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1.051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51

    满眼都是青紫交错的伤痕,姬瑶心中莫名悸动,她扭过头不去看,轻声说:“你松手。”

    韩七呲着牙单手去够自己的里衣,另一只手不敢完全放开,他怕姬瑶扭头就走,这种情况他是不是又惹恼她?

    姬瑶的手腕被韩七挟住,像扣住铁环无法挣脱,她无语看向窗外,这会应该没人进来,可他不松手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让她看他光着身子。

    “你松手,我先不走。”姬瑶被迫做出保证,心想自打遇到韩七,发生的事全都稀里古怪,她怎么也没羞没臊和一个男子如此亲近。

    韩七缓缓松开大掌,看着姬瑶的手从他掌心离开,人也离开床边走到窗前留给她一个背影。他几下套好里衣,又拿过一件墨色单袍罩在身上,平常的穿衣动作牵连到身上的伤口,他逞强咬牙忍下,还是发出轻微的滋气声。

    姬瑶听见了韩七在吸气,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头也不回说道:“让四斤去请大夫过来,再给你上一回药。”

    “睡前才上过。”韩七走到姬瑶身后,急得想挠头,他明明想好许多话要和她说,每回见面不知从哪一句说起。他想说盐帮里的趣事,还想说河川山流的风光、还有南瓜那小子……

    对,南瓜说过许多姬瑶的事,他从早到晚在韩七耳边絮叨,说起姬家大娘子即使天仙也比不过。

    “南瓜对我说过,他说你喜欢洛阳的牡丹,去年洛阳大火烧城,有几年时间是没办法看到成片的牡丹花开。不过,你放心……”韩七自认为找到合适的话题,话说到一半被姬瑶打断。

    对姬瑶的来说,洛阳的一眼望不到头的牡丹如同她儿时的美梦,哪怕再次身临花海心境也不会相同,她现在放弃做梦闲功夫,脚踏实地看眼下。

    “那天,你根本不用上钟家人的当,损兵折将还搭进去自己,实在不应该。”姬瑶说这句有一半是愧疚。

    韩七微笑,余光扫到铜镜里的自己,披头散发青皮肿脸,再看看阿瑶,虽然镜子里只能看到她半边脸,眉毛不淡不浓,杏眼盈亮,鼻子小巧挺直,樱唇饱满红润,耳边一滴红坠子半隐在青丝中微微晃动。

    他为她搜集了成套的首饰,那坠子比她现戴的要大要漂亮,可韩七不敢拿出来,他知道还不是时候。

    “那天不去,改天也会上套,我即使不上套,他们也有招制得了我。总之,这事我逃不过,迟来早都一样,不如早点看清人。”韩七又看了看铜镜,决定束起头发,他双手刚抬高,肩上和肋下的伤口撕裂般地疼,不由得他滋气。

    姬瑶听见了,偏头瞧见韩七的动作,劝道:“你坐下,让四斤进来帮你梳头。”

    “四斤”,韩七坐在桌边喊道,心想这小子要是没眼色敢进来,看他回头不收拾人。

    事实证明,四斤极有眼色,他不仅躲得没影,顺带也把院子里的其他人也拐带出去,远离正屋的湖边小院只有韩七和姬瑶两人。

    喊了好几声,不见四斤回应,姬瑶伸长脖子张望,发现院子里空无一人,阿奴也不知道替她解围,跟着外人跑了,真是的!她有心走,韩七金刀大马坐在门前的位子,自己怎么绕也绕不过他。

    一不做二不休,姬瑶索性提出要给韩七梳头。

    韩七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里尽是狡黠,声音可不敢透出喜气,他尽量装得若无其事,所有的神经和注意力在脑后。

    姬瑶轻轻地用牛角梳替他梳顺头发,韩七乌黑油亮的青丝从她指尖流泻,她没挨到他的肩,也没挨到他的身,只是发丝在掌心的感觉便心跳莫明。

    屋里流淌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比那春日的暖阳还要温暖,又似夏天莲花池上的清风。

    韩七屏气凝神,喉节上下滚动数回,双拳轻轻握紧,他意识到今天有所不同,不同在何处又说不清。

    “好了!”韩七还没及冠,只用束起一半头发,另一半继续披在肩头,这么点小活姬瑶做下来后心出了汗,手心也被汗湿透。她放下梳子,急匆匆走到廊下,解释道:“我去找阿奴,你再躺会儿罢。”

