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5.045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45

    却说姬瑶和钟益回到司空府,马车停在钟夫人正堂外庭院里,姬瑶扶着鹊儿的手下车,眼角瞥到一个仆妇皱着眉头正对钟益低声耳语。

    钟益面带不快,点头说知道了,挥手让仆妇下去。他见姬瑶整理好衣裙,两步走到她眼前叮嘱道:“我母亲身子不爽快服过药刚睡下,表妹先回吧,明天再过来见她顺道说一说在城外的见闻。”

    姬瑶颔首,错身从钟益身边走过,走到墙角拐弯处她回过身看见钟益的衣摆刚消失在钟夫人正堂门内,门外的几个仆妇低眉顺眼看不出异常。可她心中仍纳罕,钟家气氛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到底怪在什么地方一时想不透。

    等回去见到小梁氏,姬瑶这回没有照实说,只说庄头狡猾问不出实情,天也快黑她急着要赶回来,时间紧仅去了一个地方。

    小梁氏躺在枕上面色白中透着浅黄无一丝血色,听言后闭眼挥挥手,衣袖褪落露出半截手腕瘦成皮包骨头。

    二娘子站在床头手指绞着衣带,怯怯地看一眼姬瑶,又跟着送她出来,轻手轻脚真不像住常的做风。

    “婶娘好一点吗?”姬瑶轻声问。

    二娘子眼中含着泪花摇一下头,勾头看院里石板缝里新冒出来的嫩草芽。

    见二娘子可怜样子,姬瑶昨天生的那股气也烟消云散,她半搂着二娘子回到自己房里,让鹊儿上过茶,姐妹俩说会闲话。

    二娘子掉了几滴眼泪,长叹一口气:“阿爹他们也不知多回才能来,盼着他来,又怕再气着阿娘,我想着祖母,还……还想回洛阳。”

    她知道在说不可能实现的事,伏在桌上失声痛哭。

    姬瑶一下下轻抚二娘子的后背安慰她,如果自己的父母双亲还健在,退一步来说外祖家不曾遭变故,说不定被捧在手心里长大也是这么不经事。

    从洛阳辗转到南阳,再到长安城,姬瑶不去想来时路,只盼望着明天,一天会比一会好。

    “珝娘,阿姐昨天的话说得重了,你别往心里去。”姬瑶先道歉。

    二娘子抬起头泪眼朦胧,说:“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明知道阿爹一手败光了家业,还怕人说,怕听见了羞得没法见人,怕我没能耐替阿娘撑起家,更怕没本事找到好夫君替阿娘面上争光。阿盈都没怎么耻笑我,可我仍觉得她话里句句带刺。阿姐,你说我是不是太不中用?”

    “不是”,姬瑶连忙否认,二娘子好不容易露出点懂事的苗头,她该要鼓励才是。做没做到先不说,意识到自己的短处已经很不错了。

    二娘子擦把泪,正想说什么听见院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原来是钟夫人请来新大夫为小梁氏诊治,人就在院中等待,二娘子先去照应,临出屋里居然会关照姬瑶早点休息。

    姬瑶微笑目送堂妹出去,心里不无欣慰。她劳累了多半个月,总算是有点收获,不是钱粮与田产,而是人心。她笑自己太不贪,二娘子几滴眼泪便能消气;也笑自己太贪心,人活一世又能得几人真心相待。

    暗中刚感慨完,鹊儿出去一趟回来又有新收获,她也是觉察到钟夫人对姬瑶的态度有所变化,这阵子跑得更气殷情,伺候姬瑶比伺候正经主子还要恭谨。

    “奴听人说司空大人今晚又宿在宫中,晚饭前派人传来消息,夫人在正堂大发雷霆摔碎好几个上好的玉盏,连女郎也被她训哭回屋。”鹊儿说话时吐牙呲牙,蛮清秀一张小脸变得怪模怪样。

    “司空大人又不是头一回宿在宫里,咱们到长安城那天他也是在宫里住下,许是圣上身子欠安,或是朝中有紧要军情他脱不开身。”姬瑶压下疑惑淡淡说道。

    鹊儿点头又摇头,她说不个说以然又敢多嚼舌头,满腔好奇心实在是痒得受不了,顿脚喛气在屋里叹息。

    直到第二天晚间钟大将军还是没回府,可想而知府里的气氛压抑成什么样子,就连姬瑶远离钟夫人正堂,走路说话都小心翼翼。那院里仆妇奴婢个个噤若寒蝉,小口小口出气,若是不出呼吸会死人,她们都能绝了这项本能。

    还好,姬瑶能到宋家去做客避两天风头,她特意带上鹊儿以示恩惠。如果不出意外,今后她还有用得着鹊儿的地方,哪怕是她回到姬府,像鹊儿这种识风辨草的小角色,不怕被钱财买不动。

