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3.043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43

    马车行出长安城,等天色大亮赶到渭水河畔,想去对岸必须要换舟而行,马车留下,姬瑶等人六七乘着摆渡木船分几拔抵达南岸。

    韩七自小在江湖行走,人长鬼大,和别人相处时往往多长出个心眼,他注意到钟益穿着一身简素,就连襕衣底下的衬袍都是素色,不免心犯嘀咕。

    他是为义父守孝,军袍下穿着粗麻孝服,可钟家二郎君简衣素服又是为什么?

    春来江水平缓,渭水上寒风逼人,两岸虽能依稀看到绿叶抽出枝条,可不改早春迟迟未到。

    钟益负手立在船头,感觉身后有人注视他,他亦回头相望。

    韩七不避让,坦坦荡荡把钟益看个遍。

    不知为什么,钟益很讨厌和他同舟而行的少年郎,有种说不出来的抵触,真想不明白父亲是怎么瞧上这种人委以重任,说看在宋十一郎的面子倒也未必。

    钟益很清楚父亲的为人,绝对不会因别人举荐或者是人情抹不开而对一个人大为赏识。

    一艘小舟上统共六七个人,全都各怀心思,姬瑶裹紧披风倒也不曾留意钟、韩两人的眉眼官司,她紧盯着河对岸,心中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但愿叔父没有糊涂到变卖所有田地的地步,可谁知道呢?

    姬瑶下舟时只搀着鹊儿踏过舢板,避开一旁想扶她的人,是谁她并没去看,反正这两个人她都不想招惹。

    韩七落在后面,眼瞅着钟益伸出搀扶姬瑶的手落空,他轻挑一记眉梢暗中有股得意劲。

    后面摆渡坐骑的木舟也陆续靠岸,韩七牵马的空当吩咐身边一个兄弟:“多长个心眼,摸清楚钟家老二的底细,无缘无故他穿那门子素衣,难道说家里死了人。”

    钟家新丧了二儿媳在京城里并不是秘密,可韩七一直外出公干才回来,消息闭塞,他心中起疑势必要弄清楚。

    那位原先跟随过韩七护送姬瑶去南阳的盐帮汉子瞄向不远处仪表堂堂的钟家二郎君,又看向花容月貌的姬家大娘子,眼珠子滴溜溜转,喛应一声,心里也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

    却说姬瑶骑上马,三个人全都不说话,跟着钟家家奴直奔镇国府的几处良田。眼看着快要春耕,也能看见稀稀拉拉三五个庄奴肩抗农具在田中劳作,找他们问肯定不行,寻常百姓奴仆连换过两任皇帝坐江山都稀里糊涂,他们只知辛劳填饱肚子,田地若是真的易主底下的人未免知道。

    “咱们去前面庄子上问一下庄头,说不定能问出实话。”姬瑶说完抽鞭跑在最前头,钟益跟在其后。

    韩七并没有跟去,下马径直走向那几个庄奴,半长的皮靴踏碎几块土疙瘩掠起浮尘,几百米的距离走过去人又变得灰头土脸。

    庄奴看着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军爷,个个停下手里的活计,两三个灰色的身影悄不出声溜到田边大树后,看身姿曼妙估摸着几个女儿家。

    韩七顺手取下盔甲,边说讨碗水喝,一只已经伸过放在田垅上的土陶罐倒在黑乎乎辨不出颜色的粗瓷碗里,咕嘟咕嘟一口气饮干,抹着嘴角的水渍看向庄奴笑语:“不用怕,某今天出来陪着表妹查看她家田产,百十来亩的田地接连两年收成不好,缺粮少钱,表妹和姑母再没旁的进项,日子快支撑不下去。别是黑心的庄头背地里把钱粮揣到自己口袋里,骗了小主子和主母?”

    有个庄奴大胆问一声:“是谁家的田,说不定庄奴里有我们的一两个相识。”

    韩七胡谄了一个姓,庄奴摇头否认道:“这方圆三四百亩全是镇国公府姬家的田产,没听说过这个姓,你们要找自家的田还得再往前走走。”

    “姬家?某听说他们早把这块地卖给旁人,难道是听岔了。”韩七漫不经心在田里走动。

    “胡说,只换了个管事,没有卖地的事。姬家是什么人家,会变卖田地。”几个庄奴异口同声大声反驳,说完有个年长一点的庄奴叹声道:“新换了管家说要加抽头,原先是十抽一,连着两年增到八抽一,听说今年还要再加,日子愈发过不下去喽。”

    听这么说,韩七心中有个大概,他望着老庄奴皱纹横生如枯树般的老脸,往喝水的瓷碗里放下十几个官钱转身向外走,上马赶到田庄时,姬瑶和钟益正坐着喝茶等庄头现身。

    近午的阳光明媚,姬瑶半边脸笼在阴影下,半边脸沐在阳光下,安静闲适。

    韩七走到门外停下,脚步放慢走到姬瑶身旁的位子端起茶碗又是一口饮干。

    他闹出不小的动静,让姬瑶不得不去看他一眼,无缘由她心内笑了。

    韩七更加得意,正打算挤眉弄眼做点什么,姬瑶一早转过头留下侧面给他瞧,一个人可没的玩,他只好喊着添茶水。

    钟益坐在对面默不作声,眼睛在姬瑶和韩七之间打转,从昨晚阿娘吩咐他陪着姬家表妹出城之时,他心中已生疑,早间二娘子又被半路截回府,那刻起,他完完全全明白母亲的用意和安排。星空下我们彼此依靠

