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7.057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57

    韩七紧靠在车壁上,单手捂着左胸口,面色微微有点发白,因忍着疼痛额头上沁出一粒粒汗珠,顺着脖子流下打湿衣领,再往下浅兰色锦衣当胸一片殷红着实骇人,这全是钟盈的功劳。

    姬瑶颇有点手足无措,抓起手边的帕子一股脑堵在伤口上,她心里焦急,车外的宋十一郎和人说话怎么没完了,早点回去看大夫,留在萧家又有什么用。

    “我没事。”韩七煸动嘴皮声音低沉,眼眸亮亮看向姬瑶,难得的相处机会又要拿他受伤来换,早知如此,多挨几下也是好的。

    “你省点气力少说几句话,回头疗伤又要耗费大气力。”姬瑶眼看着新堵上的帕子又渗出血迹,她没忍住掀起帘子望向外面。

    “萧公子留步。”宋十一郎挡下萧述一而再再而三的跟随上马离开,他冷着脸拒人于千之外,用盛怒两字不足以形容他当下的心情。

    萧述负手立在大门外,目送宋家的马车走远还站着不动,身边一个贴身长随提醒他该回去了,夫人和客人们还等在府里。

    萧述侧头,长眉下星目寒光点点,狠盯长随一眼,盯得对方垂头收回没吐出来的后半句话。这还不够,他转身回府顺道摞下狠话,命众心腹长随送走客人后自行去领罚,每人各受二十大杖。

    萧府门前一片静肃,大家都知道郎君动怒少说话为妙。

    另一头,钟盈还愣在练武场中,四周人声杂吵,可她什么也听不见,提着手中滴血的长剑发怔,呆呆的像是受惊吓过度,好像她才是那个受伤的人。

    等钟夫人赶来时,看到女儿一身狼狈,头上珠花也散了,乌发凌乱,衣裙上沾着土像是不小心坐到地上,更不说一脸惶恐。她不由心疼,搂着钟盈心肝肉儿哄起来。杀十个韩七都不要紧,可别吓着她的女儿。

    “阿娘,我不嫁给萧述。”钟盈回过神后说出第一句话语出惊人。

    骇得钟夫人忙堵了女儿的口,扳过她的小脸仔细端详,“阿盈,你说什么诨话?”她声音悄悄,暗中使眼色,这里是萧家不能信口开河。

    “不嫁就是不嫁,我没糊涂。”钟盈一把挥开母亲的手,指着身上的土渍控诉:“你当是谁把我弄得这样狼狈,还不是你心中的好女婿人选。他哪点对我真心好?逗猫哄狗似的哄着我顺着我,下棋让两个棋子,送几件好衣裳料子就叫好?一提到正事翻脸不认人,只一个韩七他折了我两回面子,你和阿爹还指望他以后能乖乖听话,真是白日做梦。阿爹对你百依百顺二十多年,最后还不是……”

    钟夫人花容微变,钟盈也知失言,她赌气用力扔下手里的长剑,扭头向外走去,钟夫人无法只能跟着。

    练武场上钟家母女一场小口角,虽然她们自觉身边没有外人,说话声音又小,不会让别人知道,但还是有只言片语关键的话传到萧夫人耳中。她听后轻哼一声,面上依带着温和的笑容,吩咐身边的心腹:“让述儿送走客人后,到我房里来一趟。我生他养他一场,他的终身大事不能只让公爹一个人说了算。”

    ******

    宋府的马车疾行在长街之上,姬瑶犹嫌跑得太慢,钟盈那一剑刺在左胸口,谁能保证只刺破了点皮。想到这里,她狠瞪韩七,气他当众挑衅钟盈,真是的,少说几句也没这么多的事,说好比试箭法,到最后变成剑靶子支着让人刺。

    阿瑶在他眼前嗔怒,杏眼瞪得滚圆,眸子黑白分明像在埋怨他不懂事。韩七笑了,“让她出回气也好,以后保准不再盯着我不放,你若是不信,咱俩打赌。”

    姬瑶将信将疑,韩七肯定还有别的打算,他虽年少轻狂,做事却极有章法,不像是随意和人打斗生事的人。

    马车骤然停下,姬瑶一个不防备扑身向前,差点磕到车门上。韩七伸手想扶他,自己刚动伤口又开始流血,姬瑶气急败坏骂他:“省省吧,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顾着自己。”

    韩七嘴角带着笑,任由姬瑶在他伤口上折腾,其实他想说别动最好,一碰到疼得要命,疗伤的金创药简直是要死人的砒霜,洒到伤口上刺骨的疼。

    “阿瑶,那药管不管用,血还是没止住?”宋十一郎掀开车帘探头进来,看见韩七血渍染满当胸,不禁深皱眉头。

    “宫里出事了,我必须走一趟。”他对着姬瑶在说,放低声音道:“御史台的几个老古董趁着今天大家不注意,联名上折弹骇大司马,在御前死谏,听说当场吓哭了圣上,太后急诏我进宫去安抚圣上。”

