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六十四.JIN.JIANG.独.家.

本章节来自于 [综韩]改编剧本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2/
    揣着鼓囊囊的肚皮,慢悠悠溜达回家,撞上隔壁的邻居正在开门,韩婷婷颔首与对方打个招呼,躲进自己小小的一人间。

    逼仄的空间是负面情绪再好不过的温床,她的所有好心情,在打开电脑几个呼吸间一无踪影。

    还要怎么修改这篇稿子?她既没有思路,也没有动力。

    结果呢,她把电脑又给塞回去,在手机找了一圈联系人,终于主动联系上那位编辑。不再用邮件的书面形式,而是直接拨通电话单刀直入。

    这篇稿子我不会再改了,我个人认为初稿的质量最佳。这回过不了稿,下次再合作吧。

    “你真的……要放弃修改的机会?再改改应该就可以了。”韩婷婷生出一种错觉,编辑被她拒绝之后,心情居然转好了,后一句劝慰敷衍得紧。

    韩婷婷斩钉截铁道:“不改!”

    “好,知道了,那我改天再联系你。”

    稿子这是被退了吧?等着稿费来攒房租,韩婷婷少了一笔收入,却并没有意料中的失落。光靠投稿,也只能改善以下生活。她是去了房屋中介才晓得:首尔的房价贵得惊人,月租房还要另付保证金,没个一两千万韩元,找房子等同是天方夜谭。她所住的学生房,环境差了点,却是她目前唯一的选择了。

    韩婷婷四仰八叉仰躺在床上,捂着脸发了会儿疯,喃喃自语:“看来,非得毕业全职工作了,才有可能搬家。”

    不就是有个恋物.癖等在前头吗?她毕竟不像原身那么软妹,好歹有点工夫傍身,撞上了还不知道是谁吃亏呢!她这么给自己壮胆,手脚仍不听话地瑟缩着。

    能讲道理的人她从来不怕,可是她怕变.态啊。

    皱着眉头,衣服没换,她苦恼着苦恼着就慢慢睡着了。梦里,在楼道撞上那个坏蛋,她一个擒拿手就把人给控制住了。一想自己被这人给吓唬的啊,她上去踹了好几脚,踹啊踹的,一晚上过去,天又亮了。

    做了一晚上的梦,比通宵还累,肩酸背痛的,她嘎嘣嘎嘣甩着胳膊走进课堂。她习惯性去找刘正的身影,他和几个男同学坐在一块儿,她就随便找了一排座位坐下。

    “大家看起来好像很开心,我有一个好消息,能稳定大家的心神……”

    姜教授进门这一番开场,韩婷婷情不自禁揉了揉太阳穴,已预感到将会面临莫大的考验了。老师要布置集体作业了……不用看老师的分组,韩婷婷也提前知道自己的组员有哪几个。

    尚哲、敏秀……还有一位,后来成了吴英坤的女友,一样不是什么善茬。

    被那几位推选成为组长,韩婷婷连和他们推拉的想法都没有。

    “一会儿下课就把发表主题定下来,我们平时碰面的时间不多,就趁现在吧。联系方式,也现在交换结束。这是集体作业,你们选我当组长,那,主题决定下来,我会给你们分配任务。两天以后,完成各自的部分,我们在学校见面,再探讨一下,看有没有新的点子。PPT我会整理完成,当晚就会发给你们,这只是初稿,成员们齐心协力,才能把作业完成到最好。”

    “我私人的时间也不多,不可能有时间追着你们身后跑,两天之后不带个人部分来参与小组会议的,按姜教授的要求,就把那个人从小组除名。

    “以上。还有什么疑义吗?”

    余光扫过孙敏秀,后者害怕得往下缩了缩。

    疑义,没有;异议,三位都有。韩婷婷公事公办不容商榷的口吻镇住了两位妹子,却镇不住尚哲呀。

    我忙,所以没空完成作业,所以就得组长你操劳操劳。你不乐意,逼着我,那就是你不通人情。课程不通过是你害的,毕不了业是你害的。本职不做好,却都能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无赖,因而有理了。

    韩婷婷可不甘心为这样的人妥协。因为尚哲的为人,她从前已经体验过一场大戏了,如今能心平气和与他一个小组,这傻小子还真以为她是软柿子呢?

    “你个人的部分,几个小时尽可完成了。我是不太懂,你个人的私事,与这个课堂,与我们的作业有什么冲突。你的部分由我们其他组员来承担,这对其他人公平吗?我的行事不通人情,那,尚哲前辈,你来当组长吧。你是重修,比我们更熟悉课程。”

    在他们仨看来,洪雪学习好性子软,都想着坐享其成把这门课给过了,韩婷婷是压根不给这个机会。

    “洪学妹,你怎么这样呀?”其他人不像尚哲“心直口快”,心里一样是这么想的。

    韩婷婷板着脸:嘿,我就这样了。

    敌方太过狡猾,她非要强硬一些了。一个个都会顺杆爬的,轮到尚哲,没有杆子,便要靠着颠倒黑白的神逻辑把杆子给骂出来。穿越之文娱狂潮

    韩婷婷不由自主又按了按太阳穴。

    另一位妹子忍不住了:“洪雪,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们都很拖累你啊?学习好,了不起吗?既然说我们是你的组员,何必这个态度呢?”

