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6.CH.05

本章节来自于 [综韩]改编剧本 http://www.zilang.net/245/245892/
    在首尔生活了两个月,再回到淳朴的乡下,就和做梦一样。自驾的时间不短,韩婷婷怕自己的精神松懈,一困就偏头看一眼身边的金哲秀。金哲秀立刻会意,从手上捏着的小包装袋里摸出一颗糖递给韩婷婷。特别酸的那种硬糖,韩婷婷吃一颗就酸得五官拧成一团,不过为了安全驾驶,她也是拼了。

    这阵子忙碌了些,休息不好,体力跟着下滑。所以她没有一口气开到村子里,而是在县城里找了个钟点房和哲秀小憩片刻再继续行程。

    和哲秀迎着夕阳的余晖并肩站在刘玉熙的别墅面前,韩婷婷犹豫着没有进去。院子里晾着衣服,摆着做到一半的农活,但是空荡荡的没有人。房间大门紧闭着,韩婷婷忍不住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但和她上次来的情况不同,没那么巧她正好能遇到回家的金纯伊一家人。韩婷婷和她们一起生活了十多天,对她们的生活习惯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个时间点,刘玉熙应该在料理晚餐的。但是,她却不在。不止是她,她的家人都不在屋子里。衣服没有收,农活没有做完,晚餐没有准备,有什么急事让她们匆匆忙忙离开了?

    韩婷婷离开了两个月,对金纯伊的现状并无了解,在这里站枯了好像也得不出什么有用的结论来。韩婷婷去问了最近的一家邻居,才知道是金纯伊的病发作了,刘玉熙急急忙忙收拾好带她去城里看病,什么都没顾上。

    江原道的大医院没几家,金纯伊的病就有一家知名的专科医院,韩婷婷有了目的地,但实在没那个精力再去奔波了。开车回到县城住了一、夜宾馆,在加油站加满油,再赶去江原道最繁华的市区,韩婷婷绕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了这对母女。

    韩婷婷到医院那会儿是饭点了,两个小的孩子被刘玉熙领去吃饭,金纯伊一个人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韩婷婷进去的时候,金纯伊握着铅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听到动静就“啪”一下阖上,藏回自己枕头底下。韩婷婷早看过了原剧,对这位小姑娘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她这是在写日记。

    “金纯伊,我是来看你的。顺便想要告诉你,我之前许诺你的,随时都可以生效。”韩婷婷和金纯伊的关系普通,没有多亲密,所以关怀的话也不懂得怎么说出口,她就拣自己认为对金纯伊最实用的话来说。

    金纯伊没有搭理韩婷婷,发现是她以后就缩回了被子里,假装在睡觉。逐客的意思很明显了。

    “金纯伊……”明显她是对自己有所误会,韩婷婷没打算放任不管。她耐着性子,温声喊了她的名字。

    韩婷婷在那里一点点翘着这位脾性有点小小古怪的少女的心门,金哲秀坐在旁边,无聊到在研究韩婷婷的手机。事实证明,手机游戏为了扩大受众,大部分简单的游戏文盲如同哲秀也能轻易上手。不过,作为“家长”,韩婷婷的手机里已经删得只剩下了几个益智类单机游戏。

    金纯伊其实是外冷心热的性格,生病辍学,自学参加检定考,这些都对她的性情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韩婷婷教了这么久的哲秀,对小孩子们的耐心都磨砺出来了。她的诚心在那里,金纯伊信了,就自然会给她开口的机会。

    有些事,金纯伊不用说,韩婷婷也能猜到一些。一直以来烦恼金纯伊的,除了生病,就剩下黄智泰了。

    “自称是你未婚夫的黄智泰还在骚、扰你们吗?”韩婷婷这么问,金纯伊的表情立马僵硬,就差没有利落地点头了。韩婷婷知道自己找对症结,也就放心地帮着金纯伊分析起来。

    “你们两家的情况我了解到一些,你母亲一个人要抚养这么多子女不是件容易事。她不敢和黄家闹翻,还是为了维持你们一家的生计。房子的事我可以帮你们解决,到一个黄智泰不知道的清净地方好好备考,你会过得轻松一点。可能就需要你的母亲再辛苦一些,在市区工作要比做农活工薪更丰厚,找一份工作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你们可以比现在过得更好的。”