    宋十一郎一身家常浅青袍笑意朗朗迎在大门外,有那么一瞬间,姬瑶仿佛回到了过去,她每次回外祖家,都是几个表兄在门口相迎,面貌虽有分别,可笑容是同样的。斗战天锋

    宋十一郎亲自扶姬瑶下车,兄妹两个携手先逛了几处景。早春时节,墙角一处迎春花开得正好,朵朵嫩黄碎花令人领略到春的暖意。

    姬瑶挟起一朵迎春花,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愉悦,抛下钟家和镇国公府的烦琐事,本来她想问钟大将军的事,可难得和阿兄在一起,谁还管那些破事。

    宋十一郎负手立在几步外,任由姬瑶像只花蝴蝶在环绕在他周围,他嘴边噙角,见姬瑶探首看向假头那边,招手道:“回罢,那边没甚意思,一池子水等荷花抽出叶子开了花我再请人过来,你想怎么玩都由着你。”

    姬瑶有点不好意思,她很少贪玩还被阿兄瞧出来,乖乖地跟上宋十一郎回厅。

    宋十一郎为了迎接她来真是花费了心思,桌上的吃食糕点样样是精品,青玉炉鼎里燃着清淡的香,桌边靠近姬瑶最近的水晶玉盘里摆着成串的葡萄,这可是个稀罕物。春天的长安城能长山奈、梨子,葡萄怕是宫里也少说。

    姬瑶没做客套,半捧着玉盘一粒粒嚼下葡萄粒。

    宋十一郎温笑看着她,解释道:“前天几为备着你来,我特意向太后讨了小半筐,吃吧,若是吃不完等走时全带上。”

    姬瑶只有傻笑,一夜变小许多,好奇心陡增,“太后年岁也不大吧,以前在宫宴上几乎没见过她,我都记不起有位生下两个儿子的王美人。”

    “嗯”,宋十一郎闷头剥着一个桔子。

    “她运气不错,能被阿兄和钟大将军挑中,不然的话也和别的人同一样的下场。”姬瑶感慨道,牙齿用力葡萄汁溅到衣服上。

    宋十一郎为她递过一方锦帕,又把剥好的桔子递到姬瑶的手上,轻笑道:“说来不信,不是我们挑中了她,而是她先找上司空大人。”

    姬瑶愣住,接过帕子擦去嘴角和衣服上的葡萄汁,掰下一瓣桔瓤放到嘴里又吐出来。“太酸!”她的脸皱成一团。

    宋十一郎哈哈大笑,风月霁光坦坦荡荡。

    姬瑶问出藏在心里长久的疑问:“阿兄,洛阳兵变到底是怎么回事?钟大将军又做了什么,你和他共事等共与虎谋皮,万万要小心。”

    宋十一郎收起笑意,正视姬瑶一字一顿道:“这些事原本不想让你知道,太腌臜污了你的耳目。可今后谁也保证不了你能独善其身,身在局中还是不要做糊涂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阿兄也不瞒着你。钟氏他私扣军粮,逼反同营副将领,又命人打开缺口偷放叛军进洛阳城,等叛军烧光杀光抢光纪贵妃梁王等死于非命再伺机出手一举拿下,拥立幼主为帝,自命为护国大臣。”

    “阿兄也罪不可赦”,宋十一郎的声音愈来愈低沉,面容肃穆:“这当中有一半是我的主意,纪贵妃和梁王虽该死,洛阳城的百姓不该遭劫,何况是我让人偷偷打开洛阳城门,放乱军进来。不知祖父和大伯他们泉下有知会不会怪罪我,因私利而报公仇,祸.水秧及民众,我有负宋氏之姓。”

    事实和姬瑶预想猜测的八.九不离十,她从小听父亲和外祖父说铭记君恩至死不忘,她的父亲为先太子而死,外祖父也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先帝诛杀。天道轮回来得太迟,她还是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宋氏只剩阿兄……”姬瑶说到一半,想起来问道:“小云娘姐妹俩现在何处?”

    宋十一郎起身站到窗前,声音飘忽在天际中:“她们和其他人一道葬在洛阳城外,也好,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不必分开。”

    姬瑶差点又落泪,那是大表兄的一双女儿,从小生得冰雪可爱,母亲是宗室的县主也没能保下她们,帝王无情是不会怜惜无辜弱小。

    “好了”,为了打破屋内的沉闷,也想早点结局不愉快的话题,宋十一郎转过头笑道:“不说这些,阿兄为你引见个人。”他走到门口击掌唤人。

    姬瑶顺口问一句:“是韩家小郎君吗?”

    宋十一郎一脸错愕,眼睛盯着姬瑶上下扫视。

    盯着姬瑶心里发毛,她不由自己看向身上的衣服,今天出门穿着宋十一郎提早送过去的襦装宫裙,浅粉淡艾并没有不妥,胸前溅到几滴葡萄汁阿兄也是知道的,他又在看什么?

    “不是,他昨天出城至少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宋十一郎语气中略微带着冷淡。

    哦!姬瑶又提起半串葡萄,不是韩七,他还拿着她的匕首,她也没有正式机会向他致谢,这回不是等下回罢。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