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8.058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58

    姬瑶离他如此之近,他能看到她脸上细细一层绒毛,长睫毛卷而翘在脸上投下一圈好看的阴影,红唇微启透着不可言传的诱惑,更别说他目光向下能看到她微微鼓起的胸脯,纤腰不盈一握,初夏天露着一片雪白的脖颈十分亮眼。

    韩七明了之前的不满足在哪里,美人在前,他不仅想看着她,还想揽她入怀,就像在南阳城外两人捆在一起上崖的那会,贴身相处,甚至更近。

    有那么一个深知主人心意的小兄弟暗中抬起头,肿胀难耐,韩七窘得说不出话,怕姬瑶察觉他此时身体变化和心里所想,深觉脑中泛起的一股杂念脏不可耐,却又是那么顺理成章。

    男欢女爱水到渠成,他噙着这几个字不敢抬头看姬瑶,信手指向桌子,随口道:“就放在桌上,我一会儿便喝。”

    他是口渴,不过这会想喝的不是药,而是想讨碗冰水一口喝干降降心火。

    他说会喝,姬瑶可不信,宋十一郎说过韩七最不喜欢喝药,特意交待让她盯着点,别让他偷偷倒掉。

    打定主意,姬瑶留在屋里,见没事可干她走到书案前倒水研磨,拿出宣纸铺开,蘸笔挥毫一口气呵成一副字。

    韩七脉脉注视着窗前的美人,忘记让他口干舌燥的绮念,平复潮热到平静,他轻轻下地趿上鞋走到姬瑶身后,看她全神贯注习字练贴,他心中的她又补全了一块。

    少女螓首低垂,青丝乌黑发亮,耳边滴坠微微晃动,耳后露出一块白皙的皮肤似有幽香传来。

    韩七伸手便可够到姬瑶的肩头,更甚者她的全部,可他静立不动,只用目光把姬瑶沁透包围,好像这样便足够。

    姬瑶写完字收笔转身,冷不防被身后一步之遥的韩七吓一大跳,他的灼人眼神足以将她熔化,她无处可躲勾头看裙上的花儿,又偏头去看桌子上,找托辞:“你的药快要凉了。”

    这种小女儿知羞的情态在姬瑶身上很少出现,她从来都是落落大方行动得体,韩七愈看愈怜,哪舍得挪动步子喝什么苦药。

    姬瑶被他愈看愈羞,气急败坏推开人想走,不小心又碰到韩七的伤口处,听他轻叫出声,她收手瞪着杏眼不知该怎么办。

    韩七弓腰脸皱成一团,好半天才说话:“阿瑶,你这么凶,将来哪个郎君敢娶你进门。”

    所以,只有他喽!

    “要你管!”姬瑶气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亏她还操心盯着他服药。不管了,她赌气出来去找宋府的管事,交待派个人去姬家一趟,让阿奴给她带几件换洗的衣服过来。

    把人气跑后,韩七摸摸鼻子在屋里傻笑,一手拿着姬瑶写的字,一边小口小口抿着要命的苦药。

    这字好,他是写不出来,手指顺着姬瑶的笔划行走,不知不觉喝完药也不觉得有多苦,劳困一整日,他也沉沉睡去。

    等四斤对着老御医使足水磨的功夫,好说歹说把人留在府里,折返回来打探消息,远在湖那边望见小院黑灯瞎火,等他走近才发现韩七捧着一张写满字的宣纸靠在胡床上睡着,鼻息通畅发出轻略的鼾声。

    这人受了一剑,脑袋也进水不灵光了?

    四斤念叨,成天巴望着姬家大娘子,平日里见不到面,好不容易在一个府里,他可倒好自己先睡着,真是没心没肺。

    四斤又是点燃烛火,又是往铜盆里倒水,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惊醒韩七。

    “几时了?”韩七醒过来后抹着脸问,再紧接着追问一句:“阿瑶还在府里,她睡下了吗?”

