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4.第二十四章:和前任高富帅男友一起扇前男友的脸(三合一)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8/
    “好无聊啊,陆忱,你以前都不会这么拦着的。”

    何岑打了个呵欠,“我教育一下自己的人而已,这你都要插一手,不是我说,前几年你说你在国外进修,现在接手了公司生意做好了,反而迂腐了?”

    原来这个人叫陆忱啊,裴烨“嘶”了一声,这地板太硬了,滚下来也是很疼的。

    在阴影的隐蔽下,从裴烨这个角度看过去,陆忱似乎是昂起了下巴,极轻地笑了一声。

    “和你无关啊。”

    这话声音不小,还有些不以为然,摆明就是无所谓何岑的意思,听到这语气,何岑也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指。

    陆忱从阴暗中走出来,身上这种偏修身的长裤穿不好就会显得腿型特别丑,又粗又短,但是这个人的腿,裴烨不可否认自己其实多少也有点喜欢大长腿的男人,这个叫陆忱的腿真是又长又直还很匀称,他悄悄支起身子,抬起头——

    可惜了,还是光线太暗,只能看见半张剪影,但足够了,裴烨的直觉告诉自己,肯定高颜值。

    不是高颜值,他马上……

    系统:“肯定帅,别自杀了。”

    裴烨:“你好像已经完全懂了我的套路。”

    系统:“我还能不懂你那点套路?你这种看脸的,在某些国产xx辣眼剧中根本活不过三秒。”

    裴烨:“今夜我的大腿,就是不为你而开。”

    系统:“……”神经病。

    “欺负女人,真长本事。”

    陆忱身旁的男人走去扶起倒在地上的DJ米娜,米娜的嘴角都摔破了,把散乱在额前的头发拨到一边,低低的抽泣,都不敢大声喘,看着都让人有些心酸。

    裴烨知道,这肯定跟他有关系,毕竟米娜和他关系最好,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何岑这是杀鸡给猴看呢。

    其实这比打他还让裴烨难受,米娜是个小姑娘,就算他这个人没心没肺了一点,但因为迁怒他,而欺负小姑娘这种事情真是他妈的没品。

    “好,没劲。”

    扔下这句话,陆忱转身就走了,在走到裴烨身旁,又停顿了。

    然后,他蹲下身子,裴烨看到他的脸,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系统,我要给你盒饭里面加鸡腿!

    并不是说他长得多么玛丽苏,而是恰好完全符合裴烨的口味,眉眼很精致,昏黄的灯光下,更是尤为深邃,唇角微微上翘,但他的表情却是淡淡的、应该是天生的微笑唇,这种脸,裴烨眼睛都不眨一下,啊,这脸真是,恰到好处?!

    “真好看!”

    对方笑了一下,眉眼弯弯,“谢谢。”

    裴烨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把夸人的话给说出来了,此时何岑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

    陆忱和他一直亦敌亦友,两个人因为家境相仿,不过陆忱家里好像更有些背景,他俩一直都被拿来比较,陆忱这个人表面好像挺正经,私底下玩起来比他玩得还疯,两个人在这方面还算有个共同点,可自从陆忱从国外进修回来接手了公司之后,他们俩之间的差距就开始被拉开了——

    何岑没少暗恨,陆忱这个人,不知哪来的魔力,所有人都围着他转,甚至有人还偷偷说。

    “何岑怎么可能比得上陆忱?!”

    “有啊,更二世祖玩得更多,绝对是何岑厉害啊,哈哈哈!”

    放屁,明明陆忱玩得更疯,只是他——

    更会装啊。

    现在就连裴烨,他当初这么追裴烨,也没见到他盯着自己看眼睛动都不动一下啊。

    “原来是你啊。”

    陆忱笑得有点玩味,“有趣。”

    什么意思?

