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0.060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60==

    五月初十,大司空之长子钟盛率领南伐大军前脚出京城,后脚南郊大营、京畿营两处军士哗变,共计九千被收编整改的流寇散勇与京郊营将领对恃争械,趁夜火烧大营,结伴逃往淮地。

    六月南伐大军中也有军士哗变,起因是有人克扣步兵营的口粮,加之天气炎热北方军士多不服南边酷热,又因晚间到河边戏水被郎将鞭打,三五人围观口角演化成上千人争斗,混乱中,持鞭的郎将被刺,步兵营近六千人隐入山林去向不明。

    四面风声鹤起,京城依是老样子,看似死水一潭,实则暗潮涌动。京中步防将领已换过好几拔,眼下统领长安防卫一职正是大司空次子钟益。

    他身居要职年青有为,且是一位新近丧妇的鳏夫,替钟家次子说亲的人差点踏平大司空府门槛。

    钟夫人一应推辞,说是已经有了人选,不劳大家费心。

    不由得长安城的权贵猜测是哪家女儿如此幸运,能得到钟氏的青睐,姬瑶做为那个幸运儿却是叫苦不迭。

    韩七走了,对外宣称是放肆无礼,被宋十一郎逐出府门,两人割袍断义。实际上他本人带着京郊哗变的军士回到淮北老巢,南伐大军中的变故也与他脱不了干系。

    他这一走,姬瑶明白真的是不同于往日,再见一面难于登天,除非钟氏覆灭,或者韩七能强大到能和钟氏分庭抗礼,哪一样都无异于白日做梦。

    谈不上后悔,只是有许淡淡的惆怅,她把心轻易托付出去,仍还是居无定所,牵挂着一个在刀尖上博命的人,自己也是夜来难以安睡。

    八月秋凉,长安城上空飘着一股浓郁的丹桂香气,又值各大世家贵族在郊外安营扎寨,举行秋围狩猎庆贺丰收。

    姬家靠着镇公国府的虚名也勉强能挤到当中露个面,姬瑶本来不愿意去,经不住二娘子一再央求,所以这日清晨她们姐妹三个跟着镇国公一起出门上城北,家中只留小梁氏和太夫人守家。

    二娘子歪在车壁上蔫蔫的没精神,府里正在为她说亲,前头相看了好几家郎君,她都推说没瞧上,可眼下这个,恐怕是推不掉。

    大司空在军中的一位得力爱将替次子求娶姬家二娘子,论来头和背景都不可小觑,这门亲事小梁氏和镇国公是求之不得,哪再容得二娘子再次任性。

    府里已经开始为二娘子绣嫁衣,加上之前绣成过半的嫁衣,明显是打算嫁出两位女郎。奇就奇在,任何人包括太夫人绝口不提姬瑶的婚事,仿佛忘掉她这个人似的。

    要是真忘了才好,姬瑶心想。

    “阿姐,你吃个果子。”三娘子递过一个香梨,她是三个人当中最开心的那个,出门特意换过衣服,精心妆扮过,脸上施以薄粉,微微勾了黛眉,唇上涂了胭脂。艳而不俗,娇而媚,杨柳小腰不堪一握,当真是个娇媚可爱的小娘子。

    “多谢!”姬瑶接下淡淡回道,三娘子在她眼皮子底下小动作频出,无非是瞧上和宋家常往来的几个俊郎君。

    她也想开了,由着三娘子去罢,那些人又不是她的囊中之物,他们想和那个小娘子**是情理中的事,三娘子既然自甘不争,她生气又有什么用。

    见阿姐冷淡,三娘子有些悻悻的,听京里的传言说宋太傅和阿姐最近生分了,全因阿姐不愿意嫁给王家四郎。是阿姐不愿意要,她和王四郎亲密也没什么大碍。

    三个女孩各怀心思谁都不说话,等到了城北下车时,远望见镇国公和一个身着绯色官袍的青年在攀谈,那人长身玉立,眉目英挺,一边一说话一边瞄向三个女郎这边。

    三娘子眼波微横勾头笑了,二娘子见了冷哼一声拉着姬瑶绕过那人直奔里头,走出几步她才打抱不平:“阿姐,你也是好脾气,凭什么给你挑中的人要让给三妹?姐妹争夫,传出去难听死了。”

