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8.048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48

    钟盈说要杀人,韩七应声,他拔出长剑隔空擦着钟盈的指尖掷在石砖上,剑稳稳竖立,顺着剑刃向下流淌一滴殷红的鲜血。

    钟盈啊的大叫一声后退两步,花容失色,捂着被剑气掠伤的指尖语无伦次,眼中盈着泪哭不出声。她没想到韩七真的会动手,任谁也想不到。

    钟家的下人一蜂涌围过去,钟益两步奔到妹妹身边,查看过她的伤势过,怒目视向韩七。

    韩七全没当回事,一步步踏近,扬着下巴指向插在地上的长剑,冷笑:“钟家女郎想杀人何必劳动别人,自己动手就是。”

    经过短暂慌乱后,姬瑶意识到韩七在闯祸。

    她和钟盈斗嘴争口舌争得再狠,也是小女儿家的吵闹,谁也没法给她治罪。

    可韩七一拔剑性质完全不同,先不说今天钟家兄妹有没有错,即使他们故意冒犯人,可依着钟大将军在朝中俨然摄政王的身份,天大的错也能抹过去。钟盈何等身份,长安城贵女里排名第二,没人敢称第一,韩七敢出手伤人,姬瑶断定钟夫人头一个饶不了他。

    “大当家,你听我说。”姬瑶情急之下转身去推韩七,他的胸膛硬如铁,黑青着脸一动也不动。若说钟盈只是露了一点杀机,那他是杀气腾腾,锐不可挡。

    “你快服个软,好汉不吃眼前亏。”姬瑶昂起脸,用只有她和韩七才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说。

    韩七还是不动,他显然动了怒犯牛劲,做事不管不顾。韩七出错,宋十一郎逃不了干系,有多少人眼热他如今的地位,个个盼着他出错倒台。

    姬瑶急了,用力推韩七一把,他就像块界石生在地上,倒反弹得她后退一步。

    身后钟益一声声柔声哄着妹妹,钟盈终于嘤嘤哭出声。

    门里门外的人全都松口气,姬瑶愈发着急,额头沁出汗珠,可韩七那头倔驴抱臂立在当地,目光咄咄逼向钟家兄妹势要分个高低。

    该想法子都想过了,当着大家的面,姬瑶又不好讲得罪钟家的后果,她用一根小指头轻轻勾向韩七的手心,他的掌心也硬如皮革。

    一根轻羽划过水面泛起涟漪,韩七诧异低下头,利眉如剑目似炬,眼睛眨也不眨盯着她瞧。姬瑶轻轻摇头示意,韩七目光微闪还是没动。

    “拿下他!”随着钟益一声令下,如海的军士涌进屋,团团围在韩七和姬瑶身边,亮出明晃晃的兵器逼韩七就范。

    “不用!”韩七硬声道,轻蔑地扫视钟家兄妹一眼,偏过头指肚轻轻掠过姬瑶的指尖,冲着她做个鬼脸,义无返顾跟着军士们出去。

    姬瑶站在店中,屋外阳光刺眼让她睁不开眼,眼睁睁看着韩七的身影消失在白光中。

    钟益扶着妹妹离开时和姬瑶错身而过,他面无表情看她一眼,她亦是。

    姬瑶清楚自己的眼神绝对不友善,该说的话她还要说,“你把人特意引来,目的该达到了罢?”

    钟益嘴角轻勾冷笑,又连着冷笑两下,最终没有做出回答。

    文宝斋里人悉数离开,姬瑶自问今天为做什么?她本来只要买几样笔墨纸砚,在街口碰见钟家马车想躲没躲开,后来又因为使用永兴钱和钟盈口角两句,后来钟盈讽刺她家道中落上赶着做钟家续弦。

    关于这件事,姬瑶不能忍,那韩七……她轻咬唇吩咐车夫去宋家。

    宋宅大门洞开,上上下下仆妇管事见到姬瑶像对待自家主子一样,带她去待客的花厅奉上茶。

    等到用过晚饭天近黑,宋十一郎才回家,进门见到姬瑶示意她坐下,一手解着官袍,一把扔出官帽滚落到独榻上,净过脸之后方开口:“不用多说,我都知道了,这么晚回来也是因为这事。阿瑶,你可用过饭。”

    姬瑶说用过了,她心中压着事饭量可没减,再着饿着肚子哪有力气和别人斗。笑颜如花谁的诺

    宋十一郎命摆饭,让姬瑶陪他再用一点,两句话的功夫鸡鸭鱼鲜摆了满满一桌,他捧着碗却不像是很有胃口。

    灯下,宋十一郎的眼底淡淡发青,神色中透着疲惫。

    姬瑶拿起桌上的杏花落雨壶填满宋十一郎眼前的浅粉杏花杯,轻声问:“阿兄,他们想要什么?”