    裴烨没懂这人怎么想的,胳膊却被拉住了,然后他就这样被陆忱扶了起来。

    “走吧。”

    感受到身后何岑阴森森的目光,裴烨僵了一下,陆忱有意无意挡住何岑的目光,然后护住他,低声道,“没事。”

    米娜也跟在他们后面,瑟瑟发抖,陆忱示意那个保镖带着米娜先走,摆明了护着她,然后就这么当着众人和何岑的面,迈开长腿就往门口走去——

    “陆忱,你拽什么!你要是今天走了,我们俩就再也不是哥们了!”

    “难得一次聚会,你非要让我难堪?!”

    听到何岑咬牙切齿的声音,陆忱头都没回,冷冷淡淡、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随你。”

    当真是气死一票的欠揍。

    .

    被陆忱拉着胳膊的裴烨满头的粉红泡泡,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何岑气到爆炸的样子,还有脑补出了一部**偶像剧,主演就是他和陆忱。

    系统:“我仿佛又看到了你已经在策划买套套的事情了。”

    裴烨:“不用买套,直接干不要怕。”

    系统:“……你给我矜持点,这么主动!”

    裴烨:“会有肉吃。”

    系统:“……”

    但何岑这个人,他可不觉得陆忱得罪他了,他会放过他,但看样子,陆忱这么拽,应该会比何岑背景更雄厚一点?!

    “那个,陆先生。”

    他看着陆忱拉着自己的胳膊,清了清嗓子,“何岑……”

    “找我麻烦?”

    “嗯……”

    “那就来。”

    陆忱转头,放开了裴烨的胳膊,天生上扬的嘴角让他现在看起来有些似笑非笑一样,仔细看,左脸颊上还有一颗褐色的小痣,有种无形的诱人、和奇异的神秘感,“你怕?”

    “当然不怕!”

    裴烨都敢于挑衅那个最难惹的小人甘晨了,怎么可能会怕何岑,他老早想手撕他们了。

    等等,裴烨一拍脑袋,等等他那个妹妹,“裴诗!要命了!”

    陆忱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裴烨一看时间,他唯一一块手表,虽然还是苦逼的地摊货,就这么坏了?!

    表面已经破碎掉了,针也不走了,裴烨心里更慌了,当初何岑追他的时候,可是特别殷勤的,还帮他妹妹安排了甲等医院的最好病房,现在他们俩闹掰了,又是刚刚那一出,不是更加,会不会影响到那个在医院的妹妹……!

    “我,我能先走吗。”

    裴烨着急得都要结巴了,陆忱点点头,又补上一句,“我送你。”

    人真好!好喜欢!

    裴烨感动到了不行,但他刚刚已经差点崩了裴烨宿主本身的ooc,现在他要假装很淡定,“麻烦你了。”

    跟着陆忱一路到了停车场,让裴烨走在旁边,他就站在裴烨身旁的安全距离,不过分亲密,也不十分疏离,控制得相当好,裴烨小心脏乱跳表面却要很淡定,毕竟裴烨本身人设是个宠辱不惊、看淡人生历尽沧桑的苦命孩子。

    看到眼前陆忱的私家车……裴烨的小心脏又撼动了一下,这个人,我的妈啊。

    这车居然是柯尼塞格,嗯,裴烨仿佛看见了不少钱在眼前晃来又晃去,然后大把大把的飞走了。

    打开车门,陆忱特别绅士的请裴烨先进去了,裴烨为了不希望自己和一个乡村野人刚刚坐上小轿车一样,只能双手握紧,十分紧张的合拢了腿,陆忱坐到驾驶座上,看到裴烨的小学生坐姿,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没必要这么紧张。”

    他又不会吃人。

    裴烨“哦”了一声,又忍不住偷偷转头看向陆忱,意外的又发现陆忱的鼻子很好看,鼻尖微翘,就是整容的范本鼻,微笑唇淡淡绯红,哪里都越看越好看,真是好想亲上去啊——

    可还没等他想亲上去,陆忱已经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些医药用品,大概就是碘酒棉签之类的,他指着裴烨的手腕擦伤处,“破皮了。”

    裴烨点点头,陆忱用棉签蘸了点碘酒,轻轻涂在裴烨手腕上,鼻息都喷在上面,碘酒冰冰凉凉的,一下子就减少了不少疼痛,这又暖又凉的,看着陆忱好看的眉目,裴烨差点没忍住偷笑出声,又听到陆忱低声问道。

    “你要去哪儿?”