    这是她的看法,韩婷婷没有遮掩,直率说了出口。金纯伊半坐在病床上,已经在思考她的话了。没多久,刘玉熙领着小女儿进了病房,韩婷婷连忙起身打了个招呼。她面对刘玉熙,一样“坦诚”的。

    “请你把房子转让给我,我会在经济上补偿你的,不会让你吃亏。”

    与其摆出雪中送炭的无私面孔,韩婷婷倒是喜欢自己现在的有话直说。虽然是她好心找来医院的,但她不希望用这份好心来绑架刘玉熙。拿下刘玉熙的老别墅是韩婷婷最先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她总会向刘玉熙问出来的。

    索性就洒脱一些。

    先前几次都被刘玉熙拒绝了,这一回刘玉熙给韩婷婷的回复还是一样的。韩婷婷没有一下子接受她的想法,而是尝试在说服她,韩婷婷要证明转让别墅的所有权会给彼此带来双赢。

    连黄智泰父亲的“好意”都领受了,为什么不选择相信她。

    韩婷婷说了许多,最后还是那句——

    “我不催促你,哪一天你从别墅搬走,再联系也可以的。”

    别墅里有旧主人留下来关于狼人的研究资料,和主角一家合住的十天里,韩婷婷已经要到了身边,给的理由是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刘玉熙一点儿没有疑心。到现在,韩婷婷还坚持买下这栋别墅,一个是出于哲秀考虑,另一个也确实是为了女主一家人。

    韩婷婷拎起手提包,站起身,踩着高跟鞋踢踏踢踏走了两步。

    “婷婷……”刘玉熙喊住她。

    韩婷婷应声转过身来,注视着刘玉熙的眼睛,带着些微的惊讶问道,“您同意了?”

    刘玉熙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你给的条件太好了,我哪里敢接受,调整到正常的价格吧。另外,可以和我说说你为什么非买下那栋老房子吗?我和我的家人一直很不理解。”

    韩婷婷下意识看了一眼从刘玉熙进门之后就默不作声的金纯伊,接着,自然是转了视线去找那位被她带得开始玩手机游戏的少年……他原本就坐在韩婷婷视线可及的座椅上,但此刻已经不在了。韩婷婷又在病房扫了一圈,没有找到哲秀的半个人影,她的手机就放在他原本坐的位子。

    这下顾不上再和刘玉熙她们几个聊天了,韩婷婷脸色一变,怔怔说道,“哲秀,怎么不在这里了……”

    她自己也是头一回来这个地方,陌生得很,更不要说哲秀了。哲秀这么大个人,不像小孩子会引来诱、拐,但要是遇上别的坏人觉得他有利可图呢?还有一点,哲秀是个黑、户,她前段时间拜托原身父母找警、察、局的人脉给他建档,这事还没落实。如果哲秀走丢了,她连去警、察、局立案都有困难。

    韩婷婷的脑子只剩下要把哲秀找回来的念头,跌跌撞撞从病房跑出去,在过道左右看了一圈,最后选了来时的路线。

    一路上都没见到熟悉的身影。金哲秀穿着她买的蓝色棉衣,头上戴着一顶印着卡通熊的毛线帽,他从头到尾的行头都是她买的她搭配的,但在人群中她没有找到一个这样穿着的人。

    站在大厅中央,周围人匆促地经过她的身边,唯有她是静止的。韩婷婷感觉自己的头脑有些眩晕,刘玉熙后脚跟着追了上来,韩婷婷没有精神理她。

    韩婷婷抱着膝盖蹲在地上,把脑袋埋在自己的腿间。十、九、八、七……给自己十秒的时间调整,韩婷婷就要站起来,但是,缺血的大脑让她没能顺利地完成起身的动作,眼前发黑,等恢复视线了,身体由于重心不稳在摇摇晃晃。大概要摔倒了。她这么想。

