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1.秀色·可餐

本章节来自于 专治各种情敌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3/
    《男神的秀色》

    黑色宾利上,陈琪美捂着嘴笑了半天,旁边的陈世轩却始终一言不发,只专心开车,仿佛众目睽睽下坑人的那一幕跟他毫无关系似的。

    这份功夫陈琪美也有,但比起她哥,还差得远。

    “哥,谢谢你。”她忽然敛起笑意,郑重其事地道了声谢。

    陈世轩略微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眼神则一点都不委婉,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幼稚。

    陈琪美心里那点感动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反正这二十年来,他为她做过的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多这一件不多,少这一件也不少,既然人家不领情,她何必自讨没趣?

    哼!

    车里恢复了平静,小车又快又稳地行驶在大路上,陈琪美不再理会她哥,掏出手机刷起了微博。不出她所料,梅玫在首映式上的“飞人”壮举早已被陈世轩的粉丝刷了屏,她一遍又一遍地“欣赏”着,乐此不疲,旁边的陈世轩倒是没有再嘲笑她这副傻样儿。

    等她终于放下手机,发现小车前进的方向不像是要回家,奇道:“哥,我们这是去哪里?”

    “小蛮腰有灯光show,带你去看看。”

    “小蛮腰”本名海心塔,是S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也是中国第一电视高塔,因形似小蛮腰而得了这个昵称。这里逢年过节都有大型灯光show,五光十色,美轮美奂。

    他们到达的时候,塔身附近已经挤满了人,今天是大年初一,又赶上情人节,虽然已经晚上十点,现场仍旧人山人海。

    陈世轩将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停车场,带着陈琪美绕到了对岸,隔着珠江远远望着那一片绚烂。

    此时灯光show正进行到高|潮部分。伴随着动感音乐,灯光依次从塔身顶端往下溢,形态繁复,颜色千变万化。同时,塔的四周有一圈灯光惊鸿般略过,塔身的光芒与之一碰,戛然而止,仿佛被蚕食一般逐渐消散,少倾乍然而起,与四周光芒交相辉映,倒映在江水中,令人不知今夕何夕。

    陈世轩靠在路灯柱上,那灯也不知被哪个熊孩子拿弹弓打掉了半边灯罩,暴露在夜空中,灯光暗淡,几乎照不到地面。男人的俊脸掩映在夜色当中,时不时被对岸的璀璨灯光照亮,明暗交替间,无论是硬朗得有些过分的五官,还是幽深仿若古井的眸子,都透出一股与平时全不相符的诱人来。

    也不知是夜色撩人,还是男色撩人,陈琪美心里那只久不见踪影的毛毛虫,突然又复活了,并且毫不客气地捣起乱来。

    那副面容,即使看了二十年,也还是看不腻;哪怕看腻了,也比那些新鲜的面孔好看一万倍。

    “在看什么?”陈世轩突然问道。

    陈琪美脸上一红,偷窥被逮个正着,显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她嘴硬道:“当然是在看灯。”

    陈世轩眼神里晕染上了些许意味不明的笑意,似乎是在嘲笑她的欲盖弥彰,陈琪美心虚地反问:“你又在看什么?”

    陈世轩转头望向江水:“看人。”

    平平淡淡的两个字,竟无端招惹到了那只四处乱爬的毛毛虫,陈琪美一个不注意,竟险些让它从心里爬了出来。一人一虫较量了好一阵子,她才勉强将它压制回去,转头鬼使神差地问她哥:“人好看还是灯好看?”

    陈世轩仍旧语气淡淡:“你猜。”

    陈琪美:“……”

    好想把暴君推到江水里,然后……

    “过来。”陈世轩突然叫她,陈琪美的身体反应比脑子快,立刻便把这命令执行了,等来到他身边,这才开始懊恼。

    “Kimmy,许个愿吧。”陈世轩说。

    “嗯?”她还没回魂。

    “只有一次机会。”

    陈琪美立马反应过来。所谓的“许愿”,说白了就是她哥想要送她礼物,让她提要求。所以她从小就知道,愿望许在心里是不灵的,必须要当着她哥的面说出来,这样才能永不落空。

    想要的东西太多,机会却只有一次。她想了想,双手合十,对着江水虔诚地说道:“我希望,我想要什么,我哥就给我什么。”

    陈世轩:“……”

    这是不甘心要金子,而想要点金的那只手指了。

    陈琪美转头看他,语气可怜兮兮的:“哥,你说这个愿望能实现吗?”

