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3.063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63

    当姬瑶把地契亮给三娘子时,她明显吓了一大跳,把手里的绣活塞到一件旧衣底下,语无伦次:“阿姐,你这是?”

    “原先便说好的,母亲的陪嫁分一半。”姬瑶语气平常,斜睨旧衣下露出半只绣成的鸳鸯,继续说:“秋娘在时,我也向她保证过,绝不会亏待你。本来还有一屋子古玩字画珠宝首饰,可你也知道,洛阳那场大火,什么也没留下,只剩下这些田产。太夫人三番两次想从我手里哄去,若要真给了她,我们姐妹可就什么也没剩下。”

    “阿姐”,三娘子喃喃道,指尖够到地契的一角又迅速收回,生怕烫了手。

    “拿着罢。”姬瑶塞到妹妹手中,叮嘱道:“好生收着,等你出嫁时压到箱子底,就当是父亲和母亲给你的添妆。”

    提到亡父,三娘子泪水夺眶而出,泣不成声。

    姬瑶静静坐着没有相劝,父母去得早,教她的一些话心里没有记住,可外祖母常教导她,为人要眼界开阔,不能拘泥在蝇头小利上头,何况她要做太子妃,更要站在高处看得长远。

    往事成梦,做太子妃的话也成了一句空谈,可姬瑶从未没这些身外之物看在眼里。一金一银不如人心冷暖,她且拿半数身家试一试胞妹。三娘子若回头当然最好,若固执己见要与她离心,她还是那句话仁至义尽,今后路归路桥归桥,互不相干。

    哭了有一会儿,三娘子抬起头,睫毛上挂着泪珠,怯生生道:“阿姐,我……”

    姬瑶等着她说下去。

    三娘子手里飞快地绞着帕子,水葱似的指头被绕得通红,说话也吞吞吐吐的:“阿姐,你是不是要嫁到钟家去,前回钟家送来的绸缎是为你绣的嫁衣罢?”

    姬瑶微笑:“你从哪里听来的,没头没脑。”

    三娘子轻咬下唇,手又不自觉去够左边耳坠,否认道:“听太夫人露出半句话头,我也是猜测。”

    姬瑶暗中叹一口气,就这样罢,她不再抱什么希望,起身向外走去。

    “阿姐,你去哪里?”三娘子急急问道。

    姬瑶头也不回,步调不改,说道:“去梁家,转告太夫人一声,今晚用饭别等我,说不准我要住上三五日。”

    “阿姐”,三娘子再次喊道。

    姬瑶回头,三娘子却勾头扭着衣带不说话。

    “玥娘,你有事瞒着我。”姬瑶心中起疑。

    “没有”,三娘子矢口否认,眼中闪过慌乱,摸摸头上的珠花,又去够颈上的珍珠项琏,就是不看姬瑶的脸。

    姬瑶折返回去,逼近胞妹追问道:“说吧,什么事?是你闯祸了,还是听到什么话难以说出口?”

    三娘子耳后泛起嫣红,美目轻阖不发一辞。

    正好车夫来催,姬瑶先放三娘子一马,坐上车前去梁家。不仅阿奴跟在她身边,南瓜也死皮赖脸要跟着,美其名曰替韩大哥保护大娘子。当然这是没人的时候他的说辞,当着南大婶的面,他说得可好听了,说什么给大娘子当眼睛耳朵打探消息云云,哄得南大婶又信以为真。

    上车见姬瑶好像不大高兴,南瓜悄悄问:“和三娘子吵嘴了,别理她,有秋娘那么个娘,好能好到哪里去。”

    姬瑶笑了:“尽浑说。”

    南瓜顺杆子爬,尽拣好听的来说,“我跟着韩大哥去准北时,他那里的兄弟可好了,带我划船打鱼,全捞上来这么大的河鱼,也不上岸,在船尾破膛去肚,丢到沸水锅里,一应佐料也没有,味可鲜美了。什么时候等女郎去了淮北,也可以吃一回现捕现杀的鱼。不过,韩大哥可不喜欢吃鱼。”

