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5.第二十五章:和前任高富帅男友一起扇前男友的脸4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8/
    看到那个该死的甘晨那副倒霉的嘴脸,裴烨心里除了快慰还有安慰还有欣慰,反正气到他了,他就觉得自己特别开心。

    系统:“你就这么点出息?你忘了你还有一个可爱的前男友啊。”

    裴烨:“对哦,那王八蛋!”

    系统:“你想怎么对付他?!”

    裴烨:“他不是嫌弃我不会打扮,觉得我穷,没品味,最主要很平淡没有甘晨那个买屁股的有魅力吗。”

    系统:“对啊,就是你啊,说得很实际。”

    裴烨:“他奶奶的你别说话,张口闭口打击我自信心。”

    的确,何岑之前就是嫌弃裴烨这个人平淡,但实际上裴烨算是一个穷沟沟里长大的苦孩子吧,怎么可能很会玩、更不可能长袖善舞,和甘晨一样特别会说话、抛媚眼,卖个骚情什么的,裴烨就是个老老实实的本分人,除了有点小聪明和小机灵,他根本就是个白莲花啊。

    套路还是何岑最深,其实挺可惜的。

    裴烨对何岑是动心的,毕竟何岑之前是多好的人,就算有点小毛病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么僵。

    可恨就恨在,为了新欢甘晨几句话,就不顾旧情,整治他就算了,还带走了他的妹妹,要不是陆忱,他可就惨了。

    刚刚拍完一段对手戏的裴烨坐在一旁,神情居然有些落寞起来——

    “你以前是这样的吗?”

    “裴烨,我对你的耐心到了尽头了。”

    何岑狠狠甩开他的手,“你无趣、无聊、张口闭口你妹妹你妹妹,还有你那些根本不入流的破工作,你真以为你长得好我就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拔?!你到现在都不让我碰你,明明就是婊、子还要立牌坊,你也配?”

    “我怎么对你的你不知道吗?我对你的耐心已经快耗光了,你别来找我了。”

    说完这些话,他也不管裴烨还站在雨里,跑车轰鸣一样的马达声咻地传了老远,裴烨傻傻地追着跑车想解释写什么,可是那车已经走了老远了,他滑了一跤,跪倒在地,回去还重感冒了。

    原来是新欢胜旧爱,他是被抛弃的前夫啊。

    去他妈的。

    裴烨哼了一声,用力一脚捻灭了地上的烟头,却见眼前又多出一道影子。

    “你在这儿。”

    这声音,一听就是陆忱。

    裴烨抬起头,又低头看了看地上被他踩烂的烟蒂,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他的小白羊形象啊,大打折扣!

    “剧组的饭不好吃,我带你去外面吃。”

    “导演会说吗?”

    “冯导演?”

    陆忱摸摸下巴,“他应该不会责怪自己的侄子。”

    “啊?他是你舅舅?”

    裴烨傻眼了,冯修明是陆忱的舅舅,那陆忱的爸妈该多厉害啊,但是他自己肯定已经很出彩了……

    “再说了,他难道还不允许我追老婆那就太过分了。”

    陆忱朝裴烨伸出手,“来吧。”

    忽然间说的这么直接,裴烨嘿嘿一笑,刚刚伸出手就被陆忱拽到了怀里。

    陆忱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啊,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但是很香。

    怀抱也很有力,最主要裴烨深深感觉到这肯定也是一个有腹肌的男人,有腹肌的男人体力都不差,他深深感觉到了自己之后的性生活有了着落,真的好想来约炮啊,他已经不想再过自撸的生活了。

    还以为陆忱这种人会带他去什么法式大餐厅这种特别优雅、特别墨迹就是愣不让人好好吃饭的地方,然而并没有,陆忱带他去了一家应该是私人的店,布置得很温馨,甚至有点家的味道。

    既开餐厅也卖花,所以装饰这家店的基本都是鲜花,一进来都能闻到清香,这家店主要都是火锅之类,比起大街上很随意一抓一大把的火锅店,价格嗯,要贵了两三倍,但是这个汤底、配菜一上来,裴烨一尝味道就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这汤应该就是很普通的猪骨浓汤,但是特别爽口、汤面上淋淋落落铺了不少淡粉的花瓣,配着这清清爽爽的汤,裴烨差点就想把锅给端了。

    在他埋头痛吃的时候,才注意到好像一直就他一个人在疯狂地动筷子,而陆忱……

    裴烨抬起头,发现陆忱正含笑看着自己,半托着下巴,微微侧头,天生往上翘的唇角边是温柔清恬的笑意。

    “好吃吗?”

