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3.第33章

本章节来自于 宠夫之术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6/
    陆枕枕回到家里,陆毅飞就追着她问,“怎么样?周正那孩子还不错吧?”

    陆枕枕背着她爹,偷偷地翻了个白眼。回头时,唇角已经漾着笑意,“是不错啊,可女儿我不喜欢啊。爹,你难道要把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吗?”

    陆毅飞眯眼瞪她,“哼!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两个人结成夫妻,有了感情,还怕不喜欢吗?”

    “那我娘以前嫁给你的时候也不喜欢你吗?你们也是后来才培养的感情?”陆枕枕眨眨眼睛,搬出苏氏来。

    “那能一样吗!你娘打第一眼见到我,就被我给迷住了,追着要嫁给我呢。”陆毅飞回忆起年轻的时候,春风满面,特别自豪。

    那时候,还真是他娘子先喜欢的他,成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转。只是,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他跟在娘子屁股后面转了。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陆枕枕抽了抽眼角,视线不自觉地往陆毅飞身后飘了一眼,又继续道:“那不就是吗?娘亲都能嫁个自己喜欢的大英雄,为什么我就只能随便嫁给人,婚后再去培养感情?爹,我真是您亲生的吗?你怎么这样啊?你这样对待娘亲的宝贝闺女儿,你就不怕娘亲生气吗?”

    陆毅飞眼睛一瞪,“你这混账丫头!你还真把这家当成你娘做主了?你别把你娘搬出来吓唬我!我告诉你,你的婚事,我说了算!这回,谁都别想阻止我!”说着,还哼了哼,“妇道人家,懂什么!”

    这个妇道人家,自然是说他的亲亲娘子,苏氏。

    可惜,话音未落,耳朵就被拧了住,“姓陆的,你胆子肥了?你居然背地里数落我?”苏氏冷冷地盯着陆毅飞,那眼神,快要结成冰了。

    陆毅飞立刻怂了,“没没没……没有,娘子,松松手啊,疼……”

    陆枕枕噗嗤笑了出来,“娘,爹方才说,娘您打第一眼见到他,就被他给迷住了,追着吵着要嫁给他呢。”

    苏氏听见陆枕枕的话,心头一臊。这人……居然把这个事情拿到女儿面前来说,恨恨瞪了陆毅飞一眼,“你跟我回去,回去我慢慢跟你说。”说着,率先走在前面。

    陆毅飞瞪了陆枕枕一眼,这死丫头!

    陆枕枕眯眼笑,跟开了花儿似的。

    陆毅飞在苏氏面前,完全就是个十足十的妻奴。在将军府里,能做主的是将军夫人,下人们都知道。

    陆毅飞跟着苏氏回到房里,门关上。陆毅飞就赶紧拉苏氏的手,“娘子,我知错了,以后再不在外面乱说话,跟女儿们也不敢乱说话,你……你别生气啊。”

    苏氏没好气地瞪他,手指一翘,指了指床边。

    陆毅飞认命地垂着头走过去。床边放着一块儿搓衣板,他规规矩矩地跪了下去。

    窝囊啊!陆毅飞你可真窝囊啊!

    苏氏瞅他一眼,走到床边坐下,一边脱鞋一边道:“我睡会儿,你好好跪着,我睡醒了,你就可以起来了。”

    “知道了,娘子。”即使被自家媳妇儿罚跪搓衣板,陆毅飞还是温声细语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一物降一物,陆毅飞性子火爆,也只有在苏氏面前才会化作绕指柔。

    苏氏将床帘放下来,没一会儿,真的睡着了。

    醒来,是因为突然听见一声闷哼。

    苏氏猛地睁开眼睛,脑子转了一瞬,立刻掀开床帘跳下床来。

    床边,陆毅飞倒在地下,嘴里吐出口鲜血。

    苏氏眼睛一酸,眼泪瞬间涌出来。“相公!”她跳下床,急忙将他扶起。

    陆毅飞是疼得倒到了地上,人倒是没晕,只是有些虚弱。见到娘子哭起来,他拍了拍她的手,“没事儿,老毛病,别这么担心。”

    苏氏哭得眼睛都花了,抽抽泣泣地说不出话来。扶着陆毅飞躺在床上,又急忙端水给他喝。

    陆毅飞喝了水,又抬手替苏氏擦掉了眼泪,“娘子,我真的没事儿,别哭了啊。”