    韩婷婷的预料没有发生。因为有一双坚实的手从她身后托住了她。

    是哲秀。他的呼吸声和平常人有一些区别,仔细听会感觉比正常人更稳健。

    “你跑到哪里去了啊?”韩婷婷带了哭腔问他。转身还是哲秀那张看起来乖巧的脸,但乖巧的他这一回没听她的话,让她吓破了胆。

    金哲秀不理解韩婷婷是为了什么在害怕,又是为什么在对他生气。他手上只有一根棒棒糖,所以他讨好地塞进她的手心。

    韩婷婷擦了擦眼角的水花,问,“哲秀,这又是哪里来的啊?”

    哲秀指了指某个方向,韩婷婷看过去,那里站着一个全身粉粉嘟嘟的可爱小女孩,她的母亲站在她身边电话不断。小女孩的手上就拿着一根棒棒糖,虽然韩婷婷的目力没有好到可以看清糖果的颜色和商标,但她想,这和哲秀手上的应该是一样的。

    “说说吧,这是哪里来的?”韩婷婷把糖塞回金哲秀的口袋,不吃他这一套,她板着脸,又开始扮演一位凶巴巴的严厉家长了。

    哲秀见到韩婷婷傻乎乎还在笑,但这个笑被韩婷婷严厉的表情给吓了回去。

    他用还不流畅的语言磕磕巴巴解释。女孩,摔倒,救,糖。

    韩婷婷的情绪缓和了一些,公事公办的架势从随身的口袋又摸出哲秀的奖惩本子,碎碎说着,“离开的时候没有和我说,害我吓坏了,所以要扣二十颗星,不对三十颗!”

    听到要扣三十颗星,哲秀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忧伤起来,他熟练地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韩婷婷,可是韩婷婷根本不接受他的讯号。

    “但是哲秀帮助了一个孩子,所以少扣五颗吧……”

    韩婷婷说着,哲秀凑到她边上,在那里傻傻地点头。

    这么大个儿的小孩子,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哲秀小孩子脾性,不明所以,以为韩婷婷的气就该过去了。但这一下惊吓太过,韩婷婷站起来腿还是软的。她扶着哲秀的胳膊,想站一会儿稍作休息,但哲秀似乎被什么新奇的东西吸引了,拔腿又要走。

    韩婷婷不高兴了,冷着脸说道,“哲秀,站好,不许动。”

    哲秀中途改换动作,不自然地和机器人故障了一样。韩婷婷让他站好,他殷切地注视着韩婷婷,站得笔笔直。两只手放在裤缝中间,向前边悄悄地探出了一些,但还是没敢向韩婷婷伸出来。

    站好了,该抱了吧。

    然而韩婷婷下一秒拽住了他的右手,拖着他上楼重新去找纯伊他们。确认她找回哲秀以后,刘玉熙就悄悄走了。好不容易让刘玉熙松口同意了转让房屋,韩婷婷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

    韩婷婷没和哲秀想到一起去,哲秀委屈地呜呜了一声,她头脑装着事也没有留意。看着哲秀蔫头蔫脑的,她还以为是哲秀被自己训得在反省错误了。所以她踮脚摸了摸哲秀的脑袋,宽大地原谅他,“好啦,下次绝不许再随随便便走开,记住就好。”

    哲秀伤心地在那里接着哼哼,右手挠着自己的肚皮,在上边画圈圈,但韩婷婷顾不上留心他,已经跑去和刘玉熙商量房子的事去了。

    *

    金纯伊一家搬来华川郡三个月,再度搬家,租了卡车把收拾好的行李一下子全运走了。而她们离开之后,新的房屋主人很快露面。

    这周围一共就三户人家,彼此关系融洽。几位邻居对韩婷婷要买下这栋房子的事都有听闻,迁居仓促,他们刚刚送走了亲切的刘玉熙,还没做好迎接新邻居的准备。他们没有像之前热情迎接刘玉熙那样来拜访韩婷婷,但当天晚上韩婷婷却一家家敲响了他们的家门。