    边说他用眼睛警告阿奴,示意她不许说出去。

    阿奴这几日被南瓜欺负得狠了,毫不示弱瞪眼回去。

    姬瑶嘴角微弯露出真心笑意:“真的,他为什么不喜欢吃。”

    南瓜板着小面孔故意卖关子,等吊足姬瑶的胃口才说:“因为韩大哥吃得太多,有一年官府风声紧,整整一个秋冬,他跟着义父躲在船上没敢上岸,吃活鱼吃咸鱼,除了鱼就是鱼汤,没见过半点粮食。他说快吃得吐了,今后再也不想吃。”

    “哦”,姬瑶顺口答应,没想到,他的日子还有过得这么苦过。

    见提起姬瑶的兴趣,南瓜的话匣子打开再也关不住,“女郎,我跟你说,韩大哥可厉害了,淮北道上那些人全听他的话,他说让人闭眼,他们就装死。他骑马出去,路边那些小丫头小媳妇眼都看得发直,不骗你,有个县丞的闺女见了韩大哥脚都挪不动,还一心想嫁给他……”

    说着说着,他觉得不对劲,声音愈来愈小,最后闭上嘴巴。

    姬瑶饶有兴趣盯着南瓜看,还有这事?韩七在她面傻得像个三岁小孩,原来是装的?

    南瓜心道坏了,那县丞的闺女盯着韩大哥看哭着喊着非他不嫁,可韩大哥没理人家,他嘟囔道:“韩大哥整个一个木头脑袋,他才不晓得那些女人全在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马高大威风。”

    姬瑶噗嗤笑出声,心道你小子就编吧,韩七能有那么傻?

    有南瓜在,也觉得韩七在不远处,他的点滴,从小到大出的风头和糗事一件不拉全听到姬瑶耳中。她顿时心情大好,转而又回过神来,她也是这样被南瓜卖个底朝天给韩七。

    这小子,整个一传话精。姬瑶下车时严令南瓜闭紧嘴巴,光长眼睛和耳朵。想到马上见梁恒丽,她收起心中的愉悦换上庄重的面孔。

    ****

    与前几天相比,梁恒丽依是老样子,能吃能喝,在梁夫人床头侍奉汤药,可说不出来话,忧伤和哀愁深深笼罩着她,即使见到姬瑶也是轻轻点一下头。束婚

    二娘子和小梁氏也是日夜守在这里,一直没回家。

    二娘子都快瘦得没形,见到姬瑶撇着嘴又想哭,背转过身拭去眼角的泪水,接替梁恒丽为梁夫人喂药,细心地替舅母擦拭额头上的泪,比对自个的娘亲还要用心。

    姬瑶扫视一圈,没发现钟夫人在,也好,心里不添堵。

    “阿姐,你歇一会儿罢。”她过去扶梁恒丽。

    原以为会费一番口舌才能让梁恒丽休息,她却是很顺从跟着姬瑶出来,站在石阶下望着府里另外一处屋舍,目中饱含深情。

    那是梁恒文养伤的院子,姬瑶也是知道的。

    梁恒丽看看那边,又看着姬瑶,嘴微张却说不出来话,急得喉咙里发出怪声,一跺脚拉着姬瑶走进院里的厢房,拿起笔蘸墨在纸上书写:我阿兄想见你。她目中的坚定不容姬瑶拒绝。

    探望病中的梁恒文当是义不容辞,不管别人怎么想,姬瑶只当看望兄长。

    梁恒丽不放心,亲自陪着姬瑶过去,两人却被挡在门外,原来府里今天又有名医为梁恒文会诊,且他的病情反复,多半的时间在昏睡,恰好这个时辰又在昏迷中。

    梁恒丽倚着树干几欲落泪,她内心的伤痛和担忧无法说出口。阿兄挣扎在生死线上,有今日没明天,阿娘倒在床上气若游丝,偏偏她也成了废人一个。该怎么办?她一脸哀怨向姬瑶求助,眼睛中写满了心碎与脆弱。

    姬瑶握紧好姐妹的手,知她心意轻问:“阿姐,你想让我做什么直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绝对没有二话。”

