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2.062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62

    从靖义侯府出来,姬瑶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这三天三夜她几乎没合眼,听到的消息也实着不乐观。

    梁恒文昏迷两日后,今晨终于恢复意识,可他感觉不到下半.身的疼痛,腰腹以下的躯干究竟伤成什么样子,她没有亲眼见,可看梁夫人几度昏死过去,料想伤势并不轻。

    梁夫人昏厥,梁恒丽失语,靖义侯向宫里告假在家陪着儿子,他恨不得以身替受却无法让梁恒文病情好转。

    梁家乱成一锅粥,几个侍妾和庶子们已经有了不安份的迹象,家里无人主事,姬瑶帮着打点了几天家务,实在撑不下去了,先回家休息两日再说。

    她放心不下梁恒丽,又为梁恒文的受伤痛惜,靠在车壁上头痛欲裂却是无法入睡,这回又听见大家念叨着顾神医,说只有他或可起死回生,让梁恒文的伤势减轻。

    可这事关系到韩七的安危,姬瑶不敢贸然下决定,她左右为难,又对前几日的事心生疑惑。浑浑噩噩中有人挡停马车,一柄紫金马刺挑起车帘,帘外的人端坐在马上冷眼看她。

    他一身戎装铠甲,眉长目秀,唇红齿白,面相过于阴柔俊美,让人忽视他的韬略,钟家二郎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小角色,最起码姬瑶一时没看透他的心思。

    姬瑶坐着没动,随意喊了声表兄,她就是想周全礼数也没那个力气。

    “文郎怎么样了?”钟益问道。

    钟夫人也成天守在梁家至晚方归,第二天天刚亮又急着赶来,难道他这个做表兄的不知道。

    姬瑶本想不搭理,又怕钟益不放她走,敷衍道:“我也没有亲眼见,据说是不大好,表哥有空了过去亲自瞧一眼不就是了。”

    她话里不满就快溢出来,钟益又不是傻子当然能听得出来,他轻笑放下帘子,声音也变得遥远:“回去吧,好生补一觉,瞧你那脸,也黄成一片纸。”

    姬瑶气得捂耳朵,这个人阴魂不散。

    她知道他忙,自从担任京防统领一职钟益很少出现在酒宴聚中,前几天的秋围他也没露面,钟家只去了钟盈一个,半途还被萧述气得先跑回京。

    据说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萧述陪着受伤的梁恒文回营,暂时冷落了钟盈,她便受不了带着人先回长安城,听钟夫人说,这两天还在府里发脾气,气还没消呢。

    可也不瞧瞧什么事,受伤的梁恒文也是钟盈的亲表兄,她失面子能比表兄受伤还要难受?

    有这么一家人在眼前真是碍事,姬瑶想着想着有点困意,刚合上眼又听得车夫说到了,真是无奈。

    她扶着阿奴的手下车时,脚是软的,一高一低踩在地上像是踏在棉花团上,顾不得人前失礼仪拿帕子捂着嘴打呵欠,恨不得一脚踏回房里去。

    “女郎,你可回来了。”旁边冲过来一个半大的男孩,好险没扑倒姬瑶。

    阿奴拿胳膊护住主人,一只空闲的脚差点踹出去,那男孩早粘在姬瑶空着的那边,叽哩咕噜冒出一堆话:“女郎,我昨天就来长安城,可你不在府里,让我足足等了一整天。我娘也在,她也等着要见你。”

    姬瑶看清楚来人不禁笑了,眼前的小子个子不高、眼睛贼亮、嘴皮子超溜,不是南瓜又是那个。

    南大婶站在三步外,没开口眼睛像掉线一样。

    南瓜这臭小子又哄她,说什么女郎吃得好穿得好日子过得比洛阳城时要痛快。她说不信,等见了面可不就是。女郎面色萎黄毫无神采,身上也穿着不大新的半旧衣,想来日子过得还不如从前。