    相比凡事都需要自给自足的乡下,韩婷婷的取向更倾倒于首尔便捷的都市生活。虽然,生活支出的负担不小。

    韩婷婷只打算偶尔回来小住,房子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置的,没有人来照看和定期打扫,很快就会变得不成样子。所以她需要拜托几位邻居帮忙照看。

    礼物是领着哲秀在县城的小超市买的,还准备了信封,为了让他们收下酬劳,韩婷婷费了不少的口舌。

    来都来了,自然要住上几天再走。哲秀白天跟几个小孩子玩得灰头土脸地回家,韩婷婷让他注重清洁,所以他总是偷偷溜回家洗完澡换好衣服才敢出现在韩婷婷面前。这样的小小心机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因为角落里那堆灰蒙蒙的脏衣服已经充分说明了事实。

    韩婷婷订购的全自动洗衣机已经安好了,但哲秀不会用能有什么办法呢。

    布置以后,家里还是有好几件电器的,为了哲秀的安全考虑,韩婷婷在所有的插头和电器上都贴了警告标志。洗衣机也在禁区之列,哲秀眼里那就是个神奇的白色大缸。

    韩婷婷会在晚上和哲秀一起散步,她喜欢的运动不多,能够和哲秀一起做的更不多。之前她想要教哲秀学会打羽毛球,但哲秀拍子一扣,羽毛球半个扎在了拍子上。要不然是拍子烂了,要不然是羽毛球报销了,韩婷婷不是经济上负担不了,而是心理上承受不了这个刺激。在人类的社会里,哲秀需要学会控制自己过于惊人的力气。散步以后,韩婷婷会培训哲秀应该怎么不把羽毛球和球拍弄坏。

    对待小孩,鼓励和夸奖总是很有效果。就算她的耐心到了临界,哲秀懵懂的小眼神一甩,她就立马给自己重置了心情。哲秀已经在努力了,她苛责也没有用,平白打击了哲秀的自信。

    哲秀好棒呀。做得很好呢。完全厉害!

    成年人想法多,韩婷婷的想法更多,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不少的枷锁,因此不常常开怀大笑。但哲秀不一样,他单纯得像孩子,也快乐得像孩子一样。哲秀笑的时候,她的心情跟着会变得很好。

    急得顾不上说话的时刻,她牵过哲秀的手,但后来,哲秀经常会在散步时主动地攥紧她的手。似乎他对牵手存在某种误会。这个动作不是两个人一起走路时就得做的呀。她向哲秀解释过,好像没什么用。哲秀和孩子们玩耍,她还在旁边观察过,小孩子们确实常常手拉手,韩婷婷伸手砸了砸自己的脑壳。哎,哲秀大人的个头小孩的心,她怎么好用成年人的标准来衡量他的行为。

    只住了一周,韩婷婷没想过会惹上麻烦,但大麻烦还就找上门来了。离开当天,韩婷婷收拾好行李,正在检查自己有无遗漏,就有人砸起了她的家门。起先敲门声还正常,韩婷婷放完最后一件衣服,拉上行李箱的拉链,耽误这一会儿,那边的动静就变成了砸门。

    对方越是无礼,韩婷婷就越不爱搭理。周围邻居不会这么做,韩婷婷脑中唯一的选项就是黄智泰。

    “有什么事?”韩婷婷一脸冷漠拉开了门。金哲秀原来在客厅里一个人玩,因为这男人带来的不安气场,立马站在韩婷婷身后充当起了保镖的角色。

    “我来找纯伊的,怎么是你在这里?”他们见过一次,黄智泰在韩婷婷手上吃了亏,对她的记忆也就深刻了一些。

    “纯伊啊,搬走了,现在这个房子是属于我的。虽然,这栋房子原本的归属是你父亲的公司,但转让了以后,已经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了。不好意思,没有准备好招待客人呢。”

    韩婷婷“嘭”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什么,纯伊搬走了,你出来说清楚!纯伊是我的未婚妻,这是我用来给她调养身体的房子,你凭什么住进来?”