    “哦哦,我要去那个xx甲等医院,我妹妹在那里,也不知道何岑有没有把她赶出来,那个,我挺着急的,谢谢你了,陆先生。”

    “不用谢我,”陆忱抬头看了一眼裴烨,对他眨了下眼,轻声道,“我很好相处的。”

    很好相处吗?

    “好了。”

    陆忱收回手,看裴烨一脸不可置信,又换上了类似哄小孩的语气,“真的,不骗你。”

    话是这么说,裴烨还是觉得特别压力山大,这个陆忱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的确看起来挺好相处的。

    “额,陆先生和何岑关系很好吗?”

    一直都是陆忱主动和自己说话,结果一张嘴裴烨就想反手给自己脸上一巴掌,这问得是什么狗屁问题,刚刚他们都这么针锋相对了,他这是瞎吗。

    “之前还可以吧,只不过。”

    陆忱顿了下,手上方向盘一个拐弯,“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和何岑的不对盘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被掩埋在了表面的平静下面,暗地里没少斗,只不过刚刚找个机会发出来了而已。

    难得一次的聚会,何岑在他面前教训自己曾经的情人,这是明显对他的挑衅啊。

    意思显而易见,嘿,别惹我,我生气连自己都曾经情人都教训,就别提我们俩这种薄如纸的兄弟情了。

    真有意思。

    看到陆忱天生往上翘的唇畔都带了些许冷意,裴烨额角抽了抽,他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不过也没事,他还是有别的说话技巧的,比方说。

    但还没等他说话,陆忱的手已经放下方向盘了,“到了。”

    啊,这么快。

    陆忱打开车门,还是照旧帮裴烨打开了车门,还贴心地扶他出来,裴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膝盖很痛,大概是刚刚掉下来的时候撞疼了。

    真是让人觉得糟心啊。

    陆忱就索性一路扶着他,托着他的腰,并没有丝毫狎昵的故意亲近,不过也是,陆忱本身长成这样,家世背景这么好,很明显不太可能会去揩别人的油,倒是很有可能被别人揩油……

    刚刚上了他妹妹裴诗所在的那个楼层,裴烨加快了脚步,在门前,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小诗?”

    没有人回应。

    按道理这个时候,裴诗看到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和他打招呼,然后用甜甜的声音叫他哥哥。

    裴烨简直是要抓狂了,他一看病床,果然没有人,裴诗不知道被安排到哪里去了,干干净净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摸上去还是冷冰冰的,肯定是走了很久了,医务人员都整理好了,看出裴烨着急,陆忱把他扶到病床上,“坐会儿。”

    “怎么办,他们把我妹妹弄哪里去了?”

    裴烨捂住头,有些无助,一时间寂静无声,他只觉得自己耳边嗡嗡作响,等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之后,他听到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他抬起头,有些诧异地发现。

    居然是裴诗的主治医师站在自己面前,陆忱就站在主治医师身旁,正含笑看着他。

    主治医师叫朱永,他抬抬眼镜,语气中有些抱歉的意思,“裴先生是吗,裴小姐下午就被人接走了,裴小姐自己也同意了的,我们也通知你了,只是你好像并没有回应。”

    “你们通知我了?”

    裴烨拿出手机,发现的确有两个未接电话,大概就是在他前面在SS俱乐部工作的时候打来的,他当时被何岑压着呢,怎么可能有时间接电话。

    “那她去哪儿了,你们不管管?”

