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1.011

本章节来自于 我家夫君是反王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4/
    == 011 ==

    南大婶早起发现自己家南瓜又不见了,这臭小子,她暗骂一句。

    南瓜上头有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三个小妹妹,万亩田中一棵苗,脑袋瓜子也是独一份,机灵得不像话。

    比如前回,南大婶带他进城去镇国公府,她和女郎在屋里说了一会儿话,南瓜已经把府里的底细摸了个遍。

    “阿娘,十天后女郎要去万安寺上香,给姬太傅办生忌。”南瓜嗑着瓜子儿,嘴巴一溜一溜的话刚说完吐出一把瓜子皮,滴溜着两颗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爬在南大婶耳边嘀咕:“我还见了秋娘,她耳朵上明晃晃一对石头,准是偷来的。”

    南瓜没见识,玉石、猫眼儿、翡翠在他嘴里全称作石头,有好石头和坏石头之分。

    “尽胡说!”南大婶拍儿子的脑袋,心里却叹口气,哪是偷,明着从女郎的嫁妆里拿出几件揣到自己怀里,她听见了又有什么法子。

    一想到自家女郎在镇国公府过不上舒坦日子,南大婶心里堵着块大石头,回去后倒头就睡,也不想用饭,半夜听见庄子里的狗叫了一声便消不出声,她觉得这狗也太不长眼,偏偏扰人好梦。

    可第二天一早,大女儿慌里慌张跑来说南瓜不见了,南大婶毫不惊奇,她家南瓜这个时辰还赖在床上才叫破天荒的稀奇事。

    直到太阳落山,还不见南瓜出现,南大婶才慌了神,赶着自家男人,带着庄奴们漫山遍野找南瓜。

    从天黑找到天亮,方圆几十里都找遍了,全说没见到南瓜的影子,南大婶差点跪在地,她就这么一棵独苗,可不敢出什么差错。

    还是她男人有主意,说先回吧,南瓜说不定玩乏了睡在哪个山窝里,等睡醒了自然会回家。

    风真邪,说什么应什么,他们一帮人才回到庄头,老远瞧见村头的大槐树上窝着一个人,乱蓬蓬的头发不是南瓜又是谁,臭小子说玩得太累没听到大家喊他。

    骗谁呀?南大婶一眼看到南瓜亮晶晶的眼睛,气不打一处来,这小东西哄人哄上瘾了,不收拾一顿还怎么行。

    南瓜爹拦着南大婶不让她打孩子,南瓜也保证下次不会玩得太晚,撇着小嘴说他饿了。

    先把他喂饱了再打,南大婶是这么打算的,可等南瓜回家填下几个大白馍扫完小半盘腊肉,吸溜下一大海碗小米粥,吃饱喝足抹净嘴巴腆着圆滚滚的小肚皮回屋去睡觉,南大婶还是没动手。

    此后庄子里隔三岔五丢鸡少羊,厨娘也说早起做的一盆糕点一转眼就没影儿,真的不是她偷拿。

    “这时节地里的黄鼠狼下崽呢,正打着饥荒。”南大婶满不在乎,打发自己的男人带着烛火供品祭拜上仙。

    她男人不大情愿嘴里念念有词,带着几个壮汉出门,南大婶心里隐隐有种猜测,却捂得严严实实,生怕漏出一条缝便让别人知道。

    南瓜什么也没说,她也不知道,可宋家十一郎办完正事早点离开京城,这地方多呆一天便是危险。

    *****

    秋娘是被痛醒的,她头脸还有腰腹落下无数的脚印,多得数不清,醒来之后想破口大骂那个不张眼的,敢这么欺负老娘,可她张大嘴巴发不出声。

    盐帮惯用的蒙汗药“醉大仙”可不是浪得虚名,虽然韩七预计失误,叫秋娘提前清醒,可她仍然说不出话来。

    “韩大哥,她醒了。”南瓜正对着秋娘练脚力呢,谁叫她平时和太夫人一伙,明里暗里给女郎添堵,还没练到九九八十一脚,发现人醒来,忙叫屋子另一头的韩七。

    包括秋娘,这屋里横七竖八躺着四个人,床上的宝柱人事不醒,秋娘侧卧在床前的脚踏上被南瓜一顿猛踹,靠门口仰卧着一个粗壮的婆子,当胸插着一把匕首,还有一名婆子浑身发抖缩在墙角里对韩七一五一十交待前困后果。

