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9.019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 019 ==

    晚上照例是梁恒丽和姬瑶联床夜话,两个女孩说起她们小时候的趣事,姬瑶难得有这么放松的机会,也露出调皮的一面偷偷咯吱梁恒丽,梁恒丽岂能饶她,不多时两人娇喘吁吁倒在床上笑成一团。

    外屋值夜的阿锦为女郎高兴,自家女郎好久没有露出真心笑意,她盼着这样的日子能多一些。

    “阿瑶,我把以前的旧物全还给你怕自己以后留不住它们,若着带进东宫明珠蒙尘反倒辜负你一片心意。”静夜中梁恒丽安然从容,声调舒缓让人觉得很是舒心。她同姬瑶一样外柔内刚,把心事也藏在心底。

    姬瑶嗯了一声,歉然道:“当时我的确恼了,真想冲到梁府问你一声,可事后静下心细细回想,你是比我强许多可也有迫不得已处,我只是不希望你进梁王府,心里一直为阿姐报着委屈。”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梁恒丽沉默,不说梁王,也不说她的心上人,她只知道自己要走该的路,心存报怨没有多大的用处。

    “阿姐”,姬瑶握住梁恒丽的手,轻声说:“你再等等,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

    宋十一郎的事她不好说出口,这种提示已经是最大的泄密。

    梁恒丽当成姬瑶在说别的方面,如阿兄也说让她等一段时日,她只说:“多谢,我晓得该怎么做。”

    一夜私房话不断,两个女孩到天亮才睡着,二娘子一个人呆得无趣,拉着梁家的婢女们问梁恒文的去向。

    梁家的下人早得到主人的吩咐,哪敢说半句真话,全都托辞世子爷早起出门会友,不知道多早晚回来。

    见不到梁恒文,两个姐妹又好成一人独独撇下她,二娘子觉得舅舅家呆着实在没有多大意思,想一走了之,又舍不下这称千载难逢的机会。打定主意,她偷偷甩开下人,从花园旁小门溜到外院,找到梁恒文的外书房里。

    院里一株桐花正值花季,浅紫色落花布满石头小径,书房半隐在成林的紫竹之后,一个身影捧着书卷立在檐下凝神细读,阳光沥洒他肩头,斜照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二娘子的心快要停止跳动,表兄眉挺目秀,下巴方正坚毅,他介乎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正在慢慢褪去青涩趋向成熟,即使不说话,眉间微锁专注读书的样子也好看得不得了。

    她忍着不出声静静偷看了许久,院里的小厮意外发现二娘子这才惊动到梁恒文。

    见到姬家二表妹,梁恒文倍感头疼,不知何时起,珝娘看他的眼神变了,灼热浓烈。他晓得那种变化,自己看阿瑶时说不定就是同样的眼神。

    说起阿瑶,梁恒文还想留在家里陪着她自在几日,有二娘子这么个搅事精在,如今看是不能了。

    “来人,备马出门。”他当即下决定出门找个地方躲清闲。

    就这样,二娘子话都没来得及说,眼睁睁看着表兄从她身边似风一样掠过,衣襟飘飞带得竹叶沙沙出声,并甩下句话:“我出门去给你捉对鸟儿。”

    给她捉会说话的鸟,二娘子深信不疑梁恒文的,一整天全在念叨关于鸟儿的事情,好不聒噪。

    梁恒丽想配制熏香,二娘子在憧憬鸟儿的翅膀;姬瑶想品会儿茶,二郎子声声念着用什么样的笼子装小鸟;几个婢女过来请她们去湖中划船,二娘子摇头不去,表兄送来小鸟她不在如何是好。

    “这丫头魔障了!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生出凡心?”姬瑶坐上小舟报怨一句。

    梁恒丽忍俊不禁,拍着胸脯笑说:“有一阵子了,你不大出门,在家也只闷在屋里不出来,当然没察觉珝娘的变化。说实话,阿兄也在头疼,没见他人都躲出去了。”

    姬瑶窥一下梁恒丽的脸色,戏问:“阿姐当初爱慕十一表兄也是般模样?”