    梁恒丽轻摇着头,她说不出口,也不敢写出来。

    姬瑶想到了顾神医,她不敢说出韩七,只拿宋十一郎做话头,“我阿兄走动江湖多年,不如回头我去求他,看他身边的旧友知不知道顾神医的下落。若有了此人,梁家阿兄或许还有救,你也能早日恢复康健。”

    梁恒丽流下两滴泪水,不知出自感激还是别的,为她心底的一点自私而羞愧。她的阿兄了无生意,梁恒丽多希望姬瑶能陪在阿兄身边,说不定让他燃起求生的念头和意志。可那样会误了阿瑶的一生,她也清楚。

    梁恒丽内心的纠结,姬瑶如何得知,她安置好姐妹睡下,出来和二娘子道一声别,说要去宋家办正事。

    二娘子好像一夜之间长大通情达理,“阿姐去罢,别急着往回来赶,这府里没个清静的地方,你最好回家休息,明早再来。”

    “你见过梁家阿兄了吗?”姬瑶问出她在梁恒丽面前不敢问的话。

    二娘子摇头,泪水长流,哭声细碎,“没有,听说不吃不喝一心想求死,也不想想他死了有什么用,出事七.八天了,魏家派人日日来探问,可魏家娘子只露过一回面,屁股没坐稳就被人喊回家去,也是个昩了良心的。”

    *****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

    魏家只一个嫡女,和梁恒文还没有到情比金坚的地步,这个时候往回缩也能想通,魏家娘子即使有心全情意,也拗不过两个兄长,毁约是迟早的事。

    姬瑶一条一条说给宋十一郎听,他边听边听点头道:“魏家大郎已经约我喝过一回茶。”

    姬瑶沉默以对,宋十一郎知道她心里不快,耐心解释道:“这事他们家是有失厚道,机会在眼前,我也不能随便放手,先吊着吧,也不急。”

    “阿兄,梁家出事除了你会得利,还会有谁。”姬瑶机敏联想到别处。

    “靖义侯已经请辞太傅一职,接替的人过几天才会浮出水面。打得梁家无还招之力,也打得魏家措手不及,你说会是谁最得利。”宋十一郎转动玉扳指循循善诱。

    会是钟家吗?梁恒文可是钟夫人亲侄儿、钟家兄弟的亲表弟,可关乎到大司空身上便远了一层,没有血亲羁绊他会下这么狠的手?

    姬瑶陷入沉思中,院里南瓜和阿奴两个干瞪眼活像斗鸡,宋十一郎看得好笑,转头问道:“阿七又给你送消息来了?这臭小子自出去后,倒是没想着给我送个信通气。女大不中留,哼!这男大也留不住。”

    姬瑶装糊涂,“哪里,南瓜知道的阿兄不也知道,他和南大婶送田产收成来了,拿来一半的地契我转手给了三妹。”

    “宋家的产业外人也收伏不住,你给了她等于没给。拿兔子喂狼,兔子撒腿跪了,狼没吃着肉,会不会反咬你一口。”宋十一郎说着话嘿嘿笑出声,原来是阿奴伸出脚狠踹南瓜,不知是她力气太大,还是南瓜没防备,居然被踹翻在地。

    这小子,好歹跟着阿七学了几天招式,怎么这么怂。

    三娘子是狼,那她便是虎。

    眼下是没到姐妹相争的地步,可早上出门时三娘子欲语又止的样子,姬瑶总归不放心,她提出:“阿兄,你派个人帮着盯一下三妹,她最近和王四郎走得近,我不放心她。”

    宋十一郎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却还要调侃两句:“怎么,你和阿七私订终身,偏容不得妹妹自寻郎君。她钓个金龟婿,你面上也有光彩。”

    “阿兄也快成亲了,还是这么不饶人。”姬瑶表示不满。

    哪知宋十一郎顽心大发,继续开顽笑:“正因为阿兄的婚姻大事无着落,才要刻薄无情棒打鸳鸯。”

    姬瑶生气,回来说正事,他三句话不离本行,尽往韩七身上绕,哼!生气了。

    瞧着姬瑶气嘟嘟的样子,宋十一郎偷笑。小妮子,让你被人随便一哄就信了。阿七的近况,偏偏不告诉她,他又做了一件大事,朝中该忧,可宋十一郎不知该忧还是喜?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