    “好了,大婶别哭了。”姬瑶招呼他们回房,让阿奴去沏茶。龙鹰

    瞧着南瓜半腻在女郎身上的样子,阿奴嘟了嘟嘴,磨磨蹭蹭去煮茶。

    南瓜表示对阿奴的不满,声音清脆:“女郎,你身边只有这么个乡下小丫头,眼也不利,干活不利索,早知道来的时候把阿绣姐姐带上,她都快急疯了。实在不成,我姐姐也比她强。”

    姬瑶笑了。

    南大婶拍一下南瓜的后脑勺,向他使个眼色。

    南瓜机灵,一蹦一跳走到屋外盯着外面的人。

    “女郎,我只说再也难见你一面。”南大婶又开始掉眼泪,指着府里的正堂偷骂:“一对昩良心的母子,我好心收留他们,又是衣又是饭,临了她倒摆起太夫人的架谱,向我讨要你名下几亩田的地契。我诨说不识字从来没见过那样东西,她竟想让自己的心腹当庄头。也不想想,那块地数代都是宋家的产业,说句不好听的,别说是姬家的人,即使女郎今后出阁,夫家的人一时半会也接不了手。她碰了鼻子灰,临走时说什么不肯带阿绣几个走。是想让我们求她罢,可我硬咬着牙没求,她要是带去,我还怕半路上动歪念把几个水灵的小丫头卖成现钱。女郎是不知道,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我可是瞧见一回。”

    姬瑶熬过那点困意,一时清醒万分,冷笑道:“她也就那点眼界,理她呢。你还好吧,阿绣她们怎么样?我这里暂时没法安置人,只有让你先受累多费心。”

    南大婶摆手道:“无事,庄子里人多热闹,我呀盼着她们能长住下,女郎哪一天也能回去,离开这个腌臜败落的地方。”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几层粗布里头是油纸,掀开油纸,才是地契。

    “怕出意外,我只敢带来一半。”南大婶偷偷说。

    “一半足够,另一半你继续收着。”姬瑶扣着地契心道正好,给三娘子一半地产也有母亲临去时的意思,另一半她是为了父亲。

    屋外南瓜在耍拳,手脚呼呼做响把阿奴逼到墙角处,一招一式擦着她的脸边掠过,那丫头也是倔强憋着泪花不哭出声。

    南大婶出去打儿子,南瓜闪身蹿进姬瑶屋中,她留在院里轻声哄阿奴。许是南大婶说话温柔,阿奴憋回去眼泪滴落下来,小模样怪可怜的。

    “女郎”,南瓜也凑到姬瑶耳边悄声说话,“韩大哥托我给你捎话,他一切都好,让你再耐心等几日,赶年底他来接你。”

    南瓜的眼睛贼亮贼亮的,趁着他娘不注意,也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塞到姬瑶手中,眨眼示意。

    姬瑶捧着手里五寸见长沉甸甸的布包,有那么一瞬,不知身在何处,韩七也像是梦境中的人。

    她攥紧布包没有要打开的意思,轻声问:“他还好吧,你几时见的他?”

    “韩大哥瘦了,其实晚上我也没瞧清楚,听声音他噪子都是哑的,一口气喝干我屋里半瓦罐水。上个月他去了洛阳城,说有紧要的机密事,走时也不带上我。”南瓜撇着小嘴一脸委屈。

    姬瑶摸一摸南瓜的头顶,让他跟着南大婶先回屋,明天养足精神再问他话。

    夜间把阿奴也打发回房,她从枕头底下掏出布包,也未点灯,就着皎洁的月色打开了看,又是一把匕首,鞘套上用红绳绑着一张纸条。

    平安勿念,纸条上只有这么四个字,姬瑶识得正是韩七的笔迹,他的安不大好看,可骨节框架极有力度,棱角分明,如同他人。

    拿着纸条念过好几遍,她抽出匕首细观,和随身带着的那把做比较,寒光点点,锋芒尽显,是把好兵刃。

    他已经送她四把匕首,也不知道送朵珠花她好戴出门,难道让她拿着匕首去杀人。

    怪胎!她轻嗔,脸颊微微有些发热。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