东西要得到也需重重审查,甚不容易啊!

    离开前才开张没两年的清风楼酒店店面扩张了好几户,看来这几年生意做的是愈发火热了,外貌协会的跑堂政策似乎成效甚巨。

    李记茶坊仍然屹立着啊,想到即将出市的荷花水蒸不禁口水直冒。

    喔!小月油饼摊还开着,那ㄚ头挺着大肚子还出来招呼客人,看她那样子该是快要生了吧,到时是不是该送个贺礼,权作过去这么多年来吃出来的交情?油饼摊旁的大牛仍是一般没品,边顾着小玩意儿货摊边爱偷瞄来往女子的屁股(这个色胚),不过张大娘的冷丸子看起来还是如此消暑可口,要不要去买一份咧……

    当我一边犹豫一边晃至一家新摆的书摊前(离开汴梁前没见过),浏览近日汴梁流行的书籍时,旁边吃豆腐花的一桌子正忘我的讨论着近来城内的新鲜杂事,看他们一脸络腮胡的粗莽模样,八卦起来还真不输捂着手帕翘小指碎嘴的三姑六婆。

    然后我瞄到他们一脸贼笑地说展护卫的浑家(就是老婆)近来带着他们的儿子找来了开封府,劫道认亲,儿子都有足岁大了,原来展护卫也惦惦呷三碗公,掩得这般严实,私下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的风流债——愈说笑容愈发猥琐,内容更加不知所谓,惹得旁几桌明显隶属于「展护卫亲卫队」下的仕女妇女们各个义愤填膺,小巴掌一拍袖子一撸,纷纷组团围上去理论。

    两伙人很快就吵到脸红脖子粗,眼看就要动手掐架了。重生之岁月是把杀猪刀

    我暗自在旁默默摇了摇头,想说即使传言为真,那也是别人家的儿子跟相好,你们就算在这里吵翻天了又能证实什么呢?还不如去目标身后蹲点跟踪来得实惠呢。

    内心正吐着槽,突然感受到一股不友善的视线——原来是拿着人家的书旁观了太久的八卦,书摊老板不高兴了,我顿觉脸皮火烧,赶在老板变脸撵人前随便抽起一本结帐,然后胡乱往包袱里一塞,快步走了。

    用了一整天的时间重新熟悉汴梁这个第二故乡,顺便听到了若干种「展X氏千里追夫记」的版本(看来京城年度最火红的八卦非它莫属),然后才揣着各式吃食回到了旧城东的宅子里。

    隔日整理包袱时,翻出昨日那本被我随便塞进来的杂书,细细一瞧,才瞧清楚了书名:这本书名原来叫“晓梦迷蝶”,内容讲述作者五十弦平生的回忆录。

    正好我整理到一个段落,人有些累了,兴致一起,便拎着凉茶揣上这本书,信步至院中的小亭里边喝边读了起来。

    别看这本书书名取得蛮文艺的,内容却尽是些豪莽的江湖打杀事儿,偶而兼有贪官污吏乱入,让我不得不怀疑作者其实是混黑的,再美其名将自己包装成武林大侠、江湖义士,专司行侠仗义、替天行道之事。故事集狗血与老套于大成,文笔也不太好,部分文句写得还不甚通顺。

    鄙视归鄙视,可神奇的是!我最后竟然把它还一字不漏的读完了!

    读完了它不说,还看得彷佛年轻十岁热血沸腾!!

    ——哎呀,只能说人天生都有热血与暴力的因子,而老套与狗血皆是淌流在人的血液里的,千古通行!

    受到这本书的鼓舞(虽说它书名笔名都有严重抄袭古人之嫌),我也决定用文字来回忆回忆自己的过去,免得老来痴呆要回顾过往方恨记忆稀少。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蕭安平的小说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最新章节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全文阅读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5200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无弹窗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txt下载东都汴梁闲话回忆录[七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蕭安平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