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6.066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66

    一大清早的,太夫人指桑骂槐,揪住胡管事不放,说他办事不力,要撤掉重新换人,唾沫星子横飞,看样子要动真格的。

    胡管事嗯啊嗯啊应着,太夫人说什么,他只回但听夫人做主。

    夫人,夫人,太夫人心头一股恶气都快堵到噪子眼。她的孙儿胎死腹中,翠莲那个小贱人真没用,连个孩子也不能顺顺当当生下,这会子在屋里哭天抹泪又有什么用,还不如一并死了干净。

    哎哟,太夫人又开始心绞痛,躲在床上要东要西,招数使遍了,也只有三娘子一个陪在她身边端汤送水,别的人都推说有正事要忙,没功夫心孝。

    即使这样,太夫人还在折腾,眼角扫到三娘子低眉顺眼的样子,不知怎么就来了气,不无恶毒挑拨道:“你阿姐要嫁要钟家做续弦,你们的阿爹生前那么能耐,肯定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也有一天会沦落到给人做填房的地步。她富贵了,怎么不想着要提携你?是怕你抢了她的风头罢。”

    三娘子面无表情提着茶壶走到外间去添水,见身边没人,往茶壶里啐了一口,暗骂死老妖婆子。

    “我跟你说,你娘八成死在那个毒妇手里,她从来都不容人,见不得我儿对秋娘一片真情,你就该咬死那毒妇替你娘报仇。”太夫人咬牙切齿说话,她没有意识到小叔子和兄长的姬妾偷情是一件大不齿的事,也没有想到嘴里的毒妇其实是自己的侄女兼儿媳妇。

    只因为几件小事不顺当,她口无遮拦泄愤,前因后果都没有细想。

    三娘子气得泪花在眼中打转,她的娘亲和叔父做下苟且的事,对亡父和自己都是最大的羞辱,遮都来不及,被太夫人当成笑话信口说出来,让她可怎么活人。

    太夫人说着说着,屋里消无声息,人都不见了。没人了好,她可能睡一会儿。

    三娘子抹着泪快步回房,迎面碰上正装备出门的小梁氏及姬瑶、二娘子,她想回避也来不及,快快福个身打过招呼想早点躲到屋里去。

    “急着走做甚么,你两个姐姐要出门,帮婶娘看一眼她们打扮得还算像个样子吗?怎么说,也是二娘子头回见夫婿,不能让人笑话。”因为秋娘和太夫人的双重因素,小梁氏也当三娘子是块烂肉,看见了恶心,想扔吧长在姬家身上一时割不掉。

    二娘子穿什么样子,三娘子没功夫去看,她只看向姬瑶,见阿瑶穿着一身蝶戏水仙裙,外罩蜜合色乌金百花披风,美艳动人,风姿绰约。

    “都好,经婶娘的手怎会出错。”三娘子快快回一句,人已闪得没影。

    小梁氏得意地笑了。

    姬瑶却真真切切看到三娘子临去时眼中一抹怨恨,哎,她们姐妹越走越远已成定局。

    上了车,两个小女郎全都锁着眉头,二娘子是因为不想见那位将军之子,在家力争了好长时间,可她拗不过镇国公和小梁氏双管齐下,万分不情愿才出门会客。

    姬瑶一则为三娘子,二来今天又要去钟家,任哪一样都让她高兴不起来。

    只有小梁氏近一年来,总算露出点笑脸,女儿要嫁二品将军之子,丈夫也对自己服服贴贴的,至于翠莲和太夫人,一个病得快要死,另一个成了和尚的梳子——摆设,她不高兴哪能成。

    钟夫人一眼看到妹妹从内到外溢发的喜气,也笑道:“你可算是想通了,我就说吗,高高兴兴也是过一天,愁眉苦脸日子也能过去,何苦要跟自个过不去。”

    小梁氏看了看屋内,客人还未到,只她们姐妹并几个小女孩,没见到钟家两位御赏的姬妾,她想到什么脱口而出:“往常这屋里有两个美人,今天怎么不在?”

    话出口,小梁氏立即后悔。姐夫临老纳妾贪色,可是姐姐心底的一大伤疤,她没事干揭它做甚。

    钟夫人微不可察皱下眉头,又恢复平常,“你姐夫带着她们出城打猎,我老了经不得风吹,让年轻力壮的陪着他。”

    上面两姐妹寒喧往来,姬瑶环视周围,没见到钟盈,还好,冷不防钟夫人在唤她。

    姬瑶慢步走过去,被钟夫人拉住手细瞧,微笑对着小梁氏说道:“我把人交给你,你怎么把她饿瘦了?”

