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1.第 31 章

本章节来自于 三界第一爹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5/
    天道的眷顾只是一时,犯下的罪孽必然要清偿,方寒虽然不觉得只要是魔修都该死,但无法否认的是,大部分的魔修都不无辜,牧云骁偶得天眷便放肆横行,不杀他难消心头之恨。

    玉微真人劝不住,方寒虽然不觉得只是去追杀个小辈能出什么事情,但为了保险,还是去了一趟宛秀宫,向玄瑶道别。

    方寒来的悄无声息,宛秀宫的弟子们都在忙着煎药,药香味围绕着几间不大不小的院落,玄瑶没带回药,好在说清楚原委之后,苏小柔也愿意替她瞒着,只要关上门就好。

    为了避免麻烦,方寒是隐去身形进的院子,本来只是想叫玄瑶一声,去个无人的地方交代几句,不成想里头还有人,方寒就等了一会儿。

    方寒等在窗外,苏小柔的声音不停的从里面传来,欢声笑语的,听上去颇有些少女娇俏,玄瑶时不时的应答一声,方寒原本觉得玄瑶已经算得上活泼可爱,没想到和同龄人在一起,她要显得沉稳懂事得多。

    他总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他那时陡然从云端跌落,心却仍然高高在上,对于这个寒夜得到的小生命,最开始只是一份恻隐之心,一日日的相处陪伴,等他真的发觉她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心,想要开始好好照顾她,她却已经长大。

    苏小柔乍然得知了玄瑶的身份,觉得十分亲近,一直兴奋到半夜才肯睡,玄瑶给她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就在廊檐底下小声的叫了一声爹。

    方寒还以为是自己不知不觉显露了身形,正要应声,却发觉腰间的玉佩也跟着轻轻的念了一声爹。

    心头顿时一软,方寒握着玉佩,轻声道:“阿瑶。”

    听到应答,玄瑶的嘴角弯了弯,不自觉的带上几分孩子气的依赖,“爹,药王谷的大夫们已经来过了,那些师姐中毒不算深,只要好生养几年,我没中毒,大夫说是因为你留在我身体里的禁制保护了我,多亏了爹。”

    “嗯。”

    玄瑶压低声音道:“还有,爹,原来跟我同寝的小柔是方家的小姐,只是她情况不太好,她爹说要把她嫁给一个老头子,爹,要是方家找来,你能不能替她说几句话呀?”

    方寒隔着几步远静静的看着玄瑶,没注意到她说了什么,心头一片温软,等她说完,才轻声应道:“好。”

    玄瑶好看的眸子弯了起来,倒还记得控制音量,她小声的说道:“爹,我好想你啊,这次宛秀宫戒严也不知道要多久,好不容易一段假就这么没了,爹爹做的菜我都没吃到……”

    她说着带了几分撒娇的话,脸上的思念却掩盖不住,方寒握着玉佩,良久,轻声道:“再等些日子,爹爹带你走。”

    玄瑶不知道方寒说的是飞升,她摇摇头道:“还是在这里好些,等我筑基,就不会给爹丢人了。”

    她对修仙的概念仍然不深,方寒却没有纠正的意思,嗯了一声,道:“阿瑶不会给爹丢人的。”

    说了一会儿话,房间里苏小柔零零碎碎的梦话传来,玄瑶连忙把声音压低,道:“爹,我要回房间了,明天再说,啊。”

    方寒顿了顿,说了一声好,玄瑶握着玉佩,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那个登徒子炼丹师的事情说给方寒听,方寒的脾气她是知道的,万一只是误会,自家爹爹却要上门去把那人打死怎么办?

    方寒一直目送着玄瑶进了房间,月色如流水,撒在廊檐下,把他的身影照得分外冷清,良久,露水打湿了寻常料子做的衣裳,方寒才回神,把那块鸳鸯蝴蝶佩重又挂回腰间。

    修真界大半都是正道宗门,魔修躲藏惯了,逃脱追杀的本事也是一流,但天乾宫经营多年,真的花了力气想要寻一个人的踪迹还是很容易的,牧云骁从逃出天乾宫后,就一直在向东逃窜,方寒猜测那应该是一个魔修聚集地,才会让牧云骁觉得逃到那里自己就安全了。

    牧云骁只是金丹,这些日子的逃窜让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和他同行的女修是个化神剑修,但无论怎么说,两人联手杀害一位大乘长老也太过了,方寒存了一分谨慎,追上牧云骁后并没有第一时间下杀手,而是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

    牧云骁起初是一个人躲避追杀,路遇一个化神女剑修,剑修历来都是男子居多,尤其在这个天地灵气匮乏的年代,想要走上剑修之路,除非是天生的剑客,方寒观察许久,发觉那女修并非是个纯正的剑修,真正的剑修每日练剑不辍,哪怕是大能也不例外,绝不会同那女修一样睡到日上三竿,更兼爱仗着实力调戏男子,极为不堪。

    牧云骁则要比在天乾宫的时候老实得多,甚至还会用魔修手段刻意去勾引那女修,却又欲拒还迎,方寒看了几天,没发觉有什么异状,知道这两人身上都有底牌,但是不会轻易显露,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费那个脑子。纯元五行诀

    欧阳翎从二楼楼梯上下来,就见那傲气的魔修正乖乖坐在座位上等她,脸上带着几分不耐烦的神色,却又苦于她的实力无法逃脱,嘴角不由得上扬几分。

    脑海里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怎么,又看上一个?”

