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0.040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040

    次日清晨天刚亮,小梁氏急着要去相看长安城的旧宅,二娘子偷懒在屋里睡大觉怎么叫也不想起来,姬瑶只好陪着婶娘一起出门。

    她们俩对长安城一抹黑,坐在车上听钟家车夫介绍哪条路通往禁宫,另一条又通往城里最大最热闹的集市。行出多半个时辰路上行人慢慢稀少,低矮屋檐变成青砖乌瓦的高墙大门,路两边石板缝里杂草丛生青苔遍布,安静而又死气沉沉。

    车夫把她们带到一处大宅院外,敲开院门高声嚷道:“出来个人,你家家主从洛阳来长安城,快来迎接。”

    一烛香功夫过去,才磨磨蹭蹭出来两个年迈的老仆,头发花白佝偻着腰,半眯眼睛看向小梁氏和姬瑶,认了半天指着姬瑶说话:“莫不是大娘子来了?”

    姬瑶和生父长得有几分像,见过他们父女的人都说眉眼气度十分神似。老仆不认识小梁氏,却能认出姬瑶也是因为逝去先镇国公,他们抹着泪领姬瑶和小梁氏参观府里。

    这边府宅大得惊人,比洛阳城的镇国公府还要广阔。正轴五个大院,广厦大轩窗,十分大气。东手书房、练武场、家学和几个待客的小院。西侧一个莲花池一眼望不到头,池边穿插遍布假山水榭和不计其数的花草树木,池边停着两艘漆面斑驳的画舫,被风吹过发出吱悠吱悠的声响,估计不中看更不中用。

    老家仆指着莲池后面,隐隐约约有几处房檐屋角,那里正是供老国公静养的大院子。

    小梁氏摆手说算了改日再看,从早晨到午时她们粗略逛了大半圈,越看越心凉。

    府宅是大,可也荒废了近十年,墙角、屋顶上长满杂草,窗棂腐朽顺手一推便跌落,屋内十室九空,更别提满地的积尘过寸,想把宅院收拾成人住的地方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小梁氏又开始烦燥起来,迈着小碎步来回走动,问老仆要过器皿的单子,翻过几页摞在石桌上,气呼呼道:“这单子上十件里有八件被你叔父偷着买掉,你看大屏风、胡床和紫檀木的衣箱、绣床还有圆桌……值钱的物件全不见了。”

    姬瑶接过单子看过之后也觉得不可思议,她不由问道:“长安还有四五个小独院,北边胡肆上也有几家临街的商铺,渭南有千亩良田,这些产业一年的收入不在少数,叔父难道不够使?”

    小梁氏喛一声坐在冰凉的石凳上,指着胸口气得说不出话,半天她才交底:“长安这边的田产收成在你父亲刚去的头两年,我手里还能见着点。可后来,那个挨千刀的老虔婆挑唆让你叔父把钱铢攥在自己手心里,我争吵了无数回,年年只能在帐册上见到不多的一点红利数目。从前年起……”

    小梁氏顿下话,看一眼姬瑶继续说道:“宋家那档子事之后,虚的实的我都见不着。这回临出来我原本想着从你叔父手里把地契花押全哄过来,好话歹话说尽了,他都不肯,最后逼得急,竟然放狠话说一把火烧掉也不会交给我。”

    说到伤心处,小梁氏的眼泪已如断线的珍珠滚落,也不怕失面子,当院哭出声。

    姬瑶心里深深地不安,她猜测道:“是叔父不肯给你,还是他手里根本也没有。”

    一语惊醒梦中人,小梁氏蓦地抬起头,面白如纸,泪眼朦胧,手指哆嗦半天,双手捂着脸痛哭。

    姬瑶叹一口气,洛阳府里的一屋子嫁妆肯定是一件也不剩被人洗劫一空。去年生变前,她把自己手里的一份地契偷偷交给南大婶,还算留点老底。可又有什么用,洛阳城逢着天灾加人.祸,田产颗粒无收。

    姬家一大家子上下七.八口人光守着偌大一个空院子,吃什么喝什么?

    “婶娘,我们去集市上打听,说不定铺面仍在叔父手里,他只是和你说赌气的话。”姬瑶劝解小梁氏。

    小梁氏点一下头,腿软心乏勉强扶着姬瑶走出院子坐上车,两个老仆追出门迭声问大娘子是不是要长住在长安城。

    “正是”,姬瑶让老仆守好宅子,不日她还会再来,马车行出老远,她看见两个老仆仍站大门外伸长脖子张望,凄凉涌上心头,姬氏和这两个仆人一样老朽不堪。

    钟家车夫把她们领到胡市上,长安城大,西域来的波斯胡商络绎不绝,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的胡女□□着腰肢当街跳舞,扭来扭去引来如雷般的叫好声,另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和没见过的新奇顽意儿。

    小梁氏和姬瑶无心观景,她们已经去过一家店面,店主说五年前拿三颗夜明珠换下商铺,此间不姓姬,改姓他姓。重生-千金归来

    五年前!三颗夜明珠!