    “哎哟!”小梁氏赶紧辩解,眼角轻睨:“姐姐说哪里话,是你私心罢了。拿大娘子比着我家珝娘,看到底是哪一个蔫了?拉别人来评评理,任谁都不会说大娘子瘦了的话。”

    二娘子全程像个木头桩子立着,充耳不闻。

    钟夫人见了轻哼:“珝娘还是这么不省事?你姐姐出阁后,马上该你,出嫁后别再像现在一样任性胡来。我提前摞下话,你在夫家闯祸,我可不会管。”

    二娘子就像没听见。

    姬瑶站在当地被钟夫人拉住手略有点尴尬,等到客人来访,钟夫人还着拉着她不放。

    来的这位将军夫人一向知情.趣,逗笑道:“也不知是哪家的女郎,能让夫人爱不释手,快转过身,让我也瞧上一瞧。”铁血军官霸宠妻

    “不是哪家的女郎,是我家益儿的媳妇,你们看着好不好。”钟夫人一锤定音。

    姬瑶的心悬在云端,她明白阿兄做了那么多全都不管用,钟家娶她是娶定了。她的冷漠对上钟夫人的得意,两人眼神交会各自心中有数。

    满堂的贺喜声,将军夫人比比姬瑶和二娘子,心道还是夫人有眼光,放着正经的外甥女,要娶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孤女,论相貌姬家大娘子是比别人强许多,论品德听说更要强上一筹。

    堂下一位青年也在暗中打量屋里两位妙龄女郎,不经意间二娘子的目光和他对上,他急急躲开在椅上坐立不安。

    又是一位莽夫!二娘子心道,和梁家表兄相比,天下的儿郎全都粗鲁不堪,可她心中如天神般的表兄卧床不起,她却要来这里和别人相亲,怎能对得住他。

    二娘子恨不得现在飞到梁家去,借口屋里闷出来透口气,姬瑶也跟着出来。

    姐妹两个各怀心事走在万物萧索的庭院里,去年这个时候,她们正在逃往南阳的路上,二娘子的一对画眉仍在叽叽喳喳叫,梁恒丽声若黄鹂说笑个不停,而姬瑶……

    姬瑶停下脚,看光秃秃的树上一片叶子仍翠绿,沐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她看得入神脚都站麻了,不知道二娘子何时离开,身边又是何时来了别人。

    “看够了?”一个男声惊醒姬瑶,钟益那俊美的面孔在她眼前不足一尺。

    “你出来太久,阿娘让我来找你。”钟益伸手摘下枝头上最后一片绿叶,把它轻轻放在姬瑶手心,练箭的护甲划过她的肌肤,姬瑶急急收回手,眼看着最后一片绿叶轻旋落地。

    “我不嫁。”她抬头的同时斩钉截铁说道。

    钟益嘴角轻勾好像就在等她这句话,他倚在廊柱上俊美得像幅画,眉目如漆,唇若胭脂,可姬瑶和他并无缘,小时候就和这位钟家二表哥没有多少共同的话可说。

    “这事我说了不算,我阿娘也说话不管用,你别去烦她。”钟益站在那里等着姬瑶动。

    “我阿兄用不着你们费这么大气力拉拢。”姬瑶冷冷道。

    钟益吃吃笑出声,“你以为因为宋十一郎?也罢,先这么想着,等成婚后我再告诉你真正的原由。”

    他走过来不由分说拉着姬瑶向前,手上力道像铁嵌一样,姬瑶用力挣扎没有效果,反倒搭进去自己另外一只手。

    “你放手!”她几乎是声竭力嘶喊道。

    钟益松开手,表情有许受伤,“我不愿强求别人,也不想让别人强按着头。这桩婚事,你不情我不愿还是要拜堂成亲,你要明白不是我非你不娶。”

    姬瑶揉着微微通红的手腕,气极了钟益这副迫不得已,她反唇还击:“原先的二表嫂死得不明不白,二表哥可曾为她痛惜过?”

    钟益沉默,转头看向廊外,不知何时天变阴沉,飘起今冬的第一场雪,慵懒的碎雪不舍离开天帝,每落下一粒晶莹若玉。

    “慧娘之死,是我无能,我也曾发誓无论再娶何人,都要护得她平安到老。”钟益说这句话时对着天际,令他起誓的那个人不是姬瑶,也不是长安城任何一个如花似玉的女郎,而是曾与他同床同枕的亡妻。

    姬瑶冷笑,从钟益身边擦身而过,走出五步远甩下话:“你先顾好自己,再谈护着别人。我至死不嫁,二表兄提早再找新夫人的人选。”

    说完话,她径直走向大门外,也不向钟夫人告别,更不同小梁氏打过招呼,喊来姬家的车夫,命前去宋府。

    钟家娶的只是姬瑶这个名字,而不是她的人她的心,她确信他不会追来,可是怎么才逃得开,命硬克亲的说法也不管用。

    要姬瑶说,这个法子最奏效。她无父无母,兄长早夭,幼弟胎死腹中连累母亲也早去,外祖家举家被诛,眼下能数得着的血亲一个手指能数得过来,为什么就吓不住钟家人。

    ******

    “大娘子,咱们换条路去宋家吧。”车夫的声音带着慌乱与不安。

    姬瑶掀起车帘,见路两边兵士齐排而立,前方不远处几个军士押着数辆囚车,再不躲开就要和他们碰上。

    “让”,她答道,“抄条近路,及早到宋家。”

    车夫应下倒转马头,可天不知刮着什么风,走了好条道半路又被堵回来,不是穷凶极恶的禁卫在抄家,就是严令不许通行。

    姬瑶坐在车里心中像火烧一般,再也坐不住,下车抄马车不能通过的小路飞奔向宋家,她记得外祖家被抄时也和今天一样,她还记得亲眼看到外祖母自尽在屋中,再后来……

    等她看到宋十一郎安然无恙端坐在桌案前,差点落泪,还好,阿兄仍在!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