    裴烨忍不住点点头,陆忱把手中刚刚剥好的虾仁放进裴烨的碗里,“多吃一点,你太瘦了。”

    陆忱的手指很修长,皮肤又白,外面的微光在他手上晕了一层淡金的光圈,眉目间都被圈上了光,配上这张颜值满分的脸,裴烨只觉得自己嘴巴更干了。

    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贴心,感动到哭唧唧。

    系统:“你是不是看不出什么叫做披着狐狸皮的狼?”

    裴烨:“我喜欢在床上的狼。”

    系统:“……狼是群居动物。”

    裴烨:“你是说……群p?!”

    系统:“……”真是无力吐槽了。

    这样一对比就更明显了,何岑从来都不会这么体贴,就算是追他的时候也不会这么帮他剥虾,他那个时候没觉得,现在想想,何岑的态度其实挺耐人寻味的,估计就是觉得他能玩玩,结果他死活不让上——

    废话,等他准备好的时候你不是不要他了吗。

    迟早要让他后悔。

    “我好像吃得……有点多。”

    说这话的时候,裴烨有些迟疑地扫了一眼被他风卷残只剩下一堆残渣和蔬菜的盘子,而对面的陆忱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面前的盘子……嗯。

    总之这一顿绝对是他吃了一堆,他大概是真的猪吧。

    “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陆忱笑得很温柔,只是起身的时候笑容倏地冷了下来。

    .

    “你居然来了,陆忱。”

    对面的人把手中的烟放下,陆忱淡淡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徐平,调查得怎么样。”

    “我出手你还能不放心吗,你最近喜欢的那个,叫、叫裴烨是吧,我查过了,身世小白,过得好像还挺苦,住在xx区的小弄堂,家里有个妹妹裴诗,不过他好像不是那家人亲生的孩子,是被抱养的。”

    “抱养的?”

    陆忱皱了下眉,怎么这年头还有这么电视剧一样悲惨的人生,简直就是从小虐到大。

    看来,他更要多多关爱一下他了。

    “唉,陆忱。”

    徐平摘下装逼无敌的墨镜,神秘兮兮的凑到陆忱耳边,“何岑不也是吗。”

    “这关他什么事?”

    陆忱的唇角微微勾起,徐平晃晃手指,“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何岑的妈年轻时候生了个孩子,几岁就被抱走了,何岑是他妈外面偷偷买的,何岑的爸也默认了,只有何岑自己不知道。”

    “我也是靠这些小道消息吃饭的,我肯定能挖到啊,陆忱你别这么看我,我是说真的。”

    “电视剧看多了?”

    陆忱哼了一声,他见过何岑的父母,父亲何任是个整天神情阴鸷的中年男人,说话总是威严冷漠,母亲赵瑟倒是个很温柔优雅的女士,但是光看脸。

    何岑的确长得还凑合,但是和他父母真是没有半毛钱的相似。

    “我是说真的,我之前不和你说是因为我也不确定,但是我后来听何岑母亲身边那个保姆说何岑母亲一直还在找她那个亲生儿子,但都这么多年了,能找到才叫见了鬼。”

    徐平不屑地摇摇头,“何岑那个父亲这么传统,将来指不定财产是谁的呢。”

    “谢谢了。”

    薄唇掀起一个微妙的弧度,陆忱的眼睛弯弯,“接着查,何岑私底下干得那些破事儿。”

    “你为什么回和他过不去啊,啊我知道了,何岑之前……”

    “我刚回国之初,他找人在我之前那辆保时捷里。”

    说到这个,陆忱冷笑。

    “动了手脚。”

    可笑,真当然他没发现,还说什么兄弟。

    等陆忱重新回到餐厅,裴烨已经坐在那里玩手机了,桌上已经被收拾干净了,似乎是感觉到他脚步声,本来在玩手机的人朝他起身挥挥手——

    “陆忱,我等你呢!”

    那人神采飞扬,眼睛又圆又大,和猫儿似的,正笑着很欢。

    和当初他摇下车窗,打喷嚏飞掉一根烟的男人重叠在一起,真是特别的有意思。

    “嗯,我来了。”

    他微微一笑,不自觉地加快脚步。

    “我待会儿有事情,送你到片场我就要走了。”

    “走这么快啊,”裴烨心里不免有些可惜,他忍不住站在陆忱面前,和他贴得还挺近,“你好高啊,有185吗?”

    陆忱:“应该过了,长得高以后好帮你打伞。”

    啊?

    裴烨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低头的瞬间还偷偷瞟了一眼他的裤裆……

    系统幽幽道:“你在看什么地方。”

    裴烨:“这是一个充满了学术性的位置。”

    系统:“你敢不敢不要把你的不要脸说得这么一本正经,我好想打你啊。”

    裴烨:“你居然要打你的小甜甜,你是不是也和何岑一样,外面有了新欢?!”

