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2.032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 032 ==

    姬瑶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跌下山崖,半夜黑灯瞎火,脚底高一下低一下,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听二娘子惊呼画眉,然后她被山上滚落下来的人带倒,碰到树干草丛,滑过山坡,一路向下,等她想起来惊叫已经是在山崖底下干草堆里,一摸身底下软呼呼垫着一个人,问过之后四斤带着哭腔说他的腿折了。

    “……”

    姬瑶再问身边的二娘子,好半天不见她说话,姬瑶急了,摸着黑凭感觉握住二娘子的肩头摇问:“珝娘,你没事罢,倒是说句话。”

    “哇……”二娘子咧开嘴失声痛哭,伤心痛绝她的鸟笼子不在手边,也听不到鸟儿的叫声,肯定是滚丢了。

    姬瑶无语,松开二娘子,还晓得伤心鸟儿人肯定没事。说实话,姬瑶恨不得一巴掌抽醒二娘子,让她睁眼看明白梁恒文的心长什么样。可谁没有个年少做梦的时节,姬瑶的梦已破碎,如春花落尽后萧瑟灰败,感觉永远迎不来夏日的繁盛。

    黑夜中,她再一次放过二娘子,转头又关心四斤伤势如何。

    四斤深吸一口气,想强装硬汉,又实在忍不下钻骨的刺痛。

    “不妨事,一点小伤……哎哟。”四斤话没说完捂着大腿直想鬼哭狼嚎,硬汉不是那么好装,他错了还不成。

    “多亏了有你,我和珝娘才能安然无恙。”姬瑶发自内心感谢四斤,她想站起来左腿才使上劲,脚踝处锥心地痛,不由自己又重新扑在干草上。

    “阿姐,你怎么了?”二娘子这回觉察出不对。

    “我的脚怕是也受伤,一用力就疼。”姬瑶坐着大喘气,额头沁出冷汗,她又说:“珝娘,你站起来试着走几步,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

    二娘子照做,站直后在原地转了两圈,什么事也没有。

    统共三个人,罪魁祸首毫发无伤,姬瑶和四斤却动弹不得,他们也尝试着向山上喊叫,好半天听不到上头有人回应,正值三更半夜,即使有人发现他们,一时半会也没法救他们上去。

    姬瑶放弃呼喊,靠在干草窝里竟是前所未有的疲倦,她也拉二娘子坐下,给两人同时打气:“歇会儿罢,他们发现我们丢了总会找着来的,先别慌。”

    “说的对,大当家一准惦记着咱们,等天亮他带着人救咱们上去。”四斤是咬着牙说出上面的话,他抽抽答答想哭,又怕在两位女郎面前掉份没面子,一直硬抗着。

    姬瑶想给四斤的伤腿上药,可那小子说什么也不答应,托说伤口摸不清,又说一碰疼得要命。

    姬瑶想想也对,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不常用的瓷瓶,据四斤说这是顾神药配制的九转还丹包治百病。她倒出几粒分给四斤和二娘子,自己也干嚼下三粒咽到肚子里,彻底放松休养等着黎明到来。

    “阿姐,这草里该不会有蛇罢。”二娘子坏就坏在完好无损,不像姬瑶和四斤被伤痛困扰哪里有心情胡思乱想,她偎在姬瑶身边冻得瑟瑟发抖还不敢打旽,生怕一闭眼对面黑夜里窜出一只猛兽或是毒虫。

    “北地干旱,三伏天里也很少见到蛇,再说都这个时节,你巴巴盼来一个蛇精做什么,小心他勾你回去做压寨夫人。”姬瑶戏语,从裙下抽出匕首递到二娘子手中,交待道:“拿好了,有蛇有大虫,你用它对付。”

    借着微暗的月色,匕首寒光点点,二娘子紧紧握着它时刻保持警醒,等天色大亮还不见韩七派人来救他们,她摇醒姬瑶让赶紧想办法。

    姬瑶仔细打量周围环境,树木稀疏,半山陡峭多为矮小的草木枯叶,看情形她正处在正北方位,而南阳钟氏则在山的南边,这个时辰韩七他们肯定在南边坡上碰到棘手的事一时脱不开身。

    姬瑶确信韩七不会抛下她不管,前提是他自己要脱困在先。

    别人不来救,自己总要先想法子自救,姬瑶再看四斤,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说不出话来。

    四斤身底下草地被血染成黑褐色,他嘴皮干裂面色白得无一丝血色,眉头紧拧着忍下巨大的痛苦。

    姬瑶又从怀里掏出几个瓶瓶罐罐,不管外用还是内服一股脑用到四斤身上,不停地自责:“我也是大意,听你说不大要紧也没当回事。四斤,你挺住,等着你们大当家来救你。”