    黄智泰不止嘴上大呼小叫,脚还一直跺着门。这本来就是间老房子,经不起这么个折腾法,韩婷婷脚上的地板都在打颤了。

    她只好又拉开门,黄智泰一脚在门上落空,差点摔倒。韩婷婷双手抱臂看着他,说道,“需要我报警吗?”

    黄智泰有些不相信她的话,想要推开她挤进房间里面去,韩婷婷牢牢挡住他的去路,叹了口气。这种人,还真是头脑冲动四肢发达,一言不合就要干架。她可是一个女孩子,这副随时拳头要冲上来的气势可真讨厌。不过电影里,他都能对着金纯伊大打出手,这本来就是他做得出的事。十个黄智泰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都打不过金哲秀,韩婷婷知道自己的人身安全还是有保障的。但出于保护哲秀的角度,韩婷婷不能让金哲秀出这个手。婚后宠之老婆第一

    论力气,她虽然比不过黄智泰,但她学习过一年的跆拳道,也学过其他借用巧劲的防身术。抓准时机,让小瞧了她的黄智泰摔个狗啃泥,对韩婷婷来说不是难事。

    没那个耐心等黄智泰出手,韩婷婷提前发动了自我防御。这家伙张牙舞爪,哲秀都在她身后低吼了,她知道自己应该出手了。要等哲秀挺、身而出了,黄智泰还不得断胳膊?

    随随便便一个女孩都能把他给撂翻,黄智泰磕出一嘴血来,也是没脸再抬头。韩婷婷“嘭”一声,毫不犹豫又把门给关上了。

    不怕丢脸就再来砸她一个独身女子的门呀!

    韩婷婷故意在客厅大声地说话,假装自己在报警了,过一会儿凑到门缝去看,黄智泰果然已经不在了。他还会不停来找麻烦吗?有这个家伙在,即便已经拿到了房子的所属,心底还有些不踏实,韩婷婷发现在目前为止,自己的想法还是过于乐观了。

    有什么办法能让黄智泰从自己的生活人间蒸发呀?韩婷婷发现自己想不出来。下次黄智泰再找她的麻烦,绝不会是单枪匹马的了,韩婷婷很清楚这一点。这一回打跑了他,她已经在为未来担忧了。顺便,还心疼了一把黄智泰未来的夫人。嫁给这个潜在的家、暴、男,和掉进贼窝有区别吗?

    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黄智泰不干坏事就好了。要是他做一件坏事,自己要比对方受到的伤害更大,看他还敢这么横吗?身处法治社会,守法公民的韩婷婷做起了白日梦。

    白日梦做着做着,她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她的眼前竟然出现了透明的操作面板,不用说是系统搞的鬼了,以前没出现过这种状况,韩婷婷愣了半天,才着手研究起来。

    一看之下,韩婷婷有些哭笑不得。这就是个在线商城,之前系统向她推销过的穿越一世就遗忘一世的服务,在这里就有销售。交易是用经验点达成的,韩婷婷的经验值在右上角,一共有一百。

    系统肯定不会平白让她看这个玩意儿,韩婷婷在韩剧世界的时候从来没有和系统联系过,她知道它这一次也不会出现的。她翻了几页,真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好人改造卡】,40点,强制性提升人品值,被施用的对象今后做的坏事全都会应验在自己身上,但是好事积累到一定程度,卡片就会失效。

    好想用在黄智泰身上呀……韩婷婷忍着激动抱住了身边的哲秀。系统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需求才会让她激活商城的,也可能系统的设定和游戏差不多,一定的等级激活一定的功能。

    不是特殊情况,韩婷婷都不想走捷径。这一回实在是没法了,她一个守法公民不懂怎么和暴、徒斗法,更操不动一颗圣母心去感化人家改邪归正,做个大好人。

    韩婷婷哆嗦着手点下了购买,购买成功之后才发现它还有保质期,必须在两个小时的时限内使用。尔康手想把黄智泰拉回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辛辛苦苦在两个韩剧世界赚来的经验点,接近一半就这么败光了。虽然系统没有明说过,但韩婷婷猜想,经验点应该就是用来考核她将来能否重回现代的标准之一。间接等于她一下子倒退了一个世界。

    啊,都怪这个黄智泰!

