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0.030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 030 ==

    头天晚上对韩七发过火,第二天再见到他,姬瑶有点不大好意思。她怎么会平白无故干出那种蠢事,特别是韩七双眼布满血丝,眼周一圈青紫,嘴唇干裂起皮,穿着夹衣消瘦单薄,兀自骑在马上护送她们一行人。

    所以等再次打尖休息的时候,姬瑶避开二娘子,打发四斤把披风还给韩七,并送去一个白瓷瓶,里头装着增补的丹药。这东西也来之不易,若让二娘子瞧见还不得嚷叫的人尽皆知,姬瑶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四斤手里拿着白瓷瓶眼睛滴溜滴溜转,听姬瑶说是给韩七的谢礼,他挠了挠耳朵,看样子有些犯难。可姬瑶说要收回,四斤又忙护着小瓷瓶捧着披风一溜小跑到韩七跟前,两人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说些什么,韩七眼瞄向姬瑶嘴角挂着笑意。

    他又在笑!姬瑶哼一声转过头,当她真是稀罕他,她在还韩七对宋十一郎的救命之恩,更在答谢这一路上对她的照应,真是不知好歹!

    韩七乍看到四斤拿来的东西,脱口想说他身上带着药。有顾神医在,还愁没人配制救命的丹药,治跌打外伤、预防中毒、滋补养气……帮里每个弟兄身上带着一两样,韩七身上带的只会多而不少。

    可……他摩挲着手里的白瓷瓶,想起南瓜说过姬瑶在国公府里处境,祖母叔父全隔着一层不是至亲,基本上无人嘘寒问暖,挑刺的人倒是有一大堆,宋家倒台之后,她愈发艰难,身上留有丹药也不容易。

    本来打算让四斤还回去,一眼瞄见那小丫头气嘟嘟扭过头,韩七头回勉强自己收下不该收的东西,从怀里另掏出一个青色小瓷瓶打发四斤送给姬瑶。

    转头喝水时,韩七拨开软木塞,倒出一丸黑色丹药倒入口中,也不用水送服,含在嘴里苦涩中带着辛麻,咽到肚子里暖烘烘的可能得功于丸药中人参等大补药材。

    人群中姬瑶分外安静,极少开口说话,靠在树干上若有所思。一众女眷中最夺目的是钟盈和二娘子,两个人见面即吵架,在逃亡的路上也不例外,吵得脸红脖子粗互不相让,不忘把别人拉进来做帮手,谁个敢趟浑水?全避在远处三三两两看景儿。

    几个华族女郎,钟盈明艳夺目,二娘子俏丽活泼,梁恒丽端庄大气,姬瑶清丽娴雅,全都很养眼。

    盐帮的弟兄们大多在看两个贵女斗嘴,私下窍笑,韩七的目光却一直定在姬瑶身上。她双瞳剪水凝望远方,白净无暇的面庞透着缕缕忧思,和她年龄极不相称的哀愁轻笼眉间。

    他知道她的身世,比他强不了多少,唯一强在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可世道变迁今后会不会有镇国公府都是未知之数,那她还剩下什么?

    偶尔和姬瑶的眼神对上,韩七察觉她带着气性,又是为什么?等隔天打尖时他瞅空问姬瑶在气什么。

    姬瑶为之气结,这个还用问,“我的匕首,你拿它杀了绿衣,在钟家时不方便还我,现在该还我罢!”

    韩七挑一下眉头,似笑非笑,“我不是送了回礼给你,一物换一物,咱们两清。”

    他个子高,和姬瑶说话须得低着头,从远处看韩七微笑俯身对着姬瑶极尽温柔小意。

    望着树底下的两人,钟盈哼一声:“不知廉耻!”

    “你在说谁?”二娘子耳朵极尖,不放过任何一个和钟盈做对的机会,“一路上,你都盯着韩家小郎君不放,这是瞧的眼热了罢。我阿姐就是比你招人喜欢,谁生得更美一目了然,光羡慕也没用。”

    钟盈在说姬瑶和韩七走得过近,被二娘子一通歪曲说的她无话可说,钟夫人私下告诫过许多次叫她别在人前丢脸,钟盈想了想忍下这口气。日子长了去,等到了南阳,阿爹他们回来,看别人还在她面前这么猖狂。

    瞧着钟盈气鼓鼓回到车上,二娘子得意洋洋,被一旁的梁恒丽数落:“你呀,少给阿瑶招祸,图一时嘴快惹恼了阿盈,小心回南阳后,她给阿瑶穿小鞋。”

    “我们又不在南阳住一辈子。”二娘子其实更想说,她不会一直被钟家凌驾在头上。

    梁恒丽笑了笑,远眺到被姬瑶也是生气往回走,不由摇一下头。“怎么了?”她问姬瑶。

    姬瑶难得在人前露出情绪,没好声气道:“也没怎么,就是碰到不讲理的人,自己堵的慌。”

