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4.064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64

    姬瑶当然不知道宋十一郎暗中打的小九九,她交待完顾神医的事也就回姬府,小梁氏不在家,太夫人尽出幺蛾子,胡管事前几日已经开始叫苦。她就纳闷了,这么一个破家有什么好争的,掌管三四百人的家奴算面上有光彩,现在家里上上下下不到四十个奴仆,缩手缩脚全拿不到台面上,太夫人当家的意义何在?

    大概人太闲了,总得找点事干。

    姬瑶最近也很闲,都能有功夫拿起针钱活,手里绣着块手帕,想到早间在三娘子屋里看到的鸳鸯,她喊来胡管事问:“这几天,上骁卫的王大人有没有到家来过,或者三妹出过门吗?”

    胡管事摇头,大门上守的人全是他的亲信,不会漏了哪个访客的信息,也不会忘记家里哪个主子出门的事情。

    “这样罢,最近无论谁来找三妹,都说不见,理由你自己随意编,实在推不过推到我身上。三妹要想出门也是,不许她出门,同样有我担着。”姬瑶下决心逼一逼胞妹,也逼一逼围着姬家打转的人。

    三娘子也不想想,那些人奉承她取悦她,难道真是只因为她生得好看?她将来会以名义上的宋家外甥女身份出嫁,占着宋家和姬瑶的便宜,还要玩弄的小心思,姬瑶要治上一治,免得以后给自己招祸。

    胡管事虽然不大明白,还是点着头应下。

    不出十日,三娘子被拘成笼里的鸟,想飞飞不出去,翅膀扑棱扑棱扇在鸟笼子上,心急如焚,实在坐不住了,她来找姬瑶,一进门不说话只是落泪,等哭够了才控诉:“阿姐为什么不让我出门,满府上下,二姐成天往靖义侯跑得没停,阿姐也是,想去哪里说走就走。只我一个身份低微,连看门的奴才也要低看一眼。”

    “谁说你低微了?谁又低看了你,说出来,我替你出气。”姬瑶反问,“不让你出门也是为你好,外头乱哄哄的,你想见谁,在府里也可以,西边的园子也平整得像回事,虽说快到冬天树也黄了,花也谢了,可亭子水榭一应俱全,不会慢待到客人。”

    “可你挡着不让他们进门。”三娘子脱口而出,颇有些愤恨。

    姬瑶静静注视着胞妹,这是她们姐妹有生以来第一回争吵,不同与二娘子往日的斗嘴,她和三娘子真是生起嫌隙。

    “都是些下人管事,我为什么放他们进来,哪家的郎君想登门,姬府敞着大门欢迎,不仅我如此,太夫人也必定高兴。”姬瑶故意提起太夫人。

    三娘子倒有点虚,收回和胞姐对视的目光。她也在想,那些郎君们为什么不亲自登门,别人也算了,王四郎怎的杳无音信。

    想到这里,三娘子面颊微红,弱弱地提出一个信息,“我想派人送封信给王家阿兄,不知可不可行?”

    “可行!”姬瑶回答干脆,心想王四郎这当头有心情理会你,也算他真心相待三娘子,哪怕三娘子真要和自己离心,她会高高兴兴想办法替两人系上姻缘线。

    十天过去了,三娘子派人送出三封信,全是她的心腹婢女亲自去王家充当信使,甚至有一次交到王四郎的手中,可人还是不露面,更没有只言片语传回来。

    她在屋里没日没夜做着针线活,人快要熬倒,心里坚信自己的眼光没错,王郎不是不来,只是时机未到。

    *****

    姬瑶早起去梁家,在路上听见了一则笑话:说京里的上骁卫聚众夜赌喝花酒,天子急召时半数有品级的统领连帽子都不戴,衣冠不整醉熏熏酒气冲天面圣,太后当场勃然大怒,下令要责罚卫军大统领。

    南瓜最近没事干,一天到晚不着家混在市井茶楼里,说起太后发火倒好似他亲眼瞧见,一举一动惟妙惟肖。

    姬瑶抿嘴笑了,轻弹南瓜的小脑袋,温声道:“今天回府后,你和你娘收拾行李回洛阳吧,再不走天气愈发冷了,路上下雪难行。”

    南瓜眨巴着眼睛,说他舍不得走。

    “去吧,替我捎个信给他,说我一切都好,不必挂念。”姬瑶望着车外轻声说道。

    南瓜就差掉下眼泪,他是真的舍不得,从小到大,女郎待他不像是主子待家奴,更多的时候像阿姐疼弟弟那样,什么好东西都想着给他留一份。

    阿奴摇头晃脑高兴得不行,小瘟神终于要走了,她放个大炮仗庆祝。

    南瓜那个气啊,他是小男子汉不和小女子争,哼!

