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1.041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41

    即使是上骁卫也不能拦着不让她们回去。

    姬瑶下车走向司空府门前的众护卫,直奔他们当中看起像是小头目的郎将,先微福身再自我介绍:“我是镇国公府姬家的大娘子,我婶娘正是钟夫人的胞妹,早间我和婶娘一起出门,谁知她体力不支晕倒,人就躺在车里昏迷不醒,想尽早进府找大夫为婶娘医治,迟了怕有所耽误。”

    郎将上下扫视姬瑶一番,又看向她们身后的马车,他认得钟家的车夫和车驾,点一下头算是放行。

    姬瑶松一口气,招手让后面的车夫跟上,冷不丁她身侧有人问道:“你就是姬家大娘子?”

    姬瑶偏过头去瞧,见是位眼生的年青男子,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气度出众,相貌不俗,绯色官袍上绣着上骁卫的标识鹘图。她原先并不认得此人,也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微笑颔首算是见过,扭头急匆匆跟上车进府。

    小梁氏晕在马车里不方便挪动,姬瑶冲进正厅对着钟夫人说话:“姨母,我婶娘方才晕倒在外面,你快找个大夫瞧她一眼。”

    二娘子啊的一声,像风一样第一个冲出去。

    钟夫人眉头轻皱,心道这孩子今天太毛燥,亏自己刚才还当众鼎力夸她。她想问妹妹怎么会无缘无故晕倒,再细看一遍姬瑶的神色,觉得还是不要当着大家的面问出来的好,估摸着也没好事,不是妹妹出丑便是妹夫闯祸,说出来她也没多少面子。

    几个念头转过,钟夫人对身边的人笑语:“夫君,让你身边得力的军医过去瞅一眼,或许我那小妹真的是劳累多度。”

    钟夫人不说还好,她一开口,姬瑶的眼睛也适应从亮处到室内,慢慢瞧清竟然黑压压坐了一屋子人。

    钟夫人身边那个威严方正气势十足的中年男子正是钟大将军钟裕凯,,现在应该改口称他为司空大人。他四十多岁,不怒而威,目光烔烔盯着姬瑶,随口吩咐身边亲信去请军医。

    坐在左手第一清瘦严肃的男子则是靖义侯,姬瑶的目光仍在搜索,她越过坐在靖义侯下首向自己微笑示意的梁恒文,再转向右手,一个熟悉且带着陌生感的面孔映入眼眶,她不禁向前迈出两步,哽咽着声喊道阿兄。

    宋十一郎缓缓站起来走到姬瑶面前,伸臂扶住她的肩膀,头低下直视着她轻道:“阿瑶,你长高了也瘦了。”

    就是这么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差点让姬瑶当众落下泪,身边的人都说阿瑶你又长漂亮了、阿瑶变得比以前更能干……可没人会像宋十一郎一样说她长高变瘦。

    像是外祖母和外祖父在世时,也常这么说,几个舅舅、舅母也会说几天不见小阿瑶的脸蛋怎么变小了,甚至更早远些,父亲从宫中值卫回来也会拉着她手左看右看,轻叹一声怎么不好好吃饭。

    至亲重回身边的感觉难以形容,姬瑶泪眼朦胧说不出一句话来。

    钟大将军声若洪钟笑道:“兄妹得见真是可喜可贺,咱们再找个地方喝茶,留他们兄妹在屋里叙旧。”说完他带着其他人走出正厅,听声音是去了钟夫人的正房。

    盯着人群走远,屋里奴仆悉数退下,宋十一郎把姬瑶扶坐在椅上,他坐在旁边压低声音问道:“最近可好,钟夫人有没有为难你?”

    姬瑶点头,声音也是轻轻的:“临来前,钟家二少夫人得病去世。”

    宋十一郎勾唇一笑面带讥讽,:“这事我知道,正想找机会给你通个气,横竖钟益要为妻守制一年,一年的功夫,咱们早想出法子避开,只要你心里主意正。”

    姬瑶明白,她又点一下头。刚见面的激动心情慢慢平复,她才有心情再次打量宋十一郎,他穿着深紫官袍,稳坐在椅上不骄不燥,面庞黝黑,气度迥然于家变前。

    就像之前感慨过的,姬瑶宁愿宋十一郎仍然洒脱不羁,可世事无法随着她的心意更改。

    “阿兄,你……”姬瑶指着宋十一郎的官服,继续说:“得来并不易。”

    来之不易也来日方长,姬瑶很想弄清楚宋十一郎和钟大将军是怎么搭上线,又是如何在洛阳兵乱中建下奇功为宋氏正名,可不是此时此地钟府内。

    宋十一郎敞开嘴笑,带着几分他前些年游历江湖的不羁气概,只是瞬间他又恢复原状,感叹道:“你也不易,说说看,刚才是怎么回事?”