    他家娘子,平日一言不合就会对他发脾气,也不怎么给他面子,可心里面却是最心疼他的。他摸摸她的手,温暖得包裹住。

    苏氏眼泪花花的,“你这病可怎么是好?我真的担心……”

    “别担心,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不也没什么事吗?”他这心绞痛的毛病十几岁就开始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彻底医治好。传言守灵老人是医术高明,治疗这心绞痛绝不是难事,可偏偏那是个怪人,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将他请出山过。很怪,也很无情。

    这个守灵老人,空有一身医术,却无慈悲心肠。

    但苏氏心里还是对守灵老人抱了希望,私底下去求了很多次,可惜都没用。

    她心里叹了口气,准备过几天再出城一趟。

    门口,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苏氏擦擦眼泪,走去开门。

    管家站在外面,道:“夫人,崔世子来了。”

    苏氏一楞,还没来得及说话,原本躺在床上的陆毅飞突然坐了起来,喝道:“不见!让他给我滚回去!”

    如果说陆毅飞之前还挺欣赏崔慕眠,如今,对他却是半分好感也没有了。他觉得,一定是崔慕眠勾~引了枕枕,也不知给他闺女儿下了什么**药,给迷成那副德行!心里有气,自然憋不住。

    想了想,又大喝一句,“你让他走!以后都别进我这陆府的门!陆家不欢迎他!”

    陆毅飞刚发了病,苏氏原本心疼他,不想跟他吵,可听见他这句,还是忍不住瞪了眼,“你瞎说什么!那是晋阳王世子,不看僧面看佛面,就你这暴脾气,难怪四处树敌!”

    陆毅飞顿时蔫了,“我没啊娘子……”

    “行了,这事儿你别管了,你给我好好休息,别胡乱发脾气,小心又吐血。”说完,回头对管家吩咐,“你去把回春堂的大夫找来给老爷看看,然后请世子爷到前厅来。”

    “是。”管家应道,后退几步,方才转身,走出了院子。

    ……

    苏氏和崔慕眠聊得很愉快,一聊就将近一个多时辰。心里对他愈发满意。谈话结束,便已经彻底站到了崔慕眠这边。

    崔慕眠起身告辞,苏氏笑盈盈将他送到门口。

    崔慕眠再三鞠躬,随后再转身离开。

    苏氏见他走远,才返回身,将装在袖子里的药盒拿了出来。

    这药盒是崔慕眠方才给的,从守灵老人那里求来的。崔慕眠说,要根治还是得请到守灵老人亲自下山来,但这药即使不能根治,也可以缓解。

    虽然不知道崔慕眠究竟是怎么从守灵老人那里求来的药,但想必不容易。他有这份心,已然可以看出诚意。重生之关东匪王

    苏氏不像陆毅飞那样考虑得多。在她心里,只要崔慕眠是真的喜欢枕枕,她愿意将枕枕托付给他。

    人这一生,碰到真爱的机会可能只有一次。有幸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合,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她将这归之于福气,是上辈子修德修来的。毕竟,在婚姻里,女人,大多数是不幸的,如果有获得幸福的机会,为什么不牢牢把握住?

    所以,有些事情,男人和女人,想的还是不一样。

    ……

    天黑了,陆枕枕还站在院子里。

    流香站在走廊上喊,“小姐,天都黑透了,您进屋来吧。”

    陆枕枕等崔慕眠等得心烦意乱的,回头瞪了流香一眼,“不许吵!”

    流香吐吐舌头,安静了。

    陆枕枕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怎么还不来呢?

    她转得累了,坐到石凳上,手撑在石桌上,托着下巴,无奈地叹气。究竟还来不来啊?