    下车时眼泪汪汪的小南瓜被人揪住头顶上的小揪揪,疼得他憋回出的眼泪哗啦流下来。

    “怎么,真哭了?”宋十一郎万分好笑,松开南瓜的发髻,从袖中掏出块乌梅糖塞到他嘴里。

    “阿兄!”姬瑶叹气,宋十一郎手痒爱捣乱的毛病就是改不了,在梁家做客也这么没分寸。

    宋十一郎拍拍南瓜的小脑袋,笑着解释:“我找靖义侯谈点正事,你呢?”

    “陪梁家阿姐说话。”姬瑶看向并排走着的宋十一郎,心中生出一个念头,问道:“阿兄,一会儿你过来找我,我有事说给你听。”

    宋十一郎有片刻的惊讶,阿瑶有什么火速要事必须要在梁家说。不过,这时代男女大防不甚严格,前后宅门禁宽松,只要身边带着奴仆,贵族男女随意见面饮宴都算平常事。他点一下头算是应下,跟着梁家管事去了外书房。

    姬瑶去梁恒丽房里扑了个空,听婢女说她想清静一会儿,一个人去了湖边散心。

    屋里一股清淡的幽香,姬瑶使劲吸了下鼻子,问道:“还是萧家那把香,一丁点可真耐用。”

    “不是。”梁恒丽的婢女紫杉回道,微笑着说:“那些早用完了,萧夫人前几日来探望夫人,临走时又放下一大盒香,几年都够使了。”

    不是萧述,而是萧夫人,倒出乎姬瑶的意料。

    萧家可真有趣,一手巴着钟盈这个大司空爱女不放,一边又是送香又是护花,对着梁恒丽用尽心思,哪一头会是真呢?

    姬瑶穿过落叶缤纷的小树叶,厚厚一层枯叶踩在脚下沙沙作响,远处几声放肆的笑声传到耳边怪刺耳的,她远眺过去,梁恒丽和三五个姬妾庶妹站成一堆,看情形倒好像是被她们堵住去路。私宠小妾绝色相公太妖孽

    “大娘子,哎哟,瞧你这身衣裳费了不少功夫吧。真真瞧得眼热,哪天你嫌旧不想穿了,也让我的小四娘上身试一回。”这是靖义侯一个得宠的姬妾在说话,她膝下一儿两女,儿子紧随在梁恒文之后出生,两人只差了一岁,也长成半大的少年能文善武。

    “阿姐,你同不同意,倒是说一声。”在场的另外一少女咯咯轻笑。

    另外一个人捂着嘴笑道:“你真是糊涂,阿姐她要是能说话……”

    “你们在做什么?”姬瑶实在听不下去,走过去替梁恒丽救场。

    用处并不大,在场的姬妾庶女们一哄而散。

    今天发生的事是偶然也不是偶然,梁恒文受伤后,这府里涌动着一股浮燥的气息,恐怕靖义候出面也压不住。

    梁恒丽做为嫡女的气势一点也使不出来,她即使口齿清楚也没有用,阿兄倘若活下来也会变成残废,世子之位迟早要换人,她和阿娘以后底气只会越来越弱。

    她摆了摆手,无力地坐在石凳上,身上穿的衣服宽大得看不出形,双颊塌陷下去,眼窝深深,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明媚艳丽。

    “阿姐”,姬瑶半搂着梁恒丽肩膀宽慰她,貌似也收效甚微。

    过了好一会儿,梁恒丽握紧姬瑶的手,好像在问她有没有去看过阿兄,可看过之后又有什么用。阿兄每天闭紧牙关,喝水服药都要几个壮汉用力撬开他的嘴才能灌下,阿瑶去了也没用,他闭耳不闻排斥外界所有的一切。

    “阿姐,你要好起来,梁家阿兄受伤不能护着你,换你来护他。”姬瑶被梁恒丽的处境打动,下定决心去办一件事,她边往外走叮咛道:“哪儿都别去,在这里等着我,有个人想见你。”