    陈世轩回道:“那要看你许愿的时候是否心诚了。”说完一拉她,“回去了,没什么好看的。”

    陈琪美顿时蔫了下去,她以为自己手段高明,终于摆了她哥一道,没想到一拳打在棉花上,还被棉花反弹了回来,最后连那唯一的机会也失去了。

    回去的路上,她一言不发,故意扭头去看窗外的风景,明着跟她哥赌气。后者对她的小孩心性早就习以为常,只一笑置之,一直到了家门口,才道:“你想要什么?”

    “这个问题是一次性的吗?”陈琪美问。

    陈世轩看了看表:“十二点前一次。”

    “那……我要你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

    陈世轩:“……多大了?”

    “还没到‘独立’的年龄。”陈琪美笑嘻嘻地回答。

    陈世轩难得地默了一下,迈步踏进了家门,余光瞟到那个洋洋得意的小女子悄悄比了个傻兮兮的剪刀手。

    他突然有点想笑。

    等陈琪美洗漱完毕,美滋滋地靠在床头等她哥来讲故事的时候,陈世轩抱着一本《给宝宝讲故事一百例》走了进来。

    玉树临风的男人往床边一坐,声音里透着和蔼,仿佛给幼女讲睡前故事的慈爱父亲:“今天我们来讲一讲龟兔赛跑的故事。”

    陈琪美:“……”

    “从前有一只乌龟和一只兔子……”

    陈世轩讲得特别详细,特别耐心,完全就是把她当做一个三岁小孩看待,陈琪美简直欲哭无泪,而她哥还要不依不饶地问她:“这个故事的教训是什么?”

    陈琪美:“……”

    陈世轩翻了翻书:“看来这个故事对你来说太深刻了,我们来讲下一个。有一天,小马想过河,却又不知道河水有多深,于是……”

    在新年的第一天,浪漫的情人节之夜,陈琪美却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幼童时代——如果给她怀里塞一个布娃娃的话就更像了。

    她家暴君竟然丧心病狂地一口气讲了三十三个故事,其中包括:《乌鸦喝水》、《三只小猪》、《狼来了》、《小红帽》等等。

    讲完,他照例问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陈琪美含泪答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永远不要试图和哥哥作对,否则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陈世轩点点头:“看来你终于明白了。”他合上书:“现在我来给你讲最后一个故事。”

    陈琪美风中凌乱,转头飞快抓起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声音透过被子闷闷地传了出来:“哥,我已经睡着了。”

    “这次不是故事书上的,你确定不听?”

    “要是有关小动物的就算了。”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和一个英俊的男人。”

    陈琪美猛地把被子掀开:“我也不要听《灰姑娘》、《青蛙王子》、《海的女儿》……等等等等!”

    “说了不是书上的,死蠢。”陈世轩一脸嫌弃。

    陈琪美眼睛一亮:“现实中的?”

    “算是吧。”

    “快讲快讲!”她抱着枕头,睁大眼睛望着她哥。

    “有一个女孩,她小时候很丑,见到邻家哥哥长得好看,觊觎人家的美貌,天天像块牛皮糖一样粘在人家身后,只要有别的女孩接近,她就冲上去搞破坏,以至于邻家哥哥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咦,这个女孩跟菲菲好像啊。”陈琪美插嘴。

    陈世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邻家哥哥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变本加厉,每天晚上睡到半夜,就偷偷起床,摸到邻家哥哥的房里……”

    陈琪美低低地“啊”了一声:“她想做什么?”

    “你觉得她会做什么?”陈世轩反问。

    陈琪美小心翼翼道:“不会是想非礼邻家哥哥吧?”

    “你猜得很对。”陈世轩点头,“她总是爬到人家的床上,亲吻人家,挑逗人家,每次撩得人家欲|火焚身,又飘然而去。而且无论春夏秋冬,天晴下雨,从不缺席。”

    “邻家哥哥其实挺喜欢她的吧,否则也不会纵容她这么多年,他为什么不让她负责呢?”

    “因为女孩每天早上醒来就忘了自己晚上做过的坏事。”

    陈琪美不解:“可是……女孩明显从小就喜欢邻家哥哥啊,之所以不想让邻家哥哥跟别的女孩交往,是因为吃醋吧?就算不知道自己晚上做了什么,对自己的心思总不会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向邻家哥哥表白过?”

