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6.046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46

    宋十一郎说要引见给姬瑶的不是别人,这人姬瑶见过两回,第一次小梁氏晕倒那回她在钟家大门外自报家门,身后有人问她正是姬瑶家大娘子,当时他穿着上骁卫的绯色统领服;第二回是今天早上从钟家来宋宅的路上,车旁跟着一位年青的郎君正是他。

    来人自称王朗,家中排行第四,是建章王氏的嫡子。他身材高大,朗朗自若,英气勃发,是配得上一个朗字。

    姬瑶偷偷瞥一眼宋十一郎,半身浅坐在月牙凳上,始终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王朗擅谈,说起他家乡建章的风土人情,又说长安城内的民俗风气,哪条街巷酒楼最香、哪家小摊的胡饼口味又是最正……

    多半时间,姬瑶在做专心倾听的听众,适当回应对方的热情。

    多半个时辰过去,王四郎起身告辞,说他晚间还有公务在身,得要赶回营里待命,偏头对着姬瑶笑语:“改日有空,我带姬家大娘子逛一回长安城,西市的花鼓妙在雅俗共赏,来长安城的人万万不可错过。”

    姬瑶再看一眼宋十一郎,回应道:“一切行事但听阿兄安排。”

    宋十一郎和王四郎对一下眼神,他把客人送出府,回来对着姬瑶直奔主题:“怎么,阿兄相看的人你不中意?”

    “阿兄”,姬瑶轻嗔,贝齿轻咬樱唇:“这事不急,等两年再说也不迟。”

    宋十一郎伸指轻弹姬瑶的额头,戏谑道:“你不急?阿兄还急着喝喜酒,瞧不上他没关系,还有更好的任你挑拣。可有话说在前头,别挑花了眼误了花时。钟家能给咱们不多的日子,最迟年底这事就要定下,除非你想做钟家儿媳。”

    姬瑶默默坐下,宋十一郎说的道理她全明白,王四郎也不是不好,可她从来没想过这件事,压根不知道自己想找一个怎么样的夫君。时不待人,她是没多少时间挑挑拣拣,可一辈子只嫁一回人,那人无论如何要可她的心意,也要对死心塌地的好。

    想她母家只剩宋十一郎一个独苗勉力支撑,本家叔父无能更隔着一层,堂弟年幼更没想过指望他,自身根基浅,将来在夫家靠什么立足?

    靠她自己远远不够,一个知冷知热的夫君比什么都强。

    姬瑶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声如蚊蚁,脑袋快垂到到桌面上。

    宋十一郎忍着笑看她快缩到桌子底下去了,转过头轻咳嗽几声,“好了,你比阿兄想得要周全,终身大事是不能草率决定。阿兄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挑中谁,嫁妆全包在我身上,可那人不能太掉份,最起码要阿兄点头首肯。”

    被人逼着讨论自己的婚事,再爽直大方的女儿家也有扭捏的时候,姬瑶回过神还击道:“那阿兄呢?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合适的女儿家趁早定下,如果没有,我替阿兄挑一个,梁家阿姐怎么样。”

    “梁家?”宋十一郎笑喷,摇头道:“钟家女儿我都可以娶得,惟梁家不行。靖义侯为圣上指导武艺,我为圣上传授文道,两个太傅成一家人,试问朝中该怎么想?两者只能留一,不是梁家回避,就是阿兄该辞官回乡修生养性。”

    梁恒丽比宋十一郎年岁小得多,将近十岁,小女儿家的痴念不敢宣之于口,往常都是默默在暗中关注。

    宋十一郎也不知道世上还有个妙龄少女魂牵梦绕日夜梦中全是他,他以为姬瑶牵线是为自己的仕途着想,扳着指头给她历数里头的门道:“我听说梁家恒文和魏家娘子早有婚约,若不然,他可算是你的良配。梁魏合成一体,势必要和钟家分庭抗礼,何况以靖义侯的为人,他与钟氏早都面和心不和,眼下是分化他们这对姻亲最好的时机。你呀,看事还欠缺火候。”

    姬瑶微张着嘴不发一辞,是哦!她怎么早没想到,那梁家阿姐怎么办,一腔心事该要落空阿姐不知有多伤心。

    兄妹两人禀烛夜谈至夜深才各自回屋睡下,姬瑶在宋宅连住五日,吃喝玩乐消遥自在竟有点舍不得回去。

    第五日傍晚宋十一郎从宫中回来,亲自送姬瑶回钟府,临出门前他叮咛道:“去罢,阿兄留你住下名不正言不顺,时间一长怕有心人借机生事,对你声名不宜。什么时候呆得闷了,不用和阿兄打招呼,直接来就是,宋宅就是你的家。”蛇蝎美人