    跑到溪边,她被一块青苔险些滑倒,身体失控快到摔到地上,一个胳膊扶往她。姬瑶抬头,见是萧述背负着一只手,只用一只手臂支撑她。

    见她站直,他也松开手臂,微笑点头,笑容如春风吹过亲切温暖。

    因着钟盈的关系,姬瑶对萧述并没有好感,但不排斥,两人打过招呼后各自分开。

    ******

    刚和靖义侯议完正事的宋十一郎被急匆匆的姬瑶吓一大跳,以为她怎么了,跟着她的脚步向后宅奔去,快到湖边时他忍不住问道:“阿瑶,出什么事了慌手慌脚的。”

    “阿兄,靖义侯不当太傅,那么你和梁家也可以联姻。比起魏家娘子,梁家阿姐更要贤淑,她不能说话只是暂时的。阿兄,你见一见她可好?她一直喜欢着你,你去了说不定她就好起来。”姬瑶第一次说出梁恒丽的心事,她希望宋十一郎能帮这个忙。

    宋十一郎站在原地微微发怔,他看左右没人俯耳过来说:“和梁家联姻我从未想过,照眼下形势,和靖义侯交好水到渠成,用不着多此一举再娶梁家女。”

    “阿兄”,姬瑶扯着他的袖子央求,“你过去和阿姐说几句话,不为别的,就为这几年他们兄妹对我的好,还有梁家阿兄照看过教坊司里的表妹和侄女们。你不必对她有所承诺,只要她能开口说话,就算办成一件善事。”

    见她说得可怜,宋十一郎叹气,他的傻表妹,用心机时不输给一个成年人,可傻起来冒泡。

    他盯着姬瑶恳求的眼神,无奈道:“好吧,只此一回,有没有效果我可不管。”

    怕宋十一郎耍赖,姬瑶半推着他向前。走过小竹桥,穿过枯谢的花丛,宋十一郎停在落叶林中不肯向前。姬瑶推他,他伸手够到后背把姬瑶拉出来,指着不远处让她看。

    斑驳枯叶后,梁恒丽微微勾着头浅坐着,鬓间一缕碎发被发吹动,削瘦的身形看着格外生怜。

    她的侧面萧述替她拾起发间一片落叶,不开口说话只是脉脉注视着梁恒丽,眸中写尽怜爱。

    萧述如朗月丰神,算得上京中世家第一公子。他以住如何待钟盈,姬瑶也曾旁观,都没有眼前这般饱含深情。

    都说心没法骗自己,眼睛往往会出卖一个人的真实情感。

    姬瑶是个早慧的人,经历过先太子对她的由护生爱的缕缕情意,也知梁恒文对着她时不能自己的情感外露,更有韩七,每每对着她,恨不得把她看化了。

    萧述待钟盈更像是学生对着考卷,甚至还不如钟益对姬瑶的兴趣大。

    她心里咯噔一下,有钟家在,这事又该怎么办。

    那边,萧述半蹲在梁恒丽的膝前不知在说什么,衣摆扫在地上沾满灰尘。不知是他哪一句话打动梁恒丽,她抬起头正视他,萧述在点头。

    宋十一郎拉着姬瑶悄悄出来,笑说:“这样更好。”

    姬瑶沉默,或许罢!

    出来后,坐在车上,只他们兄妹两个,宋十一郎递过几张符纸和术士卜的卦,随意道:“我找人胡编的,说你命硬克亲,不宜早嫁,但愿能让钟家知难而退。可千万别往心里去,阿兄这也是没法子才想出的下策。和钟氏做对没有预想中的简单,梁家被他一手扶到圣上身边,一旦生出异心,说跌还不是跌得这么惨。阿兄也是因为和钟氏结盟才有今天,自问比不得梁家和他亲近。”

    姬瑶接过卦符,愁云满面,她不为自己的将来而忧心,她为宋十一郎的处境担着一片心。

    宋十一郎苦笑一下,掀帘看向车外,京城上卫提剑从他们车边经过,他从来都不喜欢庙堂之事,被困在这里也是迫不得已。

    “阿瑶,有人能真心待你也不算坏事,若有机会,跟着阿七走罢。你想要富贵让他替你去争,你想要安宁,让他替你打下一片安宁。”宋十一郎放下车帘,声音低而沉,字句透着坚定。

    姬瑶很是意外,阿兄一直不赞成她和韩七之间的事,突然改主意,难道说外面发什么大事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宋十一郎扣着指上的玉扳指不发一辞,神情悠远。

    远在千里之外,韩七揉了揉发烧的耳朵,肯定是宋大哥又在背地里骂他,阿瑶想他时耳朵没这么烧。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