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8.第二十八章:和前任高富帅男友一起扇前男友的脸7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8/
    刚刚洗完澡的陆忱强迫症犯了,强行逼着自己喝完了一杯水,又洗了个手,正打算睡觉的时候,他的门铃和出了bug一样疯狂地响了起来——

    “午夜凶铃?”

    他出去开门,眼前的人风尘仆仆,语气急切,手中的照片都被他手颤在了地上,陆忱捡起地上的照片一看,他眉头也跟着一颤,“裴烨,何岑?”

    “陆忱我和你说,出事情了,不是甘晨托人拍照片吗,结果拍到了何岑带走了裴烨!”

    “我当时还在奇怪,裴烨不是已经和你在一起了吗,怎么可能会和何岑在一起,我一看不对啊,何岑和裴烨打在一起了,绝对是何岑这王八羔子手脚又不干净了!”

    “那他现在在哪儿?”

    “我让人一路跟着,好像去了xx大酒店,就是何家也投资的那家酒店。”

    “看照片应该是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

    陆忱思索了一下,看样子很冷静,“我去找何岑的父母。”

    “找他父母干嘛!”

    陆忱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徐平,“找他爸,一起去。”

    何岑一直都很忌惮他那个爸,带走他去找何岑一定会效果翻倍,而徐平正想说你真是淡定自若,却无意发现陆忱抓着手门把上已经有了雾气,把手也在微微地抖,不过就是眨眼的时间,徐平就发现,陆忱早就已经抓起一件外套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看到文件上所有内容的何任几乎是双目赤红,手上青筋毕露,看到何任的反应,赵瑟哭得更厉害了,“老公你听过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跟你说了这小子不成器不成器,你还要我把公司交给这么一个废物点心,这件事情我为什么不知道,赵瑟,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慈母多败儿!你这么宠着他,现在成了什么样子,英姨,这是谁寄来的?”

    英姨听到声响,忙不迭地过来了,“先生,我不知道,上面没有署名,放在门口我就拿来了。”

    “还是匿名的,这下等着你儿子倒大霉!”

    何任现在肺泡都要气炸开了,又来来回回仔细看了一遍,看到了赵瑟和裴烨的DNA检测表,压下心头的一口浊气,“裴烨,裴烨是谁?”

    他又抽出一张印着裴烨照片的体检表,赵瑟之前只顾看到了何岑干的那件坏事的资料,她抹抹眼泪,也凑过来一看,整个人也愣住了。

    “这……这我认识,之前我的手包被偷了,他还帮我追过小偷,我还觉得他长得和我很像,难道说,他竟然……”

    赵瑟颤抖着捂住嘴,更加泣不成声,何任赶紧问,“他在哪里你知道吗,我得去确认一下,他究竟是不是我们的亲儿子!”

    而在旁的英姨听到门外有敲门声,开门去了,还没等她彻底打开门呢,她就被推到了一边,陆忱头发微乱,脸色有点白,在看到何任和赵瑟正在吵架,他左脸颊上的小痣动了一下,“伯父,伯母,这时候来打扰你们很不好意思。”

    “这是怎么了忱忱,”赵瑟赶紧过来慰问,陆忱先是笑了一下,有些牵强的笑意,若无其事地扫了眼何任手中的文件,“伯母,裴烨……”

    “你说,裴烨?”

    听到这名字何任和激动了,“他在哪里,小忱你知道吗?”

    “他是我的助理,但是现在,他出了些事情。”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现在裴烨在何夫妇心中就是很有可能是他们失去的孩子,一听说他出事,两个人真是急坏了,“出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呀?”

    “伯父伯母,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情没和你们说,这毕竟是何岑的私人感情,我没权利干涉。”

    真是大大的坏,见他们俩急得头顶要冒烟了,陆忱才慢悠悠地接着补刀,“何岑和裴烨分手之后,心有不甘,绑架了裴烨。”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说是有人目击了这一切,你们如果不信,可以问问她。”

    “她就是你们xx酒店的前台,只不过,伯母,你现在最好马上给何岑打个电话,万一他又做什么傻事,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陆忱摸摸下巴,他现在已经让徐平接着追踪去了,先让赵瑟打个电话过去安抚一下,也能让裴烨暂时得到安全,谁知道何岑那种垃圾暴怒之下会做什么,如果不接,那他只能让徐平找到之后找几个警察过来,裴烨的安全最重要,别的事情以后再说。

    但赵瑟待他不错,先提醒一下,算是仁至义尽了。

    赵瑟被他这么一提醒,赶紧地给何岑那边打了个电话,结果不出陆忱所料,真的没接。

    最后一次机会,你都不要。

    “伯母,我没办法了,这毕竟是我的助理,而且,他也不光光只是我的助理。”

    “抱歉了。”

    陆忱耸了耸肩,赵瑟原本精致的妆容都哭花了,大概是料到陆忱要做什么了,“忱忱,你先别,就算是小岑做了坏事,但他毕竟还年轻啊,这样会毁了他一辈子的!”