    四斤白一眼,还用说,你没心事睡到快子时,姬家大娘子早歇下了。

    韩七远望着湖对岸紧挨着宋十一郎书房的一处二层小楼,那里和四周一样漆黑一片。

    姬瑶每回来住在小楼里,他抬腿便可过去,不过自己说的话言犹在耳,他要光明正大见阿瑶,不会做出半夜敲窗的事。

    不急,还有明天,他对自己说。

    *******

    可韩七打错主意了,第二天天刚亮,宋府来了位不速之客,姬家三娘子和阿奴一起坐车过来,一进门扑到姬瑶怀里嘤嘤哭个不停。

    阿奴瞪着黑亮的眼珠一脸无辜,她一个小奴婢没法子阻止三娘子跟着一起来,谁晓得昨天黄昏府里又发生什么事,三娘子从昨天哭到现在。

    “阿姐,你要救我。”三娘子哭过半天后抬起泪眼说话,她仍穿着昨天出门的浅粉色衣裙,不过皱得不像样子。

    姬瑶被打个措手不及,她再问三娘子:“怎么了?你不说我怎么替你做主。”

    三娘子抽抽答答边哭边说:“不知怎么的,叔父昨天从萧家回来,可巧我陪着太夫人用晚饭,他喝得半醉,当着大家的面说要把我许配给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废话,大意在说那家郎君家底殷实,屋中正室久病缠身,想接我过府做如夫人。”

    姬瑶听得面色变冷,追问:“太夫人答应了?”

    “没有,太夫人说两个姐姐的婚事还没定下,我不合适赶在前头出门。”三娘子怯生生看一眼姬瑶,绞着手里的帕子,看指上丹蔻艳如血,在想她昨夜偷听到的话。

    事实上镇国公喝醉进门刚露出话头,太夫人便打发三娘子出去。三娘子围着正屋绕一圈,趁没人注意又从后门溜回太夫人的后堂,躲在屏风后听姬家母子对话。

    要怪就怪她在萧家太显眼,有好几位郎君打听到是位庶出小娘子,又是出身没落的镇国公府,色心大起动了歪念,在席间拉着镇国公点名要姬家三娘子做美妾。

    镇公国自觉经过一番淘汰挑选当中条件最优渥的一家,哪知回来后被太夫人一口否定。

    见儿子不服气,太夫人叹气:“你真是喝酒伤了脑子,怎么不想想,宋氏临去时答应把三娘子记为嫡出,嫡出和庶出能是同一个待遇?嫁妆彩礼天差地别。再说这几个女孩当中,三娘子生得不比大娘子差多少,别瞧着她平日里低眉顺眼,背后心眼可是随了她那个娘。秋娘要不是脑子活泛早早投奔大房,她能在你房里那个刁妇手里活长久。所以啊,咱们不急,要议婚事大娘子排第一个,你还是把心思多往她身上放。”

    镇国公半醉瘫在独榻上,嘀咕道:“有宋家在,阿瑶的婚事恐怕我们无法插手,一般人也不敢和我提这档子事。”

    太夫人怒了:“宋家,宋家!他们家死得只剩一个人,你还是这么畏手畏脚,你是叔父,侄女的婚事难道做不了主。”

    三娘子听得心惊肉跳,等了好半天听见前面没动静,这才偷偷溜出来,又打听到阿奴一早上要来宋家,她缠着跟上车一进门便向姬瑶哭诉,只不过说辞变了一套。

    何时变得向阿姐撒谎,三娘子自己也记不大清楚,她松开手里的帕子,左手够向耳后的坠子,咬着唇很难为情提出:“阿姐,母亲去时我还小,也不大记事,不过总听你说过她要把我记到她名下,是不是真的?”