    裴烨简直都被逗乐了,朱永摇了摇头,“是当初那位帮裴小姐付医药费的何先生带走的,最主要是裴小姐自己签下的同意书。”

    我擦,他还没同意呢,妈妈的巴子。

    强忍住把这个二傻子打包扔出去的冲动,但裴烨还是控制不住脸上特别冰冷的表情,何岑这个王八蛋,他不就是小小欺负了一下他的现在□□,结果还没等他怎么样呢,居然对他的妹妹下手,这他妈的还是不是人啊。

    在旁边的陆忱淡淡瞥了一眼朱永,“这根本就是你们的失职。”

    “连最起码有血缘关系的家属都没有通知到,而是去同意一个单纯只是付了医药费的人带走病人,甚至还同意了她的签字,你们就没有想过万一出事了,你们医院要付多大的责任。”

    陆忱的语气并不重,但就是觉得字字都有压迫力,朱永叹了口气,“陆先生,您就不要为难我们啦,我们也是没办法,你也知道,那位何家的……”

    “我知道了。”

    陆忱把手指往唇边一划,“我不觉得任何外力因素可以去影响一个医生真正对病人负最基本的责任。

    说完这句话,裴烨怔怔地看着陆忱,陆忱又道,“朱医生,你先忙去吧,谢谢。”

    一串打完巴掌给个甜枣的话,行云流水,朱永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陆忱微微眯起的眼,就好像他要是再敢为自己申辩一句别的,他这辈子就很难再翻身的感觉,其实朱永自己也知道,这件事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但是,他也是真的没办法。

    那个何岑……

    见朱永在发怔,陆忱又好心地提醒了一遍,“朱医生。”

    朱永这才如梦初醒一样,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博的冷汗。

    陆忱微微一笑,他心里也是知道的,主要责任不在朱永身上,没必要和他过不去。

    裴烨又忍不住发话了,“那这么说是何岑带走了我妹妹?妈……咳,气死我了,这算不算是犯法啊!”

    差点就在陆忱面前爆粗了,裴烨深吸一口气,强行把后面那个的也咽回去了,“我要去找何岑,就因为老……咳,就因为我不小心用胶水把他现在小情人的鞋子黏住了就这么对我,真是情比纸薄。”

    “你现在去找,正好合了他的意。”

    陆忱淡淡道,“着急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

    于是,第二天上课,裴烨也是非常心不在焉的。

    他经历了一下昨天的事情,一晚上都没睡好,又想到陆忱送他到他家附近临走前说的几句话。

    “你妹妹不会有事。”

    “何岑是针对我的,动作真快啊,他可能觉得,我们俩有私情?啊哈。”

    陆忱当时用特别嘲讽的语气,脸上的表情却是带着笑意的,“每次都来阴的,不敢直接动我,就拿我周围开刀,真是。”

    “愚蠢。”

    当时这种漫不经心、又有点冷嘲热讽的表情,真是让裴烨看得目不转睛。

    虽然说陆忱这么说了,但裴烨还是挺不放心的,毕竟是自己亲妹妹,就算是这个世界的设定是这个小攻可喜欢自己了,但这么直接就表明要帮自己,多半也有点和那个何岑故意撕逼的意思,他那个得了心脏病的可怜妹妹又不是筹码,实在不行,他还是要去找何岑的。

    不过昨天陆忱真是……太帅了。

    裴烨差点就在课堂上捂脸了,台上的老师看着裴烨一脸花痴样的盯着自己?!不禁挑了挑眉,“裴烨,你最近……”

    特别不正常啊。

    “对了,各位同学,我要来宣布一件事情,我们待会儿表演的话剧《斯德哥尔摩情人》会来几个很重要的人物来看,好好演啊。”

    “至于是什么样的重要人物,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个资源很好、影视资源很多的公司?”

