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7 章

本章节来自于 三界第一爹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5/
    方寒习惯了强势,这也就造成了玄瑶听话懂事的性格,即使并不是太想拜这个黑煤块为师,她也还是犹豫着应承下来。

    白雁飞抱着碗像个难民,胡吃海喝一阵,抹了抹嘴,他现在是魂修,欧阳翎的神魂被他按在小乾坤里,那个女人本就不是靠自己得来的化神修为,完全没有和他抗争的实力。原本以为山穷水尽,又忽然峰回路转,他现在的心情其实是很好的。

    心情好了,收徒就要正经着来,白雁飞低头看看自己,有句话叫相由心生,神魂更是,因为对那一千年的牢狱生涯印象深刻,所以从他逃出天乾宫后,神魂就一直保持着那时候的模样,彼时他心灰意冷,长相漂不漂亮已经没什么好在意的了,等他回过神,这才嫌弃起自己来。

    玄瑶一个错眼的工夫,眼前的黑煤块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看上去比方承还要小一点,盯着她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挑了一下眉毛,笑了。

    “丫头,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拜师?”白雁飞的眼睛很好看,看着人的时候仿佛能一下子看进心里去。

    玄瑶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白雁飞,又看向方寒,方寒虽然对白雁飞那副风流桃花相不太满意,但还是对着玄瑶微微颔首,“简单拜一下就行了,正式的拜师大典一般都是筑基后才办的。”

    白雁飞笑眯眯的,许多人都愿意把自己的相貌弄成弱冠之后接近而立的模样,他却反其道而行之,成名之后有许多人背地里说他有断袖之癖,好在下位,其实他只是为了走在宛秀宫一众女修中不要那么引人注意。

    玄瑶好奇的看了看白雁飞,上前见礼也不忘多看几眼,她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少年呢,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会很宽容的,被逼着拜师的郁结消散了些许,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十分新鲜的感觉。

    白雁飞的脾气在诸多天之骄子中算是好的,因为见过玄瑶的赤子之心,他对她不自觉的宽容许多,不是说赤子之心有多难得,而是每一个拥有赤子之心的人都是天生的善良单纯,让人安心。

    “我也好久没收徒了,你是师兄的女儿,规矩少些就少些,入我师门,要谨记为人本分,不得做出有辱师门的事情来,其余的总归是你自己要走的道,我就不多做干涉了,好了,起来吧。”

    白雁飞一番话说的很是真心实意,玄瑶深深的拜了三下,起身时手里却多了一只千年檀木制成的盒子。

    白雁飞仍旧笑眯眯的,眼睛却盯着玄瑶的脸看,透出几分认真的神色,他说道:“这是拜师礼,原本我收的弟子都是剑修,但你并没有剑修的资质,我也就不送剑了,看看,喜欢吗?”

    玄瑶看了一眼方寒,见方寒微微点头,这才低垂下眸子,打开手里的盒子,方承偷眼过来瞧了一下,顿时也有些惊讶,盒子里是一支极为精美的玉簪,簪头做成几朵白玉桃花状,有的正在盛放,有的含苞羞涩,簪身略微带着些枝节。

    方寒一挑眉,看向白雁飞,白雁飞对他露出一个告饶的苦笑来,解释道:“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这簪子我再留着也没有什么意义,我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在北域之巅找到它,一路杀死一百三十二个妄图杀人夺宝的杂碎,可不是为了让它躺在盒子里不见天日。”

    方寒沉默了一下说道:“你还可以让它跟着弟妹陪葬。”

    白雁飞和心爱的姑娘本来就在谈婚论嫁,即便是在婚前出了事情,他也还是如期完成了婚约,然后将绑着红花的棺木埋在了自己的洞府门口。

    白雁飞摇摇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要是把这东西同婉儿一块儿葬下去,那她就是真的不得安宁了。”

    玄瑶捧着盒子,看看白雁飞,又看看方寒,她已经听明白了。

    “师父,这是你心上人的东西?”玄瑶眨了眨眼睛,说道:“那这根簪子的意义就很不一样了,还是应该留着,哪怕只是做个纪念也好呀。”

    白雁飞笑道:“别听你爹乱说,这是万年冰玉髓,女子长期佩戴有驻颜之效,这东西我都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哪有什么意义?”

