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6.056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56

    萧家练武场上人声鼎沸,其热闹程度远胜于府里其他几个待客的场所。

    前院成年男子饮酒的轩室,虽然老远能听见丝竹声和男子恣意无节制的笑声,等你走近了看,真正放纵买醉的也只那么几个心中无物的闲人,比如说许久没沾到好酒的镇国公,正一手端杯,眼睛追着场中轻歌曼舞的歌妓打转,一门心思寻欢作乐。

    后宅的女眷更是忙于勾心斗角,今番带着儿女出来心里存着较量和考查,比较谁家的女儿贤淑可持家,暗中相看哪家的儿郎志大本领高,等回家后细细商量后,京城中又会盛行一股结亲风潮。

    不仅成年的妇人身有重任,年轻的小女郎也不敢偷闲,她们怕娘亲看走眼糊涂把自己轻易许配出去,若是那人英俊会说俏皮话还罢了,若碰个实心的木头疙瘩可怎么办。

    所以,姬瑶这一路走来可是见识不少热闹,等她看到隐在树荫后小溪边一群没成亲的郎君效仿古人玩曲畅流觞,也便不惊奇。

    练武场上一波高声叫好欢呼声,姬瑶猜测定是萧述占上风,若是韩七取胜,大家的喝彩声不会有这么高声热烈。

    一进去才发现她猜错了,场地中心两个孔武有力的壮汉头抵头玩着角力,一时难分胜负,众人是为他们喝彩。

    萧述被一帮世家子弟围在中间,笑容满面不知在说什么。

    而韩七孤伶伶一人呆在另一头,埋头调试弓弦,乌发低垂遮住他的半边脸,远远的只看到鼻梁挺直的轮廓,长身玉立,风姿不输给在场的任何一个郎君。

    像是有心灵感应,姬瑶打量韩七的同时,他猛地抬头看向她站的地方,黑眸发亮,敞嘴露出白牙笑了,年少心性毕显。

    刚还夸他,一笑显形了吧,傻样!

    姬瑶转过头找到宋十一郎坐的位置,径直走到阿兄身边坐下。

    “怎么想着要出来?”宋十一郎偏头问姬瑶。

    姬瑶挥着手里的团扇驱热,报怨道:“再呆下去,怕是京城里有头脸的贵夫人全都要看出钟夫人的用意。阿兄你是不知道,她待我比钟盈还要亲热,又拉着我和她的大儿媳比较,非要萧夫人分出高低。”说着她叹口气。

    宋十一郎沉下脸,说起钟家,今天来一直没看到钟益,谁晓得那人在背后搞什么鬼。

    姬瑶缓过劲后环视练武场周围,来萧府做客的小娘子郎君们有七在都在场,难怪别的地方显得有点冷清。

    二娘子坐在一堆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中间苦着一张小脸,她身边的梁恒丽时不时看向姬瑶坐的方向,轻快瞥一下又收回目光,生怕别人觉察到。

    宋十一郎眼睛看向场中目不斜视,压根不知道在场有位小娘子对他关心异常。

    姬瑶左看右看也没找到三娘子,她问道:“阿兄,你来时见三娘了吗?”

    “在吧,见她们几个坐在一起。”宋十一郎语气很是冷淡。

    这种场合来的人非富即贵,外头那些个郎君或多或少吃了酒,别叫三娘子碰个哪个登徒子吃亏,姬瑶有心出去找,可韩七和萧述的较量再次开始,让她不得不坐在原处观看,场边气氛骤然变得不寻常,她渐渐忘却三娘子的事。

    ******

    三娘子只想出来解手,她不识路,梁恒丽托付了萧家一个婢女带她出去寻净室。

    萧家婢女生得一双富贵眼,一眼看透三娘子家底并不丰厚,听说是有名无实镇国公家的庶女,不免又看轻了几分,把三娘子带到净室,她挂念着郎君和人比试的结果,居然自顾自回到练武场。

    其间梁恒丽看到后也问起过,那婢女奴大欺主,推说三娘子想一个人看会儿景,让她先回来。

    梁恒丽放不下难得一见的宋十一郎,也便歇了出去寻找的心思。

    却说三娘子从净室出来分辨不出东南西北,她听得练武场上一阵高于一阵的叫好声,顺着人声找过去,走过几个岔路后迷了路,明明看着同样的路口小径,怎么走也找不到去练武场的路。

    三娘子急得泪花在眼中打转,练武场上的热闹就在一墙之隔,可她始终在墙外徘徊。仰望高高的墙头,她倒转头又去寻找来时的路,不知不知觉走向园子深处,人迹罕至,别说做客的客人,奴仆都见不到一个。

    三娘子又是心急又是委屈,泪水落了下来,随意坐在一个石凳上暂时歇脚,四周静寂得过份,她抹完泪水竟然能听到隐隐约约有一下没一下的说话声。

    像是盼到了希望,三娘子顺着说话的声音找去,此处树茂叶盛林深光暗,几乎将她的视线全遮住,距声音的来源越来越近,最后却又走到一堵花墙边,不远处倒是有一个仅容一个上下的石阶通往上面的楼亭,可三娘子却选择停下脚步,伏在阴影中凝神听着上面的动静。

    她头顶上是两个男子在说话,一个声音低沉带着紧迫,另一个随意许多,听声音像是吃过酒带着微许南边的口音。

    声音低沉的那个说道:“你当宋十一郎真想把表妹许配给你,据我所知,打这个主意的人不在少数,四郎只是其中之一。”

    后面那个人笑道:“不是我,难道二郎就有机会?你想娶,宋太傅就是拼死也不让表妹嫁过去。”
驱魔师
    “哼!”前面的人冷哼,“不如我和四郎做笔交易,姬家这边你放手,眼下有一位更好的女郎任你挑,梁家嫡女怎么样?不输给阿瑶罢?而且是正儿八经太傅之女。”