    这句话下来,下面本来在睡觉的小姑娘奇迹般的睁大了眼,这个老师不禁无语了,“在你们眼里,就只有出名能吸引一下你们吗……”

    裴烨:不然呢?

    今天学校事情还是挺多的,裴烨也是这次话剧《斯德哥尔摩情人》的主演,这次据说还很重要,比方说他们这种表演类的肯定要好的影视资源,之前裴烨可傻了,有个影视公司看中他想要预订,他暗戳戳的回复了一句。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他从此想到就觉得痛不欲生。祸水王爷

    反正这次,他得把握住机会,毕竟他的演技他还是放心的,他这么穷,除了整天学习还能干嘛呢。

    讲真的,这句话讲出来也是蛮悲伤的。

    《斯德哥尔摩情人》这个话剧的剧本是专业的剧本老师亲自操刀,故事其实挺有意思的,就是抖s和抖m只见爱恨交织的故事,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神经病绑架了一个男孩子,结果长久之后,那个男孩子居然爱上他了,然后死缠烂打都不走,那个神经病都要被逼成正常人了,莫名其妙地有一天,那个神经病就自杀了,那个男孩子就继承了他的衣钵。

    大致意思就是,爱他,就要变成他,成为他,哪怕都是致命的。

    简直了,这剧本,和有部电影蝴蝶春梦一样,只不过前者成功了,后者是没有成功让对方爱上自己。

    而裴烨演得恰好就是那个男孩子,这里叫徐桥,那个神经病叫曾翼,之前就已经排练了很久,只是裴烨因为脑子有点乱,脑子里又是妹妹裴诗现在怎么怎么样了,又是陆忱似笑非笑的脸,还有何岑那副丑恶的嘴脸,他怕自己演不好,但演这个角色,恰好就是需要发点神经病。

    裴烨几乎是豁出去了,有一幕在床上被锁着铁链的戏,裴烨是真哭,哭得那是一个撕心裂肺。

    “你让我走吧……求你了!”

    他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哭得根本就停不下来,“求你了,我绝对不告发你。”

    台下的观众都被他的表演给震撼到了,一下子都鸦雀无声,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表演,唯有一个坐在主位正中间的摸摸下巴,嘴角扬起一个意味不清的笑意。

    于是这场话剧演下来,裴烨觉得自己演得还是不错的,就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了。

    换下一身上面都是道具血浆的衣服,裴烨深吸一口气,却看到后台那里居然站着甘晨?!

    他来干什么。

    系统:“还能干嘛,这小王八羔子,可是之前想抢你这个角色的,只不过演技和xx无论什么情绪都只会睁大眼的傻白甜有的一拼。”

    裴烨:“不要这么说人家,人家在卖屁股这一方面可是做得相当好。”

    系统:“真的吗,我看他这么厉害,一定都松了吧。”

    裴烨:“看不出啊看不出,统统你嘴巴这么毒,不过我很喜欢。”

    系统:“撕他呀!撕成炭烤大鱿鱼!”

    裴烨:“总感觉统统你怎么比我还偏激?!”

    裴烨看到了甘晨,甘晨当然也看到他了,他走到裴烨面前,看了看他一身打扮,笑得有点阴阳怪气。

    “演得不错啊。”

    甘晨打了个呵欠,“可惜了。”

    “你妹妹昨天都不见了,你还这么淡定,是不是亲生的啊。”

    “呵,你的意思是要我谢谢你?”

    果然是甘晨这王八蛋教唆的,裴烨气得都要咬牙了,甘晨故作可惜道,“唉,太可怜了,年纪轻轻的就有了心脏病,哎,你怎么没有啊。”

    甘晨看着裴烨,话锋一转,“何岑之前还能帮帮她,可你已经完全惹怒他了,你之前就能搭上陆忱,不然他会帮你?看来明明就是你先出轨!”

    哎呦呦,又把责任推到他身上来了。

    “不需要你们帮忙,我妹呢?”