    “那裴烨呢,伯母,”陆忱加重语气,这时候还护着假儿子他也是服了这样的妈,“他也是条人命,不比您儿子便宜。”

    “够了,赵瑟!那样的儿子我不要了,送牢里让他给我反省去,给他吃好的喝好的,他居然这么不成大器,还把人家小姑娘撞成植物人!”

    “何任,再怎么样小岑也是我养了这么多年的!你就这么无情吗!”

    忽然就歇斯底里嘶吼起来的赵瑟疯了一样把眼前桌子上的水杯全部挥在了地上,“我这么多年了,受了你这么多白眼,就连小岑也是,你以为我想丢了那孩子,何任啊何任,你怪了我这么久,你是不是个东西,就算那裴烨是我亲生孩子,那小岑你也要救!”

    何任更加暴怒了,浑身都气得发抖,“赵瑟,怪不得你养出这样的孩子,我告诉你,等我找回了亲生儿子,何岑那混蛋小子就必须给我滚蛋!”

    冷眼旁观这场家庭纷争,陆忱真是懂了他们怎么会养出何岑这种垃圾儿子,而就在此时此刻,赵瑟的手机居然就响了,她赶紧冲过去接,很快又换上了一脸惊喜的表情。

    “小岑,是我!你现在哪里?”

    见居然是何岑那王八打回来了,陆忱收起一脸玩味,竖起了耳朵,那边赵瑟越哭越厉害,“小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了?”

    电话那头的何岑一听他妈哭了,一下子就奇怪了,“怎么了,妈,你哭什么。”

    而在角落里,被五花大绑嘴里还被塞着布的裴烨一听说是他何岑那个妈,只得无力地呜咽了几声,他不知道被何岑带到了什么破地方,好像是何岑在郊外特别偏远地方的一区别墅,特别适合杀人抛尸的那种,裴烨越想越后怕,越想越难过——

    这个身体还是小处男呢,陆忱这么帅气的小攻他还没和他好好亲热过,怎么可以说死就死了,他会哭的!

    系统:“你真是我见过金手指最少的宿主了。”

    裴烨:“之前你还给我开开呢,现在呢,金手指呢,被你吞了吗!”

    系统:“有的有的,急什么,你好烦哦,真的。”

    裴烨:“哼,我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啊!”

    “你在说什么呀妈,那件事情你不是已经给我压下去了吗,怎么可能又被翻出来了,我不信,妈,没事儿,就算你不行,我爸总不能不管我吧,我爸呢?”

    赵瑟看了眼何任,语气急促,“你还你爸呢,这件事情你爸知道了根本不可能帮你,他现在可是气坏了,你在哪儿,赶紧给我回来!”

    怎么可能回去,他还绑着裴烨。

    “妈,我现在回不去,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那件事情没关系,你肯定能帮我压下来,那女的又没死,不着急。”

    何岑语气轻快,边说边用力一脚踹在裴烨胳膊上,恶狠狠地说了句,“别乱动!”

    “你在和谁说话?!”

    赵瑟语气加重了,“小岑,你是不是绑架了裴烨,你告诉我,你已经犯事情了,你居然还要接着犯,我告诉你,你快点放人!”

    “妈,你又怎么会知道,你是不是暗中找人监视我,妈,你疯啦你,追踪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原来你和我爸一样就认为我会做坏事,我不回去,我也没绑架那个叫什么裴烨的,我又不认识他,你别瞎猜了,我挂了!”

    电话被对方不耐烦的挂断了,赵瑟跌坐在椅子上,涂着宝蓝色指甲油的指甲用力抓紧了头发,狠狠地揪着,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何任狠狠地瞪了一眼赵瑟,对着陆忱严肃道,“走吧,我陪你去找何岑。”

    “伯父,您知道何岑在哪儿?”

