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9.第二十九章:结局篇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8/
    何任失血过多,正是需要血源的时候。

    可是恰好这个血型血库里也缺了,等及时等血库中心送过来,估计人都歇菜了,情急之下,这几个人只得去抽血看看能不能有匹配的,正在这时候,何岑那个倒霉妈赵瑟也到了,看到自己的老公被送进了抢救室生死不明,而害他的人正是何岑,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哭还是该嚎啕大哭。

    她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养子,不成器就算了,还对自己的养父大打出手。

    赵瑟呜呜地哭,越想越觉得悲从中来,做好血型匹配的裴烨回来了,只有他一个人符合,赵瑟看到裴烨,一把就从座位上站了一起,怔怔地看着他。

    “伯母,好。”

    不自觉的竟然觉得有些尴尬,裴烨笑了一声,“伯母您坐一会儿,我去抽个血。”

    “唉……慢着!”

    赵瑟把眼泪擦干,挺直了腰板,再怎么样也不能不保持好了仪态,“裴烨,是吧。”

    裴烨点点头,觉得她也挺可怜的,丈夫在抢救室生死不明,养子何岑在警察局也不知怎么样,她要是算起来,都不知道该去看谁,也不知道她上辈子是得罪了谁,这也忒倒霉了不是。

    赵瑟:“你要去抽血?”

    裴烨:“是啊,恰好我的血可以给伯父来用,挺好的。”

    赵瑟听到这话,眼睛忽然就亮起来了,她又忍不住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裴烨的脸,又长叹了一口气,“你家里有家人吗?”

    突然间问这个干嘛,裴烨额了声,“没有,我的养父母都死了,我只剩下一个妹妹,不算是亲生的,但和我关系非常好。”

    “养父母?”

    “那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收养的吗?!”

    赵瑟语气急切,见她这么急切,裴烨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件事养父母好像临走前和他说过,大概是他三四岁的时候,觉得他长得挺贵气,便收养来做自己的孩子。

    “三四岁吧,怎么了,伯母?”

    见赵瑟哆哆嗦嗦地从手包中拿出那两张化验单,拿给了裴烨看,裴烨那是一个不明所以,但还是接过来看了,一看内容,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和赵瑟现在的表情那是一模一样,赵瑟一把抓住他,还没等她那句天雷滚滚的偶像剧台词说出来,裴烨就推开她,一溜烟就跑了。

    刚刚去抽了根烟回来的陆忱正好撞上跑得飞快的裴烨,只觉得一阵疾风从身旁刮过,还没来得及看清呢,人影子都没了。

    “裴烨?!”

    见没喊住裴烨,陆忱也很奇怪,也跟着一道走了。

    而反观我们的裴烨同学,你以为他是在哭吗……?

    很明显,那是不可能的。

    他已经快压制不住脸上快要笑出来的洪荒之力了,一想到自己居然才是富二代,可以开着莲花跑车,可以把何岑一巴掌打到西伯利亚,就好兴奋。

    尽管他现在的爸,还在那里躺着,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裴烨停下了脚步,看向脚下——

    “谁这么丧尽天良,把套套扔在地上,扔就扔啊,为什么还是用过的——!”

    系统:“……”

    裴烨:“我能问问我还能在这儿待几天?啊对,我那个爸爸会不会醒?”

    系统:“设定是he,你说呢。”

    裴烨:“这里附近有超市吗?”

    系统:“你要干嘛?”

    裴烨:“我先去买个电动棒和套套,万一套套用不着,我还有电动棒啊。”

    系统:“陆忱在你眼里还不如电动棒?!”

    裴烨:“可是我到现在也没见他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表示啊……”

    系统:“你还嫌人家对你表示得不够多啊,阿西吧,快了快了,真烦人啊你。”

    得到了系统的承诺,裴烨在快走出门口买套套时又及时折返了回来——

    对,他先要去输血救人才对啊。

    .