    玄瑶还是看向方寒,她不太会拒绝别人的心意,也更不会主动去要什么东西,见方寒点点头,她才有些犹豫的收下了。穿入封神

    白雁飞的眼神在玄瑶和方寒之间流转,短短一个早晨的相处,玄瑶话都没说几句,他就已经大致的摸出了这个新收的小徒弟的性格,不算特别招人喜欢,但绝不至于讨厌。

    其实他是有些奇怪的,这样一个性格好脾气好长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还有方寒这样的人在她身边守着,为什么会有那么重的晦气缠身,那种无边无际的黑色晦气和恶意弥漫的桃花血煞让他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白雁飞不清楚,方寒却是知道的,凡人有一种说法,叫父债子偿,父母福气深厚,生下来的孩子得几分福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而父母晦气缠身,得了他们生恩的孩子自然也要担负上一部分的罪孽,玄瑶生在那样的人家里,证明她本身的气运就很不济,何况还要担负那对父母的罪孽。

    即便是断了血缘,生恩总还是要还,哪怕还了生恩,由这对父母带来的命格也不会改变,气运虽然是随人变化的,可玄瑶刚刚步入仙途,还没有任何能够增长气运的渠道。

    虽然不能理解新收的小徒弟糟糕的命格,白雁飞还是十分尽职尽责的查探了一下玄瑶目前的实力,他倒是还记得一些炼气期的要领,抽取了几段,玄瑶想也不想的就背了出来,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白雁飞不是没收过女弟子,相反,他出身宛秀宫,收男弟子并不方便时刻出入,他收的还大多都是宛秀宫的女修。姑娘家嘛,年纪小些的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小缺点,有的上课不专心,有的爱耍小聪明,有的没有上进心,被外头的男人哄了几句就要离开师门嫁人,像玄瑶这样踏踏实实打基础,一点也不偷懒,即便进境再慢也还不急不躁的,太少了。

    对玄瑶多了几分满意,白雁飞自然教得更加认真,没过一个月,玄瑶从炼气六阶突破到了炼气九阶,要开始准备筑基了。

    按照白雁飞的说法,顿悟之后一个月是修炼最快的时候,哪怕是从大乘到渡劫都有可能,炼气六阶到筑基,已经很给他这个当师父的丢人了,但玄瑶还是相当的不敢置信。

    筑基,她竟然要筑基了?只是修炼了一年多,她竟然就从一个凡人修到筑基的境界了?

    修真界的常识里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说炼气是修仙的第一步,又说筑基才是真正步入仙途,还有人说只有到了元婴才是跨进了修仙的门槛,但有一条是绝对不存在争议的,那就是筑基之后的修士,就能被真正的称为修真者!

    玄瑶炼气九阶的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脑子里乱哄哄的,在王家村的清苦日子,京都方府的过眼繁华,林远微笑的脸,小柔乘船离去的背影,她好像经历了许多的事情,又好像一切都是在梦里发生过。

    修真界和凡间比起来有很多很多的不同,或许她最开始也是惶恐的,只是她太依赖方寒了,十几年如一日的相处让她早就习惯了有方寒的地方就是家,所以即使跟着他经历了这么多从前想都没想过的日子,她也还是平常心。

    玄瑶感受着体内浅浅的灵力流动,眼睛在黑夜里睁大,她已经学会了按照白雁飞说的那样,运用灵力在体外,然后探出灵识。

    灵识和正常的视线没什么区别,只是能看到离自己很远的四面八方的东西,这种感觉很新奇,玄瑶尝试着运用灵识穿透厚厚的石壁,只是还没等她探进去,灵力就消耗一空。

    重新又瘫回床上大喘气,玄瑶知道自己是兴奋过度了,可是她喜欢这种感觉,等她筑基,她就不再是给爹爹丢脸的女儿了,即便修炼很辛苦,她也想咬牙坚持下去,她总想着能有一天,她堂堂正正站在爹爹的身边,别人问起,可以大大方方的说一句,她是爹爹的女儿。

    想着筑基的事情,玄瑶实在睡不着觉,手不由自主的就按上了胸口的玉佩,玄瑶试探着输入一丝灵力,轻声道:“爹,你睡了吗?”

    那边没过一会儿,方寒的声音传来,“还没,准备给你炼筑基丹,怎么还不睡?”

    躺在床上的小姑娘总是要比平时爱撒娇的,玄瑶轻轻的蹭了蹭枕头,小声的说道:“睡不着呀……爹,我能去看你炼丹吗?”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若然晴空的小说三界第一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三界第一爹最新章节三界第一爹全文阅读三界第一爹5200三界第一爹无弹窗三界第一爹txt下载三界第一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若然晴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