    四斤迷迷糊糊说声好又昏睡过去,只在姬瑶给他伤口上撒药时怪叫一声,他还知羞护着不让姬瑶扯开自己的裤管,伤在大腿上让一个女郎看过说出去羞死人。

    姬瑶才不管,让二娘子过来搭把手,把四斤的胳膊收到一边去,别挡着她上药。

    二娘子捂着眼睛不敢看血淋淋的样子,手下摸索着嵌住四斤的双臂,不时问一句好了吗。百万老婆买一送一

    “好了,可以松开他。”姬瑶大汗淋漓,扯下自己的里裙为四斤包扎好伤口,她没有臆想中的能干独挡一面,也没有想象中的无能,总算是见血不晕。

    二娘子用眼角瞄一下四斤的伤势,轻咬着嘴唇嗫嚅道:“阿姐,都是我的错,累得你和四斤全受了伤。”

    姬瑶从来都知道二娘子心性不坏,错就错在太夫人别有用心的挑唆和教养,她们是堂姐妹,中间隔着太夫人、镇国公、小梁氏,可一笔写不出两个姬字,她没把二娘子当成外人。

    二娘子说知错那可是实打实的真心话,目前为止,她还未精通做戏弄伪的场面功夫。

    姬瑶微笑,“不怪你一个,阿姐自己也不小心,倒是可怜了四斤平白无故跟着我受伤。”她摸向脚踝,那地方肿的像藕节,动也不敢动,真不知道是断了还是崴了。

    怕韩七的人不能早点发现他们,姬瑶割下自己和二娘子的罩裙扯成条,支使二娘子挂到附近的枝条树干上。

    二娘子像是在赎罪,不说违逆的话,跑腿极顺溜,几趟下来她倒有收获,手捧着一把鲜红的野果子让姬瑶尝,眉眼笑盈盈竟比她得了珠宝首饰还要高兴。

    姬瑶不识野果子,怕是有毒或是别的不妥,自己不敢吃也不让二娘子吃,两人捧着鲜艳的野果明着咽口水,互相看一眼都笑了。

    “也馋馋他。”二娘子抓起三颗野果放在四斤的手心里,眉眼发亮,不论衣着打扮,只论精气神,此时的二娘子比她常日里在洛阳镇国公府美得岂止是一倍。

    姬瑶微微昂着头,沐在初冬的暖阳里笑着。

    ********

    听手下人说发现姬瑶几个,韩七虽不是第一抢到崖边,却也冲在最前头,落眼便是姬瑶的笑脸。

    少女的睫毛卷而翘,眼睛似黑葡萄闪着光彩,对着阳光能清晰可见她脸上的绒毛,细细密密一层,嘴唇小巧,从脖颈到脸颊每一个弧度都是优美无敌,像韩七在雪地里错失的小鹿,在他微微发怔中轻盈逃脱。

    他狂燥的心在此刻安宁,她在、并没有走丢,这比什么都要强。若不然,他对不住的岂止是宋大哥,还有自己。

    让手下套牢强索,韩七率先溜下山崖,上下距离之间他总共数了五十下,脚挨到地的瞬间他抬头打量,心说他们三个人能活着算是命大,何况还有一个在活蹦乱跳。

    二娘子扑前扑后,说阿姐的脚崴了,四斤的腿骨折流了好多血,他们等了大半天也等不来人来救。

    韩七阴沉着脸,他扫过姬瑶一眼看出她伤的并不重,先去察看四斤,瞧过之后脸愈发阴冷。依四斤的伤势只能睡在单架里吊上山,二娘子也好办,随便那个弟兄帮扶着可以吊上去,唯有姬瑶。

    韩七单手挟住姬瑶的胳膊,让她起来活动几步。

    左脚在用力的一刻,姬瑶疼得快哭出声,亏她前面还盼着这个人来救自己,早知这样,别来就好了。

    才两步,韩七看出姬瑶只有左脚脚踝受伤,右腿并右脚是完好的,他松手将姬瑶轻轻放在草堆上,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卷起她裤管去看伤势。

    姬瑶也是疼的撕心裂肺,没觉察出哪点不对,直到韩七抬头取笑她又哭了,她恨恨地白他一眼转过头。

    韩七复又低头看向青紫发肿的地方,双指微微用力从上捏到下,又从下往向拿捏,来回三遍后确信姬瑶只是伤到筋,骨头无碍。

    他大松一口气,拿出顾神药配制的跌打良药,也不管顾神医反复交待过的常人只用一点即可有效的叮嘱,倒出一半撒在姬瑶的脚踝处,边撒轻轻吹匀药粉末,另扯下干净的布条替姬瑶绑上。

    只因有一下韩七用力稍狠,姬瑶生疼之下用手抵挡他的动作,手触到他粗砺的大掌,她后知后觉发现这半天都是一个不大熟悉的男子替她疗伤包扎。

    姬瑶僵在当场,盯着韩七想骂他登徒子,可她又明白他不是那样轻薄的人,头回在万安寺他对她用迷药,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失礼之处。

    可是,姬瑶想说自己来,可又被韩七打断,“马上就好。”他手指划过她的手背轻轻松开,手下的动作和嘴里的话一样迅速,几下替她包扎打好结,放下裤管,又抓过姬瑶的羊皮小靴割成浅靴套在她脚上。

    没办法,姬瑶脚脖子那块肿得太厉害,脚下的小靴昨晚就被她脱到一旁放着。

    全程韩七不曾再抬头,他心底莫明的无措,不晓得是他看见姬瑶一小截雪白的小腿灼着双眼,还是被她温热的手给烫到。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