    冷静下来,韩婷婷差不多放弃用系统提供的外挂解决自己面临的困难了。系统就是个坑,变着法来诱、惑她免费为它“打工”。至于这些收费的外挂呢,虽然好用,韩婷婷不想自己养成依赖。不是对着黄智泰没招嘛,那就多动动脑子,总会找到办法制住他的。要是今后穿越遇到更危险的人呢?难道全都靠系统吗?韩婷婷拍着自己的脸,说服自己扔下买买买的念头。

    奸商真可怕,债见!

    她要回首尔了,金纯伊也搬了新家,黄智泰暂时谁也骚、扰不着,韩婷婷这么一想,就又淡定回来。

    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不信拿他没招了。只要不打群架,韩婷婷才不怕他。

    *

    去了一趟华川郡,花了一大笔钱,自己的计划上还要添上一个黄智泰,韩婷婷觉着自己快要忙昏了头。黄智泰的个人资料通过网络搜索就可以了解到一些,其余的,韩婷婷委托了江原道的私人侦信社。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韩婷婷不会等着今后黄智泰上门找茬。说起来,电影里最后的悲剧结局,全都是这位黄智泰一手促成的好吗?自己作死了,最后“如愿”让金哲秀被原本接受了他的人们抛弃。

    黄智泰啊。韩婷婷在纸上重重圈了他的名字。

    黄智泰不是个犯了不可饶恕罪责的犯、人,而韩婷婷也不是什么可以动用私、刑的“正义之士”,她想做的,不过是把握证据,找到制约他的方法。

    韩婷婷用书房的电脑读着征信社给她发来的调查报告,那边金哲秀得了她的允许在客厅看电视。韩婷婷口渴了,经过客厅去餐厅倒水,一瞅电视屏幕差点把水杯给摔了。

    她以为自己让哲秀看看纪录片,看看生活剧,挺和谐的。万万没想到,生活剧里也有避不开的亲热镜头的,主角家的小丫头和小男友手拉着手压马路,又亲又抱的。这也没什么,关键韩婷婷瞧着金哲秀看得挺专心的。

    她忍不住捏着杯子坐到哲秀身边,不识趣地插嘴说道,“这是大人们相互喜欢才能做的事,小孩子不要随便学呀。”

    说完她想起来,前两天哲秀冷不防亲了她脸颊,当时她还奇怪呢,原来是电视里学来的。在国内没事总黑光腚总菊,韩婷婷突然发现,她也得当一回广电,把控好哲秀每天看的电视了。

    不是说哲秀不能看这些,而是说,对一个思想还不成熟的人而言,他没有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会下意识地模仿电视里的行为。

    她说话,哲秀就转头看着她。韩婷婷怕他没听进去,就再唠叨一遍。

    “kiss和拥抱都是人们用来传达感情的,但电视上的不能随便学,知道吗?”

    哲秀点点头。韩婷婷放心下来,胸口一口滞气还没吐光呢,哲秀两只手捧住了她的脸。

    “韩婷婷,我喜欢你。”

    啊啊啊啊,让你平时松懈啊!好好的孩子从电视上学来的这些花招!重要的是,他懂什么是喜欢吗?

    韩婷婷暴、力拍掉了哲秀放在不该放的地方的两只手,痛心疾首地开始教育他,“嗯,哲秀呀,你喜欢你的家教老师吗?”