    姬瑶鼻子酸酸的,点头应下,也叮嘱宋十一郎平日里保重身体,可不能忙得顾不上吃饭睡觉。

    宋十一郎叹息阿瑶长大了。

    两人一路无话,到得司空府内少不得宋十一郎要去向司空大人请安打个照面。打听到钟大将军在外书房和人议事,他让姬瑶先回,自己去了外院。

    姬瑶带着人刚走到内院花树下,对面长甬道里扑出一个人兴冲冲拉着她的手问道:“阿瑶,听说你阿兄也来了?”

    暮色微暗,姬瑶凭声音认出来人是梁恒丽,她应道:“阿兄去了外院书房,说要和司空大人面谈一些要事。”

    人虽看不清楚,梁恒丽声音里都带着笑意,伏到姬瑶耳边叽叽喳喳:“你几天不在家不知道,阿爹、阿娘还有大姑母他们都私下里答应我的请求,就连大姑丈也允诺要为我和你阿兄保媒。”

    犹如一盆冷水迎头泼下,梁恒丽的欢喜和姬瑶心中生出的寒意对比鲜明,她沉默好一会儿才问:“阿姐,梁家伯父必须要给圣上做传业的太傅吗?”

    “对”,梁恒丽兴奋之中形态比以往要失常,猛点头道:“这当中的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回头再给你细说,可有一点……”

    她压低声音:“我阿爹离开圣上身边,可没有现在的风光荣耀,他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怎能轻易放弃。”

    主少国疑,各方势力全在观望抢地盘中,靖义侯府长久以来处在朝中二流公侯之家,能博到这么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是不易。长伴幼主身边,只要天子念情意,将来对靖义侯府带来不止一代的恩惠,任谁都不会轻言放弃。

    “哦”,姬瑶的语气淡得她自己都几乎听不到,轻轻道:“我阿兄也在做太傅,试问有谁听过翁婿两人同做天子太傅的先例?”

    梁恒丽怔在当地,姬瑶从她的手腕中脱身出来,见梁恒丽还是愣住一动不动,又觉自己太狠心。

    她不狠心,难道看着别人刻意毁掉阿兄辛苦经营的一切,那怕这个人是梁家阿姐也不允许。

    甬道上风急夹杂着尘土粒,天愈来愈黑,鹊儿等不及了,从远处走过来小声催促先回屋。

    姬瑶摆手,她等着梁恒丽先动,此时此刻说宽慰的话太过敷衍,梁恒丽有父有兄该能理解她的用意,她该要说报歉却不是现在。

    半暗半明中,梁恒丽转过头用帕子在脸上抹了两下,声音透着空洞:“我知道了,就知道大姑母的提议没安好心,我是高兴过头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曲折在里头。你回罢,我也想先回家。”

    她说完转过身慢慢向外走去,一步一步走得极缓。

    姬瑶心里堵得发慌却也无可奈何,她一时想不出两全的法子,既要让梁恒丽遂心意,又要防止宋十一郎陷在与朝中各派争斗的旋涡中,她该怎么做呢?

    世上安得两全法,姬瑶翻来覆去睡不着,后半夜听见细雨敲打房上青瓦,叮叮咚咚一声声响到天明,天亮时推开轩窗,扑鼻而来泥土的清香,草色清新,山色空蒙,一涤先前之灰黄污浊,又一年春时来到,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法子。

    她安慰自己,放下心事忙于眼前的事,在小梁氏身边侍疾、为镇国公准备宅院、各屋里布置家俱摆设,又带着二娘子到城中卖买奴仆的集市挑出二十来个奴仆男丁,忙忙乱乱总算是搬出钟家,住到姬府中。

    这当中宋十一郎派来王四郎出了不少力,钟益也在旁帮衬她们姐妹,钟夫人更是鼎力相助钱财人力样样不少,小梁氏的病情虽有所改观,可宫中御医都断定只有顾神医才能药到病除。

    想到天南海北不知所踪的顾神医,姬瑶惊觉韩七或许知道此人的下落,可韩七她也有好长时间没见过,他出去办正事也该回到长安城了罢?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