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9.CH.07

本章节来自于 [综韩]改编剧本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2/
    刘正这边没有告诉韩婷婷外界的传闻,韩婷婷有自己了解的途径——宝罗和恩泽。

    认识到回应帖子只是更加放飞众人的想象以后,宝罗煎熬了好几天,最后决定通知这位一度置身事外的当事人抱团想办法。

    韩婷婷没学过应急公关,老实讲,这事她也没个主意。自我安慰是清者自清,自然能把风头熬过去,唯独心里不是滋味。假使要澄清真相说服先入为主的众人,又要摆出切实的证据,远比污蔑一个人来得任务繁重。

    宝罗蹂.躏着自己嘟嘟的脸,苦恼不已,韩婷婷倒是被她给逗笑了。

    “这事你们就别操心啦,现在轮到我来烦恼了。这段日子辛苦你和恩泽了,其实,我认识一个人或许可以帮忙……”

    本来是要让这两位放心才顺嘴扯的谎,迎着对面两双闪烁着求知欲的眼睛,韩婷婷含糊不过去了。

    果不其然。

    宝罗:“是谁?”之前蔫头蔫脑的劲一扫而空。恩泽换了个坐姿,也一副要洗耳恭听的架势。

    韩婷婷:容我再想想……

    宝罗:“你不说我今晚就睡不着了。”逼供到底,那是一定的。

    这位神秘人能是谁?韩婷婷的人脉局限到除了面前两位就都是点头之交。再有一位,昨天才放进朋友的行列,说是好友还夸张了。

    是他的话,真可以想出办法吧?韩婷婷没打算向他求助,不过,拿来当颗定心丸还是可以的?

    韩婷婷:“刘正学长吧。我准备请教他。”

    宝罗。炸了。人不可貌相啊!这个课余一头埋进图书馆的丫头,到底是怎么和刘正熟悉到这地步的?

    “本来还想让出机会给你参加联谊,看来不需要了。”宝罗一拍桌子,和审犯人似的,“雪啊,你和学长到哪一步了?”

    韩婷婷耸耸肩,“普通朋友。”韩婷婷也知道自己的答案不会令宝罗满意,拎起背包做好逃亡的准备——“有事我先走啦。”

    那边,宝罗没顾得上抓住溜走的韩婷婷,抬头惊讶地看着身边的恩泽。

    “姐姐,你刚才说,有联谊是吗?”

    恩泽低着头,宝罗只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她的心脏被不安给操控。

    控制不住的摇了摇头。

    “不……没有。”

    友谊天长地久,爱情终有时尽。抱着这个想法的宝罗,半只脚踏进了欲.望的河流。

    不愿失去,所以放弃得到。

    这份心,正慢慢受到爱.欲蚕食。

    **

    将污蔑自己的帖子当睡前读物读完,韩婷婷的睡意散了一大半。

    这满屏满页,甚至都是对一个陌生人的恶意。

    韩婷婷几乎一眼就看得出是哪几个账号在主导舆论,查出它们的ip很简单,打断众人情绪宣泄的狂欢舞台,很困难。

    她确实的毫无头绪。权当是为了帮助睡眠,还是做了无用功——

    她回了贴。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抹黑。

    我和尚哲学长的关系,是课堂上遇见,点头而已。

    帖子里唯一的事实,只是最初那件,其中我的用意完全被曲解。

    用网上的软件很容易就查到活跃帖子的几个ip,隔着帖子想要抓住幕后的人员,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困难。

    让我触目惊心的是,有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参与到对陌生人的“正义拷打”之中。仅仅因为有人说,这个人的人格是不齿的,网络暴.行就合理化了。

    被污蔑的那个人,是我。你,不认识我。

    但,这个“我”也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活生生的人——可以是“你”,也可以是“你”认识的人。

    请不要以为,在暴力面前,你就可以独善其身。

    也请千万记得,不要轻易就成为有心人的帮凶。不要忘记:无知可以杀人。”

    韩婷婷叉掉网页,将浏览记录一并删除。至少有一段时间,她不大乐意接触网络了。

    韩婷婷回复完帖子没多久,睡前的刘正就也读到了这一条回复。

    比起“你”,人们更关心的是“我”。韩婷婷转换了人称,设想了屏幕前安全环境之下“我”的杀人与被杀,从她竭尽全力的冷静之中,刘正更多嗅到了她的愤怒。

    愤怒,而不能言。

    划到通讯录里洪雪的名字,刘正压抑住了安慰她的念头。

    **

    夜晚过去,经过一晚睡眠的韩婷婷突然想到,昨天从她脑海一闪而过的某件事。不像论坛事件和她切身相关,但在本来的剧情里,她是受害者。

    宝罗提到了联谊,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韩婷婷其实一直在等她的这个提议。原剧里,正是在那一天,洪雪由于找不到图书馆的座位,晚间在社团活动室学习,被醉酒的流浪汉所误伤。姐,别做我的情敌

    韩婷婷事先预料了,不会受伤了,但她不想当做不知道,放任流浪汉去伤害别人。

    拨通宝罗的电话,韩婷婷问了个在宝罗看来没头没脑的问题。

    “宝罗,联谊的事,你本来打算什么时候和我说的?”