    何任深吸了一口气,“先别通知警察,那小子脾气躁,真的伤到人就不好了,对裴烨不好,对他自己也不好,他已经做了这么多的坏事了,不能再错下去了。”

    “他在xx郊区有个别墅,”他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是赵瑟偷偷给他买的,其实我都知道,你说这样不学无术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放心把所有产业交给他。”斩乱

    “等一下,伯父。”

    陆忱有些歉意地打断了何任,他飞快了看了一眼,这又是徐平打来的,他不接不行,他走到门外,“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和你说,陆忱,你不是要我照看一下裴烨的妹妹吗,她人又不见了!不过这回性质又不一样了……”

    徐平看着手下递给他的手机,里面是截取下来的监控视频,“她这回,是直接被强行带走的,好几个有点像□□的人过来,打伤了不少人带走了她,有好几个目击证人,警察到的时候她就已经被拉走了,别提了,这肯定又是何岑干的。”

    “呵。”

    陆忱忍不住笑了,只不过缺了些温度,“自掘坟墓,我们再送他一程。”

    绑了一次还不够,还敢当着他面再对裴烨妹妹出手,真是胆子够大。

    他重新走进去,而何任则还站在原地,看到他,很是无奈、又是愤慨地和他说。

    “走,我带你去找何岑。”

    .

    “裴烨,你居然还敢打我。”

    何岑冷笑,慢慢俯下身子,“你真是翅膀硬了,陆忱给了你不少好处是吧,你都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何岑,那你是什么东西,垃圾、还是废物?”

    裴烨索性也豁出去了,他一直都在隐忍,隐忍,从一开始何岑揍他的时候他还在忍,毕竟他们之间还有很美好的回忆,现在全部都变成了恨意,何岑这样的人,就是社会的残渣,“明明是你先出轨的甘晨,还把脏水泼在我头上,我告诉你,我不会认得,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你打死我也不认!”

    “啪”地一巴掌,裴烨的脸被何岑打得生疼,顿时火辣辣地烫了起来,“我现在不想听你废话,裴烨,你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真以为有陆忱保护你妹妹,你妹妹就会真的没事,我告诉你甭想!”

    他拍拍手,很快,从一扇小门里,就出来几个男人,把几乎都要虚脱的裴诗扔在地上,裴诗和裴烨对上眼,虚弱无比地喊了声,“哥……”

    小手摸上裴烨被打红的脸颊,霎时她就哭了,裴烨倒是没事,他皮糙肉厚,但妹妹是无辜的,“我去你妈的,何岑,你打我也比害我妹妹强,你他妈还是男人吗!”

    “是不是,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何岑挥挥手,示意那些人出去,他起身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点都不急不慢,反正裴烨在他手里,他现在是一点都不着急,别的事情以后再说,反正,家里人总不能不管着他。

    可裴烨急坏了,这是打算一次不成在强一次吗,不不不,只是身上被绑成这样也不好动,此时,裴诗猛烈地咳嗽起来,裴烨赶紧朝她投去关切的目光,裴诗却朝他眨眨眼,悄悄爬到了他身边,从侧边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折叠小刀——

    系统:“我还是爱你的。”

    裴烨:“你终于,舍得,给我开了次金手指!”

    系统:“刚刚总系统表扬了你这个宿主很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就特别托付我来帮帮你。”

    裴烨:“总系统都说我吃苦耐劳……你说说我日子要过的多苦……”

    系统:“这样你才能如此练得这么耐、操啊。”

    裴烨:“……法克鱿?!”

    靠着这次金手指的作用,裴诗神奇地用完全不符合她力气和速度的力量割开了一根绑着裴烨的粗绳子,何岑此时又朝着裴烨走了过来,裴诗迅速又变成了那个柔弱无骨的妹妹,而裴烨假装好了,等着给他致命一击——

    可还没等到他给他致命一击,就听到底下一阵骚乱声,何岑皱了下眉头,“这是有人来这里抢劫?”

    别说这样还挺有点黑色幽默,他自己都是一个绑架犯,还说什么抢劫,他走到下面,反正裴烨被绑着他也不怎么担心,在看到底下来的人不是抢劫的,而是他自己的爸的时候,他们两眼对上——

    “何岑!”

    何任对他是怒目而视,“你给我下来!”

    怎么可能下来!

    何岑其实是有点怕他这个养父的,他马上转头就重回房间,结果裴烨和他妹妹的影子都没有了,他顿时慌了手脚,手边第一时间先把门反锁了,然后就在房间里四处寻找裴烨。

    地上原本绑着裴烨的绳子很明显有一处割痕,他满脸阴鸷,“裴烨,我知道你在这里,你马上给我出来。”

    屁吧,出来不被你切成生鱼片?!