    “大司马现在何处?”姬瑶关心钟氏怎么处理这件事。
擎天一棍
    宋十一郎苦笑,“这还用问,他十日里有三四日宿在宫中,这会儿不在宫里也在赶往宫中的路上。论马快,我跑不过他。”

    姬瑶点头:“阿兄你去罢,大当家的伤交给我来处理,别忘了派御医回来。”

    宋十一郎不愿意也得愿意,他瞥见韩七一副得偿所愿的神情,心道便宜你小子了,不过我们阿瑶可没有那么好哄。

    姬瑶一心二用,边和宋十一郎说话边给韩七上药,手下得略微重了点,韩七咬牙硬忍,直到宋十一郎和宫中常卫离去,他才哎哟出声。

    姬瑶停下手,瞧见了韩七满头大汗,问他:“怎么了,我手太重了?”

    那还用说,韩七猛点头,趁着宋大哥不在身边,使劲装可怜。

    哦,姬瑶懊恼,手下动作轻之又轻,没留神她轻轻对着伤口吹口气,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把药瓶扔给韩七,扭头坐到车厢另一头,像是在生气。

    一切来得太快,像是带着手下弟兄去劫淮北一个为富不仁的大户,从地窖里搜出成箱的金元宝,事后才发现有九成是铜芯镀金,大户握着只有一成的金锭充门面,让感觉发大财的韩七美梦成空。

    今天也是,阿瑶对他做了什么?

    韩七来不及品味,她怎么还生气了?

    直到回到宋府,御医来为韩七疗伤查看伤口,伤口深有寸余,万幸的是没有刺到要害处,不曾伤到心脉。御医叹着万幸,留下独门秘制的伤药,又开过方子,叮咛韩七要忌口静养,啰啰嗦嗦说了一河车的话还不见有要走的意思。

    四斤看着情形不对,适时出来打岔,“老先生,小的有一件事劳烦您,您老能不能屈尊为小的瞄一眼伤腿,这刮风下雨骨头里像钻了风一样疼。”

    老御医抚须矜持地点一下头,慢悠悠走向屋外,若在平时,别说是四斤的伤,就是韩七他也没有多兴趣认真号脉诊断,今天不同往时,宫里又要生风波,能躲则躲哦。

    四斤抱着药箱跟在后面,临出屋前左看看右看看,纳闷两人好生奇怪,从进门到现在别别扭扭的,他俩吵嘴了?

    四斤摇一摇头没想明白,心道先把御医缠在府里,免得到夜间大当家伤势反复可就难办了。他可正中了御医的心思,一个执意要留,一个半推半就假装迫不得己。

    屋中只剩他两人,姬瑶一直不抬头,她手下是没闲着,替韩七看过药方,又命小家奴用心煎药,归置屋里的杂物,抽出两张韩七写的字,看过之后又放回原处……

    日思夜想的人儿就在屋里晃悠,忙得像陀螺,韩七并没有满足,他看不到阿瑶的脸。

    他低头,她头低得更低。他偏头看她,她索性转过身给他一个背影。

    韩七看看自己浑身上下,衣服换成干净的,没什么地方碍眼,可阿瑶为什么躲着他?

    “阿瑶”,他清一清喉咙准备说话,哪知姬瑶说要去厨房盯着炖药膳。

    韩七一头雾水,他到手的宝贝变成空还没丧气,她发那门子神经?

    也不是没到手,他轻轻捂向胸前的伤口,犹记得阿瑶替他吹气的那刹那,清清凉凉比什么神丹妙药都要管用。

    臆想中,姬瑶就在眼前浅笑盈盈,日夜与他不分离。

    想到日夜不分离,韩七刷地红了脸,平日里在盐帮听到杂七杂八的荤话全浮上脑海,他被自己迫得快喘不过气。

    “该服药了。”不知什么时候姬瑶悄无声息进来,身后跟着两个青俊的小书僮奉着木盘装着黑漆漆的药汤。

    宋氏什么都好,唯独缺少婢女,府里上上下下只有浆洗和厨房里有六七个粗使仆妇,姬瑶刚才走得匆忙把小阿奴托给二娘子,一想到要在这里住几日,身边没个婢女真不方便。

    见韩七侧躺在床上不动,姬瑶走过去叫他,她喊了好几声,他只哦一声再没见动弹。

    心头窜起一股无名火,姬瑶一把扳过韩七的肩头,“你这人怎么回事,药要趁热喝,等凉了药效减半不说,还会误了下顿的时辰。”

    可是,韩七顶着个大红脸,目光躲闪不敢看向她。

    姬瑶看向屋里屋外,没人来过呀,好端端的他干吗红脸?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