    姬瑶微笑:“玥娘还小,难道会赶在我前头出嫁。正因为是姐妹,和她有干系的人,我才不能沾,好郎君多得是,又不是王家郎君一个,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得有点心虚,因为有韩七,她才对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让三娘子和王四郎替她背黑锅有点过意不去。

    可她心里什么时候有了韩七,姬瑶自己也说不明白。

    “阿姐,你心里不舒服说出来,别理会她。她要轻狂由她去,王家什么门槛,我倒要瞧着三妹能不得攀得上,还不是到头来要求着你。”二娘子觉察到姬瑶的一丝伤怀,自以为是安慰她。

    姬瑶摇头,和二娘子信步散心,没走出多远,刚才劝解她的人却呆呆的钉在地上。还用问,二娘子的克星只有梁恒文,心上人和佳人成双入对,又当着她的面说说笑笑,无异于刺她的心。

    “梁家阿兄,魏家姐姐,你们倒来得早。”姬瑶拉二娘子一把,人前不能失礼,何况梁魏两家的婚事就差过明礼,二娘子再显出点什么可就不好。

    梁恒文穿着浅青色襕衣,衣领袖口绣着紫竹纹,目光温和看着姬瑶却不知该说什么。

    从来长安城他一直躲着她,不是因为不想念,而是身不由己无法再照顾她。

    他要娶他人,对阿瑶以前的承诺全为空,自己愧疚难安,特别对着姬瑶坦诚澄澈的双眸,他更是无地自容。

    相见不如不见,一见伤神。

    二娘子勾头看脚下半黄半青的草地,梁恒文又不说话,场面显得有些尴尬,倒是魏家娘子机灵,瞥一眼梁恒文的神色,拉着姬瑶的手亲热说话:“我和阿兄起得早第一拔到围场,我家棚子搭在前面不远处,一会儿我派人请你过去喝茶,咱们姐妹许久不见也要叙叙旧。”

    姬瑶笑着答应,见过面打过招呼两拔人各走各路。梁恒文倒也是知道自己的本分和决择,一直没有回头望,不过看肩头有些僵硬,和魏家娘子远看算是一对不错的良偶。特种兵王俏警花

    二娘子可没那么轻松,她手里紧攥着揉成一团的紫竹纹绣帕,想看表兄又不敢看,好不容易人走了,不顾人多眼泪扑棱扑棱掉。

    郎要娶,她要嫁,进的却不是一家门。

    梁恒文娶了妻不要紧,可等她嫁人后,连这点念想也不能再有。

    “珝娘,咱们回去再哭,这里人多。”姬瑶轻轻劝道。

    二娘子把泪一抹,昂头道:“不管,我还能有几天自在日子。府里就等着阿姐的亲事说定,你前脚出嫁,我后脚便要过门。若有可能,阿姐这一辈子别嫁人,我也守在家里直到老。”

    姬瑶倒笑了,她怎么没想过不嫁人,看来还是太俗,让韩七轻轻一哄心跟着他跑了,他可好,跟大雁一样飞出去再没影,留给她一句空话。

    韩七,韩七,满脑子都是这个人,姬瑶觉得自己真是没法过日子了。他要是哄了她,她后半辈子还不得恨死他。才不,她不会为他搭上半辈子,他失约,她立马这把人忘得一干二净。

    人不怕别的,就怕动真心。自从心里有个人,姬瑶觉得长安的郎君们俗不可耐,不及韩七痛快爽利;长安城充斥着脂粉气和奢靡的酒气,不及天南海北空气清爽。

    她当然更不愿意跟出去狩猎,可二娘子不放过难得的机会,迫不及待换上骑装已经跟着出门了。

    再看三娘子姬瑶想拦也拦不住,王四郎牵着匹胭脂小母马等在帐外,三娘子换上真珠红的骑装对镜左看右看,摆弄风姿,拿着寻常的石黛光画眉足有半烛香功夫。

    姬瑶实在瞧不下去,劝告一句:“玥娘,洛阳城的族老们赶年底能来长安,到时可为你上族谱,王家阿兄若有心,让他早点上门。嫁妆你也放心,我统共剩那几百亩田,有一半是你的,配王家的门第不会显得太寒酸。”