    “因为她蠢。”陈世轩站起身,“故事讲完了,睡觉吧。”

    “这就讲完了?”陈琪美惊讶,“可是你还没告诉我结局啊。”

    “你要是觉得不完整,可以自己编一个结局。”陈世轩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陈琪美:o(︶︿︶)o

    #陈世轩讲故事烂尾,你们这些粉丝造吗#

    《表兄妹见面》

    再长的假期也有结束的时候,不经意间,这个历时五十多天的寒假便走到了尽头。

    开学就意味着要补考,这件事让陈琪美极其郁闷——一是嫌麻烦,二是觉得憋屈。

    更烦躁的是,何菲还要不断在她耳边聒噪。

    “你就给我堂叔一次解释的机会吧,被人误解好可怜的,你看我平时那么铁石心肠,这次都忍不住要替他说话了。再说我堂叔一介社会精英,堂堂宁远总裁,如此低声下气地求我来求你,你忍心拒绝吗?我家阿May不是这么绝情的人,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陈琪美实在受不了这魔音灌耳,吼道:“我哥已经严令禁止我跟他有任何交往,我不会再跟他说话了!”

    何菲被她吼住,片刻后恨铁不成钢地踮起脚,使劲戳她脑门儿:“要我怎么说你好,二十岁的人了,还整天你哥你哥,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会死吗!”

    陈琪美斜她一眼:“有本事到我哥面前去义愤填膺啊,你还不是跟我一样怂,何菲我鄙视你!”

    何菲:“……”

    “好了,我回去复习了,要是补考再挂了,我哥得把我大卸八块。”陈琪美大棒完后来个甜枣,“考完我请你吃饭,乖啊,别闹了。”

    何菲半天憋出一个字:“滚。”

    陈琪美微微一笑,背着书包准备回家,刚走到校门口,手机滴一声响,竟然是来自游思涵的微信。

    凶悍的鱿鱼:阿May,我刚好经过G大,你方便的话咱们一起吃个午饭?

    互加微信快半个月了,两人一直没有联系过,如今人家主动发来邀请,陈琪美实在不好拒绝——本来就是她主动提出一起吃饭的。

    两全其美:好的,我们在哪里见面?

    凶悍的鱿鱼:你们学校附近有一家“老广粤菜”,我们在门口见好不好?

    两全其美:OK,我十分钟后到。

    “老广粤菜”是一家老店,店里没什么名厨,生意很一般。此时还没到午饭时间,整个店面都空落落的,连服务员的身影都看不到,只有靠窗的第五桌坐着一个五十开外,戴着眼镜的男人。

    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大约是在等什么人,不时朝门口张望。五分钟后,一个蓝衣男人出现在门口,两人目光相遇,眼镜男脸色一变,起身便往饭店的后门走去,蓝衣男人立刻追了上去。

    十分钟后,同一个位置,陈琪美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表哥?你怎么在这里?思涵呢?”

    年轻男人微微一笑:“阿May,好久不见。”

    陈琪美脑子一转,想起上次跟何菲逛街时收到的那张纸条,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是你让思涵骗我来的?”

    岳祁站起身:“对不起阿May,我不是故意要骗你,只是陈世轩一直不准我们联系,我没有办法,只好……”

    “你是我表哥,他为什么不准我们联系?”陈琪美明显不信,“我哥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我们坐下谈,好吗?”岳祁的语气带着祈求的意味,“我知道这样做会让你反感,但事关重大,只能委屈你。”

    毕竟是血亲,陈琪美也不好当面发作,嘟着嘴坐下了。

    “这些年陈世轩对你好吗?”岳祁问。

    “当然。”陈琪美想也不想就答道。

    “你就一点都没有怀疑过他的动机?”岳祁看着她的眼睛,试探着说道,“你们非亲非故……”

    陈琪美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表哥,如果你今天是来挑拨离间的,趁早死了这条心,我哥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清楚得很,用不着你来多嘴!”

    岳祁有备而来,原本打算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劝服,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一时有点懵。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再见!”陈琪美说道。[SKIP]丝绒公路

    岳祁有点慌了,赶紧拉她:“你先冷静一下。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当年我妈去世,遗产全部留给了你一个人,但是你当时还未成年,陈世轩和律师暗中做了手脚,将遗产全部转到了陈世轩的名下。我们查到真相以后,立刻就想来找你,但陈世轩很快便带着你搬了家,又给你换了手机号,还派了保镖暗中跟着你,我几次想要接近你都被保镖阻止……”

    “够了!”陈琪美打断他,“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哥坏话,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

    “阿May!”岳祁也有点生气,“我才是你的亲人,而陈世轩只不过是外人!”