    系统:“我要是有了新欢,你早就不可能在这里和我安静地说话了。”

    裴烨:“……那我是上天了吗?”甜心可口:首席霸爱100遍

    系统很冷静地:“不,你那是入土了。”

    当然陆忱是不可能想到裴烨会这么猥琐地盯着自己的裤裆,他忽然伸手伸到裴烨身后,就当裴烨以为自己要被抱住来个在这个浪漫的店里来个深情一吻的时候——

    “给。”

    不知陆忱从哪里变出了一束玫瑰,但最主要的不是玫瑰,而是躺在玫瑰上面那个装饰精美的盒子。

    “送你的。”

    “打开看看吧。”

    “这样不好吧,我……”

    其实裴烨,嗯,真的蛮想打开看看的。

    “我在国外,都是当着朋友面打开礼物的,没关系。”

    裴烨假装迟疑了一下,“那我真的打开了哦。”

    口嫌体正直,裴烨的鸡爪子已经迫不及待地摸上了那个盒子,打开一看,居然是个手表。

    高级运动腕表沛纳?!

    “这太贵了吧,我……”

    “拿着吧。”

    陆忱谆谆善诱,“拿去卖了支撑一下家用也是可以的,你要出去打工可以锁好放家里,总之不会有错的,而且这也没有很贵,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贪婪的人,以后——”

    他顿了顿,笑得别有深意。

    “还多着呢。”

    裴烨则在心里默默腹诽,你太瞧得起我了,我就是特别喜欢钱啊,尤其是有钱的你。

    而另一边,被气到炸毛的甘晨拍完戏越想越不开心,被裴烨的事情影响到,前面拍戏演世家公子的时候被无情NG了十几次,当初找他来的赵庆都有些不大高兴了。

    “你这拍的什么。”

    在赵庆很生气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甘晨干脆就中场休息去了,不过也是,他已经算是在演一个仙侠偶像剧里面相对比较好演的世家公子了,但还是演得和什么一样。

    全怪那个裴烨,还有那个陆忱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行,他要打个电话问问。

    他忙不迭地打通何岑的电话,那头电话响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甘晨心里更加烦躁了。

    等终于接通了,那边一片嘈杂声却让他心里有些不安起来,“何岑?”

    可那边回复他的却不是何岑的声音。

    “你找何岑?他喝醉了。”

    是个男人的声音,音色很亮,听起来一定还很年轻,“你是谁啊?”

    甘晨忽然想到之前陆忱说得话。

    “让他给我接电话,那你是谁?”

    本来心情就够差了,还莫名其妙地多出这一号人,对面的人哼了一声,“神经病。”

    挂了。

    挂了?!

    甘晨整个人都要炸起来了,“何岑你个王八蛋,变心速度居然这么快!!”

    而那边挂了电话的男孩子嘴里骂骂咧咧了几句,“神经病啊,我就是个收酒的还被凶。”

    他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醉得不省人事的何岑,恨恨骂道,“都是神经病。”

    .

    当何岑头疼欲裂地站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他走出会所,下意思扫了一眼手机。

    甘晨打来的?!

    他打了回去,那边电话嘟了好几声,“什么情况?”

    事情不都解决好了吗,裴烨他也折腾了,他妹妹也如甘晨所说煞到他了,还帮他推荐进了影视公司,还要怎么样?!

    简直就是烦人啊。

    算了,毕竟他还算是自己刚刚喜欢上的新欢,哄哄得了。

    最近本来事情就多,父母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微妙了,连个公司都不愿意给,是不是亲生的啊。

    越想越烦躁,他坐上莲花,直奔和甘晨一起住的别墅去了。

    “甘晨?!”

    “开门啊!”

    敲了好几次门都不见给他开一个,他酒劲还没过,脾气当然也大,“你要死啊,我的家!”

    猛地一脚踹到门上,门板都抖了抖,里面的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何岑气得简直要炸起来了。

    正当他打算转身就走的时候,终于门开了。

    甘晨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他。

    “何岑,你王八蛋。”

    “你有病啊,甘晨。”

    何岑冷笑,“我做什么了?你叫我王八蛋,别给脸不要脸,让我进去。”

    “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风流?”

    “什么?”

    “你那个朋友陆忱,就算之前是朋友现在不是吧,他都知道你居然在外面还有人?何岑,我们才交往了多久,你怎么一点都恶行不改啊。”

    “你又在发什么疯,我这几天因为家里的事情都焦头烂额了,还要管你的事情,你要点良心没有?在这点上你还不如裴烨,至少他不会揪着这种一点证据都没有的小事来质问我,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像个无理取闹的泼妇。”

    “我比不上裴烨,可笑不可笑,他现在已经转身勾搭你的朋友陆忱了,这算是什么人啊,何岑,裴烨确实吸引人啊,那个陆忱给他的可是名导冯修明的电影,还在学校没毕业呢就可以接到这个好的片源,而我,我就只能演演仙侠偶像剧是不是?”