    是啊,确实拖累。学习好,也当然了不起。我这个态度,是因为预知你们的处事啊。

    她不可能这样回答,倒乐意承认自己的态度欠佳:“最近麻烦缠身,抱歉了,没有温言温语的心情。不存在什么拖不拖累,各司其职,我作为组长,稍辛苦一些,最后还要整合一下成果罢了。”

    熬到了下课,那几位收拾东西,韩婷婷耳边终于清静下来。一道阴影遮在身边,她抬眼一看,是刘正。脸上这才笑得出来,说道,“刘正,学长,你来了呀。”

    她懒怠理睬旁人怎么想,上过学校论坛热帖之后,对此类的非议就更看淡了。身后的目光,她备好了坚实的屏障,将那些恶意都吞噬掉。

    善心,得对善人啊。

    “对啦,南珠研呢?感觉挺久没见到她了。”韩婷婷抱着几本书准备顺路去图书馆给还了,走了好久,突然想到这位了。

    “哦。”刘正反应平平,“她呀,我有见过。”平静的心,因为韩婷婷的无心之语,到底还是生出一些异样。她不介意自己身边出现多少的南珠研、北珠研,对自己有好感的学妹大咧咧的也领到他身边。他怔怔看着她,原本并肩走着,一个错身,她就遥遥领先。

    身边一下子少了个大活人,韩婷婷回头一眼,“刘正,怎么走我后头去了啊?”图书馆近在眼前了,她碎步跑着,“你在这里等等我吧。”

    他莫名弯了弯唇,正同这笑意一般,心里装着莫名其妙的患得患失。

    天空很清,比海洋的蓝色要透明,头顶树叶沙沙在响,他往一条长椅坐下。等待一个人,滋味如此的微妙而丰富。什么也不做,却不觉得无聊。

    她的身影从大门出现,就仿佛有一道舞台灯光投射在身上。她站在他心上的舞台。

    几十米的路程,韩婷婷没有悠闲地走,迈着大步跃到他眼前,红光满面,像是遇到了天大的喜事。

    他的心情跟着变得轻松。

    韩婷婷激动地抱住他,“刘正,每次和你在一起,我好像都变得幸运了呢!”

    “怎么了?”刘正的双手找不到放处,声音还和往常一样。

    怎么了?韩婷婷暂时地安静下来,下了个小小的决心,说道:“我有个人专栏了,我有固定收入啦。”

    杂志投稿的事,她没和人提起过,但刘正问起,她没想隐瞒。何必编织没必要的借口来伤害他呢?在那么聪明的他面前,得用最诚挚的心意笨拙地坦白呀。

    索性就将自己的疑惑,一起向他摊开。

    明明没有过稿,怎么突然就给开设专栏了呢?虽然是在杂志的网页上开设的板块,韩婷婷也满足了。

    “那篇稿子,我猜,也会过的。”

    刘正说完这句话,韩婷婷的手机跟着响了一响。韩婷婷捂着眼睛,把手机递给刘正,“你都快可以给人算命了,给我看看,算得准不准?”

    “准。”刘正把她的手从眼前拿下来,右手不自觉在她手指碾了碾,“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

    “欸?我自己有觉得这事透着古怪的……”只不过她想不通内情而已。

    刘正带她从岔道到正途,他颇有耐心地问道,“你不是说,退稿几次,你拒绝那次,编辑心情最好吗?”

    “这说明,我的稿子一开始就没有修改的必要,是不是啊?”韩婷婷的脑子卡了壳,刘正看她的眼神,跟哄孩子似的。她不由得移开了目光,听刘正的话再琢磨琢磨,脑中灵光一闪,“我知道了。”

    开设专栏的事,一定之前就决定了。她作为新人作者,态度过于谦恭,即便对作品有足够的信心,最终也会听从编辑的意见去修改。编辑的个人偏好,难免和她有偏差。不能一味地迎合编辑的口味,该要坚持她身为创作者的本心呀。编辑的意见固然重要,却不是需要教条坚守的金科律例。要成为一个成熟的作者,也得首先,她认可自己的作品。

    堵塞的思路一下得到疏通,眼前豁然开朗。前头的挫败感,使她此刻的兴致愈发高涨。带着这个好消息和刘正把一条路走到岔口,她迟钝地发觉,刘正同学还拉着她的手呢。

    大概是忘了?她偷偷想把手给抽出来,刘正更攥紧了。

    “雪儿,和我交往吧。”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桓哲的小说[综韩]改编剧本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韩]改编剧本最新章节[综韩]改编剧本全文阅读[综韩]改编剧本5200[综韩]改编剧本无弹窗[综韩]改编剧本txt下载[综韩]改编剧本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桓哲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