    宋十一郎端起酒杯一干而尽,修长手指玩弄手中杏花杯,轻哼:“问得好!”

    他放下酒杯,姬瑶再替他斟满,三杯过后,宋十一郎说起正事:“阿七这回出去错就错在太能干,我让他拿下一个州的流兵乱匪,他偏生多拿下半个州的兵马,两千兵士变成万余。想萧家举族支持萧述,也只能从阿七手中硬保下那另外半个州。更别说从年前外出至今未回来的钟家大郎钟盛,在皖地又是与人结亲拜生死盟,听起来手下有五万大军,有八成都不姓钟。你说,他是不是让人眼红气恼?”

    姬瑶拿过一个新酒杯为自己满上,端着杯子浅抿一口,悠悠道:“那也不至于用这种卑劣的法子,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他们凭空再捏一个罪名又不是什么难事。”

    “非也”,宋十一郎站起来,眺望窗外一弯新月,“钟氏在为上次避火珠的事替妻女出气,不过他们没料到阿七真的会亮兵刃。盗避火珠也是出于无奈,钟氏躲着不肯见我,阿七自告奋勇去京城取投名状,他临走时保证不会伤到钟家人,只拿珠子,还是因为我。”

    宋十一郎有些自责。

    姬瑶想到死在钟盈闺房里的绿衣和墙上的血字,还有钟盈难以平复的恨意,她想了想还是问出:“阿兄,韩大当家不会有事罢?”

    宋十一郎盯着姬瑶看,姬瑶不躲不闪,她很平静,知道自己在问什么。韩七之所以会上勾多半原因是为了她,他的情意她再不能无视,她可以不接受,但两人不算是萍水相逢,朋友之间也该要问一声。

    “嗯,钟氏想给他颜色瞧,阿七只要交出手中的兵马可保他平安回来。”宋十一郎叹气,摆手又道:“大半年的功夫又白辛苦,为他人做嫁衣。”

    姬瑶垂头,冒出一句:“是钟夫人吧。”

    韩七在送她去南阳的路上,就有表现出格的地方,当时几个人里惟钟夫人眼明心细,她或者早察觉韩七对姬瑶独特,不单单是因为宋十一郎,而是他的本性驱使。

    屋里没人回答,她接着说:“只有女人才会想出这种损招,钟裕凯虽然假扮忠良,对付一个小角色没必要玩花招,帐下一言不合拖出去打几十军棍,韩大当家亏也吃定了。他们剑指韩大当家,意在阿兄,都怪我当时任性和钟盈斗嘴……”

    “好了!”宋十一郎喊断后面的话,他心疼唯一表妹处处看人白眼,这京城众星拱月的那个人该是阿瑶,而不是别人。

    “阿兄,钟夫人一年到头常有风疾头痛,多有照顾不到司空大人的地方,那府里应该多出一个人替他照顾大司空,机缘好的话生下一儿半女更妙。”姬瑶出了个她不该出的主意。

    宋十一郎轻咳,眼睛轻瞪表妹,小妮子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忘记姬瑶快到出嫁的年纪,世家大族的女郎们到这年龄都要学着驭夫之道,亲自挑选备做滕妾的家奴,更要学几样后宅不能外道的私密事。何况姬瑶曾经备做太子妃,从上十岁起逢着回外祖家,外祖母和几个舅母抽空用心教她。她经历的风波又多,比同龄的女郎要早慧。

    “最好是太后直接赏的人,为关怀司空大人的起居着想,君臣和睦皆大欢喜的事,容貌不在于多艳丽,一定要温顺,至于是真温顺还是假温顺只她心里清楚。”姬瑶决定要给钟夫人添堵,先把钟家的水搅浑再说,她不能一直被人掐着脖子活下去。

    宋十一郎神色古怪,哦了一声再没下文。三日后,真有宫中王太后懿旨传到司空府,说是圣上体恤司空大人辛劳,身畔无人分忧,特地为他赐下两名贵妾,一位是大族袁氏的庶女,另一位来头更大,是王太后身边的贴身女官,听说最为得宠,侍奉太后有四五年之久。

    姬瑶听说钟夫人旧疾复发带着钟盈出城去疗治,她冷嗤一声对镜理完妆,打起精神迎接太夫人和靖国公一行人,他们也出了不少幺蛾子,梁家人自己窝里斗,她且等着。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