    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指认自己的小姑娘,小姑娘正是那天看到自己抓了裴烨的人,但现在有人护着她,她是一点也不胆怯,“是他,就是他……”

    差点在说出“这就是我们的英雄小哪吒”之前她收了嘴,“我那天就是看着他扛着那位先生进去的,他还打了那个先生,下手特别不客气,还有监控作证,绝对不会有错的。”

    何岑一张俊脸上鼻青眼肿,想到刚刚被他们联手打就觉得十分咬牙切齿,赵警官收起笔录本,一脸正色,“我会回去调监控的,你放心。”

    “警官,警官先生好呀。”

    听到一声调笑意味很重的话,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可不就是那个徐平,晚上还要戴个墨镜装逼的除了他还能有谁,他摘下墨镜,用俯视角度看着被镣铐箍着的何岑,微微一笑。

    “呀,这不是那个撞了人就跑了的何大少爷吗。”

    这句话说出来,赵警官眼皮一跳,看向他,他抖了抖手中的墨镜,“可怜的小姑娘,到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哎呦,对了,还有一个小姑娘呢,先天性心脏病,被你强行带走,差点气都喘不上来了,何大少爷,您不会忘了吧?”

    何岑死死地盯着他,被镣铐铐着的双手紧握,恨不得马上把眼前的徐平碎尸万段了,然后他慢悠悠地的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赵警官,“不用麻烦您,我证据直接给您带过来了,我这么省心的报案人,你们一定会很喜欢的。”

    赵警官一头黑线的接过,徐平像是恍然大悟一样,又温温吞吞地扔出一个类似引爆物的装置,只不过应该是坏了的那种,重重扔到了何岑的眼前。

    他蹲下身子,用只能是何岑听到的声音笑着补充。

    “这就是你背叛朋友的下场,你在陆忱车里装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就不想想,他真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呵,呵呵,你觉得他就是好人?”

    何岑冷笑,“你为什么和他关系这么好,还不是因为在你危急的时候帮了你一把,可你看好了,哪天你要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你的下场会比我还惨。”

    徐平:“是吗,我很好奇,陆忱究竟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要弄死他呢。”

    何岑:“没有人,会真的去和一个事事非要压在自己头上,到哪里都比自己强的人做朋友,我和他明明就是一类人,他凭什么压着我?”

    徐平嗤笑,站起来,想到那个裴烨照着何岑那地方就是一相机,看了看何岑眼睛上的伤痕,多半也是那个裴烨干的,还真是如陆忱说的,这个裴烨还确实是个挺好玩的人,光看外表,还以为是个乖乖孩子呢。

    “凭什么,一是凭你眼光差,二是,麻雀就是麻雀,永远做不了凤凰。”

    扔下这句话,何岑脸上浮现出一种奇异的神色,像是想哭、但是又抑制不住想发笑,看起来像是疯了一样,他现在什么也没有了,自己的父母也不是亲生的,自己还捅了自己的父亲一刀,之前还撞了人,这么多坏事加起来——

    而眼前的赵警官把手中的文件袋放到一边,何岑对上赵警官的脸,忽然他的眼底忽然燃起很诡谲的光来,赵警官微微一笑,手摸向关着他的镣铐,轻轻晃了晃。

    “走吧。”

    .

    苍天不负有心人,当夜何任真的被抢救过来了,幸好何岑还算是有点良心,下手没有太重,不过是还在昏迷已经将近五天了,好在已经从重症监护室里退出来了,只要等他醒,再多住几天基本上就没什么大碍了。

    当然这还要感谢一下裴烨付出的血,他现在看着一桌的猪肝鸭肝鹅肝,胃都有点在抽搐。

    他抬起头,那个帮他带了这么一堆肝的朋友一张秀色可餐的脸,脸上的小痣生动得不得了,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但是不得不说,在裴烨现在看来,他的脸已经和那个演塘主的演员重叠在了一起,不停的逼着主角补血。

    虽然说这都是陆忱亲手在家给他做的,但是这么多,是补血还是补他下面那个宝贝啊。

    “其实,我没有缺少这么多血的。”

    裴烨弱弱地开口,不过就是抽取一点血,他这么年轻一点都没关系的,何必搞得这么紧张。

    想想看作者这种每个月都要来一次大姨妈的生物,每个月都在掉血,也没见有这么多好吃的补充着,还不是活蹦乱跳和一只野猴子似的。

    陆忱其实早就从裴烨抽了血还依旧红润有光泽的脸蛋中看出这孩子确实身体素质不错,想到这一层,他笑容更加明媚了,但现在体力好并不代表以后不是,万一——

    想到这一层,他往裴烨碗里又夹了不少肝脏进去,裴烨幽幽地盯着陆忱的脸,“其实……我真的不想吃了,我不饿。”

    因为,他真的想吃的根本就不是这些菜,而是你啊大宝贝儿!