    裴烨冷冷地看着他,甘晨忽然笑起来,“你妹妹啊,你觉得呢?”

    “你特地到这儿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事情,那你还是回家喝奶吧。”

    这都是以前裴烨玩剩下的套路,他还玩得这么起劲。

    “当然不。”

    甘晨笑得一脸不怀好意,“我是来,抢戏的。”

    .

    台下坐着几个三四十岁的人,男的女的,看到裴烨从后台出来,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儒雅大叔型男人拍拍裴烨的肩膀,“演得不错。”

    裴烨笑笑,“谢谢夸赞。”

    “我是赵庆,是际锐公司的……”

    际锐,哇,那还是真是影视大公司!只不过好像拍出来片子质量很一般,有人甚至调侃他们公司专注烂片捞钱一百年,但总比没有好吧,大不了以后跳槽不是。

    老师说会来几个比较重要的大人物,难道说得就是他?他这样,他算不算是有戏了呢?!

    然而,总是会有那种眼红的人横插一脚,就是非要不让你好过。

    不知那个王八羔子甘晨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走到这个戴眼镜的人面前,堪堪挡住他看着裴烨的视线,低声说了一句。

    “我是何岑介绍的。”

    那个戴着眼镜的儒雅男人眼神马上闪烁了一下,马上笑道,“哦,是你啊。”

    然后在这个男人略有些歉意的眼神中,裴烨眼睁睁看着甘晨回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就这样当着他的面,扬长而去。

    裴烨强忍住内心的怨愤,告诉自己我一点也不伤心,然后转身就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没人了,该走的都走了,裴烨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里面,手里拿着自动售卖机里买的啤酒,手里拿着一份盒饭,这个休息室还算是不错,居然还有电视。

    电视里演的是喜剧,但是不知为何,他看着看着还能流出泪来。

    系统:“你怎么了,你不是不伤心吗?”

    裴烨:“我的确不伤心啊。”

    系统:“那你哭个毛线啊。”

    裴烨:“妈的,这菜里放的是野山椒!辣死我了!我要得痔疮了!”

    系统:“……”

    “喂?”

    这时有个电话过来了,裴烨滑了下,然后传来一声巨吼之后,他的眉头抖了抖,“蒋乐,你怎么了?!”

    蒋乐可以说是裴烨非常好的朋友,好到什么程度呢,他们高中时候都帮对方互撸过,穷都穷得非常相似,之前也住在附近街道,对方屁股上有几颗痣他们都清清楚楚,对着对方都能看木了。

    “裴烨!这日子没法过了!”

    连续五个感叹号,裴烨忍不住再一次感叹蒋乐肺活量又上升了之时,又忍不住发出了慰问。

    “你怎么了?”

    “我本来打算来看你的话剧表演,可是快到的时候我的面包车没停好,居然不小心和一辆跑车蹭了一下!”

    蒋乐的声音中满是哭腔,然后小媳妇哭亲妈一样的絮絮叨叨,“裴烨!见鬼了!还是柯尼塞格你知道吗,这日子没法过了!”

    “柯尼塞格?顶级跑车呢!”

    对面沉默了一下,“裴烨,这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

    裴烨又走心的吃了一块伪装成肉丝中的姜丝,又忍不住呸呸呸了好几声。

    “重点是我要倒霉了!那个漆多贵啊,我根本赔不起!”

    “刮了下车你就倒霉了……等等,你刮的是什么车来着,再说一遍?!”

    裴烨的心此时才真的走回来,“柯尼塞格啊!”

    我靠!千万级超跑!

    “你太惨了,真的蒋乐,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我只能和你说我最近发生的倒霉事情了。”

    “比方说。”

    “我的男友在我面前出轨了。”

    “然后呢?”