    顺手扯了朵花,一片花瓣一片花瓣地撕下来。

    来,不来,来,不来……

    花瓣撕完了。院子里还是空荡荡的,哪里有个人影。

    思念之苦,她算是尝到了。人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她却觉得,半日不见,仿佛过了三年。难受。

    她叹着气站起来,终于垂头丧气地回到房里。

    流香跟进来,伺候她洗漱。完了之后,陆枕枕挥一挥手,“你下去休息吧,我也准备睡了。”

    流香点点头,退了下去。

    陆枕枕在床上坐着发了会儿呆,有起身坐到铜镜前,拿着梳子,慢慢地梳着头发。

    她在发呆。然而,脑子里却是空白的一片,又什么都没有想。

    垂着眸,也没有看镜子里。等终于抬起头来时,见着镜子里倒影出来的人,心忽然砰地跳了一下,怔怔地,好半晌也没开口。

    崔慕眠走到她身后,将她手里的梳子接过来,轻轻的、温柔地帮她梳头。

    陆枕枕看着镜子里映照出来的两个人影,悄悄地羞红了脸。良久,轻柔地道:“我们俩真像夫妻。”

    崔慕眠唇角弯了弯,“很快就是了。”

    陆枕枕心里像吃了蜜糖似的,抬手握住崔慕眠拿着梳子的手,“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崔慕眠将梳子放下,牵着陆枕枕走到床边,眸子黑亮得像夜空中的星辰,“你发呆的时候就进来了。”

    陆枕枕眨眨眼睛,惊讶,“你是从天而降的啊?我一点声音都没听见。”目光里透着崇拜。

    崔慕眠嗤笑,眸色深深地盯着她。

    陆枕枕心里动了一下,搂着他脖子,“你今晚别走呗?”

    崔慕眠挑挑眉。

    陆枕枕笑眯眯的,撒娇,“留下来陪我呗。”

    “不行。”

    “为什么啊?”

    “你还没嫁呢,我如今还算是外男,哪能留在姑娘家房里过夜。”崔慕眠摸着陆枕枕小巧的耳朵,心里微微地晃动着。

    陆枕枕不高兴地撅一撅嘴,“你真迂腐。”

    她心里其实还想着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沉默了一会儿,眨巴着眼睛望着崔慕眠,“慕眠哥哥,我有个办法让你很快娶到我,我爹也不会反对。”

    崔慕眠深深地看她一眼,直接道:“不行。”

    陆枕枕皱着脸,“我还没说呢!”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崔慕眠一脸了然的样子。

    陆枕枕咬着唇,抬着圆溜溜的眸子,“你知道?”

    崔慕眠嗯了声,“你想有个孩子?”

    陆枕枕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直呼,“你好聪明啊!”

    崔慕眠眉心跳了两下,好笑又无奈。

    崔慕眠陪陆枕枕说了会儿话,将她哄睡了,走前又帮她掖好了被子。和来时一样,走的也悄无声息。

    回王府的路上,经过一条小巷,闪身拐了进去。

    香雪穿着件白色的斗篷,面容用白色的纱巾遮挡住。见到崔慕眠,微微地屈膝行礼,“世子爷。”

    崔慕眠将她扶起,“最近还好吗?”

    香雪点点头,“挺好的。”

    崔慕眠嗯了声,“有找到东西吗?”

    “没有,世子爷,香雪无能,什么也没找到。”香雪看着崔慕眠,藏在袖子里的手指悄悄地掐紧。

    崔慕眠深目看她,半晌没有出声。

    香雪轻咬着嘴唇,“世子爷,对不起。”

    “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世子!”崔慕眠准备转身的时候,香雪突然唤住了他。

    崔慕眠脚步微顿,抬眸看她。

    “世子……我,我可以不做了吗?我不想做了。”夜风迷眼,香雪的眼睛突然红了,泪水含在里面,泫然欲泣。

    崔慕眠沉默了一会儿。

    深夜里,街上听不到任何嘈杂的声响。只要风刮过树叶的声音,唰唰唰……

    香雪听见自己的心砰砰地跳,很紧张。

    良久,终于听见崔慕眠说了一个“好”字。

    香雪心里忽然揪痛了一下,眼泪落了下来,她小心翼翼地拉住了崔慕眠的衣袖,“世子,你会怪我吗?”

    “怎么会?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很感激你。”

    香雪不敢相信的样子。

    崔慕眠道:“真的,我很感激你,别想多了。你没有义务帮我做这些,却依然帮我做这么多,我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对不起……我……我觉得太子不是坏人,我不想……”她说着哽咽了声音,心里有千百的话要说,却突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成青禾的小说宠夫之术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宠夫之术最新章节宠夫之术全文阅读宠夫之术5200宠夫之术无弹窗宠夫之术txt下载宠夫之术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成青禾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