    陈琪美冷笑:“在我眼里,我哥才是我的至亲,至于你,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说我哥一句不好,我就跟你势不两立!”

    说完她气冲冲就往门口走去,岳祁立刻去追她,堪堪在门外拽住了她的胳膊。

    “放开我!”陈琪美怒吼。

    “阿May,我说的都是真的,陈世轩不是好人,你不要被他骗了!”岳祁急急说道。

    这里不算偏僻,来往的人不少,陈琪美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他拉拉扯扯,使劲甩了甩手臂,谁知后者根本不放,非要跟她较劲到底。

    她心头一阵火起,下意识便要伸脚去踹岳祁,好在及时想起陈世轩的的叮嘱——他说过,非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显露武功,只得将那股冲动使劲按了下去。

    “表哥,我最后说一次,放开我,否则我就报警了!”她用另一只手掏出了手机,岳祁见状立刻去夺,陈琪美往后一退,不防后面竟是花基,右脚一崴,跌倒在地。

    “阿May,你没事吧?”岳祁慌慌张张去扶她。

    陈琪美挣扎着站起身,喝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叫非礼了!”

    岳祁停住脚步。她左右看了看,见五米外就是一个公交站,立刻一瘸一拐地跑过去,刚好有一辆公交车开过来,她看也不看就跳了上去。因为站台上没有别的人,司机立刻关上门,开走了。

    车上人不多,前排刚好还有一个座位,陈琪美单脚跳过去,坐了下来。掀开裤腿一看,脚踝已经肿了起来,一按就痛得钻心。她又气又委屈,当即就想给陈世轩打电话,都已经拨了出去,又想起今天他的新戏开机,不便打搅,于是挂断了。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她抬头看了看车厢里的线路图,发现再过四五个站就有车转到她家。虽然陈世轩一向不限制她花钱,但她很少打车回家,怕的就是万一有狗仔队跟踪陈世轩,会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一般都是坐公交到附近,再步行回去。

    正好趁这几个站好好收拾下心情,她将受伤的脚伸直了些,轻轻吸口气,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和岳祁已经五年没见了,没想到一见面就闹得不欢而散,说不郁闷肯定是不可能的。以前他们也并没有太多的交往,但毕竟有血缘关系在,她心中对他到底还是有两分亲近之意的,可他为什么非要说她哥的坏话呢?

    就算全世界的人骗她,她哥也绝对不可能!

    公交车经过一所老干大学,一下子上来很多公公婆婆,前面的年轻人纷纷起身让座,但座位仍旧不够。陈琪美左右看了看,有点心虚地把目光转到了一边。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让座,可现在她的脚受伤了,站着肯定会加重伤势。

    余光瞥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大爷走了过来,她不由得一阵紧张——自己伤在脚上,别人看不到,会不会以为她故意不让座?

    果然!

    老大爷走到她身边,一对三角眼使劲往她身上瞄,如果不是他的年纪差不多已经没有那种**,陈琪美几乎要怀疑自己遇到老色狼了!

    周围乘客的目光相继落到陈琪美身上,她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

    “小姐,你坐着,我站着,你不觉得不好意思吗?”老大爷见自己“扫射”了半天,对方都无动于衷,怒了,“长得挺漂亮的,怎么心灵就一点都不美呢?”

    陈琪美平时斗嘴从来不输给任何人,可对方是个老人,又关乎“让座”的话题,她总不能跟他对着呛,勉强笑了一笑,说道:“阿伯,我的腿崴了,站不稳,所以……”

    “不想让座就明说,找什么借口!”老大爷转头呸了一声,“真假!”

    一车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特别是车厢前半段的那些老人,无不对着陈琪美指指点点,有的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有的指责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得尊老爱幼,陈琪美的美貌更是成了众人攻击她的利器——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连给老人让座的基本美德都没有,白瞎了那副好皮囊!

    老大爷见舆论偏向自己,脸上神色更是咄咄逼人。陈琪美有冤无处诉,无奈之下准备忍了这口气,刚想站起身,右后方突然伸出一只手,将她按了回去,同时一个正义的男声响起。

    “这位小姐上车的时候就是一瘸一拐的,她不是故意不让座。作为老人,是否也应该体谅一下受伤的年轻人,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指责人家呢?”