    “他还面不改色,居然还要我走。”

    对方又沉默了一下,“你原来比我还惨。”

    “是啊。”

    “然后就在刚刚,原本属于我的一个角色,就这么被抢了!就在刚刚,那个际锐来人了,结果人家话没说完,那个甘晨说了一句何岑,就是那个劈腿的前男友,他就莫名其妙地被领走了!还有我的妹妹,现在还在何岑那里,我要是去找了何岑,估计我和我妹妹尸骨都无存了!”

    “分个手还能这么恐怖?!”

    “不,何岑是那种只要能哄到现在小情人开心的,他就是杀了我都有可能的人,他在和我谈的时候,把之前暗地里整我的全部找人打了个半死,还没人敢找上他的事,你说这世道还有什么屁的王法?!”

    说道义愤填膺处,裴烨差点就怒喷了,对面的蒋乐叹了口气,“都是这样的,你想想我,我根本赔不起一个柯尼塞格的油漆钱啊,不小心蹭了一下,唉,等等!”

    那边蒋乐的声音又忽然欢呼雀跃起来,“那辆车上没刮痕唉!真是好车!厉害厉害!”

    裴烨:“……”

    他揉揉眉心,唉,他的人生这是要多苦逼啊,就连周围的朋友都这么二。

    他正在愁眉苦脸呢,却在休息室的镜子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吃什么好吃的?”

    这声音——!

    他抬头,正好撞上那个人的眼睛,瞳仁很黑,眼中倒映着他的影子,裴烨张了张嘴,忽然想到前面蒋乐说的柯尼塞格。

    这个地方能开得起这个车的,好像,也是没几个?

    “陆忱!你怎么来了!”

    裴烨惊喜得要死,陆忱走到他身边,“我刚刚看了你演的话剧。”

    “你演的非常好。”

    裴烨忽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是吗,哈哈。”

    “我刚刚出去处理了一些事情,耽搁了一下。”

    就看到那个垃圾公司刚刚领走了一个垃圾股,那个公司就是何岑父亲旗下的,出了名的事多,发展得不好,特别喜欢拍那种剧情烂的要死、还让主角演得特别腻味的爱情剧。

    不过也幸好,裴烨没去。

    伸手拂去裴烨嘴角沾着的一粒饭,低声道,“其实我特别喜欢里面一句台词。”

    “什么?”

    “你知道什么叫做一见钟情吗?就钟情,不钟脸。”

    他说这话的时候,深深地看着裴烨,嘴角还蕴着很温柔的笑意。

    .

    “这是……”

    裴烨看着眼前一尘不染的干净病房,装修得很是温馨,窗口还放着几束小雏菊,比起之前那个冰冷的病房多了几分意境,而他妹妹就坐在里面,一看到他就甜甜的笑。

    “哥哥!”

    裴烨一个箭步冲过去,抱着她,“没事吧,何岑没怎么对你吧,来让哥哥看看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哥,真没有。”

    裴诗笑笑,脸色有些苍白,她悄悄把胳膊上的抓痕藏好,她其实也知道何岑这人不咋地,但是不想让裴烨为难。

    陆忱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们,裴烨真是有些悲愤了,“混蛋,分个手关我妹妹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哥……不气了,我都没事,只不过就是去逛了一下,你今天的话剧怎么样?”

    “挺好的。”

    除了他本来很有可能被选中当演员的机会被抢了。

    “我觉得自己最近身体很好,哥哥,别太辛苦了。”

    裴诗总是最懂事的,裴烨擦擦眼睛下方的眼泪,笑容有些发苦。

    他转头看到旁边的陆忱,怕自己再对着裴诗情绪崩溃,就抓住他的手臂悄悄拖了出去。

    “谢谢你。”

    裴烨一脸娇羞小媳妇样,陆忱说,“这件事情解决了,你应该可以顺心不少。”

    “你怎么解决的呀,何岑那边会不会?”

    “不用担心这么多,何岑不算什么。”

    真是好、好充满嫌弃的一句话。

    “是啊,我妹妹毕竟是我妹妹,我不担心谁担心,医药费什么的我会努力给你,这里,是私立医院……啊。”

    那肯定……很贵啊!