    韩七在远处掏一下耳朵,他不讲理?姬瑶追着他要还匕首,他说要还给她,她又不要。医冠楚楚:老婆我们结婚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姬瑶可怎么收下匕首,何况还是韩七。说不定等回到南阳后,他们再碰面的机会微乎其微,要匕首的事她还是托付给表兄。

    一想到姬瑶只是因为一把匕首和他赌气,韩七觉得不是事,一切好说。而且,韩七喜欢看姬瑶生气的样子,鲜活灵动,不再戴着伪装,她就是她。

    自以为掌握要领的韩七每在姬瑶面前做出小动作,见她微愠转过头,他心内狂笑不已。

    盐帮的汉子们都瞧出来,他们的新任大当家对姬家大娘子格外有点意思,镇日骑着马在第三辆车左右晃悠,可人家小女郎颇有点不领情。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日黄昏歇脚时,有个粗旷的汉子挪揄韩七。

    韩七一口气喝干半碗水酒,嚼下一块肉干,脸皮颇厚,指着东南角说话:“快了,等明天这个时辰咱们就可以到南阳,这趟差事顺顺当当才算交清,也不知石大哥他们在京里怎么样?”

    韩七自言自语,盐帮的汉子自然不知道,也没人应他的声。

    众人放松时,空旷山谷里急促的马蹄声分外响亮,众壮汉闻声己抄起家伙严阵以待,前后山头的望风报信的人也来回报,说前方出现一队不明身份的人马,足足有千人之多。

    “可是瞅清楚了,他们直奔着咱们来的?”韩七抱臂立在溪边峭石上,衣角随风飘扬,眸色深邃,脸上已现出狠厉之色。

    “不假,小的没瞧错。”担当望风的人笃定地说,他四十多岁,身材瘦小干练,于这行道干了不下三十年,眼力非凡。

    韩七回望他们所处的地形,这个地方依山傍水是个死胡同,前后只有一条道,再往前行几十里才有个岔路。

    按原定计划是没打算在这地儿歇脚,可钟盈从前天夜里闹着生病发高热,钟夫人心疼女儿,打发人三番五次恳请韩七多休息两回。

    和他人无关,是他太大意,韩七顾不得自责,命手下分成几拔带着女眷们隐上山,多亏今年一直天热,山上林木尚未凋零,山上有一路小条可绕过前头岔路。

    上千人直冲着他,他手下只有区区两百人,不能靠单打独对,得另想法子对付。

    钟夫人听说有不明身份的上千人慢慢靠近他们,也惊得花容失色,韩七问她钟大将军在南阳当地是否有密友或是仇家,钟夫人摇摇头:“夫君为人谨慎,与人结交不过点头为止,和人结仇也是公事上的纷争,南阳是他的祖籍,自然晓得广结善缘,不会同人结下生死仇怨。何况南阳地小,从未听说过谁家养着上千的部曲或家奴。”

    一语惊醒梦中人,韩七和钟夫人都意识到来人很可能来自外地,长途奔袭,是敌是友难以分辨,钟夫人便也同意隐上山的决定。

    别人还好说,钟盈双腮通红浑身无力倚在两个嫂嫂中间,她根本自己走不动路。

    “我找个人背大娘子上山。”韩七说完,钟盈嚷着不让,她才不要那些粗汉子们来背自己。

    女儿娇娇弱弱快要哭起来,钟夫人心疼不已,恨不能以身相替钟盈生病。

    “我来!”瞬间,韩七做出决定,钟盈更是反对,她气得话也说不出来,就是不愿意让韩七背她进山。

    韩七知晓这位娇娇女在钟大将军心里的份量,说是心头肉都不为过,他只看钟夫人的示下。

    钟夫人犹豫了一下,终是点头首肯。

    韩七不由分说背起钟盈就走,钟盈在他背上挣扎,他冷声问道:“前回,我命人送去的药,大娘子可曾服用?”

    听得钟盈不曾作答,火气又窜上韩七的心头,他放下人,从怀里掏出药瓶,不由分说掰开钟盈的嘴巴填喂进去,又拿过水硬灌钟盈一大口,她即使想吐也没机会吐出来。

    钟夫人在旁捏紧了手帕,有说不出来的心疼全写在脸上,柔声细语劝道:“阿盈,你乖乖服了药,好的也快。”

    钟盈被呛下一大口水,脸红脖子粗,眼泪花花盯着面前的韩七。

    她这辈子从来没人如此恨过一个人,偷盗她的宝珠让她在人前丢脸,杀她的婢女血流满屋使她从此不敢回屋去睡觉,如今又这么折磨她。韩七要是有能耐,今后别落到她的手中,她定让他生不如死。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