    哲秀点点头。韩婷婷赶紧说,“我们哲秀这么可爱,喜欢你的人很多,你喜欢的人也有很多,但不是每个和你互相喜欢的人都可以做这样的动作。当你喜欢一个没有血缘亲情的人,想要用伴侣的身份和她生活,那在对方的允许之下,你才可以亲她或者抱她,做你刚刚看到的那些……亲密的,情侣间才有的互动。”

    韩婷婷说着说着把自己绕晕了,她也不晓得金哲秀能不能理解她的话。

    金哲秀果然迷茫地看着她,韩婷婷便放弃自己组织语言了,准备实施网络搜索。还是专业表达比她说得要更直白好懂吧。

    韩婷婷摸出手机,哲秀扯了扯她的衣服下摆,韩婷婷于是将目光再调转回他的身上。哲秀说话,韩婷婷总是注视着他,以显示自己对他的重视和认可,所以这一回也是一样。

    哲秀对着韩婷婷先是笑了笑,然后不安地又用手指在肚皮上画起了圈,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婷婷,可是……喜欢的……人们,我只想……亲你。”

    他还有些疑惑似的,想要韩婷婷来给她解答。

    而韩婷婷,已卒。

    长期家长自居,她是不可能坦然面对哲秀的变相表白的。最重要的是,她担心哲秀是不是真的理解成年人之间喜欢的含义。

    哲秀每天和她相处的时间最长,也没和同龄人有过接触。这种情况下,让哲秀喜欢上她,是不公平的。也许,他会遇到真正陷入热恋的情人呢?韩婷婷想成为哲秀所爱的人,但首先,她要给他选择的自由。

    按照她的计划,哲秀融入社会生活的进度才走了三分之一,没想到哲秀这时候已经萌生了恋爱的想法了。真是儿大不中留。

    失眠了一夜的韩婷婷最终决定让哲秀“光荣”地成为家中的一名劳动力。她请了两天的假,给哲秀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他的形象过关,脾气好,头脑也聪明,唯一的缺点是不爱说话。没赚钱呢,先败家,韩婷婷花了哲秀几十倍的周薪给他买了手机。哲秀研究她的手机都研究出门道来了,这一只,韩婷婷没教他也就会用了。韩婷婷要在里边存入自己的手机号,按了几下发现,哲秀已经把她的号码输进去了。

    突然有一种,全天下只有她把哲秀当傻子的感觉……

    她一直担心着怎么让金哲秀融入社会,怎么让哲秀在社会独立,然后她转头突然发现,其实现在的金哲秀,在生活上,差不多已经快是个合格的毕业生了。

    他还是不懂得险恶的人心,那是因为他的心始终保持着初见时的纯粹。他确实情商低,但他又没有害人反而很乐于助人。周围人了解他以后都会喜欢上他,这样的哲秀,真的很难独立吗?

    就像小时候在父母的陪护下学习自行车,韩婷婷意识到,到了放开手的时刻了。在他询问时,示意自己的存在,让他安心就好了。

    他已经可以自己走下去了。

    在她的身边,哲秀能够接触到的人还是太少,她才会想让他接触更多的人。他能从电视机上模仿,就更能从现实生活人与人的相处之间学会交际。只听她的话,是很难成长的,但现在,挣脱她时刻搀扶的双手,会是他成长的下一步。

    韩婷婷找到了比哲秀想要恋爱更忧伤的事实……那就是……哲秀不是她一个人的哲秀了。

    她不能自私。但她也就是个私心满满的普通人而已。

    为了转移自己的情绪,在送完哲秀上班以后,她跑到快餐店抱走了一大袋子炸鸡肉。她限制哲秀食用这些不健康的食品,自己跟着也不吃,其实她还是喜欢吃肉的。哲秀好歹杂食,她要是放弃自控,那就彻头彻尾是个肉食类了。

    肉食类的韩婷婷找了个路边的长椅,忧郁地一边吃着汽车尾气,一边嚼着喷香的鸡肉。本来喜欢的食物,味道怪怪的,也没有很好吃。

    她的生活里有太多的哲秀了。

    才养了几个月,就精神依赖成这样,应该庆幸吗?还好,早一点意识到。

    *

    寒冷的冬天很快过去,初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已经有不少女孩露起了大长腿。

    哲秀店里的几个年轻女孩就是这样,制服底下一条短裙,除此之外就是一层薄薄的肉色丝袜。

    哲秀还有二十分钟下班,她坐在店里点了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在看平板。出门要轻装简行,所以她没有再拿笨重的原版教材。