    陆忱又不是傻子,但是这种事情还是他来主导比较好,他端起桌上的红酒,他自己眼前是一盘蔬菜,裴烨现在才注意到,他咦了一声,“陆忱你不吃肉吗?”

    “不啊,只是多吃些蔬菜,就不会腥了。”

    这句话就很有别的意思在里面了,裴烨这种老司机怎么会不懂呢,没想到陆忱居然也会开黄腔,之前对着自己那可真是一本正经得他要疯掉,规规矩矩的。

    裴烨看着陆忱修长的手指端起高脚杯,深红的液体把他的手衬托得格外白皙,他稍微抿了几口,原本淡色的微笑唇上沾了些液体,像是涂了一层天然唇釉似的这么饱满,动作还这么优雅,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告诉自己不能崩掉ooc,不能崩掉,他是一个矜持的人……

    见此,他也忍不住端起了身旁的酒杯,奈何他发现,怎么会没有喝到?他疑惑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高脚杯,一时之间脸都红了。

    他发现他的酒杯里面……根本没有红酒!

    好丢人啊!

    他现在恨不得挖个地洞就钻进去躺着,好在陆忱是个好人,他站起来,走到裴烨身边,帮他倒了一杯红酒,看着酒红的液体贴着杯沿慢慢往里淌下,他又忍不住多看了陆忱几眼,只想说……

    这个小攻啊,长得真好看啊!

    当然,陆忱不仅仅是手好看,他的身体很多地方都很好看,比方说他的脖子和锁骨之类的,他今天穿了一件很简约的衬衫,其实裴烨发现,陆忱真是个标准的衬衫控,而且他总觉得他的衬衫长得都是一样的。

    像是看穿了裴烨的想法,陆忱笑笑,“不是一样的,我还给你买了几套,要不要试试看。”

    裴烨听着他说话,没注意到旁边刚刚倒好的红酒,大手一挥,眼睁睁地看着红酒倒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腿上就湿哒哒一片,那液体沁了自己一大腿,冰冰凉凉的,陆忱挑了下眉,“这……”天禅佛道

    他和裴烨面面相觑,“你先去洗澡吧,我帮你找件衣服。”

    陆忱转身,裴烨也觉得这样特别不舒服,想到还可以用陆忱家的浴缸洗澡,整个人都很兴奋起来,根本没有看到陆忱在转过去的一瞬间,脸上露出的……蜜汁微笑。

    这个世界,不套路都没有肉吃。

    陆忱家的浴缸果然很舒服,这么大,可以容纳两三个人一起洗澡了,他洗澡前还抱怨了一句没喝到红酒,陆忱还很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放在旁边,他一本满足地在里面哼歌,意外的发现,自己浴巾都没有拿——

    难道还要陆忱帮自己送进来,这不太好吧?!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还是没忍住,“陆忱……”

    听到声响,陆忱像是早就知道裴烨要叫自己干嘛了似的,拿着一叠雪白的浴巾敲敲门,裴烨看着自己身上光溜溜的,不过一想都是男人怕什么,马上就去开门了——

    一打开门,他双眼就死死盯着陆忱微微敞开的领口前露出的肌肤,啊,平时陆忱都是把纽扣扣得牢牢的,根本没办法看到他露出一点点肉,完全就是禁欲系,实际上。

    陆忱微笑,他根本就是食肉系动物啊,怎么可能禁欲啊笨。

    虽然不排除他之前洁癖有点重,但是难道遇上对胃口的,一直禁欲当然是不行的。

    当然,裴烨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裴烨,他皮肤的确很好,并不是现下流行的死白、而是象牙白的肤色,被热气蒸腾得有点微红,眼睛和猫儿似的,像是会说话,很亮,陆忱靠在门边,若有若无地把门更推开些,让自己进去得更多一点,裴烨也不自觉的退后几句。

    来呀,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系统:“可是你买的套套并没有发挥出用场,我很好奇你带了吗?”