    “你爱要不要,别在这里和我大惊小怪。”

    深吸了一口气,何岑揉揉太阳穴,“我懒得和你说了,我家里还有事情,你自己玩自己的吧。”

    “我们冷静几天再说,这几天我心情不好,别惹我了。”

    懒得再看一眼甘晨,何岑转身就离开了,一点留恋都没有的态度更是大大刺激到了甘晨。

    “肯定是外面又有人了,妈的,不怕下半身烂掉啊。”

    冷冷哼了一声,甘晨眼中多了些阴郁。

    要是真这样,还不如多搞些证据来,到时候分手还能多点分手费。

    不如雇个私人侦探来好了,甘晨忽然就释然了,站在门口就低低笑出声来。

    .

    虽然说是演了冯修明导演的电影,但是作为一个纯新人片酬也不可能完全高破天际,自己欠了陆忱这么多钱总还是要还的,裴烨这个人是挺不要脸的,但是在财物方面他是绝对不可能做那种欠钱不还的事情。

    可是等他赶到他原来工作的那个SS俱乐部的时候,经理抬了抬眼镜,虽然笑着但是语气很冷漠。

    “裴烨,不好意思,你不能在这里接着工作了,抱歉。”

    WTF?!

    这工作算是很赚钱的了,肯定又和何岑有关系,裴烨很是颓唐,但还是忍住了,想到欠下的债,心里不禁内流满面。

    系统:“你装什么装,吃了第二碗泡面了,你看你最近都圆了,你是打算生孩子吗?”

    裴烨:“没有钱没有钱没有钱,我好想去买屁股啊啊啊。”

    系统:“不是我说你,这么好的攻你都把握不了,那还有什么用。”

    裴烨:“他到底喜欢我哪里啊?啊,我逗比还是我长得好看?”

    系统:“大概是,编剧疼你吧。”

    裴烨:“……不怼我你会死?!”

    怕自己长肥了,事实上已经长肥了的裴烨打算夜跑,可总是事与愿违,他跑到一半。

    下雨了。

    裴烨一脸郁闷地躲进路边一家高级咖啡厅里,他跑到了一个很高级的地段,在这么金贵的地段只开了这么一个咖啡厅,很明显他是消费不起的,对于他不要脸的在这里坐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那些侍者的表情很明显不善意啊。

    “这位先生,我们这里规定只有消费了才能在这里就座,您……?”

    终于有一位侍者看不下去了,来敲裴烨的桌子了,裴烨干笑,“我,我坐一会儿就走。”

    说着,为了显示自己有点小钱,他暗搓搓地摸出那块沛纳海,那位侍者讪讪地接着说,“可是,您……”

    “有人偷钱包!”

    一声女士传来的惊呼声,裴烨转头,是从一个长得颇为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发出来的,她的手提包正被一个穿着短袖刚刚夺门而出的男人拿在手里,她看起来像是急坏了,裴烨本来不想做好人的,但是那女人很无助又着急的要命的样子刺激到他了,他决定去追那个小偷。

    他也跟着那个小偷冲了出去,路上顺便报了个110,但这么快110是不大可能赶到的,那小偷跑得贼拉快,眼见着要过了那条马路——

    一辆莲花跑车堪堪一个打弯转到那小偷面前,那小偷因为差点被撞到,吓得手中的手提包都掉下来了。

    而下来的人,裴烨暗暗往后退了几步,心里居然有些想哭。

    这算是什么狗屁运气,这都能碰到何岑?!

    何岑走下车,皱起眉看着那惊魂未定的小偷,一拳就打在那小偷肚子上,那小偷痛得倒地,他又狠狠地补了几脚。

    “你居然敢偷我妈钱包,傻x你活腻味了?!”

    过了许久,那个妇人也匆匆赶到了,她喘了一会儿,走到何岑面前,语气温柔,“小岑,没事了。”

    她一个转头,又看到了不远处杵在那儿的裴烨,虽说她已经不年轻了,但还能看得出年轻时候一定很漂亮,那双猫儿似的眼睛亮了起来,“小岑,就是他,刚刚帮我去抓小偷的,我们去谢谢他。”

    其实……不用谢了。

    裴烨干笑,正好对上何岑望过来的眼睛。

    这他妈的。

    就很尴尬了……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道黯非我的小说[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最新章节[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全文阅读[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5200[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无弹窗[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txt下载[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道黯非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