    说是她们奉小梁氏的命令,趁着夜深人静把秋娘和宝柱绑到一起塞到马车中,连夜发卖到远处,造成两人私奔的假象。

    韩七来得晚,只知道除了姬瑶呆的大禅院和院外几个静室住着镇国公府的人,倒不清楚除了这两处再另有为镇国公和秋娘私会准备的院子。

    他给这几处下了蒙汗药,正好方便那两个婆子偷偷带走秋娘。

    螳螂捕蝉,黄雀在外,南瓜人小鬼大,爬在寺中的大树上,发现她们几个人鬼鬼祟祟,按照之前的约定学猫叫唤出韩七。

    那个粗壮的婆子仗着有一身蛮力试图逃脱,被韩七一招毙命,她的同伴一看吓得屁滚尿流,老老实实交待,不敢有一句谎话。

    要问秋娘为什么提前会醒,第一条当然归功于南瓜,他一通狠踢,是个死人都要哼一下,再一条赖不到韩七头上。

    韩七对醉大仙的份量掌握得恰到好处,可秋娘为了拢住镇国公,每每在两人相处时用些催情的香料,久而久之,她身上也生出耐药性,这一点是韩七没有料到的。

    秋娘但见一个高大的身影逼到跟前,手风立下,她后颈一阵麻痛又失去知觉。

    南瓜还想再踢一脚,被韩七冷冷看一眼,他嘟着小嘴慢慢收回腿。

    “韩大哥”,南瓜拖着长音像是在撒娇。
医女谋圣王妃
    “闭嘴!”韩七冷冷道,他对南瓜就没给过好脸色,可抵不过南瓜对韩大哥的崇拜之心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即使韩七换声期的声音自己都听不过去,可南瓜觉得世上没人比韩大哥说话更好听。为了也能变成像韩大哥那样的声音,他吃下几大碗糙米干饭,嗓子倒没哑,肚子却吃坏了,蹲在茅房里整一天,臭不可闻。

    再看韩大哥的长相,南瓜深深觉得不公平,韩大哥没见过自己亲生的爹娘都能长得那么好看。再看看他的爹娘,阿娘还好说,满庄子就数她最白净漂亮,几个姐妹都比不上阿娘生得好,全怪阿爹,谁叫他小眼睛塌鼻子,拖累得姐妹们个个眼小鼻塌,皮肤黑黝黝的。

    南瓜不开心,所以逮住秋娘当作出气筒,可是把人弄醒,他知道自己又犯下错。

    韩七走向屋里醒着的另外一个人,那婆子赶紧闭眼装睡,没用,韩七手风狠快砸在婆子的后脑勺,一把提起她人架在肩上,另一只手臂挟着秋娘,打开房门,走向寺后小门外小梁氏预先准备好的马车中,把两人抛在车里,又折返回去。

    地上的死人当胸还插着匕首,韩七抽出兵刃在她身上抹净血渍,这老婆子又肥又壮刚咽气,沉得像头猪,韩七只好单独驮她一回。

    最后,他扛着宝柱,驾起南瓜,把两个都扔到车里。

    “看好他们,我去去就来。”韩七说话没半句废言,从身上另抽出一把短刀塞到南瓜手里,冷哼:“臭小子,倘或有人跑了或喊出声,你自己看着办。”

    南瓜好似没听见他说话,手里捧着沉甸甸的短刀,兴奋地说:“韩大哥,这把刀送给我罢。”