    头顶上沉寂了有片刻,后面那个人说道:“梁家的事你未必能做主,没看见梁家公子和魏家娘子打得火热,席坐到一半两人告辞先回去。这靖义侯能乖乖听二郎的话把女儿许配给我,我不信。”

    “他不肯,有法子逼他同意,就看四郎有没有诚心和我合作,你我联手,拿下宫中的两位太傅不在话下。听说四郎亲叔父学识渊博,更能胜任太傅一职。”前一个人说到后面,语气轻轻却透着诱惑。

    他们在说阿姐、梁家阿姐还有宋十一郎,三娘子手心里全是汗,此时想走怕发出声响,只得缩在一丝花墙下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哈哈哈……”上面一阵大笑,后面那个人呢喃道:“我醉了,听不懂二郎在说什么。”

    “醉了好,一醉解千愁,四郎正好偷得半日闲。我先告辞,改日咱们再聚。”随着说话声,石阶上走下来一位男子,三娘子屏住呼吸,幸好对方没觉察到她的存在,大踏步顺着林荫道远走,看背影和衣着应该是位世家公子,金冠束发,高大笔挺,相当有气势。

    三娘子咚咚直跳,又在原处躲了大半天,听到上面没动静,这才小跑步离开,跑着跑着她还是走不出园子,这座亭子仿佛见过,那边树林也像是来到。

    怎么办呢,三娘子急得哭出声,阿姐说要带着她,还不是见到宋十一郎跟着去了,梁家阿姐和二娘子也没把她当回事,出来大半天不见她们来找。

    边走边抹泪,三娘子刚转过一棵大树,不防一个男子的手臂搭在她的肩头,她吓得尖叫出声,被对方竖指压在唇上警告别出声。

    离得如此之近,三娘子看清揽着自己的人原也见过,正是替守宋十一郎来接阿姐的那位王家四郎,听说掌管着上骁卫,年青有为。

    她抽抽答答只是落泪。

    王四郎被三娘子一声尖叫吓得酒醒了一大半,仔细看这位小娘子有三分长得像阿瑶,因为吃过酒行动难免带着轻佻,他放开人松手指挑弄一下三娘子的眉眼,调笑道:“我认得你,你是阿瑶的庶妹。”

    三娘子听出王四郎就是刚才吃醉的那个声音,她心中有鬼,只顺着他说话:“正是,我是姬家庶出三娘子。”

    此时的她梨花带雨,怯生生露出一股说不出来的风致。

    王四郎也阅过些花儿,头一回见识娇花惜弱分外勾人的情态,又在醉中行动鲁莽,一把又搭在三娘子的肩头,冲着她的脖颈间喷气:“你们姐妹都生美,阿瑶有阿瑶的好处,你有你的妙处,都好!”

    三娘子还是个没出阁的小娘子,何曾经过这种架势,被王四郎近身一挨,脖子上痒如蚊蚁噬身,半边身子也软了,想推不敢推开,没忍住又落下泪。

    王四郎轻轻替她拭去一滴泪,许是意识到不妥放开人,致歉道:“是我吃醉无礼,望小娘子莫怪罪。”

    三娘子别无他法,点头算是应下。

    一时,王家的下人找来,带他们俩出园子,临分别时王四郎吞吞吐吐道:“今天的事,你阿姐她知道了平添不快……”

    “请郎君放心,我不会告诉阿姐。”三娘子低眉顺眼立在一株芍药旁,人比花艳,勾头玩着衣带,露出一片脖颈白得晃眼。

    王四郎讪讪的带着人离去,中途回首两次。

    三娘子直到人走远才抬头,脸红得能滴出血来,杏眼溢彩,片刻后神彩黯然,默默走向几十步外的练武场。

    等她去,人都散了。

    二娘子跺脚喛气等得不耐烦,见到三娘子一把拉上人向外走,坐上车命赶紧回府。

    “等等阿姐,她没跟来。”三娘子忙道。

    “阿姐去了宋府。”二娘子一把扫落马车里茶盅,气嘟嘟道:“气死我了,阿盈真是无法无天,老天不长眼怎么不把她收回去。你也是,去趟净室贪玩不知道回来,萧家园子能有多好,能比上以前的宋家大花园?小没出息。阿姐既念着韩小郎君的伤势,又放心不下你。要不是她特意叮嘱,我早回去了,你爱呆在萧家就呆着吧。”

    三娘子不清楚事情经过,白受一顿抢白,她也没有胆量和二娘子斗嘴,在姬家哪有她说话的份,到了小梁氏面前更没有她说话的份,任由二娘子叽叽喳喳一通。

    三娘子也听明白,原来是宋十一郎身边那位韩小郎和萧家公子比试,两人说好点到为止,中途不知怎么的钟盈掺合进来,拿兵器刺伤韩小郎。无名小卒,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心道。

    “阿娘,去南阳的途中韩小郎君救过我和阿姐的命,如今他受伤,咱们不能装不知道,你手里还有几样丹药?要不,现在就打发人送过去。”二娘子想什么说什么,全然忘记身边有个不大相干的人。

    小梁氏一个劲儿使眼色,韩七护送她们的事暂时要捂着,傻丫头直愣愣说出来,回头传到太夫人耳朵里又是一场风浪。

    如一道惊天霹雷,震得三娘子说不出话,她和太夫人一直以为是钟家护送阿姐她们去南阳,却原来是宋十一郎的人。既然如此,阿姐走时为什么不带上她,她差点被洛阳大火的烧死。

    三娘子呆若木鸡回到自己的屋里,脑中一片空白。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