    有服务员把一碟子蛋糕放到她手边,她头也没抬,挥了挥手,“不好意思,我没有点。”

    “但……在我们店的订单上,这是点给您的。”

    男服务员磁性好听的嗓音让韩婷婷触电般抬起了头。来的就是金哲秀,她看资料太专心都没有留意。在店里工作下来,他的口齿流利了许多。虽然他还是不会说复杂的长句,但日常生活已经可以说毫无障碍了。

    “谢谢。你现在……看起来很棒。”韩婷婷朝哲秀竖起两个大拇指,是公众场所,所以她也不可能站起来摸人家男服务员的脑袋瓜。公然性、骚、扰吗?她可不要成为一道景观。

    “婷婷……”哲秀犹豫着喊她,指了指她上衣的假口袋。韩婷婷懂了,哲秀是想要她一直作为奖励的五角星印章,但她有阵子没有给他盖了。

    韩婷婷朝他摆了摆手,“没有带。”

    想也知道哲秀会失望,她故意低了头没去看。

    “我做得不好吗?”哲秀问她。

    哲秀在她身边站了很久,韩婷婷老感觉旁边人都在留意自己这一桌了。她烦躁地摇了摇头,把哲秀往外推了推。

    这样的情况下,说出来的“很好很好”,显然就没什么信服力了。

    “哲秀,对不起。”他回到柜台,韩婷婷才自言自语说道。

    嘤,明明是她在戒除依赖,怎么会感觉自己这么渣……难道接受一个有可能混淆了喜欢含义的男孩的爱情,就能心安理得吗?

    爱情是两个独立人格才能经营的财富,韩婷婷知道现在的自己做不好这门功课。

    情场失意,总有个地方还是得意的。好消息是,这阵子她把黄智泰带来的困扰给解决了。

    使了小手段。私家侦探跟在黄智泰身后收集了不少他平时犯下小案子的证据,最多能把黄智泰送进看守所关个十多天,但对企业的声誉伤害很大。韩婷婷把这些资料打包好,全都邮寄给他的父亲了。这时候,再装作苦主,向这位拥有一定产业的老板邮件求援。表示自己正因为购买了该公司的产业,而遭受了您儿子不明缘由的威胁,将目睹黄智泰性、骚、扰金纯伊的事也一并说了出来。借用文字,韩婷婷充分表演了一名性格强势的事业女性。保险起见,她又暗示自己认识媒体记者,不妥善解决,贵公司要小心上报。

    和不磊落的人打交道,就只能走些不磊落的路子。有其父必有其子的道理,韩婷婷没有忘记,她想让黄父管束儿子的同时,也小心翼翼不成为对方的眼中钉。

    *

    哲秀和韩婷婷提起第一个有名字的朋友,是安娴雅。那么多店员里,她也是韩婷婷唯一记得名字的一个。

    哲秀提出,要请这位到家里来做客,韩婷婷还是吓了一大跳。

    哲秀的社会性越来越强了啊。与此同时,她的嫉妒心好像也越来越强了。

    一个人做违背本心的选择,能舒服才怪呢。她在认真地思考,自己该怎么面对金哲秀了。

    这几天哲秀对那本奖惩记录的手册有奇特的兴趣,从快餐店下班回来,他第一件事就是让她把本子找出来,按照她白天夸奖他的次数一个个往上盖章。

    习惯成自然的鼓励性话语也被哲秀算到了里头,听着哲秀把她说过的话再一句句重复,韩婷婷真的很吃惊。她说的,他那么用心地在记了。

    忍不住就问他,为什么那么在意这些五角星。

    哲秀抬起头,抿了抿嘴,认真地看着她,说,“因为你说,它们可以兑现心愿啊。”

    韩婷婷的心砰砰跳着。

    到底之前谁说哲秀没情商的……一定不是她:)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桓哲的小说[综韩]改编剧本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韩]改编剧本最新章节[综韩]改编剧本全文阅读[综韩]改编剧本5200[综韩]改编剧本无弹窗[综韩]改编剧本txt下载[综韩]改编剧本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桓哲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