    裴烨:“没关系,这个身体还是小处男,经历一次内射还是蛮爽的。”

    随后,裴烨又补充了一句,“而且现在是在浴缸里,完事儿了就可以洗洗嘛。”

    系统:“节操呢,节操呢。”

    裴烨:“早他妈被我晚上天天撸管撸没了。”

    “那个,你放下浴巾,就可以……”

    “唔唔……等会儿……”

    话还没说完呢,裴烨就被压倒在了浴缸里,一下子两个人全湿光了,陆忱身上的衬衫本来就是不厚的,裴烨看得眼睛都直了,衬衫紧紧贴在陆忱线条优美的肌理上,啊,这个结实的腹肌,裴烨心里已经在喊爽了,但是表面还要装的一本正经,“陆忱,你先等等,我渴了,喝……”

    这就是传说中欲擒故纵,听他这么一说,陆忱端起酒杯,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捻起裴烨的下巴,深深的辗转反侧……

    绯红的液体顺着唇角留下来,和荡漾的水混在一块儿,看起来分外艳丽,裴烨换了个位置,好让对方吻得更深入一点,陆忱的手在他锁骨处来回摩挲了几下,一点点亲下去……

    (jj爸爸不让我开灯,我只能把肉放博了,这回把肉写香艳点,方便我以后多多的写肉。)

    “和我一起去看伯父,我想,他应该也会有很多话和你说。”

    陆忱柔声,裴烨从被窝里爬起来,莹润的肩头上还有几枚深深的吻痕,“何岑的事情都解决了吧,也不知道赵伯母怎么样了。”

    “她,好着呢。”

    养了这样一个白眼狼儿子,也是蛮可怜了,但陆忱并不打算同情她,他上次已经好心陪着赵瑟去看过一次何岑了,何岑还是那个老样子,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就算了,还隔着玻璃朝他嘶吼。

    “陆忱,我告诉你,等我出来,等我出来,你和你的小情人都要完蛋!”

    赵瑟当即又哭了,那天何岑的状况很不对,还瘦了很多,不过要他同情,还不如给自己两巴掌来得痛快。

    看到精神状态完全不对盘的何岑,他只能说,快慰。

    对于他来说,至少他现在心满意足了。

    “自从有了你,我就省事多了。”

    “是啊,各种功能,随你开发。”

    陆忱微微一笑,帮懒人裴烨穿好了衣服裤子,“走吧。”

    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得裴烨现在恨不得死在陆忱身上,唉,要是早点遇上陆忱,他大概已经胖成猪八戒了。

    .

    “裴烨,是吧。”

    躺在病床上的何任咳嗽几声,被护士小姐温柔的服了起来,裴烨张望了一下,“伯母不在吗?”

    “赵瑟,”何任摇摇头,“她就知道心疼何岑,也不宁愿相信自己的亲生儿子明明就在眼前,好不容易找到了,也不好好对待。”

    “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帮我们找到了,裴烨,你长得很像赵瑟,不过也好,像我就难看了。”

    何任笑笑,一脸欣慰,“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小忱都和我说了,你很优秀,一直都是靠着自己,我想,我可以放心的把公司交给你了,听说你和小忱关系很好,以后有什么需要的,他也可以帮帮你。”

    岂止是关系好,床都要上塌了。

    裴烨这句话还是放在了心里,何任打开旁边的抽屉,拿出一沓文件,其实他也是有补偿裴烨的心理存在,血型相同,长得又像,调查过了也确实都属实,确实是自己亲生儿子无疑,这么多年在外漂泊受苦,还被自己的养子何岑这么对待,说不心疼都是假的。