    姬瑶瞧向三娘子抚着耳坠的左手,皓腕上戴着和她一模一样的白玉镯,也是母亲的陪嫁。她有些恍惚,这个妹妹同她一起长大,什么时候起也开始对她玩起心眼。

    三娘子有个她自己都不曾觉察的小毛病,但凡说谎玩小把戏,手都不自觉去够左边耳坠。

    只有秋娘和姬瑶知道,如今秋娘生死不明,姬瑶便是唯一的知情人,除了震惊她仔细盯着三娘子看,直到盯得对方低下头,才说话:“母亲说的话当然做数,不过几个族老都还在洛阳那边,宋家只有我阿兄一个,他又忙一时抽不开身,这事只有先缓一缓,你耐心等几天。”难逃夫郎钩钩缠

    三娘子急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夜里睡不踏实,怕太夫人和叔父他们……”她咬着唇没再说下去。

    “放心,他们把我们卖不了。”姬瑶带着笑意说话,心里冰凉冰凉的。

    得到姬瑶的允诺,三娘子擦干眼泪,似是不好意思说:“我不请自来,别让宋家表兄见怪。阿姐,你带我去向表兄赔个罪,让他原谅我人小不懂事。”这期间,她的手几次够上左边的耳坠。

    “阿兄不在,他昨天进宫到现在还没回来。”姬瑶不明白三娘子为什么变得疏离,一时半会瞧不透,心中已生起提防之心。

    不怪她冷面冷心,而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她遍尝过,对人心已经看淡,所谓亲情更是泛泛。

    三娘子暗中打量姬瑶的住处,见一应摆设无一不透着精致和奢华,像宋家以前的做派,也有几分先太子在时姬瑶在姬府的排场。

    她眼眸转了几圈,启唇又问:“阿姐,昨天那位韩小郎伤势不要紧吧?”

    姬瑶微笑:“可能不要紧,有御医在那边盯着,交待过要静养不许人打扰。我也没亲眼见,只听了大概。”

    “哦”,三娘子探问她心中的最大的疑惑,“他和宋家表兄倒看着亲如兄弟,真好,宋家表兄又得一个忠心的帮手。”

    姬瑶摆手,“谁知道呢,阿兄又不说外面的事,情意是真是假外人可瞧不出来。好了,你难得出门一回,走,我带你去逛园子,也别急着走,等用过午饭,我再让管家送你回去。把胆子放大喽,太夫人把你不能随意处置。”

    她堵回三娘子后面说的话,顺道轻描淡写把人打发回姬家。有的事,她虽想通也要慢慢消化。

    倒出乎三娘子的意料,她来是想在宋家住下,想打探清楚宋十一郎和韩七之间的关系,还有阿姐当初是明知不带她一起走,还是也被蒙在鼓里。

    听姬瑶这么说,三娘子倒乖巧咽下后面的话,跟着阿奴去卧房换上干净的衣服。

    头等衣料和次等丝绸穿上身感觉明显不一样,轻若无衣,流光溢彩,再举袖看花样纹理,朵朵花儿栩栩如生像是真的一样,瞥一眼床边搭着换下的浅粉旧衣,三娘子暗叹有舅家真好,特别是有个得力掌权的外家。

    宋家今非昔比情况大不如从前,还是能上姬瑶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可三娘子能有什么?

    从秋娘失踪后,又经过洛阳大变,怎么巴住太夫人逃出来的只有三娘子心里清楚,姬瑶好几次问起都被她用话岔开,不是不想说,而是羞于说出口。

    她每天活得像个奴婢,侍茶奉水卑躬曲膝才换来一条命在,一夜之间长大变得世故三娘子自觉出于无奈。

    她对阿姐不再是言听计从,而是慢慢有了自己的盘算。

    “阿姐,我听说宋家表兄替你相看夫君,什么时候让我见见未来的姐夫?”三娘子一派天真状,全然不知她今天话有点太多,即使不是姬瑶谨慎性子,再换个有点考量的人也会生疑。

    这种话题,姬瑶一应岔开:“阿兄自己的终身大事没着落呢,替我相看也不知哪里传出的风言风语。”