    宝罗:“你想参加吗?”什么鬼啦!有了刘正学长,还忽然稀罕起这种机会了?

    韩婷婷想起本来要去参加联谊的是宝罗,“嗯”了一声。这么差劲的联谊对象,宝罗还是不要去的好。韩婷婷空口应下来,电话里的宝罗话都忘记说了,过半分钟才说道,“好好好。原来也就是今天和你提的,一直怕你不答应呢。”

    这天课不多,韩婷婷结束一天的课堂就习惯性先去图书馆找座位。转了一圈,不得不从图书馆退出来——临近考试,占座比平时要激烈。

    “学长,我在图书馆给你占好座位了,我们一起去自习吧。”冷不防听到南珠研的声音,韩婷婷居然有点惊喜。流浪汉最先遇上的是南珠研,在她身边不就自然能抓住他了?

    “不用了。”刘正那头将南珠研的手从自己手臂上剥下来。另一边,韩婷婷兴奋地举起手,“南珠研,我能和你一起自习吗?”

    南珠研已哭晕在厕所。

    刘正:……

    一起自习当然是不可能。激得南珠研口不择言气急离开,韩婷婷走到一直看戏的刘正身边,捣捣他的胳膊,“学长,能把南珠研的手机号码给我吗?”

    即便是刘正,这会儿也很疑惑。韩婷婷什么时候对南珠研这么热情起来?

    刘正笑了笑,“给你电话可以,陪我吃饭。”

    “欸?”没怎么说话呢,怎么又拐到吃饭上去了?大忙人韩婷婷仔细一琢磨,她一天中最空闲的时间,好像也就是吃饭了。顿时,释然。

    在学校食堂吃完饭,刘正没有一点和韩婷婷告别的意思。韩婷婷在他眼里,就是一团疑问,他想不通,又不好问,就只好凭直觉跟在她身边。

    想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疑惑。

    “学长你一会儿没事忙吗?”

    “你的打算呢?”

    “自习吧。”

    “我也自习。一起吧。”

    知道是甩不开刘正了,韩婷婷端正态度,脑子活动开,过会儿灵光一闪兴冲冲提议道,“那我们喊南珠研一起吧。”

    刘正:……

    可怜的南珠研坐在图书馆平白无故打了个喷嚏。

    不能去图书馆自习,韩婷婷就不晓得该去哪里。参照地图,将校园角角落落走过一遍,平时活跃的地区就那几个。刚吃的饭还没消化完,韩婷婷指指学校喷泉,“我想溜达一会儿消食。”

    刘正:“好。”毫不犹豫跟在韩婷婷身后。

    走了几步,韩婷婷情不自禁停下脚步,揉揉鼻子问刘正,“学长,你不觉得我是个很无趣的人吗?”

    学习,吃,赚钱。她每天的生活内容就是这几样,刘正为什么会想结识她呢?韩婷婷这么个问法,多少没有顾忌到对方的想法,差不多是怎么尴尬怎么问。

    刘正皱了眉头,为“无趣”这个词。

    “那究竟,什么才是有趣呢?”

    一招反问,韩婷婷被问倒了。非要用严苛的标准,生活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

    她的心很懒了,但刘正不是。冷淡的外表之下,那里装着比她热忱百倍的心。只不过,这份热忱被冰冻,被压抑,被迫丧失表达。

    “哈哈,被你难倒了。”想了很多,只说了最无关痛痒的废话。

    刘正沉默了片刻,说,“你在论坛上的回复我看到了。”

    “啊?”没想过帖子流传到了刘正眼前,韩婷婷吃了一惊。谈起帖子,韩婷婷胸中还有不平在,“我的回复就是以卵击石,多的是人相信那些谣言,却不会相信我。”

    她比刘正想象的坚强,也比他想象的软弱。刘正讨厌被人随意评价,但事实上,他也只能以己度人。

    “要在乎真正在意自己的人们的看法。那些不怀好意、旁人说完就忘了的话语,不要让它落到耳朵里。”韩婷婷看向刘正,笑容勉强,“总是愚蠢地令坏人得逞呢。”

    韩婷婷坦诚的剖白让刘正措手不及。人和人之间不是隔着面具各自演出的吗?她的面具呢?她为什么可以带着本来的面目,坦然的生活,坦然地痛苦?

    刘正:“你没有……”没有令他们得逞。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打倒你。

    韩婷婷没希望得到安慰,一时说多了,吓到了身边的人,韩婷婷抬头看着稀稀落落散着星光的夜幕,“已经天黑了啊。”

    消极的情绪从她身上又褪了踪影,韩婷婷摸出手机,静静等候了几秒。

    “南珠研,你在哪里啊?”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桓哲的小说[综韩]改编剧本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韩]改编剧本最新章节[综韩]改编剧本全文阅读[综韩]改编剧本5200[综韩]改编剧本无弹窗[综韩]改编剧本txt下载[综韩]改编剧本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桓哲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