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5.第 35 章

本章节来自于 三界第一爹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5/
    过不多时,灵气的漩涡逐渐扩大,白雁飞的眼睛都瞪大了,刚才还只是一点点的征兆,让人心生不解的同时又有些怀疑,可这种天地异象出现,却是真真切切的代表着顿悟。

    玄瑶闭着眼睛,手里的灵气团子被一丝一缕的分化成五色灵气,从天灵灌入,于经脉行走,不多时直入丹田,方寒本以为她这次也要顿悟许久,没想到灵气团刚刚被吸收完,玄瑶就睁开了眼睛。

    惊喜的声音响起:“爹,我突破炼气六阶了!”

    一场顿悟无论时间长短与否,带来的往往都是一个大阶段的突破,对玄瑶而言,却只是从炼气三阶到炼气六阶,可见方寒所言,资质气运皆为下乘是什么意思了。

    白雁飞却不在意这些,他双眼亮亮的看着玄瑶,道:“方才你是怎么吸收五行灵气的?可有排斥反应?”

    五灵根被称为废灵根的原因大多是因为那些灵根天生细弱不堪,五道灵根大多数为五行灵根的几种,却又搭配异种灵根譬如风灵根冰灵根之类,造成五种灵根之间相互排斥,让人无法习练一种功法。

    而白雁飞的五行灵根却是天生金木水火土五道灵根,这五行灵根配以先天灵体,乃是极为妖孽的一种资质。一般下等宗门查验不出五行灵根,只当作废灵根处理,所以修真界经常会流传一些废灵根逆袭的事迹,但其实那些人的资质本就是万里挑一。

    玄瑶的五灵根是方寒亲自看过的,乃是金木水火四道五行灵根搭配一条异种雷灵根,算是废灵根中最普遍的一种,本无法吸收五行灵气,但不知为何,顿悟的那一刹那,她体内五道灵根同时牵引五道灵气,五行灵气在她经脉之中化成一种独特而诡异的灵气,被五道灵根同时吸收进去。

    玄瑶想了想,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说了一遍,然后用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方寒,方寒失笑,抬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柔声道:“阿瑶做的很好。”

    越是长大,玄瑶就越不喜欢人摸她的头发,可是方寒不一样,她喜欢被他摸着脑袋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温暖的避风港,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心感。

    白雁飞知道自家师兄不可能认不出五行灵根,但听了玄瑶的感受,还是忍不住说道:“师兄,我想再查探一下阿瑶的灵根,她能完全的吸收五行灵气,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玄瑶有些警惕的看了看说话的黑煤块,躲到方寒身后,扯着他衣角,小声的说道:“爹……”

    方寒拍拍她的头,随即看向白雁飞,道:“阿瑶乃是四道五行灵根并一道雷系灵根,此前我已经查探过多次,五行灵气之事也是我想问你的,阿瑶吸收了那些,会不会有事情?”

    白雁飞惊了一下,也有些不确定起来,他给玄瑶五行灵气是为了让她试试吸收一点,主要是想看她资质,不成想五行灵气竟然让废灵根完全吸收了进去,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看看师兄的冷脸,他觉得他可能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白雁飞思索了一会儿,道:“师兄,你看这样如何,在没有确定五行灵气会不会对阿瑶造成影响之前,我先收她为徒,至于其他师兄不必担心,我就是宛秀宫出身。”

    方寒看向玄瑶道:“阿瑶,你的意思呢?”

    “一定要离开宛秀宫吗?”玄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师姐说等我筑基,就可以拜入长老门下……”

    方寒道:“无论拜不拜师,宛秀宫都不能再待了,那里乌烟瘴气,爹也是会担心你的。”

    想起这阵子的事情,玄瑶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小声的说道:“我知道爹担心我,可要是人人都嫌弃那里乌烟瘴气,是不是就没人了?”

    白雁飞忽然反应过来,道:“宛秀宫出什么事情了?”

    玄瑶惊讶的看了白雁飞一眼,随即想起他方才所言乃是宛秀宫出身,宛秀宫乃是女修修行之地,而眼前这个黑煤块显而易见是个男人……玄瑶想了想,结合最近学到的一些借尸还魂的具体事项,顿时对白雁飞肃然起敬。

    方寒才想起自己并没有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和白雁飞解释过,也就长话短说,不过几句话的工夫,白雁飞已经听得呆了。

    白雁飞和方寒是同时代的人,那时的宛秀宫只是天乾宫下属宗门,却已经是女修门派的顶尖,别说是让魔修如入无人之境肆意淫玩,哪怕是有魔修路上多了一句闲话,第二日人头必定高挂,哪有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竟然还能让人跑了,让宗门大能四处去追杀的狼狈。

    玄瑶也是第一次完整的听完,忍不住便道:“为什么那些邪魔歪道偏偏就盯上了宛秀宫,盯着女修算计……那些污秽之事,对他们来说是光彩的事情吗?”秦风

    方寒只是拍了拍玄瑶的头,没说什么,白雁飞却眯了眯眼睛,冷笑道:“不过是无能的男人习惯折磨女人来展示自己罢了,那些魔修要是敢堂堂正正的朝天乾宫下战书,才算他们本事。”