    镇国公败家的事迟早瞒不住,姬氏只剩下空架子,光捂着家丑又有什么用。
君临
    姬瑶犹豫了一下,说:“长安这边的产业中,大宅子里能卖的值钱东西都被叔父倒卖出去,城里几家商铺也都被他换成银钱,再还有三四处小独院虽然没去看过,可想着多半也留不下,现在惟怕城外的良田也遭他胡来。洛阳的家业剩下多少我也不知,眼睛能看得着的大宅子和府里家私全所剩无几,其他的只有问叔父自个了。”

    宋十一郎笑意变冷,轻哼一声:“他们自己造的孽,是生是死你都不用太放到心上。你的嫁妆丢了,阿兄会想法子全部如数补上,到时绝亏不了你,就当是我替姑母尽心。”

    姬瑶轻嘟着嘴笑了:“我又没说担心嫁妆的事。”

    宋十一郎斜刺里一坐,把官帽扣在身边的小几上,拳头轻捶脑门自嘲道:“阿兄刚才又在说大话,局势不明,我顾着自身尚艰难,又没有正当理由把你从姬家接到我身边。说来说去,还要让你忍一时,看别人脸色陪着小心。”

    “不是”,姬瑶摇头:“我并有受委屈,世间千般难,我信自已能挺过去。”

    宋十一郎注视着姬瑶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看向外面的天色,坐直身拾起官帽,眼看要走的样子。

    “天色不早,想起来还有点要紧事,我先回去。”他走出两步,又回首道:“姬家的事你不用忧心,我来想法子。过几天我得空了再派人来接你,我那边府里有个厨娘会做你爱吃炙羊肉,记得,把小肚皮腾空喽!”

    姬瑶说自己要坚强,可她还像小时候扯着宋十一郎的衣袖不放他走。那时,宋十一郎一走便是一年半载,外祖母哄她多掉几滴眼泪,说不定能把人留下,姬瑶每次都哭不出来,却眼泪巴巴能把宋十一郎粘在大门口多半个时辰。

    又来了,宋十一郎拿这个小表妹没法子,只好伏首哄她道:“你看,你都长大了,和阿兄差不多一样高,怎么还像个牛皮糖粘着人不放,嗯!”

    说得姬瑶不好意思松开手,盯着宋十一郎走出房门,她又想起一回事追上去问:“阿兄,小云娘她们还好吧?”

    宋十一郎停下脚步,面上神色无波无澜,淡淡道:“下回见面我再告诉你。”说完他大步流星向外走去,一步步迈得极稳极坚定。

    姬瑶扶着廊柱目送宋十一郎远去,听见身后有裙角窸窣的轻微响动,她也能猜出是谁,回头一望不出所料是梁恒丽。

    梁恒丽痴痴地看向大门外,许久分了些注意力给姬瑶,勉强挤出笑意:“我今晚便跟着阿爹和阿兄回去,用过晚饭就走。”

    “我阿兄他忙,并没有说什么。”姬瑶解释道。

    梁恒丽叹气,伸手拉着姬瑶一起回屋,她并没有走向自己住的院子,而是陪着姬瑶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见周围没人,梁恒丽小声说:“你家三郎做圣上的伴读,昨天恰好圣上贪玩落水,一众伴读全被太后下令杖责十下。有姨父照应,三郎只是虚受责罚,可要做样子给人看,躺在宫里养伤没十天出不来。记住,别在二姑母面前说漏,大夫说她形势不妙,不单单是劳累,病根在于忧思过度夜不能寐,心火太旺,要想好起来首一条不能劳心。”

    让姬瑶说什么好呢,小梁氏不能劳心,下个月太夫人、镇国公他们就要来长安城,那边宅子的事谁来出面。

    两人走到姬瑶和小梁氏母女住的院门口,一个不小心差点和怒气冲冲向外走的钟夫人迎头撞上。

    “姨母”“姑母”梁恒丽和姬瑶齐行礼。

    钟夫人粉面泛白,面凝怒气,摆手道:“不用了,阿瑶你也累了一天回屋躺着,让珝娘吃点苦照顾她的亲娘亲。都不看什么时候,还记着她的破鸟,痴人说梦想着不该想的念头。她怎么不知道牵心自己的娘亲夜夜睡不着觉,三餐用不下饭,哼!”

    钟夫人甩袖离去,难得见她这么失态,姬瑶和梁恒丽面面相觑,再齐望向院里的二娘子。

    二娘子面红耳赤看也不看其他人,几步迈进正屋关上房门,发出一声很响砰声。

    得,姬瑶又知道费心费力一整天依是没落下好,还不止如此,第二天起府里人开始传说姬家大娘子是如何威风凛凛闯进府里,把上骁卫和钟大将军的手下都当成摆设,甚至见到权倾满朝的司空大人也是目中无人。

    姬瑶等闲下来听说传言一笑置之,她没觉得自己有多威风,她只是带着生病的婶娘回府,郎将们凭什么阻拦,门外钟家的车夫就是佐证,门里几个家仆也都认得她,被放行进府在情理之中,怎么就被传成跋扈无礼?

    言语如风,有人存心想抹黑她,姬瑶只有呵呵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