    梁恒丽脸颊泛红,伸手掐姬瑶,骂道:“小蹄子,你是思.春了罢,想一出是一出。”

    姬瑶向旁边躲,梁恒丽压着她,两个人挤到小舟的一侧,旁边紫杉一个劲儿喊着船快翻了。

    梁恒丽不听,非要向姬瑶讨个说法,等她发觉湖水漫到船里时为时已晚,扑通小舟倒扣将四个人齐甩在水里。

    姬瑶从水底出来第一次事便是指着梁恒丽大笑,“新做的月华裙,才上身就被你糟.蹋了,谁说你变沉稳,他该亲自过来瞧一眼。”

    梁恒丽水性也不差,盯着头发湿漉漉的姬瑶哭笑不得,总算是知道自己是主人,招呼姬瑶先回房换衣服。缘来是婚

    两人在湖里闹出动静太大,靖义侯夫人得知后带着府医过来诊脉,为她两人各来了伤风袪寒的方子,又交待下人不敢掉以经心,守了大半日,她瞧着梁恒丽确实没什么大碍才回去。

    二娘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堂姐和表姐,自豪道:“瞧我多明智,亏得没跟着你们去划船,若不然两个阿姐会水,我天生旱鸭子掉到水里可怎么办。”

    姬瑶也很促狭,换个别人如梁恒丽,她肯定会打趣一句等着你的情郎来救,可二娘子,她不好开这种顽笑话,只笑一笑算是认同二娘子的说法。

    闹闹腾腾大半日,姬瑶竟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错觉。是她失去的快乐失而复得?还是她偷偷享用别人的快乐?

    晚间临睡前,梁恒文抱来两只才断奶的波斯猫分别送给姬瑶和梁恒丽。

    那小猫比巴掌大不了多少,顶着一身雪白雪白的柔毛像个小毛球,眼睛是翡翠绿,小爪子软乎乎的,奶声奶气喵喵叫两声,缩在椅子一角动也不动。

    姬瑶抱着它心底一块冰冷的地方仿佛也变得柔软,她把猫儿贴在脸上开玩笑道:“阿姐,你这儿真好,我有点舍不得回去。”

    “不想回去就住着,没人赶你走。”梁恒丽顺口接话,冲一旁的兄长挤眉弄眼。

    梁恒文没注意到妹妹的表情,他对着阿瑶怀里的猫儿大犯酸水,盯着阿瑶和小猫玩头碰头,鼻子碰鼻子,他下意识摸一下自己的额头和鼻子。

    再看阿瑶把小猫抱在怀里当成宝贝,梁恒文暗念:人活得不如一只猫。

    阿瑶觉得梁家好,可他现在没有能力接她过来,也无法为她遮挡风雨,梁恒文的好心情一落千丈,隐在廊下阴影处看着两个女孩争相比较自己的小猫。

    丽娘说阿兄偏心,把好的那一只送给了阿瑶;阿瑶顶嘴说才不是,明明阿兄最疼亲妹妹,她沾丽娘的光才得了一只小猫。

    她俩笑靥如花,头上的发鬓凌乱,珠花也歪斜挂在耳边,言行无忌无一丝嫌隙,小院里充盈着少女的欢笑声。

    梁恒文跟着噗嗤笑出声,沉落的心慢慢起浮,昂头看月明星稀,暗道老天爷不曾亏待他。

    *****

    三天的时间转眼便过,等离去时姬瑶真还有点舍不得离开,梁家虽好不能久居,她怀里抱着雪白波斯猫,朝车外的梁恒丽挥手。

    “我进宫前,再派人去接你来梁家小住几日。”梁恒丽冲着车内的人喊道,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姬瑶点头,露出灿烂笑容好让梁恒丽放心,她不会有事,更不会低沉失落。

    马车起行时,透过车帘,姬瑶看见梁恒丽用帕子拭去眼角泪水,她心内一阵酸楚。

    “阿姐,你那猫儿会不会吃我的小鸟。”二娘子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倒打散了姬瑶的一缕离愁。

    二娘子得了一对画眉,欢喜得跟什么似的,捧在手里怕热着,挂在墙角又怕被风吹到,宝贝得不行。

    虽然姬瑶怀里的小猫牙都没长齐,二娘子仍然觉得猫会捉鸟吃,明里暗里抗议了好几回。

    “放心罢,你的小鸟养在笼子里挂在屋梁上,我这只猫现在连椅子也爬不去,它有心吃鸟也要到半年后。”姬瑶有心情说笑话。

    二娘子气急败坏,觉得那只小猫现在就要扑上来吃小鸟,她把鸟笼子紧紧护在怀里,吹胡子瞪眼,“不许,阿姐若是管不好它,我命厨房把猫抓去炖肉喝。”

    姬瑶就差笑出声,背过身叹一句:照这么下去,二娘子要是嫁不了梁恒文,或者梁恒文另娶她人,她今后该怎么办。

    靖义侯府这边,梁恒丽刚送走姬瑶,她带着婢女们才进垂花门,身后风风光光追来一人,急促的脚步惊动她回头,原来是阿兄神色慌张赶回家,他头上汗珠滚落,跑得上气不接下去。

    “阿瑶走了?”梁恒文大喘着气问道,见妹妹点一下头,他用马鞭狠抽一旁的柳树,鞭子下去抽出几道白印。

    “坏了!”梁恒文恼怒道,剑眉横立一副打算追出去的样子。

    “阿兄,怎么了?”梁恒丽不无疑惑道。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