    “我说的话你都明白?”她紧盯着三娘子问。

    三娘子放下手中的眉笔,不知是喜出望外还是觉得在情理之中,她呆了片刻,恰好帐外又在催,她轻轻道一句我走了,人像只花蝴蝶一样飘出去。

    姬瑶闭目,她做事仁至义尽,这是最后一遭。

    未几,围场中人声尽寂,狩猎的人全都离去,留下的三五成群饮酒喝茶攀结交情。

    魏家娘子亲自带着人来请姬瑶,两人踩着松软的草地,她仔细看了看姬瑶,轻叹:“阿瑶还像小时候一样沉静,却比以前更美。”

    姬瑶怕梁恒文是不是露出马脚让魏家娘子起疑,她没敢多说话。魏家也是大家族,魏家娘子是家中唯一的嫡女,诗气腹华,胸有丘壑,她不敢小瞧。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等到魏家的凉亭外,发现居然宋十一郎也在,正与魏家双杰烹茶煮酒淡论诗词。也不惊奇,这种场合能坐到一起谈笑风声并不能说明什么,权.柄交易看不着的地方才是真章。

    见到姬瑶,他招手道:“快来,坐到阿兄身边。”

    姬瑶抿嘴偷笑,阿兄在人前装得挺像,他气她足足有四个月,没人时,都是甩着冷脸给她瞧。

    “看见姬家大娘子,倒叫我想起叔父家的从弟,在太学进学,明年才及冠,家里祖父临去时安排他以后跟着叔父守原籍,清静少纷争,我们兄弟眼羡不已。”魏氏双杰中之一话中有话,替宋十一郎满上茶盅笑着说。

    姬瑶无语,那里都有替她操心终身大事的人,魏家提出的价码不错,避开纷争,人又年青上进,看来早瞄准宋十一郎爱护她的心思。

    宋十一郎轻笑,端着茶盅姿态风雅,倚坐在圈椅上,青冠广袖颇有些魏晋遗风,他人最没形却是正经,这点在场的人大多心知肚明。

    “魏家小弟是好,可宋家没有合适的女儿能配。若说婚嫁,我独身一人未娶未婚,魏兄倒是可以参谋两个贤良的女儿。”

    宋十一郎笑说,是笑话也不是笑话,他舍不得把姬瑶当棋子,自己就要待价而沽。宋家转眼便出孝,他娶妻不单单只为了情义,还有利益。

    姬瑶惊愕,偷偷去瞧魏家娘子,看她神色平静,单手捧着牛耳杯眺望远处,不知是不是在等梁恒文。

    魏家兄弟干笑一声,接下来的话更是直逼主题:“听闻宋兄以前有位过命之交,出身盐帮却是少年英雄,现在淮北拥兵自重,手握两万兵马不知是不是他?”

    “对了,此人自称韩七。”魏家兄弟又补充一句,紧盯着宋十一郎面上神色。

    “那人与我割袍断义已成逆贼,魏兄却仍要提他与我是过命之交,恐怕不大好吧。再者,拥兵自重的韩七和我识得韩七是否是同一个人,谁也说不清。”宋十一郎轻描淡写推开,趁人不注意看一眼姬瑶。

    姬瑶很淡定,回瞪阿兄。

    他心中气结,一对不听话的小儿女,逐韩七出门他是有五分怒气在里头,另五分是做假。

    魏家只在试探虚实,点到为止,见宋十一郎不接招,他们岔开话题又在附庸风俗,好似谈词论道者是正事,刚才一波你来我往全是幻境。

    魏家娘子也与姬瑶言谈正欢,手把手教她烹制今年新流行的煮茶方法,偶尔嫣然一笑端正大方。

    此间片刻的宁静被一阵急促的号角声打破,五长三短,声声急而快,在场的几位郎君都站立起来凝望远处,青山葱翠,飞鸟盘旋,瞧不出发生了什么。

    姬瑶倒有点担心两个妹妹的安危,二娘子鲁莽心大,三娘子眼界小随波逐流又生得出众,她们只要别和钟盈正面对上应该不会有事,可谁知道呢?

    “放心罢,有文郎在,他会照看丽娘和几个表妹。”魏家娘子善解人意,温声细语安慰道,自己也是伸长脖子等待消息。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