    裴烨又仿佛听见自己心口那根弦崩断的声音,陆忱很是宽慰地笑笑。

    “没关系,不用你还。”

    “你只需要,过得开心就好了。”

    平步青云的甘晨觉得自己现在真是秒杀一切,把周围不少还没定落的同学全部得罪了个遍,还没少跑到裴烨面前晃悠,但可能是知道他妹妹居然被弄出去了这件事情,看裴烨的眼神也怪了起来。

    难道那个陆忱,真的很喜欢这个已经算是何岑弃夫的男人?!

    除了长得好点,有什么优点?

    他想了想,又觉得这问题没有意义,他现在可是际锐的签约演员了,真是多亏了何岑了,晚上要好好安慰他。

    刚刚接了一部仙侠剧,甘晨的起点就是一个在里面饰演一个世家公子,刚刚换好古装,还没到拍戏时间,一直玩手机也挺无趣的,索性到处转悠转悠。

    结果,你猜他看到了谁?!

    穿得西装笔挺的裴烨就站在对面,这背影化成灰他也是认得出来的,他居然也在拍戏,这算是什么意思?

    甘晨已经不想管自己待会儿还要拍戏这件事情了,他悄悄走到对面一看……

    中间那个导演不是导演了不少口碑票房都很好的冯修明吗!

    裴烨手里还拿着个剧本,应该是确定背完了,站在那里胸有成竹的样子,这,这更加刺激到了甘晨。

    系统:“宝贝你成功吸引到了后面那个菊花残的注意力。”

    裴烨:“我感受到了他怨念的目光了,呵呵哒。”

    系统:“我总有一种他要被气死的感觉了。”

    裴烨:“何岑算个屁啊!我的小攻才是,真绝色!”

    陆忱的确很厉害,他第一次演戏,给的就是名导冯修明的剧本,他还在里面饰演一个情报机构的官员,这是部谍战剧,起点就甩了甘晨那个仙侠偶像剧好几条街。

    嘶——这陆忱到底是做什么的,难道也是和何岑一样,某某有钱商人的儿子?

    但是呢,现在不是重点。

    裴烨转头,朝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甘晨微微一笑。

    “呀,真巧。”

    瞧这贱到欠打的神情,甘晨简直是要炸起来了。

    裴烨朝着甘晨慢悠悠的走过去,“唉,你知道吧,我真羡慕你,我也就是演演名导冯修明的片子了,不像你,一开始就可以演这么适合你、根本不需要演技仙侠偶像剧。”

    “你……”

    “大家以后互相帮忙,毕竟,大家本来都是一个班的,以后也好照应照应。”

    “……”还敢再不要脸一点吗。

    “反正都是有影视公司照应的了,啊对了,我现在在欧宜,欢迎来找我。”

    露出标准八颗牙齿的微笑,这幅欠打的样子彻底刺激到了甘晨,他捂住小心脏,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时候,我们帅气的小攻陆忱从不远处走过来,亲昵地搂住裴烨的肩,在看到甘晨的时候,微微挑眉。

    “这位是……?”

    裴烨赶紧给陆忱介绍,暗笑明明认识甘晨还装作不认识,故意让甘晨难看,他赶紧补充,佯装很热情的样子,“何岑的,男朋友,甘晨呀。”

    “哦……”

    这哦得无比意味深长,陆忱摸摸下巴。

    “抱歉,没认出来。”

    甘晨的脸上基本已经可以用屎色来形容了。

    “不过,我这几天看到何岑搂着的,好像并不是你啊。”

    陆忱这句重磅话一扔出来,甘晨张大嘴,裴烨懒得再理他。

    “走吧,我要拍戏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道黯非我的小说[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最新章节[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全文阅读[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5200[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无弹窗[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txt下载[快穿]每天都在蹭男神腹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道黯非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