    玄瑶盯着白雁飞看了许久,觉得这个姐姐也没那么讨厌了。

    白雁飞浑然不觉自己被当成走了背运借尸还魂到男人身上的姑娘,他看了看玄瑶,觉得她的性格还是很对自己脾气的,心里的疙瘩总算去了些许。

    白雁飞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他的心上人是个普普通通的姑娘,修为不高不低,长相不好不坏,只是要比旁人爱说爱笑些,他喜欢她,便是喜欢和她平平淡淡却又温馨的相处。害死她的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他却只觉得可怕,怕到背脊发凉。

    仅仅是因为他喜欢一个人,就恨到要杀了她,而那些所谓的无辜之人,在明明知道真相的情况下隐瞒他,还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甚至替杀人凶手站出来指责他的冷漠。

    过了千年,很多人的模样都在记忆里褪色,白雁飞甚至已经快要记不清师尊的脸,而那些所谓无辜之人死前凄惨的模样,他每一秒都不曾忘记。

    见白雁飞忽然就垂下眸子不动了,玄瑶眨了眨眼睛,小声的说道:“爹,这位……叔叔经常这么发呆吗?”

    方寒闻言微微点了一下头,道:“他之前出了些事,如今正是神志紊乱的时候,走罢,不必打搅他。”

    玄瑶许久不曾见到方寒了,闻言立刻高高兴兴跟在方寒身后,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洞府门口,白雁飞才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为什么话说到一半自家师兄要定住自己。

    外间下着雪,洞府周围却布了恒温的结界,里头温暖如春,桃花绽放,外面却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看上去别有一番意趣,玄瑶还穿着回来时那身厚厚的衣裙,忍不住就解开了两颗扣子。

    方寒的目光飞快的从玄瑶白皙的脖颈间移开,轻轻咳了一声,道:“里面那人叫白雁飞,和爹爹同门不同师,勉强算是师兄弟,阿瑶,他是五行灵根,和你的灵根至少有些相似之处,他若肯教你,必定是对你有用的,所以先不要忙着拒绝。”

    玄瑶没想到自家爹爹把她叫出来是专为这事的,她轻轻的撅了撅嘴,虽然不太高兴但还是点点头。

    “还有,宛秀宫的事情自有爹爹和掌教处理,答应爹爹,日后不管遇到了什么人,什么事,不要自己扛着,第一时间要传讯给爹爹。白师弟要在这里长住,他有过收徒的经验,日后修炼上遇到了什么问题,只管去问他便是。”

    换了个人来必定要觉得方寒无理取闹,玄瑶却只是闷闷的点头,她被管得惯了,也不觉得方寒这样管她有什么不对,听到后一句,她顿时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又咬牙别过头。

    方寒后知后觉的看出了玄瑶的不高兴,他一向有话直说,便道:“怎么,生气?”

    玄瑶摇摇头,一抬头立刻被方寒微沉的脸色吓了一跳,她有些怂,可是心里实在又憋得慌,就忍不住的说道:“我连生气都不能生了吗?”

    方寒不知道玄瑶为什么生气,他前一句说了要她大小事情都让他过目,后面就不高兴了,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她为这个生气,他有些无奈,有又些微微的心累。

    他又何曾不想让阿瑶自由自在的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可是先天命格注定了她命途多舛,他就连一刻也不敢错眼,生怕她会出事,他什么都不害怕,但唯独怕他所做的事情得不到阿瑶的理解,甚至会惹她厌烦。

    方寒从未想过要把真相告知阿瑶,对一个女子来说,说她本该倚门卖笑注定遇人不淑,简直是最可怕的事情,他想让阿瑶无忧无虑的,哪怕就不是无忧无虑,也至少不要去承担这份不必要的伤害。

    玄瑶知道自己不应该生气的,当初爹爹答应她不会给她找后娘的前提是,作为一个修仙之人,他根本就看不上王家村的那些寡妇村姑,她还不是爹爹的亲生女儿,哪里有资格拦着他不让他娶妻,可是当她真的看到爹爹带回了一位姑娘,甚至还想让她留下来长住的时候,她还是不高兴了。

    那位白师弟是宛秀宫出身,显然是女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找了副男人的身体借尸还魂,都这样了爹爹也不嫌弃她,一心想要照顾她,还把她带来这里,想让她和她这个当女儿的处好关系。玄瑶心里酸酸涩涩的,但她其实也是知道的,同门的师兄妹本就是青梅竹马,也许爹爹和这位白姑娘早就私定了终身,她是个捡来的女儿,又有什么立场反对?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若然晴空的小说三界第一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三界第一爹最新章节三界第一爹全文阅读三界第一爹5200三界第一爹无弹窗三界第一爹txt下载三界第一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若然晴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