    姬家的嫡长女,又与宋氏关系密切,依是眼下宋十一郎与圣上的关系,钟家是该把人争取过来。

    没有姬瑶,也会有别家的贵女让他挑,钟益必须得丧妻再娶,这是父亲的严令。

    钟益轻哼转过头看向屋外,恰好庄头此时进屋,他先声夺人:“好大的架子,让我等在这里一等又等,换过两三次茶水才见到正主。”

    庄头高瘦身材,穿绫着缎,连声陪罪腆着笑脸给钟益、姬瑶几个先后行礼。他自觉万事妥帖,姬瑶却是一目了然,论理她才是姬家家主,没有奴仆先给外人行礼的规矩。

    想通关节,姬瑶不绕弯子开门见山:“听说此间田地被我叔父卖给别人,我今天来只想确认一番,还望你实话实说,别做糊弄人的事。”

    庄头眼睛瞄向钟益,陪笑道:“真不知从哪儿传出的谣言,几百亩田一直归镇国公府,每年抽头钱粮一分不少交到镇国公手里,小的不敢有半句谎话。”

    韩七冷言插话:“你是怕说卖给别人,转眼又被钟大将军的人抢了过去,不如一口咬死说成姬家,军中的将领们不会胆大到把手伸到将军的姻亲家里,某说得是不是在理。”

    钟益斜眼瞪韩七一下,父亲手下的人刚到长安城时是有几个做事出格强抢他人宅院田产,可那也是有功之人,被抢的也是家产丰厚的没落之家。好钢使在刀刃上,银钱也要用在该用的地方,与其留着让人挥霍,不如拢在自己手里充军用。

    他警告韩七别做逾越的事,韩七毫不退却,堂堂朝中第一重兵干得却是打家的劫舍的事,比淮北盐帮又能好到哪里去,至少盐帮的汉子们没脸白吞别人的家私。

    庄头一口咬死:“小郎君说笑,姬家的产业怎会变成别人的。”

    钟益气归气,没忘今天出来的目的,开口做出保证:“你直说就是,有我在,这块地不管归谁家,都不会有人强抢强占。”

    庄头皮笑肉不笑点头哈腰,韩七又插话:“庄子里现在是几分几的抽头?”他不想说出新管事和抽头连年上增的事,不能给田间几个无辜的庄奴招祸。

    姬瑶机灵接过话头:“既然你说庄子仍归姬家管,我要看帐册,顺道定下今年该下什么种子。前几天听姨丈说军中缺粮草,不如划出百亩地种高梁,靠着半山慢坡的边角地种上苜蓿,应该能赶得上不会误了农时。”

    庄头犹在嘴硬,辨解道帐册等全交给镇国公他手里也没有,至于临时换更换种的作物他也做不了主,因为种子一早备好,再更换怕是损失更大,他承担不起。

    “那更好,索性我与叔父说,免了今年的抽头,不会让你们白忙活。”姬瑶微笑笑道。

    钟益嘴角微弯露出一丝笑意,好整以暇看着庄头如何圆谎。

    那庄头真是油盐不进,挺直腰杆呛声:“镇国公府内的事,怕是大娘子没资格发话。”他暗指姬瑶在府里的处境。

    姬瑶笑意不改:“我有没有资格说话你毋须多管,我只管今年这几百亩该种什么,三天后自有人来盯着你,若是种了别的,我只好求姨丈托为托管两年。”

    说实话,钟大将军几个字真的很有威慑力,庄奴咽了几次口水,终于低头服软:“大娘子,田产你说了不算,小的说了也不算,即使镇国公来了未必说话管用。”

    “那谁说了算?”韩七逼上前,他真是忍了许久,若不是姬家家事,姬瑶要亲力亲为出面解决,依着他的性子,三言两语早把庄头打趴下再问话,看还敢满嘴胡言。

    庄头意识到韩七的威肋,缩着脖子低声说:“镇国公早三年前就把几百亩地并人卖给别家,他一再交待不管是谁来问千万不能说实话,小的也是……”

    庄头话没说话,哎哟一声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原来是韩七气不过一脚踹翻人。

    “先别,我还有话要问。”姬瑶阻止道。

    韩七听见阿瑶对他说话,这还是今天头一回,他收回脚嘀咕自己是不是下脚有点早。

    “我问你,再往南还有五六百亩地,是不是也被叔父卖出去?”姬瑶问道。

    庄头捂着胸口额上直冒生汗,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小的……不知,不过,听说……那边逢着年头也有脸生的管事过去。”

    “知道了”,姬瑶淡淡道,仅剩下一块压箱底的宝贝,听说它早碎了,感觉也不过如此。

    钟益奇怪地看姬瑶一眼,纳闷她的平静和镇定。

    韩七再一狠脚下去,屋里只有庄头在惨叫。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