    韩七无语,这小子跟他不在一个脑回路,他哼一声扭头往回走。

    四周黑通通的寂静无声,来来往往折腾几回,这半天没见一个僧人或小沙弥,韩七猜测小梁氏事先卖通寺中的主管和尚,特地不放杂人过来。

    倒好,与人方便与己也方便,省下韩七许多事,他惟一有点困惑,镇国公怎么没能来,大概是也被小梁氏绊住脚脱不开身。

    宋十一郎听完,狠捶一记树干,震得翠绿的树冠纷纷摇晃,“阿瑶身边全是这号人,让我怎么能放下心。”

    此时天色由暗转微明,林中白雾缭绕,只能看到几十步开外,韩七也已换好衣裳,故意松开领口,露出锁骨和半块结实的胸膛,腰间系佩镶着宝石的长剑,乌发笼着翠冠,一身上乘的流云锦衣被他穿出几分浪荡子的气味。

    他面庞偏黑,剑眉长入鬓,鼻梁挺直,嘴角呈好看的角度向上微微翘起,似笑非笑,惟一双眼睛如海般泛着浅蓝色,眸闪漆光寒星点点,带出不符合实际年龄的老成和杀伐决断。

    任谁单凭外貌也猜不出他只有十六岁,其实韩七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生辰又在哪一天。养父从一个垂死的农妇怀里发现他,抱回去扔在称盐的秤上,不多不少刚好七斤,当即拍板给他取名七郎,当成亲儿子养大。

    如今他老人家性命垂危,韩七上京特为请顾神医,盼着岐黄高手能妙手回春治好养父的顽疾。

    韩七此前没来过洛阳城,两眼一抹黑,他又带上熟知京城的宋十一郎。可宋家的事过去不到一年,宋十一郎长着一副典型的宋氏儿郎脸,不敢踏进京城半步,无形中又拖了韩七的后腿。

    “既然不放心,走时带上便是,啰里啰嗦真麻烦。”韩七蹲在小溪边洗干净手上的血迹,就着溪水洗了把脸,神清气爽准备下山,把秋娘几个扔给宋十一郎处置。

    “那车被人做过手脚,再行上五六里路该要散架。”韩七走时甩下话,高大骄健的身影消失密林中。

    最毒妇人心,宋十一郎在原地定了有片刻,之前刚出万安寺,他找借口打发南瓜回去。

    那孩子得了韩七的短刀,高兴得忘乎所以,生怕再见到韩七,又被他索要回去,竟是前所未有走得利索。

    宋十一郎掀起车帘,车上活着的三个人也已醒来,瞪着惊恐的眼睛直勾勾望着他。

    他们想跑也跑不掉,南瓜怕自己办不好韩大哥吩咐的事,找出绳索将几个人捆得结实嘴里堵上破布,别看他不到十岁,总归是成日在庄间田野厮混,比寻常的孩子气力大许多。

    宋十一郎先抽掉宝柱嘴里的布,问他镇国公和秋娘的事是否为真?

    宝柱连连点头,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举证说出许多镇国公和秋娘干下的丑事,那娘儿们和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宝柱可不想当冤大头。

    宋十一郎不怒反笑,转头抽倒秋娘嘴里的布,一脚蹬在车身,追问一句:“宝柱说的可都是真?”

    “宋十一郎,求你放奴一马,奴以后再也不敢了。”秋娘嚎啕哭出声,比她在万安寺禅院里姬瑶面前的认错诚恳多了,说完她意识到什么紧捂着嘴巴,面如死灰,恨不得咬断刚才说话的舌头。

    宋十一郎是逃犯,秋娘一语道破他的底细,不死也得要死。

    “你认得我。”宋十一郎轻笑一声,然后是哈哈大笑响彻山林惊得鸟儿飞起。

    约莫过了一柱香功夫,一驾马车驶出山林,马儿像受过惊直直冲下后山崖,底下是一人多高的杂草,连车带马跌落下去没入草海打出一个漩涡。

    宋十一郎提着半干的长剑一路追随过来,凝望山崖下,坐守到天黑等韩七回来,半尺绝境容他片刻安宁。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痕之歌的小说我家夫君是反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家夫君是反王最新章节我家夫君是反王全文阅读我家夫君是反王5200我家夫君是反王无弹窗我家夫君是反王txt下载我家夫君是反王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无痕之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