    小梁氏想说的是她根本不知道,也没见过什么价值不菲的夜明珠。想都不用想丈夫拿它们做了什么,还不是偷偷拿去讨外面的女人欢心,也不知便宜了多少洛阳平安坊里的歌舞妓。

    第二家、第三家……走到第六家也就是最后一家时,小梁氏几乎不再抱希望,她面色发白,嘴唇青紫,站在街头犹豫道:“要不,咱们改天再过来?我看,来与不来结果都一样。”

    姬瑶把小梁氏扶进旁边的一家茶铺里,要过两碗奶茶和一碟胡饼,扔下十个官钱让店小二替她费个心。

    安顿好人,她又重新出门去商铺打听,刚开口说自己是镇国公府姬家,柜台后一个店主模样的人怒冲冲道:“镇国公府怎么了,转让铺面是你们放出话,我一分不少掏了钱才换过地契拿到花押。后来又说反悔,一而再再而三派人和我讨绸缎讨香料,一年两三回,两年没歇。如今又来要,正好我们去府尹里讨个公道,请大人评理,我给的绸缎香料折成钱都能再赁下半间铺子。姬家要么给我退钱,要么把我的货原样返回来。”

    姬瑶苦笑一下,编出话圆场:“商铺地契一直在我父亲手里,洛阳那边原先也不等着用这笔钱,可现在店家也知道洛阳遭难,家里急等着用钱重修院子,父亲拿不出钱又不肯说原由,祖母和母亲让我过来问一声,就想问个明白。”

    那店家也是虚张声势,民不压官,他上下打量姬瑶几眼,觉得她的话有几分可信,才哼一声:“我掏的钱舍的货不比市面上低,想原价讨回去可是没门。”

    “白纸黑字一锤定音,我只想看一眼过户的文书,好回去给长辈交待。”姬瑶通情达理,店家面色又缓了缓,进到里屋拿出文书地契和花押让她过目。

    姬瑶对过笔迹和印信,确出自镇国公之手,再盯着日期,见与两年前问斩宋氏一族前后相隔不过一月。

    她把文书等交回给店家,道声打扰了告辞出来。

    茶铺里小梁氏两眼望穿等着回音,见姬瑶露面,她急急问道:“怎么样?”

    姬瑶面色凝重摇一下头。

    小梁氏嘴皮抖动,啊的一声头后仰从凳子翻落到地,等姬瑶扑到跟前,她口吐白沫,单手抽痉。

    店小二方才多拿姬瑶三个大板,拿人钱财他也跑来帮忙,见到小梁氏的模样哎哟一声:“这位夫人中了风邪,要抓紧医治。”

    姬瑶头也不回,边掐小梁氏的人中吩咐店小二:“劳烦小哥到门口喊一声:姬夫人晕了,让车夫快来。”

    店小二应下,出去不一会儿领着钟家车夫进来,几人合力把小梁氏抬上车,车夫挥鞭快赶急回司空府。

    马车在青石板路上颠簸,姬瑶坐在车里,心也是起伏不平。小梁氏就躺在她的肘弯里昏死过去,怪就怪姬瑶今天出门没想到备丹药,她哪里知道镇国公会做下这等好事,小梁氏又是如此经不住事。

    她拽下耳上的珠花,板直半截银针,用尖的一头刺小梁氏的人中,一声声呼喊婶娘,小梁氏微微有一点反应,昏迷中轻声呻.吟。

    小梁氏虽然对姬瑶好坏各半,隔心隔肺没多少情意,可她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后果姬瑶不敢想像。

    先不说和钟家及梁家的关系疏远,只说家里老迈昏聩的太夫人,游手好闲行事无度的镇国公,这两个人加起来简直是败家的柴火,没有小梁氏时不时浇盆水,姬家比现在更要落魄。

    “快到了吗?”姬瑶催促车夫。

    “快到了,快到了,可是前车路口被堵住过不去。”车夫也是满头大汗。

    “管他是谁,冲过去,回头我再去赔情。不用怕,事关婶娘会有夫人在后面担着你,可若出了事,你全家上下也担待不起。”姬瑶一把掀开帘子放出狠话。

    车夫一脸苦相:“那是将军的人马,还不止,一半是京中的上骁卫。”

    姬瑶抬目远望,司空府门前,羽林成军,郎官形众,刀剑林立,戒备森严把这里围成一个铁桶。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