    裴烨趴在床底下,大气都不敢出,裴诗也死死抓着他的胳膊,何岑环视了一圈,把目光定在了床底下。

    脚步声、心跳声混在一起,何岑朝着床走去,裴烨都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咕咚一声,眼前着那双黑皮鞋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

    “爸!”

    还没等何岑走到床下,他自己就被迎面一拳打傻了,给他一拳的正是他自己的爹何任,何任一脸恨铁不成钢,“何岑,你个混账!”

    “爸,那是个误会……”

    到了何任面前,何岑的气压瞬间小了一半,陆忱在旁边乐不可支,这就是传说中的恶人还需恶人磨吗,看到一旁一脸幸灾乐祸的陆忱,何岑气不打一处来,“陆忱,是不是你害我?!我告诉你你不会……”

    见场面瞬间就被扭转了,裴烨拉着裴诗趁机就从床底下爬出来,陆忱对上裴烨,见他身上多处伤痕,脸上还有指印的时候,陆忱眯了下眼,死死抿住了唇——

    而何岑那些手下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无声无息地给打包走了。

    何岑被他爸一拳揍上来,在加上之前的怒火和已经被压制了太久的本性,他仗着年轻一把抓住了何任的胳膊,一脸狰狞,“何任,你算什么东西,就因为你养我就了不起吗,我告诉你,你的财产不给我也得给我,我可是你的亲生孩子!”

    “你才不是我的亲生孩子!我养你是仁至义尽!”

    何任涨红了脸,“你哪里像我的孩子了,你就是个外面随便捡来的垃圾!你从小到大,让我省过心吗?!不成器的玩意儿,成天给我惹是生非,你以为你撞了个小姑娘我会帮你?我告诉你,你已经被人告发了,别还在执迷不悟!”

    他们俩吵得火热,陆忱已经抓住裴烨的手离开了,裴诗走得慢,但也紧紧地跟在身后,但听到噗通一声,裴烨转头,裴诗已经摔在了地上,而何岑不知何时已经跑出来抓住了裴诗,而何任则倒在地上,肚子上还插着一把水果刀——

    鲜血汩汩流了一地,何岑现在已经完全疯了,死死掐着裴诗的脖子,咔擦几声,不知何时,徐平拿着摄像机出来煞有其事的秀了秀,“哎呀呀,这个角度好,正好在九宫格里,还是偏三角光,何岑,你五官真立体啊。”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男人出现抓住何岑,裴诗被一个男人抱走,陆忱示意裴烨别动,自己走到何岑面前,那几个男人火速撤退,还没等何岑反应过来,他只觉得肚子像是被卡车碾压了一样,痛得他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的半边脸,被陆忱踩在脚底,火辣辣地疼,陆忱轻笑,“怎么样,舒服吧。”

    “一直忘了和你说,我最近在练泰拳,只是缺个实践对象,你就送上门来了,何岑,你也有这么聪明的一天。”

    “那个……陆忱。”

    身后裴烨弱弱地开口了,“我也有话要对他说。”

    裴烨走上前来,走到徐平面前,把他相机里的储存卡取了出来,然后把储存卡还给徐平,顺便附赠他一个纯真的笑容,他走到何岑面前,在陆忱一脸无语中,把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扒拉下来递给徐平。

    “谢谢。”

    裴烨笑得无比春光灿烂,然后转手就把相机砸在了何岑的——

    裤裆处……!

    闻着伤心听者落泪,仿佛已经听到了某人蛋碎的声音,不得不说,何岑确实叫得有点凄惨,这毕竟是关于自己下半身的性福——

    陆忱的嘴角抽了抽,浑身忽然有些恶寒,对上裴烨猫儿似的眼,他假装自己很白莲花的眨眨眼,嘿嘿一笑。

    很快,由远及近地就传来了警鸣声,正好可以打破一下眼前尴尬的局面,陆忱看向徐平,皱眉,“不是已经先让你别报警了吗。”

    徐平:“这不是我打的。”

    陆忱:“到底是谁打的?”

    裴烨:“什么什么打的,你们在说什么?”

    陆忱:“……你们有毒。”

    很快,他们就把自己伪装成几个白莲花,裴烨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何任,赶紧冲过去,“唉,救人啊!”

    何任微微睁开眼,看到的是裴烨焦急的脸,而这脸……这脸……

    长得真的很像赵瑟……

    他放下了手中的手机,彻底睡了过去。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道黯非我的小说[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最新章节[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全文阅读[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5200[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无弹窗[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txt下载[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道黯非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