    韩七没有阻拦,他傻傻地坐在原处,目送姬瑶的身影消失,过了好久才傻笑出声。阿瑶虽没说什么体贴的话,可韩七从的言行举止中品出关怀两字。

    不仅是关怀,她还牵心着他。

    韩七抬手挑过一缕乌发轻轻放在唇边,深嗅姬瑶留下来的余味,深觉这伤受得真值。

    傎什么?等大夫来换药,摇着头埋怨韩七没听他的话好好躺下休息,几个原本长好的伤口又裂开,建议把院子封了不让外人随意探病。

    四斤捂着嘴在一旁偷笑,韩七心念什么破大夫,若是顾神医在他这些伤算得了什么,一点皮外伤用顾神医的药十二个时辰便可结痂。

    顾神医,他嘴里噙念这几个字,想着过几个伤好后,亲自到顾神医隐居的地方跑一趟,阿瑶交待的事怎么能怠慢。殿下无心拒恋爱

    ******

    姬瑶从韩七的院子里出来口干舌燥,没敢往人多的地方去,专挑没人的僻静处晃悠,最后挑中一个隐在假山后的小凉亭,见石凳也干净,坐着平复心情。

    园子里一股活水从凉亭边流过,水声缓缓,姬瑶大脑放空,耳边只有潺潺的水流声。

    她是魔障了罢,和韩七才见面几回。那人疯了,难道她也疯了。

    姬瑶垂眸,思忖自己碰到大难题。

    坐了好时间,她心头一股潮热退去,后背被汗打湿的衣衫生出凉意,看时辰也不早了,起身出来去找宋十一郎。

    出来也没找到阿奴,姬瑶心想那丫头也不会走丢,等她走时自然会有人把阿奴领到她面前,算了,还是先办正事。

    宋十一郎的书房门窗大开,管事带着几个家奴垂手候在台阶下,另还有几个军士模样的人也等待在院里,像是有客人到访。

    姬瑶闪身躲在一个廊柱后,仔细看那几个军士的相貌,其中有两人貌似是钟益的亲随,她更不能进去了。

    直等天快掌灯,书房传来宋十一郎爽朗的大笑声:“二郎爽快,既然你还有事,我便不留你用饭,改日咱们再聚不醉不归。”

    “宋兄留步,小弟先告辞了。”钟益拱手出来,带着手下大步流星外走去。

    宋十一郎负手立在廊下,脸上的笑意慢慢变冷,直到一脸阴沉。

    姬瑶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开口说话:“阿兄,钟家的戏做得可真够足。”

    宋十一郎先被吓到,反应到是姬瑶,回首指着她笑骂:“你呀,跟个小老鼠一样又来吓阿兄,还嫌小时候吓得不够,亏得我身体好胆儿肥,若不然早被你吓爬下了。”

    “阿兄”,姬瑶轻嗔,宋十一郎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现在看着是老成持重,骨子里还是喜欢嬉笑怒骂,见姬瑶不调笑几句他忍不住。

    “好了,进去说。”宋十一郎伸臂姬瑶进书房,抬足间他挥手,管事会意带着所有人避出院子。

    “你见过阿七了?”宋十一郎问得平常。

    姬瑶点头,“他伤势并不重,皮外之伤没有伤筋动骨,看来钟家还是有所顾忌没有下死手。我在想,钟氏以后会不会放大当家出长安城。若把他困在城里,阿兄即使掌管着整个上林禁卫也没用。”

    “嗯,钟氏处在兴起之时势不可挡,我好说歹说委屈求全,才为保下他原来的二千盐帮兄弟。但是,又怕钟氏把人打散分化出去,咱们又白费功夫。”宋十一郎颇有点忧心。

    “如果这两千人出去能带到翻倍人马,以一带一,说不定带二带三。道上的人难管,军中也是鱼龙混杂,世家子弟肯定瞧不上流寇贼匪,可匪寇们未必是甘心臣服。”姬瑶大胆设想。

    宋十一郎拍掌露出笑意:“你说得对,阿七之所以首战告捷,凭的便是他的草莽出身,他和那些山大王亡命徒硬拼硬真刀对实枪,让对方心悦臣服。这一点,萧述不及他。”

    说到韩七,姬瑶没再多说话。

    “是你去和阿七说,还要我同他说。”宋十一郎问得古怪。

    姬瑶愕然:“说什么?”

    “你们两个撵走下人,在房里独处了大半天,还用说什么。”宋十一郎问得促狭,立等着姬瑶的回答。

    “顾神医,我让他帮着找顾神医给婶娘治病。”姬瑶发觉他们只说了这么一样正事。

    “那也用不着你一个人在园子里躲半天,急得你身边那个小阿奴快要哭断气,任谁也哄不好。”宋十一郎顽心大发,就为逗姬瑶发窘。

    姬瑶可是品出来了,阿兄专门要看她出丑难堪,她轻扬起下巴耍赖道:“我不明白阿兄在说什么,天也晚了,我要回去,免得宵禁出不了门。”

    哎!宋十一郎轻笑,小妮子是真的发窘还是把韩七不当回事,他还没试出来,她就想溜。

    “等着用过晚饭再回,厨房里做的全是你爱吃的,你还真怕了家里的老太婆。”宋十一郎出声留人。

    姬瑶已经走到院里台阶下,偏头俏笑道:“我若真怕她,就该躲在阿兄这里不回去。因为不怕,才要回去。”说完脚步轻盈像鸟儿一样离去。

    宋十一郎细品话中含义也点下头,等他回身盯着桌上堆着药材补品,脸又变得阴沉。钟家真是把别人都当傻子,打了人又拿着厚礼来赔罪,对外说韩七无礼冲撞到钟家女郎,却只字不提被他们吞下的上万兵马。

    他们想吃,他便叫他们难消化。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