    三娘子低头沉吟昨日偷听来的话,那两个人当中一个是王四郎,另外一个会是谁?虽没看到正脸,可凭着衣着也能看出非富即贵。

    阿姐真是好命,她心里有点酸酸的。

    ****

    午时后,王四郎回宋家替宋十一郎取几件换洗的衣物,恰好姬瑶也送三娘子回姬府,两拔人碰在外院大门口。

    不知怎么的,见到昨天那位娇羞的小娘子,王四郎不由自己清了清喉咙。

    三娘子一直低着头,趁人不注意才飞快地瞥一眼对面的俊郎君。

    她自以为平常,可那神态着实勾人,特别是出现在一个未通人事的小娘子身上更有诱惑,欲语还休半遮半露,试想将来是何等风情万种。

    王四郎有许分神,鬼使神差提出替姬瑶送三娘子一程。

    “不耽误王家阿兄正事罢?”见三娘子已经上车,姬瑶照例要推辞。

    “不耽误”,王四郎笑说,“顺路送到前边街口,姬家娘子回府,我也进宫去。”

    只是顺道捎带一程,姬瑶没放在心上,眼望着一车一马结伴出去。

    眼见出了宋府大门,身后再没有宋家的亲信,王四郎轻咳一声敲车厢:“昨天的事是我唐突了,三娘子别往心里去。”

    三娘子坐在车中,只见车帘外一个高大的身影,捂着嘴唇咯咯笑道:“郎君说笑,玥娘何时见过你自己都不记得,哪来的唐突一说。”

    王四郎不禁笑出声,没看出来姬家三娘子小小年纪倒真是个妙人。玥娘,她闺名叫姬玥,倒也雅。

    *****

    韩七一眼看出姬瑶的不快,从她进门和平时同样的身姿笑意,一举一动如常,可他仍能瞧出她暗中隐藏的心事。

    “阿瑶,怎么了?”他皱眉问道。

    姬瑶盯着阿奴端出药碗,只说:“该服药了。”

    韩七站起来走到她身旁,再追问一次:“谁惹你不痛快?是府里的管事还是哪个不长眼的家奴,说出来我去替你做主。”

    姬瑶无语,她的心事一直隐藏得很好,外人难以瞧出,不知是她在韩七面前放下戒心还是韩七异常敏锐,居然被他一眼瞧出来。

    她不说,韩七却一直等着,两个人僵在当地。

    小阿奴捧着漆盘站在门口甘当立柱,四斤使眼色给她,她全当没看见,四斤轻推她,她挺着不动,四斤拉她出去,她就差伸腿去踹。

    屋里两个正主静悄悄的,阿奴和四斤两个你推我搡发出动静不小。

    姬瑶被三娘子打乱心防,这会子看谁也不顺眼,轻呵斥一句:“都出去!”

    阿奴眼泪汪汪被四斤拉到院外,大娘子说话不算数,说过但凡在宋家,要她寸步不离跟着,转眼翻脸把人赶出来,人家委屈。

    该!四斤暗骂,谁叫你没眼色杵在那里,活该被训。

    韩七这下意识到真的有事,他俯身柔声问姬瑶:“阿瑶,是姬府出事了?”

    顾神医妙手回春,给韩七用过治噪子的药后,他的声音好听得不是一般,带着乐器的清脆与质地,再放柔声调更像是一曲舒缓的音调。

    姬瑶缓缓坐下,三娘子的事不知从何说起,眼前看只不过是她的一点多疑和谨慎,她轻轻道:“也没什么事,姬家已经成那样,再出事就该削爵流落街头。”

    韩七听出姬瑶语气中的凄凉,她也是一只失群的孤雁,看似有家却无家,漂离失所。

    姬瑶此刻的脆弱让韩七格外心疼,大丈夫成家要先立业,他业未成,不能给她保证,也不能替她真正出头做主。

    两人相邻而坐,姬瑶对着空无一物的空气出神眼神游离,韩七紧盯着姬瑶在看。

    她纤细的手指在他视线中,像是受到无名意志的驱使,他的手一点点挪过去,直到够到一个小指头。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