    《正义的医生》

    明明对方已经打算妥协,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老大爷怎一个怒字了得!

    “哟,年轻人,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怎么着,看人家长得漂亮,就昧着良心说话?你家老人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外表人模狗样,怎么内里就是一包草呢!”

    老人骂战不太讲究逻辑——“帮漂亮女孩说话”跟“内里一包草”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关键是张口就来,气势十足,先给对方定下罪名,绝不能让他有翻身的机会!

    众目睽睽之下,对方丝毫也不露怯,条理清晰地反驳道:“我只是把事实讲出来而已,跟这位小姐漂不漂亮无关。这座位上写着‘老幼病残孕优先’,你是‘老’,人家是‘病’,凭什么要给你让座?就因为你年纪大?这简直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

    “你!”老大爷气得双目圆瞪。

    那人又道:“回答您刚才的问话,我家老人从小教育我要尊老爱幼,帮扶弱小。据我观察,您骂起人来中气十足,中间连个停顿都没有,显然肺活量不错;而这位小姐却面色发白,眉头紧皱,想必是在极力忍耐脚伤的痛楚,明显她比您老人家更需要帮助,您觉得呢?”

    陈琪美微微扭头,见帮自己说话的是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男人,身高约莫175cm左右,浓眉大眼,一脸正气,一只手抓着车上的吊环,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人家为了她出头,她自然不可能当缩头乌龟,但看得出这位老大爷是个蛮不讲理的人,这种人你要是跟他吵,他分分钟倒地撒泼耍赖——虽然公交车上空间有限,估计倒不下去,但万一他动手呢?总不能跟他对着打吧?

    她起身拉了拉男人的衣角,说道:“谢谢你替我说话,我下一站就下车了,能扶我一下吗?”

    男人显然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何况如果事情闹大了,有心人将部分视频放到网上歪曲事实,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陈琪美,于是也就没再和老大爷争执,上前半步扶住了她。

    那老大爷生性欺软怕硬,知道再闹下去自己讨不了好,见陈琪美主动妥协,他也就装模作样地冷哼一声,直接坐到了她的座位上。

    公交车到站,男人一路将陈琪美扶到了站台,陈琪美靠在广告牌上,对男人道:“谢谢你,车要开了,快上去吧。”

    男人道:“我本来就是在这里下的。”

    陈琪美:“……真的吗?”

    男人点头:“倒是你提前下车了吧,原来的目的地是哪里?”

    “你……连这个都看出来了吗?”陈琪美面色尴尬,“今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看着我上车,都不知道怎么收场。”

    “我是在童心南站上车的,那个时候你已经坐在那里了。”

    “啊……那你……”

    男人看着她:“你的神色一直很痛苦,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趁你抚摸脚踝的时候,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你的脚踝比正常情况下肿了不少,但你身上并没有血迹,还能自己坐公交,所以我推测你应该是崴了脚,我说的对吗?”

    陈琪美惊讶:“你好厉害,观察力和判断力都是一流。”

    “我是外科医生,这只不过是我的职业敏感罢了。”男人说。

    陈琪美:“……”

    “前面五十米远就是我工作的医院,今天刚好轮到我看急诊,不如我扶你去看看?”男人似乎是怕她不好意思,又道,“把伤员丢在半路,可是违背医生职业道德的行为,你就当是安抚我的良心。”

    陈琪美笑了起来,此男不但为人正直,还如此体贴入微,她如果再拒绝,就是不知好歹了。

    “那麻烦你了。”她颔首。

    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刚好是男人上岗的时间,于是直接将她扶到了治疗室,自己则去换了白大褂过来。

    “把腿放到长凳上。”男人边戴手套边说。

    虽然是公式化的命令,但语气中却又带着几分柔和,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医者父母心”这个词。

    陈琪美努力将长腿挪到凳子上,男人走过来检查,胸上别着的工作牌一荡一荡的,陈琪美看了看,念出他的名字:“甄菜……”

    真菜?(⊙o⊙)

    白衣天使手一顿,过了片刻才道:“小姐,我叫甄莱,莱茵河的莱。”

    陈琪美尴尬得不行:“……对不起,我读书少,很多字都不认识。”

    甄莱已经恢复了正常,一边认真给她检查伤势,一边说道:“我父母是在莱茵河认识的,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纪念他们的爱情。”