    欧阳翎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回道:“就是玩玩,怎么,吃醋了?你要是愿意和我春风一度,那个魔修我就不要了。”

    脑海里的声音顿时不再说话了,欧阳翎得意一笑,她平生最爱美男,只是一直实力不济,想沾的都碰不到一片衣角,前些日子却走了运和一片修士残魂签订了契约,学会了无上的剑修功法,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都实现了,本来她还一直在警惕那个修士残魂,没想到他竟然也是爱慕着她的,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牧云骁的不耐有九分是装出来的,他被天乾宫追杀,又见欧阳翎一剑斩杀大乘修士的英姿,恨不能立地征服了这个女人,让她为自己驱策,只是按照他过往的经验,欧阳翎这种女人和他是很相似的,乖顺听话的几天就腻味了,要傲气,要反抗,才能变成她心上的白月光。

    欧阳翎下了楼,丝毫不避讳的坐在牧云骁的身边,见他面色隐忍中带着几分难言的诱惑,心头一动,捏着他下巴就亲了一下,牧云骁知道对付这种女人,万不能展现自己纯熟的经验,只装作一副惊呆没回过神的样子,让欧阳翎吻了个彻底。

    脑海里的声音嗤笑一声,欧阳翎得意洋洋的吻着牧云骁,只以为这修士残魂是吃醋了,有心想冷他一冷,按着牧云骁的后脑,吻得越发投入。

    方寒进了客栈,入眼就是这不堪的一幕,不禁眉头微皱,欧阳翎一吻罢,刚要说些什么,一抬眼就见方寒一身冷冽大步朝她走来,顿时眼睛都直了。

    终她一生,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男子,不是说容颜,而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仿佛帝王睥睨众生,又仿佛仙人回眸一顾。

    欧阳翎足足愣了一刻,牧云骁却已经飞快引动法宝,想要逃离,方寒冷声道:“你二人若肯随我回天乾宫承认罪行,今日就留个全尸给你们。”

    他身上威压爆发开,将一整个客栈包围起来,周围的修士们立刻四散而逃,这年月大能打架凡人遭殃,反应的慢一点,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牧云骁感觉自己被方寒灵识锁定,逃无可逃,不由得把希望寄托在欧阳翎身上,见过她一击杀死大乘修士的模样,即便遇到方寒,不得不说他还是有几分底气在的。

    欧阳翎却看着方寒看呆了,等回过神,摸摸鼻子,仍旧口花花道:“美人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可是我要是死了,留美人你一个人在世上,那得多伤心啊!”

    方寒目光落在欧阳翎身上,冷声道:“你找死。”

    天地灵气迅速向他汇聚,空气中细小的雷光开始炸响,一股不可忽视的剑意渐渐的升腾,即便欧阳翎不懂剑,也能看出方寒的实力非同小可,忍不住在心里急急问道:“白前辈,这个人你能对付吗?要是不能,逃跑总可以吧,我这次借三日的身体给……”

    这个女人一向是这样,平时口花花的调戏,一有事情才会尊重他,体内的修士残魂没有说话,只是透过欧阳翎的眼睛,静静的打量着阔别千年的剑修。其实他和方寒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近,只是同为天才,又总差他一线,时常被人放在一起比较,久而久之也就熟悉了。

    方寒出剑的速度很快,白雁飞不至于反应不过来,可是他不想动弹了,他被断了升仙骨,索性就扔下身体,欧阳翎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宿体,他原本只想等到她死,然后占用这具身体,可是这女人有些机缘,又加上贪心不足,强行和他签订契约,他受制于人,早就不想活了。

    欧阳翎从未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她和白雁飞一体双魂,她死了白雁飞也不能逃过,所以她每次都放心的把身体交给他,让他去应敌,而其实她自己是没有什么本事的,就是从白雁飞那里学来的剑修功法,也只是她平时装样子用的,方寒一剑斩来,她甚至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劈成了两半。

    方寒出剑的那一刻就觉得欧阳翎的眼神有些熟悉,等到一剑斩出,两道相连的神魂暴露在空气中,其中一道尖叫着想要逃离,他的第二剑堪堪停在了白雁飞的胸口。

    白雁飞早就不复年轻俊美的模样,倒是眼神还和当年一样,方寒的目光落在了两道神魂相连处,顿了顿,抬手把欧阳翎那部分的神魂封住,道:“师弟,稍待片刻。”

    白雁飞笑了笑,目光也落在了被方寒的威压镇得跪在地上的牧云骁身上,微微点了一下头。

    方寒的剑尖落在了牧云骁的脖颈间,牧云骁虽知希望渺茫,但还是大声叫道:“前辈仗着修为杀我,如此便是正道所为吗?”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若然晴空的小说三界第一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三界第一爹最新章节三界第一爹全文阅读三界第一爹5200三界第一爹无弹窗三界第一爹txt下载三界第一爹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若然晴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