    他的确不陪被称为一个好父亲,但是能弥补的,他一定尽量。

    而裴烨则颤抖着接过这沓文件,这都是何岑想要的东西,现在就这样成了他的。

    这……这就是变成一个富二代的感觉吗,实在是,看裴烨神色复杂,陆忱还以为他是有点乐极生悲了,赶紧安慰他,“没事,一切都会好的。”

    其实裴烨想得就是,他马上就想去那家咖啡店吃韭菜饺子,熏死那些**的资本主义的味儿。

    经营好一个公司不易,还好何任教了他很多,裴烨虽然是想做一个废柴富二代,但还是算了,兢兢业业地接手了公司,可不就是那个专注烂片一百年的际锐,再一看新晋演员表,乐了。

    呵呵,甘晨啊。

    此时的甘晨好不容易转正了,只不过还只是个签约小演员,这段时间还听人说何岑被抓起来了,更是气得他肝疼,又听说际锐换了个董事,据说来了个很年轻的,也不知道……

    结果,在他看到陆忱和身旁众人簇拥的裴烨时,他整个人都傻眼了。

    裴烨走到他面前,笑吟吟,“甘晨,最新签约的演员啊。”

    站在他身旁的人就是赵庆,对着裴烨那是一个恭敬,“好好对待吧。”

    扔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甘晨签的是四年约吧。”

    赵庆赶忙点点头,裴烨皮笑肉不笑,“好好待他吧。”

    赵庆多人精啊,马上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忍不住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甘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裴烨可不觉得自己应该圣母,对于欺负过自己的人,他绝对不会手软。

    别和他说什么道德绑架,雪藏就是雪藏,没得商量。

    心情大好的多看了看赵庆甘晨瞬息万变的脸色,裴烨呼出一口气,大步朝外走去,那里停着一辆炫目的跑车,但比跑车更加炫目的是,旁边的人。

    陆忱身材挺拔,倚在车旁,裴烨脑海里浮现出了小言里的场景,某总裁来接自己的xx女友之类的,裴烨走到他面前,一脸嘚瑟。

    陆忱:“我有个消息要和你说。”

    裴烨:“你说吧。”

    陆忱叹了一口气,“何岑死了。”

    “啊?!”

    裴烨惊讶了一下,他这才注意到车里还有个人,好像是个妇人,不住的在抽泣,原来是赵瑟,抬头一看到裴烨,眼眶就更红了。

    “小烨……”

    裴烨真是懒得理她,之前她都没怎么在他眼前刷脸,还不如那个何任来得实在,说什么想要找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好好对待,真是笑话。

    “赵女士,我原谅你,也认你做我妈。”

    裴烨微微一笑,反正自己比不上何岑又能怎样,“我还有个妹妹,她在生病,我去看看她。”

    他最恨的就是道德绑架,裴烨最恨拿什么我是你亲妈做了什么就应该原谅之类的屁话,当他圣母白莲花?!

    陆忱安慰了几句赵瑟,见她稳定了下情绪,也跟着一路小跑来了。

    “裴诗我去看过了,她现在很好。”

    “我知道,当然,我也知道,你不是来劝我认她的吧。”

    “啊,怎么可能。”

    陆忱摸摸下巴,打开钱包,拿出一叠卡,但先掉出来的,却是一个套套。

    裴烨:“……”

    陆忱:“如果不是她半路跟过来,也许用得掉。”

    裴烨:“这里有我的办公室。”

    系统:“不许崩掉ooc!”

    管他呢,反正打都打完了,都要到下个世界了。

    啊,裴烨摸摸下巴,悄悄把口袋里那个跳x放放好。

    系统:“……”

    裴烨:“万一下个世界还用的找呢,可以带走吗?”

    系统:“……”装死。

    深吸一口气,裴烨看向陆忱,忍不住噗呲一下笑出了声。

    完全不明所以的陆忱挑眉看他,“你笑什么。”

    “大概是,表里不一?”

    虽然还是要做好去下个世界的准备,但是裴烨准备的还是很充足的。

    系统:“……放下那堆按摩器,那个世界不缺。”

    裴烨:装作没听见。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道黯非我的小说[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最新章节[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全文阅读[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5200[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无弹窗[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txt下载[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道黯非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