    “哦。”陈琪美小声道。

    两人没有再交谈,甄莱侧着身子,掀起陈琪美的裤腿,又将她的袜子往下拉了拉,大手放到她肿大的脚踝上,轻轻揉了起来。温润的感觉从他手上传到她的肌肤,陈琪美条件反射地颤了颤。

    “血管没有破裂,骨头裂开了一点,伤势不是特别严重。”甄莱检查过后说道。说完起身走到药柜旁,拿了一瓶喷剂和一瓶药膏,先喷再敷,随后用纱布裹住,再用胶带缠好。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双大手好看又灵活,让陈琪美看得眼睛都直了。

    处理好伤处,甄莱直起身,问道:“你的姓名、年龄、电话、住址?”

    “啊?”陈琪美愣了一下,这是另类搭讪?

    甄莱道:“我去给你挂号。”

    陈琪美脸一红,暗暗责怪自己自作多情,低着头将以上信息都告诉了甄莱,后者脱下手套,走了出去。五分钟后,拿着一张挂号单进来,坐在电脑前开单子。

    “我开些消炎药给你,你自己按说明服用,以后每隔一天来换一次药。”

    “好的。”

    他将单子打印出来,又道:“交费和拿药的窗口人都很多,起码要排半个小时以上,你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自己去的,我这边也走不开,要不你打电话给你家人,让他们来接你?”

    “额,那个……”陈琪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家里只有我和我哥,他现在工作忙走不开。没关系的,我自己去拿就好,等会儿我叫个专车,到医院门口来接。”

    “不行,长时间站立只会加重你的伤势。”甄莱直接将她的提议否决了。

    陈琪美小声嘟囔:“我没那么娇气。”

    “这不是娇气不娇气的问题。”甄莱沉了脸,“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知不知道什么是‘遵医嘱’?”

    陈琪美:“……”

    甄莱看了看表:“我三点值完这边的班,之后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你要是不急的话,等会儿我去帮你拿药,然后送你回家。”

    “这怎么好意思?”陈琪美赶紧拒绝,“今天已经麻烦你太多。”

    “没事,我们做医生的都爱多管闲事。”

    陈琪美被噎了一下,正在想借口婉拒,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紧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被抬了进来,走过的地方拖下了一条宽阔的血线。

    甄莱立刻上前,跟护士一起将病人抬到了手术车上,同来的两个女人大概是伤者的母亲和妻子,哭哭啼啼地求医生救人,治疗室里顿时忙乱起来。

    这种情况下,陈琪美自然不可能再去跟甄莱讨论“你帮我”还是“我自己来”的问题,只好起身,扶着墙慢慢挪到角落去,不给人家添麻烦。

    伤者应该是被玻璃划伤的,看起来伤得很重,家属六神无主,一直哭个不停。甄莱脸上却并无一丝慌乱,语气沉着地吩咐护士准备工具。处理伤口的时候,双手连微小的颤抖都没有,颇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气势。

    伤口的玻璃渣很快被清理干净,血也止住了,护士给伤者打了麻醉,甄莱拿起针开始缝合伤口。修长的手指捏着纤细的针线,快速穿梭,仿佛花间翩跹的蝴蝶,煞是好看。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伤口就全部处理完毕,家属去借了轮椅,将伤者推了出去。

    护士问甄莱:“甄医生,要帮你订饭吗?”

    甄莱想了想,转头问陈琪美:“你想吃什么?”

    “啊?”陈琪美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你现在没法出去吃饭,我让小宋多定一份。”甄莱解释。

    陈琪美十分不好意思,但想到已经麻烦了人家这么多,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件了,于是冲护士笑笑:“多谢姐姐,甄医生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说着急忙从背包里拿钱,甄莱道:“不用了,盒饭二十五块,我还是请得起的。”

    陈琪美:(⊙_⊙)

    护士正要离开,甄莱叫住了她:“这里病人情况复杂,你先带陈小姐去我们休息室坐一下,等我下班。”

    “这个……不大好吧?”陈琪美问。

    甄莱丢给她三个字:“遵医嘱。”

    陈琪美:“……”

    白衣天吊炸天。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苏慕清的小说专治各种情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专治各种情敌最新章节专治各种情敌全文阅读专治各种情敌5200专治各种情敌无弹窗专治各种情敌txt下载专治各种情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苏慕清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